第75章 回家过年的问题_重生从2005开始
笔趣阁 > 重生从2005开始 > 第75章 回家过年的问题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75章 回家过年的问题

  第75章回家过年的问题

  12月15日,稿费到账。

  加上月票奖励,这本书这个月的税后收入突破了20万,还多出几千块钱。

  两个人每人分了十万,剩下的几千块钱,就作为房租水电以及两个人出去吃饭的钱。

  那个钱就在陈力的手上,存在了另外一张银行卡上,算是两个人的共用金库。

  领到工资之后,严鑫又如上个月一样,把那个钱拿出来买股票,还是那四支股票。

  他也没在意这四支股票这段时间是涨是跌,买就是了。

  股票这东西他不懂,他只记得大势,行情不是在今年,而是在明后两年,特别是在后年。

  所以,现在价高价低并不重要,只要买到手上就可以。

  他这一点钱,不会对股票的价位产生任何影响,不会影响到股市,哪怕再加两个零都影响不到,他完全不用担心。

  不过,十万块钱严鑫并没有全都拿来存银行,给自己留下了两千来块钱。

  用不了那么多钱,但是多留一点钱在手上会更好一点——万一有个什么突发状况呢?

  发了稿费之后,严鑫就找人去买冰箱。

  买的是本地冰箱厂生产的冰箱,公司就有一个保安有老乡在那家冰箱厂上班,有渠道可以弄到便宜货,也就花了四五百块钱,就买了一台大冰箱,再花几十块钱叫了个三轮从榕里那边拉回出租房。

  冰箱是好冰箱,但是被该厂的质检科检测盖章为残次品,四五百块钱就处理了。

  这在正常情况下是很难办到的,但是,现在那家冰箱厂的情况是他们所属家电公司的老板被抓了,资金链也断开了,管理层一团糟糕,人心惶惶,大家都想趁着最后的机会多捞一点钱。

  冰箱厂是如此,空调厂更加严重,那里还有员工和保安联手,勾结外包的清理垃圾的人,把大量的铜放进垃圾车里运走。

  出四五百块钱买一个残次品,已经算是比较讲规矩的了。

  这四五百块钱里面,能够报上去的也许连一半都没有,但这不是严鑫需要考虑的东西。

  冰箱这么便宜,他甚至想要不要买一台寄回家去。

  算上邮寄的费用,还是赚的。

  只不过想了一下,就算寄回去了,以他爸节俭的性格,也不舍得用。

  于是便作罢了。

  已经到了12月,就算是在粤省,也已经进入到了冬天,艾莉莉又送了严鑫几件冬天的衣服,借口当然是朋友不要的衣服——她都忘记了自己跟严鑫说过,她没有朋友这回事情。

  而且那衣服一看就是新的,哪怕扯掉了吊牌,也能够看得出来是新的。

  这让严鑫有一点好笑,又有一些感动。

  刚来这里的时候确实是穷得很,一百多块钱要支撑一个多月。

  可现在手头已经很宽裕了,真不用别人送衣服。

  但是,衣服都已经买下来了,还是男式的服装,不收下也浪费了。

  所以严鑫还是收了下来。

  艾莉莉问严鑫过年要不要请假回去,严鑫的回答是肯定的——他要回家过年。

  “其实……”艾莉莉犹豫了一下,对他说,“你现在经济困难的话,可以留在这里过年的,过年那三天有三倍的工资,春节还会有业主的红包,加起来能赶得上你一个月的工资了。你回家过年,来回路费什么的,加上请假扣掉的工资,加起来最少又要少一个月的工资。这里外加起来,你要损失两个月的工资,你真的不考虑一下留在这里过年吗?”

  她说的是实话。

  回家过年确实会损失一些钱,对底层的打工人来说,甚至可以算得上是一个比较大的负担。

  有的人回家过年一趟,各种人情开销,几个月的工就白打了。

  但是对大部分国人来说,回家过年就是刻在骨子里的东西,有钱没钱都得回家过年,哪怕是一路站票回家也不在乎,几个月的工白打了也不在乎。

  大概对很多打工人来说,也只有回家过年的那些天才能让他们感觉到亲情的温暖,感觉到自己是一个活着的人类,而不是一个流水线上的机器。

  上辈子,严鑫刚出来打工那几年都没有回家过年,理由就是浪费钱不值得,还不如留在公司多赚点钱。

  真正的原因则是他对他父亲很排斥,家庭对他来说也是一个冷冰冰的所在,亲情对他来说是一个巨大的负数,回家还不如跟同事待在一起来得舒服。

  可现在他不那么想了。

  过年损失的那点钱对他来讲已经不重要了,甚至于这一份工作对他来讲也已经不重要了。

  能够在过年的时候回家,陪着父亲一起过年,那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他很认真的对艾莉莉说道:“莉莉姐,我知道你是一番好意,钱对我来说确实重要,但是回家陪我爸一起过年,对我来说更重要。家里就只有我爸一个人,我不想他一个人孤零零的过年。钱以后还可以赚,能够陪着我爸过年的机会,剩不了多少次了。”

  艾莉莉想象着在一个寒冷的冬天,在一间破败的房子里,在别人家的鞭炮声中,一个老人孤零零的独自过年。

  然后就觉得那个画面确实挺凄惨的。

  ——严鑫的父亲其实也才四十多岁,只能算是一个中年人,可是在面像上来说,就是一个老人,甚至比艾莉莉想象中的老人还要显得苍老。

  便没有再劝说严鑫留下来过年,对他说道:

  “既然这样,那你就回家过年吧,要是你们班长不给你批假,你就来找我,我给你特批。”

  每到过年的时候,都是物业公司缺人的时候。

  很多人都想回家过年,可过年的时候保安的岗位还是得有人在。

  满员的情况下,有机会请假回家过年的,也只是少数几个保安。

  所以很多想回家过年却请不到假的保安会选择在年底辞职。

  ——反正这也不是什么稀罕岗位,大不了过完年后再来找一份这样的工作,这个又没什么难度。

  选择辞职的保安越多,过年能请假回家的保安就越少。

  很多物业公司都有那样的规定——元旦之后就不接受辞职了。

  这样是加大员工的辞职成本,也是给自己招聘员工多留一点时间。

  到了12月,公司就会摸底,了解一下有多少员工想要回家过年,如果靠着加班可以解决问题,那就给他们批假。

  如果到了那个时候每个人上十二个小时的班都不能解决问题,就得劝说一些想要回家过年的员工改变决定,留在小区过年,或者等到春节之后再请假回家,还给了个理由是那个时候的车票更好买,也能赶上春节的气息,还省去了一些人情往来的开支。

  要是劝说不成功,人家宁肯辞职也要回家过年,那就得提早准备招聘新员工。

  别的时候请假容易获批,过年的时候请假,那还真的是一件难度很大的事情。

  艾莉莉说出这样的话,那就是给严鑫开后门。

  同时,也是希望能够留住严鑫,免得他因为这个原因辞职走人。

  ——不希望严鑫一直在这里做保安,但也不希望他那么快的离开。

  这就是艾莉莉的纠结。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