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回家_重生从2005开始
笔趣阁 > 重生从2005开始 > 第85章 回家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85章 回家

  第85章回家

  进入到候车室的时候,也才五点多,火车还有两个小时。

  正好肚子也有点饿了,严鑫就打开艾莉莉给自己的零食包,准备开吃。

  艾莉莉给严鑫准备了足够的吃的,虽然不是正餐,但可以保证基本的营养。

  而且买的那些吃的都是严鑫喜欢吃的。

  两个人上一次去顺峰山的时候,艾莉莉带了一大堆的食物,有一些严鑫喜欢吃,有一些不喜欢吃。

  当时艾莉莉就注意到了,所以这一次放进来的,都是严鑫喜欢吃的。

  包括水果也是。

  刚开始严鑫还没有发现这一点,吃了几样之后,才反应过来,这一次的食物就是上一次在顺峰山的删减版,留下的都是他喜欢吃的,他不喜欢吃的,这次一样都没有。

  心中又多了一份感动。

  觉得无论如何,这辈子都不能让这个善良的美女上司重复上辈子的悲剧,一定要给她创造一个明朗的幸福的未来。

  以前在这件事情上没有太大的把握,但现在他的把握大了很多。

  七点多,检票上车,好不容易找到了自己的座位。

  他运气比较好,买车票的时间也比较早,买到了座位票,还是靠窗的位置。

  将背包放到头顶的架子上,几件营养品放在座椅下面,那个零食包就挂在挂窗帘的挂钩上,然后等着车开。

  现在回家的人太多了,座位上都已经坐满了人,还在有人挤进车厢内。

  有一些人上了车,将行李放好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打电话,告诉别人自己上车了。

  严鑫其实也想打那么一个电话,但是看着这车厢的实在是太吵了,掂量了一下,觉得自己的声音压不过那些噪音,于是就息了那个念头。

  到火车发动的时候,火车过道里都站满了人。

  严鑫拿出手机,网络信号时有时无。

  点开QQ页面,看到了几条信息。

  有陈力的信息:“赶上车了没有?”

  有冯晨的信息:“没有错过火车吧?要是错过了再等两天,跟我一起坐我师傅的面包车回去,可以把你送到咱们市里。”

  还有艾莉莉的信息:“我现在已经安全回到家了。”

  一一回复之后,严鑫就放下了手机,头靠在座背上,闭目养神。

  火车一路况且况且的开过去,偶尔会在站点停留一下。

  7月底出来的时候,是十几个人在一起。

  那十几个老乡大部分留在了工地,还有那么几个受不了工地高强度的劳动,去找了另外的工作。

  现在回家,就严鑫一个人。

  十几个人一起坐火车,不用太在意安全的问题,一个人就得小心一点。

  现在路上并不怎么安全。

  不过严鑫手上也就几百块钱的现金,就算是抢了也不是多严重的事情,只要不伤到人就可以了。

  这一次回家,他穿的外套都是当初从家里带过来的,破倒不破,就是很旧,洗得都发白了,看起来不像是多有钱的人。

  背包也是自己当初从家里背出来的那个包,

  唯一看上去有点奢侈的,那就是艾莉莉送给他的三件营养品,写有燕窝两个字,让奢侈程度一下子就提升了。

  不过那三件营养品已经被严鑫塞到了座位下面,至少从火车上看起来,严鑫就是一个穷酸的打工人。

  座位票坐的时间长了有点累,人又太多了,连腿都伸不直,短时间没什么,到了半夜,人最疲倦的时候,就会感觉特别的累。

  严鑫心里就想着:“以后再也不要买座位票了,要买就买卧铺票,这一路坐过去,实在是太累了。”

  这一次其实是可以买卧铺票的,但考虑了一下,还是买了一张座位票。

  两者之间差了几十块钱。

  虽说他现在已经不是那么的在乎几十块钱了,但是想着老家的父亲为了多挣这几十块钱,就得帮别人做两三天工,就觉得自己为了几个小时的舒服多花那几十块钱,有点太不像话了。

  所以就放弃了卧铺票,选择更为便宜的座位票。

  那时候的想法是,就十来个小时的火车,不至于多累。

  但是,到半夜累的时候,就觉得自己当时还是过于矫情了一些。

  他现在又不缺这几十块钱,只是他现在拥有的财富不方便说出来。

  省下了这几十块钱,他父亲有帮别人做工挣钱的时候,也不会放弃,还是会那样做。

  这样一来自己的受罪就显得有点没意义了。

  做出了决定,过完年后再出来,一定要买一种卧铺票,能不能睡着不重要,至少可以把腿伸直。

  期间坐得累了,他还两次起身将自己的位置让给站在走道中的人坐,自己则站起来活动一下腿脚。

  比起连座位票都没有的那些旅客,他现在的状况还是好很多。

  也有一些感慨,自己还是太矫情了,一点苦都受不了。

  简直无法想象那些没有座位票却要坐几十个小时火车的人是怎么捱过去的。

  一个晚上,火车走走停停的,他一会儿睡一会儿醒,大概就睡了两三个小时的样子。

  火车到站的时候,还不到早晨六点,天都没有亮。

  提着东西从车厢里面走出来,被冷风一吹,有些迷糊的严鑫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

  走了几步,就放下手中的东西,从背包里拿出了一件羊毛衫,脱下外套套进里面,然后再穿上那件旧外套。

  这个时候才感觉到暖和一些。

  两个地方的温度差别太大了一点。

  走出火车站的检票口,就看到有举着他们的县的牌子的人在那里大声的揽客,说的是上车就走。

  虽然严鑫不信那鬼话,但还是跟着去了。

  跟着过去的还有几个人。

  这个年代火车站是很不安全的地方,一路过去严鑫都小心翼翼的,连自己的手机都不敢掏出来。

  哪怕到了大巴车上,都是小心翼翼的,一个人坐在一边。

  有人走过来,都会很警惕。

  磨叽了十几分钟,车上上了十几个人,期间还有两个人上来坐了一会儿又下去了。

  见再也拉不到客,这大巴才开走。

  没开一会儿,就听到一个女孩子惊呼:“我的钱包呢?我的钱包怎么不见了?”

  没个一分钟,又一个男的惊呼:

  “卧槽!谁把我衣服划了一个大口子,把我的手机都给偷走了!”

  严鑫不动声色的摸了一下自己的口袋,还好,手机在。

  他的背包和三件营养品都放在下面的行李舱,带到车上来的就手中的那些零食。

  至于放着身份证和银行卡的钱包,被他放在贴身衣服的口袋里,依然还在。

  这一辆大巴从火车站开到了一座汽车站,在汽车站外又等了半个多小时,一直到把客人都塞满了这才上路,向着严鑫的县城开去。

  接下来,严鑫还要从县城转车,才能回到自己家。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