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摆摊的冯曦_重生从2005开始
笔趣阁 > 重生从2005开始 > 第90章 摆摊的冯曦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90章 摆摊的冯曦

  第90章摆摊的冯曦

  肖诗语同意了假扮严鑫的对象,这让严鑫很是兴奋。

  一定要找一个人扮演,显然肖诗语是他认识的人里面最适合的一个。

  从读书时候肖诗语的穿着打扮来看,家里就不是缺钱的,更能对得上严鑫给出的富家女的人设。

  而且跟他们还不是一个镇的,穿帮露馅的几率很小。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肖诗语人长得漂亮,这样的妹子带回家挺长脸的。

  虽然只是一个临时的,但也能给他长一下脸。

  在聊天的时候,严鑫突然想到上辈子和这个老同学最后一次见面,也是高中毕业后的第一次见面,就是在一家咖啡厅,喝了一杯咖啡,聊了一下彼此的过往就分开了。

  这一次,请对方吃一顿饭,不知道能不能算还了上辈子对方请的那一杯咖啡?

  上辈子,肖诗语专程飞到鹏城和他见面,喝了那一杯咖啡。

  这辈子,他出五百块钱,请对方过来演一场情侣,吃一顿饭。

  故事不一样,但结果都是一样的——不会有结果。

  在和肖诗语聊天的时候,艾莉莉和陈力也发来了消息。

  艾莉莉问严鑫回家的感觉怎么样,还让他多拍一些照片,回去的时候给她看一看,让她了解一下现在的农村过年是怎么回事。

  现在手机QQ并没有直接发图片的功能,要不然就可以拍了图片直接发过去了。

  陈力没有别的事情,就是说一下现在的订阅数据,探讨一下接下来的小说情节。

  还将这两天写的小说内容给严鑫看,让他审核一下,有没有什么毒点在里面。

  等到结束聊天,时间都已经到了晚上十点多。

  第二天早晨醒过来,时间都已经快八点了,这一觉睡得倒是踏实。

  起床之后看到严爸正在做早饭,灶上生着火,炉子里也生着火,一个在煮饭,一个在热菜。

  菜就是昨天吃剩下的鸡汤,然后在里面添了一些大白菜。

  热菜的是一个烧煤的炉子,但里面烧的不是煤,而是木柴。

  烧煤比较费钱,而木材就是自己去山上砍的杂树,出点力气就可以了。

  这边的人到冬天基本上都是这样,把菜在这样的炉子上热着,吃饭的时候就围着炉子吃,比较暖和一点。

  一边吃一边还可以在锅里面添菜,就跟吃火锅一般。

  事实上,这边也将这样的吃法称之为吃火锅。

  不过跟城市里那些火锅店的火锅不是一回事,更像是一锅乱炖,图的就是一个热乎。

  严鑫起床后,饭还没有熟。

  洗脸刷牙之后,感觉天气有点冷,就坐在火炉边烤火。

  一边烤火一边跟他爸说话:

  “爸,今天有一个客人要过来。”

  “什么客人?”严爸愣了一下。

  严鑫表情有一些忸怩,道:“那个……我昨天不是跟你说了吗?我谈了一个对象,她就是咱们这个县的,她想来我家看一看,中午可能会在这里吃一顿饭。”

  严爸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你对象今天要过来?”

  严鑫点头:“是的,昨天晚上跟她聊天,她非要过来看一看,我也没办法。”

  严爸沉默了起来。

  儿子的对象要过来,这原本是一件好事。

  可是看一看自己的家,实在是破败,村里都找不出一户比他们家更穷的人家来了。

  犹豫道:“她要是来了,看到我们家这个样子,会不会吓跑?”

  “放心吧,不会的,”严鑫笑着说道,“我都已经跟她说过我家里的情况了,她也表示没问题。”

  “可是我们家太穷了,人家过来看到了,真的能接受吗?”严爸道。

  想象中的穷和实际看到的穷,那是两码事。

  有的人没接触到贫穷,可能会觉得穷也就那样,不是多大的事情。

  但真的直面贫穷的种种,就会产生畏惧之心,避之唯恐不及。

  “爸,这个你不用担心,”严鑫道,“要是真的嫌弃我们家,那样的对象,我也不会要。”

  严爸心想:“天底下这样的女人最多了,你要是有着这样的想法,恐怕以后都娶不到媳妇。”

  只是看着儿子信心十足的样子,又不好给他泼冷水。

  又转到了下一个话题:“你对象第一次上门,我做父亲的应该给多大的红包适合呢?”

  带对象上门,一般情况下都是要封红包的,这是当地的习俗。

  但是封多少就没个一定的标准。

  有钱的人家封得多一些,没钱的人家封得少一些。

  也会有红包封得少了闹脾气的。

  到底该封多少,严爸也拿不准。

  严鑫笑道:“我们现在才十八九岁,离结婚的年龄还早得很,她这一次过来也不是正式的上门,你就当是我带的一个朋友来的,就封个一百块钱,当做是过年给的压岁钱吧。”

  “是不是少了些?”严爸有一些犹豫,“我听说村里有的人封几千块钱的。”

  “等真正谈婚论嫁的时候,你再封个几千块钱吧,现在没必要,你这样搞的话,人家以后都不敢过来了。”严鑫笑着说道。

  严爸还是觉得不安,但儿子坚持这样,最后也只能听他的。

  吃饭的时候,又问中午该怎么招待这一位身份特殊的客人。

  “去池子里捞几条大一点的鲫鱼,然后再来个腊肉炒蒜苗,搞一盘菜心,差不多就可以了,”严鑫道,“就是过来看望一下,也不需要太隆重。”

  吃完饭,都已经八点四十了,严鑫就离开了家,去了路口的小卖部等车。

  八点五十,跑这条线的中巴车会路过这里,他要坐车去镇上接肖诗语。

  肖诗语已经给他发了信息:“我已经出发了,你快点过来接我。”

  她那里没有来严鑫这边的车,只能坐车到另外一个镇,然后从那个镇转车到严鑫的镇上,再由严鑫去镇上接。

  当然也可以到了镇上再等县城下来的车,可那要等到十一点多,这大冬天的,就有点折磨人了。

  最好的办法当然就是严鑫到了镇上,打摩的接她过来。

  ——她一个女孩子打摩的去一个陌生的乡村,显然不太安全,严鑫过去接她最适合。

  严鑫出门的时候,感觉气温又降低了,回头又多加了一件羊毛衫,还穿了两条秋裤。

  外面穿的羽绒服,是艾莉莉送给他的,贵是比较贵了一点,但穿着暖和,也好看一点。

  在小卖部那里等了几分钟,上了中巴车,还给肖诗语发了一条消息:

  “我再过一二十分钟就到镇上了,你现在在哪里?”

  肖诗语:“我在等去你们镇上的车呢,今天好冷,我衣服穿得少了点,快冻死了!”

  严鑫有一些过意不去,发了一条消息:“辛苦你了。”

  肖诗语回了一个笑脸:“没事,挣钱嘛。”

  到了镇上的广场,严鑫就下车了。

  下车之后走没几步,就愣在了那里。

  在广场一角,他看到了一个曾经相当熟悉的人。

  冯曦。

  此刻,这个才十七岁的女孩子正守在一个服装摊前,在那里摆摊。

  心下奇怪:“她也不缺钱啊,她哥每个月都给她寄五百块钱的生活费,这大冷天的,她出来摆什么摊?”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