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心里很不是滋味_重生从2005开始
笔趣阁 > 重生从2005开始 > 第94章 心里很不是滋味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94章 心里很不是滋味

  第94章心里很不是滋味

  读高中的时候,严鑫有一段时间和肖诗语是一个班,还做了一个多月的同桌。

  后面肖诗语成绩越来越好,他的成绩越来越渣,座位都越来越后移。

  在后面,都不是一个班了。

  肖诗语长得漂亮,可那个时候的严鑫对女孩子漂亮不漂亮,没有多大的兴趣,更大的兴趣是去网吧玩游戏,或者是去学校外面的书店租书看。

  在读书的时候,他们两个人的关系只是普通,反而是离开校园之后,因为QQ上面的联系,变得更好了一些。

  但要说多好,也谈不上。

  上辈子严鑫始终都不明白,肖诗语为什么会特意飞到鹏城请他喝一杯咖啡。

  他有点明白肖诗语约他带着什么样的想法,但是不明白为什么。

  现在,两个人坐在出租车上,都坐在后座,挨得还有点近,比上辈子那一次在一起喝咖啡时靠得还要近一些,严鑫突然又想起了这个问题。

  但是他没有问。

  这个问题问出来太过冒昧。

  而且,上辈子已为人妻的肖诗语是怎么想的,这辈子的少女肖诗语并不知道。

  出租车在镇上的街道上开了半里多路,然后就拐了一个弯,从水泥硬化路面拐上了一条泥土路。

  这条路是通向严鑫他们村的简易公路,这一条公路串联着十几个村。

  过了十来年,那十几个村合并成了四个村,但现在还是十几个村。

  车子进入这一条简易公路,没开出多远,就从一个坑上面越过,一个颠簸,将肖诗语和严鑫的聊天都打断了。

  要不是两个人都系着安全带,恐怕就要甩出座位了。

  “师傅,你慢些开,没那么着急。”

  严鑫提醒了一下前面开车的师傅,然后要带着一些歉意对肖诗语说道:

  “真不好意思,我们这里的路很糟糕,让你受惊了。”

  严鑫记得肖诗语是坐在镇上的,二中就在她那个镇上,离她家也才半里多的距离,和他这纯粹的农村人不是一码事。

  肖诗语微笑道:“没事,我外公家在塔山乡下,那里的路更难走呢。”

  车的速度放缓了一些,但一路上的坑实在太多了,免不了颠簸。

  严鑫突然想到,冯曦就是在这样的路面上踩着单车到镇上去摆摊卖衣服,这大冷的天,一路颠簸过去,着实不易。

  一个还没满十七岁的女孩子,这么拼是为了什么啊?

  上辈子两个人有着太多的争吵了,重生之后,就想着不要和对方再有任何的交集。

  冯晨让他帮忙买些烟酒送过去,他都没有去,就是不想有什么交集。

  可没想到这一次去镇上接肖诗语也能遇上,不由得又想起了两人在一起的种种。

  几年的夫妻,他过得不幸福。

  可是,他也知道,冯曦比他更不幸福。

  冯曦有很多不对的地方,他也有很多不对的地方。

  他们最大的错误,大概就在于没有钱,也没有挣钱的能力。

  几年的时间里两个人互相伤害。

  那个时候,在这个世界上,他们能够伤害的也只有彼此了。

  重生之后,他不想和冯曦再有任何的交集,但还是希望冯曦能够过得幸福,当初阻止冯晨自杀,也就是这个原因。

  只是他原以为现在冯曦应该过得挺幸福的,没想到居然还要为了钱那么拼命。

  心里就有一些郁闷。

  肖诗语本来和他有说有笑的聊着天的,看到他的眼神突然变得有一些暗淡,愣了一下,问道:“怎么啦?是刚才我说到什么让你不开心的话题了吗?”

  严鑫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指了下窗外那坑坑洼洼的泥土路,说道:

  “家乡还这么落后,乡亲们还一天天一年年的在这样的路上颠簸,心里很不是滋味。”

  “额?”肖诗语惊讶的看着严鑫,“你就为了这个不开心吗?”

  严鑫点头:“是啊。”

  然后又解释:“你可能不太清楚,我其实我是一个特忧国忧民的人。”

  肖诗语看着他,感觉有一些好笑——一个十八九岁的乡村少年,想这些问题做什么呢?

  笑着说道:“这样啊?要不你努力的挣钱,过几年捐个几百万,把这一条路给修好?”

  严鑫一挥手:“就这么说定了,五年之后,这条路还是这个样子的话,我就捐钱把这条路给修好。”

  他能够这么说,是因为他知道不要五年,甚至不要三年,这条路就会修成一条水泥路。

  开出租车的师傅在前面开着车,后面两个年轻人的话也听了一耳朵,这个时候开口了,笑呵呵的说着:

  “真要有那么一天,我们开车的可得谢谢你了。”

  他当然知道这个少年就是信口开河,在女孩子面前吹牛。

  他说这话也就是凑个热闹,打趣一下。

  严鑫也笑着说道:“不用谢,都是我应该做的。”

  再开了几分钟,出租车就在颠簸中开到了严鑫的村子,然后又开到了他那个组的路口。

  看到跛子家那个小卖部的时候,严鑫便对出租车师傅说道:“师傅,你到了那个小卖部,往里面拐进去。”

  在他的指引下,出租车一路开到了严鑫的家门口才停下来。

  严鑫指着那破败的房子对肖诗语说道:

  “这个就是我家,全村最破的房子,没有之一。”

  出租车师傅忍不住回头看了他一眼,心里想着:“这么破的房子都敢带妹子过来,这年轻人真勇啊!”

  肖诗语从和严鑫的聊天中也知道了他住着一个破房子,家里很穷很穷,母亲早去世了,和父亲相依为命。

  已经对他家的情况有了一些想象,但是,当她从车上下来,真切的看到这房子的破败时,还是受到了很大的震撼。

  侧头看了在后备箱拿东西的严鑫一眼,穿得也挺不错的,人也干净帅气,实在想不出这么清爽帅气一个少年,居然是出自于这样的家庭中。

  心里想着:“一般人出生于这样的家庭,多少都会有一些自卑,不会像他这么自信吧?”

  对于这个少年的好感,不由得又加深了一重。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