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对不起_重生从2005开始
笔趣阁 > 重生从2005开始 > 第98章 对不起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98章 对不起

  第98章对不起

  看到冯曦把自己整得特委屈的样子,严鑫心里就纳闷:“这小奸商,坐地起价涨了一百五,这一件衣服她最少赚了两百块钱,应该高兴才对,怎么还委屈上了呢?”

  想问一下她凭什么委屈。

  但是想了想,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

  没必要。

  以他对冯曦的了解,答案大概就是这样的——“我不委屈,我委屈什么?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委屈了?”

  然后就会赠送几个“呵呵”。

  看到她这个样子,蹲在冷风中生气,想到她刚才坐地起价的奸商行为,差点让自己在老同学面前下不了台,心里有一些解气,又有一些可怜她。

  主要是天气实在是太冷了,那风吹在脸上,跟刀刮一样。

  在他看着冯曦的时间里,冯曦偷偷的侧过头看了他一眼,然后又迅速的把脸转回来,继续看着摆在地上的衣服。

  “莫名其妙,”严鑫忍不住摇头,“这个女人一直就这么莫名其妙。”

  下定决心,不去理会这个莫名其妙的女人了。

  然后就想着该怎么回去。

  一个选择就是等去县城的那一辆中巴车下来,坐中巴车回去。

  但是,要到三点钟那辆中巴车才会从县城发车,到这镇上,最快也得到三点半。

  要是拉的人多,可能要到三点四十甚至三点五十。

  现在还两点都不到,要在这冷风中等一个多小时。

  还有一个选择就是坐摩的回去,一二十里路,需要二十块钱——不要嫌贵,现在天气冷,回家过年的人又多,再过几天,涨到五十、一百都有可能。

  二十块钱,能够快一点回去,倒也是可以的。

  只是这里的人开摩托有点猛,然后那一条简易公路又坑坑洼洼的,严鑫还真有点害怕会被甩下去。

  而且天气这么冷,坐在摩托上风又大,想起来都有点折磨人。

  有出租车最好,严鑫愿意花这个钱。

  可他们来到这里时,剩下的那一辆空着的出租车已经被他叫去送肖诗语回家了。

  目前这里没有出租车,想要坐出租车回去,也只能等。

  说不好是先等来中巴车,还是先等来出租车。

  正在犹豫间,突然听到有人在叫“下雪啦”,这个声音才起,就跟着有几个人在那里叫着:

  “下雪啦,下雪啦!”

  严鑫抬头看向天空,还真的飘起了雪。

  不大,就跟春天里的柳絮一样,薄薄的一片一片的,在空中慢慢的飞舞着。

  “难怪今天这么冷,竟然是要下雪了!”

  严鑫心里感慨。

  然后又不自禁的看向了蹲在服装摊前的冯曦。

  只看到了一个正忙着往回里转头的她。

  都已经在下雪了,这小奸商还蹲在那里动都不动。

  严鑫犹豫了两秒钟,还是走了过去,说道:

  “下雪了,你还不收摊吗?”

  冯曦低着头不看他,气呼呼的说道:“要你管!”

  把严鑫给噎在那里了。

  郁闷道:“你这人,怎么说话的呢?”

  冯曦又冷笑了一声,说道:“你管你那个漂亮的女朋友就可以了,给她买衣服,叫出租车送她,没人说你什么。你来管我干嘛?你是我什么人?我收不收摊关你什么事吗?”

  严鑫道:“我也是很关心你……”

  “谁要你的关心?”冯曦道,“你关心你那个漂亮的女朋友去就是了,你关心我做什么?我是你什么人?你有什么资格来关心我?”

  “喂!”严鑫很不高兴了,“我说你这个女人够了啊!我就不说救了你哥的事情,今天我做了你那么多生意,你还给我坐地起价,一件衣服涨一倍,我都没说什么,怎么你还生气了?你凭什么生气啊?我哪里惹了你吗?”

  “你自己心里有数!”冯曦气哼哼的说道。

  “你这女人,简直不可理喻!”严鑫怒道。

  “是!我是不可理喻!”冯曦气得站了起来,怒视着他,说道,“那你去找你那个漂亮的、可以理喻的女人去啊!”

  “你——”

  严鑫提高了声音,手指点着她,就要喝斥,然后就看到了冯曦稚嫩的脸上充满了委屈,眼睛里已经泪光闪闪的,突然就愣在了那里,心里想着:

  “我这是怎么了?我干嘛跟她吵啊?吵了一辈子还不够,还要吵到这辈子来吗?”

  刚才他抑制不住自己的怒火,是因为冯曦说话的语气以及说话的方式像极了他们婚后的状态,就是那样吵着,说着那样的话。

  一恍惚间,他都忘记他已经重生了,忘记他这辈子跟冯曦是没有任何关系的人,还以为他们两个还在一起,还是夫妻,正在因为琐事而吵架。

  看到冯曦稚嫩的脸庞,才想起,现在的冯曦并不是天天在他耳边唠叨,差不多天天跟他吵架的妻子,只是一个没满十七岁的少女,一个大冷天还要出来摆摊给自己挣学费挣嫁妆的女孩子。

  长长的吁了一口气,冷静了下来,说道:“对不起,刚才我有点冲动了。”

  冯曦听到他这么说,本来锁在眼眶里的泪水突然就哗哗地往下面掉,又蹲了下来,抱着双膝嘤嘤的哭了起来。

  严鑫站在那里,有一些茫然。

  他真的不知道对方为什么会这么委屈。

  这个时候让他转身离去,好像也有点不大像话。

  可是留在这里,也不知道能做什么。

  路上有行人经过,看到服装摊前一个男的站在那里,一个女的蹲在那里哭。

  心里想着:“这个男的该是多会砍价啊——硬生生的把老板娘都给逼哭了。”

  雪花在空中飞舞着,一片一片的往下落。

  有的落在地上就化了,有的还没有落在地上就已经化了。

  暂时雪还不大,但谁也不知道会不会越来越大。

  见冯曦蹲在地上哭着,严鑫终于还是开口了,说道:“这雪下起来不会停,你还是赶紧收摊吧,免得把衣服都给弄坏了。”

  冯曦没有回答他,但也没有继续蹲在那里了,站了起来,将挂在衣架上的那些羽绒服都摘下来,放到了地上铺的那一块布上。

  然后将布一裹,将摊位上所有的衣服都包了起来,成了一个大布包。

  再拿出两条带子,去捆那个布包。

  严鑫看不过去,帮她去捆。

  这个时候,冯曦才抽着鼻子,嗡声嗡气的说了一句:“对不起,刚才是我发神经了。”

  说着,眼泪又掉了下来。

  严鑫却愣了一下。

  上辈子,和冯曦不知道争吵过多少次,有没道理的时候,也有有道理的时候。

  可不管是有没有道理,就从来没有听到冯曦对他说过一次“对不起”。

  当然,他也没有对冯曦说过一次“对不起”。

  没想到今天,两个人都对着对方说出这样的话来。

  突然就想到:“上辈子,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如果懂得说对不起,也许,不会过得那么不幸福吧?”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