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永不磨灭的记忆_我有无数传承,出手就是上限
笔趣阁 > 我有无数传承,出手就是上限 > 第34章 永不磨灭的记忆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4章 永不磨灭的记忆

  靠着比普通一阶职业者更强的灵性,汪惟轻松扛住了实际上并不是有意攻击的能量余波。

  “为什么不可能?”

  汪惟平静反问:“我是在您的眼皮子底下做出来的,哪里有问题吗?”

  本就愤怒的怪物,闻言更是疯狂到了极限。

  之前只占据半张脸的大眼睛进一步膨胀,似乎是把所有的脑组织都挤进去了,红到发紫泛黑,看样子,恨不得马上扑过去撕碎眼前的可恶少年。

  “不!我不相信!不可能,你根本没有这种水平!”

  根本不需要检查,答案完美无瑕。

  可正因为这样,它才分外的难以接受。

  它特意为汪惟准备的题目,已经不止是卡在汪惟实力上限的难度了,那分明就是预设好的死局。

  但是……

  死局莫名其妙的被破掉了,而它搭上了一个极其珍贵的机会。

  【竺老师】砰砰砰的猛砸黑板,庞大到近乎攻城锤的力量,砸得整面墙壁都跟着剧烈震颤。

  似乎不如此,就宣泄不掉它的愤怒。

  然而黑板纹丝不动。

  这让汪惟愈发相信自己的判断——教室乃至于整个教学楼,都是不可破坏的。

  很好,果然是强规则环境。

  汪惟并不畏惧似乎随时有可能发疯的【竺老师】,他已经敏锐的意识到了强规则环境对于恶灵实力的加成,以及对于它们行为的限制。

  只要掌握好分寸,就没什么可怕的。

  但是,他非但没有耀武扬威,反而主动退了一步。

  “竺老师,如果您对我仍有怀疑,我可以用另外一种解法再答一遍。”

  脑子已经彻底麻木的怪物想都没想,马上把握住了主动送上门的最后机会:“好!但你只能用曲线系方程法!”

  “呵呵。”

  汪惟轻笑一声,走上前去,擦着怪物的身体来到讲桌前,取来黑板擦和新的粉笔,然后重新站到黑板前。

  慢条斯理,游刃有余。

  教室下方,同学们大气都不敢喘一口,憋得脸颊通红。

  大部分人都死死捂住嘴巴,生怕发出一丝声音,打扰到汪惟。

  王胖子仍然在因为后怕而剧烈颤抖,可他死死攥紧拳头,鼓起了全身力气,默默为汪惟加油。

  顶住啊,惟哥!

  你是最牛逼的,什么妖魔鬼怪都打不倒你!

  鹿呦呦仍然扶着额头,看向汪惟的眼神,大半是钦佩,也有少许疑惑。

  她总觉得,自己和汪惟之间,似乎发生过什么非同寻常的事情。

  可她尚未找回记忆,因此只能痴痴相望,努力追寻。

  她的痴,和爱情并不相关,但是其余女同学的感觉却大不一样。

  汪惟很帅,是所有人都公认的事实,然而他在班级里并不是独一份的出挑。

  论综合素质有顶级校草陈宇,颜值、气质、人缘、运动能力没有任何短板,形容成天之骄子一点不夸张。

  再下面一级是赵星河,顶级高富帅,除了性格张扬一点,死盯着鹿呦呦不放,也没有什么大缺点。

  然后,硬朗的体育委员刘勇强,桀骜的混混大哥孙天龙,奶白清秀的年级第一张默……

  好多男生的受欢迎程度都远在汪惟之上。

  孤儿身份,家贫没有倚仗,不太打理自身形象,忙碌封闭……综合在一起让大部分女生都对他望而却步。

  甚至,时常会忽略掉他。

  这不叫现实,而是大家确实没有生活在一个维度上。

  但是,今天,此刻,没有任何语言能够形容出汪惟突然爆发出的光芒。

  冷静、勇敢、自信、担当……

  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的汪惟,像是踩着七彩云朵的盖世英雄,只是略微一出手,便已是这个年龄段的上限。

  绝境中,大部分女生心底滋生的不仅仅是崇拜,更有炽热的爱慕。

  加油啊,汪惟!

  汪惟没什么好加油的,区区一道高中圆锥题而已,哪怕给题目加上八条相交曲线,它依然不是黎曼猜想。

  soeasy。

  但是,汪惟却刻意控制了答题速度,没有再像之前那样快。

  有条不紊的书写着公式,偶尔沉吟一下,伫立在原处稍加思考,然后再写下一步。

  每当他停下动作,【竺老师】便会兴奋得直喘粗气,时不时伸出长舌舔舔嘴唇。

  腥臭的口水混着血液不断滴落,每一滴,都好像巨石般砸在同学们心头。

  台下,气氛已经紧张到能让人窒息。

  不管大家和汪惟的关系怎么样,有没有矛盾,此刻,所有人都希望他能赢。

  抓紧啊,汪惟!

  快点,再快一点!

  可汪惟非但不加速,反而越写越慢。

  时间在恐怖和纠结中一分一秒的流逝,60秒、75秒、130秒……

  在2分30秒之后,汪惟的答题速率趋于平稳,然后,在2分55秒的时候,写下了最后一个符号。

  “呼!”

  教室里响起一声巨大的叹息。

  其实每个人出气的声音都很轻,但是,当所有人齐刷刷的共同松下那口大气时,在静寂的教室中就显得极其分明。

  那声叹息,像是一记耳光,狠狠的抽在了【竺老师】脸上。

  “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它仍然难以置信,可是黑板上的答案做不了假。

  “竺老师,幸不辱命。”

  汪惟随手扔掉粉笔头,转身正对怪物。

  那态度称不上嘲讽,但确确实实的斩断了它脑袋里的最后一根弦。

  “滚开!”

  它破防大吼,反手将汪惟扒拉到一边,然后再次挥拳猛砸黑板。

  “啊啊啊!我不信!为什么?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更加刺耳的魔音、失控外泄的力量,将汪惟震得踉跄倒退,扶住窗台才勉强稳住身体。

  少年面色苍白,鼻孔中忽然流出两行鲜血。

  可是,尽管看上去如此狼狈,汪惟却绽放出一个大大的笑脸,抬起左手,用右手食指轻轻点了点空无一物的左手腕,畅快笑道:“我赢了,竺老师,感谢您的教诲,那么……再见。”

  当汪惟道出“再见”二字时,下课铃声适时响起。

  仿佛,专门等着要配合他一般。

  【竺老师】顿时凝固在原地,愤怒甚至暴戾的死死盯住汪惟,却不敢再有任何举动。

  虚弱狼狈但灿烂微笑的少年,恐怖邪恶但气急败坏的怪物,相隔三米,遥遥对望,空气也似乎凝固了。

  这充满张力的一幕,像是烙印一般,深深的刻在了所有同学的心底,成为他们永不磨灭的记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