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赌上所有,行险一搏_我有无数传承,出手就是上限
笔趣阁 > 我有无数传承,出手就是上限 > 第48章 赌上所有,行险一搏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8章 赌上所有,行险一搏

  【周老师】被拍飞出去十余米,像一颗炮弹般撞到墙上,发出轰隆一声巨响。

  整个房间都抖了两抖。

  同学们龇牙咧嘴,既惊且惧。

  惜命之人,比如赵星河,哆嗦得像筛糠一样。

  大家最担心的,其实是两波怪物在教室里不管不顾的打起来。

  以它们那种恐怖的力量和诡异的能力,一旦爆发战斗,余波恐怕就能将所有学生团灭。

  谁能不怕?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当【周老师】从墙上掉下来之后,非但不敢愤怒,反而马上跪倒在地上,深深叩首,浑身瑟瑟发抖。

  “神使大人,请息怒!”

  神使?!

  汪惟愕然看着面前那个长得如同痨病鬼似的怪物,对生灵几乎不生效的【顾教授】信息库忽然自动上线,弹出一个信息词条。

  【烟鬼】

  【一阶职业凭证】

  【终焉之魔末日教派的四大路径之一,瘟疫路径的一阶初始职业】

  【分类:登神阶梯,邪神所属】

  【咦?居然是一张已经活化了的职业凭证,看上去很有研究价值啊……】

  【警告:强烈建议受命人不要接触任何与邪神相关的职业,极度危险!!!】

  【顾教授】的提示相当割裂,一方面深深畏惧它的危险,一方面又忍不住想要作死,眼馋它的研究价值……

  可汪惟不一样,他只想远离。

  少年不动声色的垂下头,心想:我又不傻,怎么可能跟着邪神混?

  然而,他装作没听到,【烟鬼】却对他追着不放。

  干瘦的怪物忽然拧着脖子,把脑袋倒过来与他对视,笑嘻嘻发出邀请:“小可爱,我喜欢你,来吧,和我融为一体!”

  汪惟浑身一激灵,整个人彻底麻了。

  你有病吧?!

  没等汪惟想好怎么回答,剩余的三只怪物忽然疯狂的冲了过来。

  挺着一个大肚子的怪物把自己的脑袋扯下来,紧紧抓住脑后长发,像是挥出棒球棍一样,抡着脑袋把【烟鬼】砸飞出去。

  那颗凶悍的脑袋,在半空中呼啸飞舞的时候都不忘记发出咒骂。

  “滚滚滚开!他他他,是我的的的的!”

  它可能并不结巴,只是由于把脑袋抡得太快,风压灌到嘴里,让它的舌头来回飘飞……

  于是就有了现在的效果。

  这是一阶职业凭证,【精神病人】。

  紧接着,汪惟脚下的影子里浮出一张脸,黑巾覆面,看起来最为正常。

  “匿影者路径才是最强的!有潜行有暴击,而且偷窥女人洗澡的时候,视角简直美妙极了!嘎嘎嘎嘎!来吧,拥抱我,你将得到世上最强的力量!”

  好吧,也没有正常到哪里去……

  这个色批,是一阶【盗贼】。

  最后一个怪物,蹦蹦跳跳的向汪惟走来,围着他不断转圈。

  开始的时候,它是一个老婆子形象,转了没两圈,摇身变成一个赤裸上身头戴高帽的壮汉。

  “我能预知死亡!我能召唤死亡!我能指挥死亡!小子,选我,否则,死!”

  它的头上挂着两个大字——【神汉】

  四个活化的一阶职业凭证,围着汪惟吵吵闹闹,甚至不时互相撕咬攻击,搞得汪惟头都大了。

  教室里的气氛顿时变得极其怪异。

  所有同学都目瞪口呆的看着汪惟,不明白他怎么会如此的“受欢迎”。

  怪物们居然不是想吃掉他,而是争着抢着想要与他合体?

  赵星河嫉妒极了,红着眼睛,喘着粗气,恶狠狠的瞪着汪惟。

  恐惧早已经扭曲了他的心智,他根本不在乎那些怪物的丑陋可怕,现在的他,只想拥有力量。

  而那四个能够让【周老师】跪地发抖的怪物,就代表着极端强大的力量。

  鹿呦呦担心极了。

  她已经学习了相当多的超凡知识,懂得职业路径的重要。

  强,并不代表着好。

  那些怪物的力量毫无疑问的源自于邪神,对于人类而言,那根本就是死路绝路。

  她相信汪惟不会妥协,可是,他要怎样度过眼前的困局?!

  其余的同学们,或嫉妒、或羡慕、或担忧。

  后者最多。

  不管是否仍然保持着理智,他们中的大部分人都把汪惟当做了救星,看到了唯一的希望陷入巨大的麻烦,似乎随时都有可能被怪物们扯碎,悲观疯狂蔓延。

  此时,汪惟的太阳穴已经开始发烫。

  警兆一波又一波的袭来,那四个疯狂的怪物,每一次从附近掠过,都会给汪惟带来极度深沉的恶寒。

  每一个瞬间,汪惟都能看到死亡露出的狞笑。

  然而,更麻烦的是,少年空有一颗不屈的心,却根本不知道应该如何反抗。

  照理来讲,它们只是一阶。

  【周老师】完全有可能比它们更强,而那个老巫婆,阶位一定比它们更高。

  但事实是,老巫婆已经被吓跑了。

  投影哗啦啦一阵狂闪,紧接着便消失在圆台上,压根忘记了继续授课的事。

  【周老师】则跪得老老实实安安静静,头都不敢抬起。

  很明显,它们是那种不符合常理的强大诡异。

  不到最后一刻,动武绝不可取。

  汪惟死死咬着牙,克制住了立即动用【数学家】一次性技能“灵解”的冲动,努力搜寻着一切有用的信息。

  现在,104房间完全是四个怪物的主场。

  “选我选我!我带你去偷窥美女!”

  “与我合体!”

  “你想死吗?”

  “哈哈,管不了那么多了,我们打一架吧!”

  场面疯狂而又混乱,【烟鬼】、【神汉】和【盗贼】终归还知道努力避开汪惟,可是【精神病人】却不管不顾,激起的能量余波已经数次冲击到了汪惟。

  照这样下去,他坚持不了多久了。

  面对如此危局,汪惟并没有放弃,仍然在努力思考着破局之法。

  经过不懈的坚持,他已经成功梳理出了两个核心问题。

  首要一点:四怪是因何而来?

  它们是终焉之魔麾下末日教派的四大核心路径,我用祷言沟通到了终焉之魔的气息,然后又把那种联系吞掉了……

  很显然,它们是因此被激活的!

  那么接下来的重点是:四怪为什么一定要我选择它们的职业路径?

  是否可以大胆猜测,与我制造出来的意外有关?

  没有别的变量了……必然如此!

  很有意思啊,我毁掉了终焉之魔的气息,中止了祂的关注,可是它们非但不愤怒,没有选择惩罚我去取悦魔神,反而争着抢着想让我走它们的职业路径。

  那么,是否可以合理推测,这四个家伙一身反骨?!

  它们真正看重的,正是我能够有效反抗上位存在的特殊?!

  汪惟觉得自己找到了正确答案。

  可是,要怎么样利用这种不能直言的看重,顺利活下来呢?

  少年闭上眼睛,平静着呼吸、思维、情绪,直到所有一切都收束于意志之内。

  他决定赌上所有,行险一搏。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