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_错撩
笔趣阁 > 错撩 > 第五十七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五十七章

  郑书意说完之后,没觉得有什么不对,但撑在她身上的时宴不动了。

  许久,他才沉沉地叹了口气。

  这种时候被她破坏了氛围,真的有点……

  游走在崩溃的边缘。

  郑书意迷迷糊糊地挥手,轻而易举就推开了他。

  时宴顺势坐到她边上,就眼睁睁地看着她半天没爬起来,也没出手相助。

  郑书意浑身有点儿软,脑子里也晕乎乎的,时宴没帮她,她也没恼,自己弯腰穿好鞋后,扶着墙往浴室走。

  “那我去洗澡啦。”

  时宴坐在沙发上,目光随着她的背影走动,有些无奈,却不自觉地弯了弯唇角。

  郑书意这人喝了点酒,居然变得很温顺,也很讲道理。

  跟平时有点不一样,像个正常人了。

  但却让人有点不习惯。

  想到这里,时宴觉得,自己是不是有点受虐狂潜质。

  他仰头靠到沙发上,闭上眼小憩,手指却不受控制般摸了摸自己的唇,试图回味那还未完全消失的旖旎。

  浴室里很快传来水声,时宴复又睁开眼睛,看着浴室的方向,松了松领结。

  郑书意洗完澡,吹完头发,头重脚轻的感觉好了点,但却困到快要睁不开眼睛。

  她穿着睡衣慢慢走出来,时宴还在她家里。

  他就坐在沙发上,像是睡着了一般安静。

  郑书意顿了一下,慢慢靠近沙发,轻声喊:“时宴?”

  没动静。

  郑书意伸手戳了戳他的脸颊,“时宴?睡着啦?”

  这人还是没动静,呼吸平静绵长。

  郑书意站起来,薅了薅头发,“那您自便啊,我先睡了。”

  说完,她一起身,就被抓住了手指。

  紧接着他一用力,郑书意便被拽了回来。

  她知道时宴没睡着的,只能有点累,到现在也没睁开眼睛。

  郑书意坐到他旁边,收着腿,双手掖在膝盖上,摆出一副公事公谈的模样。

  “时宴,我今天喝了酒,想了很多,等下话可能也有点多,你别嫌我烦啊。”

  时宴“嗯”了一声。

  “你的话什么时候少过?”

  “……”

  郑书意有点恼他这样阴阳怪气的,“跟你说正经话呢,看来你还是喝了酒比较可爱。”

  时宴:“嗯,你也是。”

  “你什么意思啊?”郑书意完全没觉得时宴在夸奖他,“你觉得我平时不可爱?”

  时宴睁开眼,神色放松,看都没看身旁的人一眼。

  “也可爱。”

  在郑书意耳里,这句“也可爱”就等于“那我昧着良心夸你一句可爱行了吧?”

  一脸冷漠地夸人,也就时宴这样了。

  郑书意真的越发怀念喝多的时宴。

  而时宴没等到下文,慢慢坐直了,揉了揉脖子,漫不经心地说:“你说。”

  郑书意很困,不想再浪费时间,于是切入正题。

  “洗澡前本来就想跟你说的,结果被你打断……”

  时宴屈起手肘,撑到郑书意脑后的沙发上,半勾着唇角,笑得有些浪。

  “我打断的?你确定?”

  郑书意心虚,垂眸理了理头发,面不改色:“谁打断的不重要,反正我就是想跟你说――”

  她抬起头,强撑着睡意,朦胧的眼里映着温柔的灯光。

  时宴在这时候还调整了一下坐姿,感觉屋子里有些闷,正想站起来去开窗户时。

  “我是真的喜欢你的。”

  “跟什么剧本都无关。”

  “虽然一开始我的目的确实不单纯,这个你也知道的,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做……”

  “反正我现在是真的喜欢,你这个人。”

  说完,郑书意紧张地看着时宴。

  这,算是她的正经告白吧,虽然有些语无伦次。

  不知道时宴会怎么回应。

  时宴徐徐转过头,灼灼目光落在郑书意脸上,连温柔也是滚烫的。

  恍惚间,郑书意觉得这都不像他了。

  然而他一开口,却还是时宴。

  “哦?你怎么证明?”

  郑书意:“……这要怎么证明?要我把心挖出来给你看看吗?”

  时宴似乎是很认真的在思考。

  郑书意更紧张了,因为醉酒的缘故,看起来有点呆。

  许久,时宴偏了偏头。

  “如果有一天我破产了,你会赚钱养我?”

  他表情太正经,一点都不像开玩笑的样子,搞得郑书意不知道喝醉的是自己还是时宴。

  “就这?”

  “你以为养我很简单吗?”时宴笑了笑,“我很不好养的,吃穿用度都不会将就。”

  “……”

  郑书意:“你这是想吃软饭的意思吗?”

  “嗯?”时宴抬了抬眉梢,“我肠胃不太好,吃吃软饭怎么了?”

  “……”

  没得聊了。

  “我跟你说正经的,你怎么这么幼稚。”郑书意站了起来,满脸的嫌弃,“我去睡了。”

  时宴:“这么早?”

  “对啊,明天要上班。”郑书意一步步往房间挪。

  “不然怎么养你。”

  “……”

  见时宴没有动静,郑书意真的进了房间,虚掩着门,钻进了被窝。

  过了许久,客厅里终于传来脚步声。

  时宴站在床边,沉默地看着她。

  郑书意关了灯,只能借着窗外渗透进来的月光看清时宴的轮廓。

  而他的双眼在黑暗总依然很亮。

  对视半晌,郑书意缓缓拉起被子,遮住半张脸。

  “我……床小啊,睡不下两个人的。”

  时宴凉凉地看了她一眼。

  “我说了,吃穿用度我不就将。”

  郑书意:“?”

  时宴:“睡不下这种粉色床单。”

  郑书意:“……”

  她冷哼一声,转身背对他。

  而后,时宴垂下头,看着郑书意的背影,月色影影绰绰,晃在她的身上,折射出的是她浓重的不安。

  其实今晚她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压在她心里的石头。

  愧疚也好,不安也好,忐忑也好,一层层地包裹着她。

  让她今晚变得温顺的不是酒精,是这些情绪。

  思前顾后,小心翼翼,这都不是时宴心里的郑书意。

  平日里的种种表现,不管她是演戏,还是发自内心的,都不像个正常女人。

  可是时宴喜欢。

  他很喜欢。

  是男人对女人的那种,基于荷尔蒙的纯粹喜欢。

  ――想抚摸,想亲吻,想做尽男人和女人之间应该做的事情。

  喜欢到心甘情愿地被她牵着鼻子走,甚至在谎言戳破时还是没能逃开她的枷锁后。

  可是现在的郑书意,开始对他一点点地流露出自己的真实情绪。

  基于男欢女爱之上,有了更多的心疼。

  大概真的受虐狂。

  被欺骗的是他,可是他却心疼郑书意。

  就连那些别人带给她的不安全感,他也想一点点为她抚平,只能是他来为她抚平。

  许久的沉默后,时宴终于开口。

  “书意。”他知道郑书意没睡,也不等她回应,“那些事情,在我这里早已经过了,所以在你心里,也都过了,明白吗?”

  郑书意没说话。

  时宴俯身靠近了些,手臂撑在郑书意身边。

  身影融进夜色,透过窗边的落地窗,郑书意直勾勾地看着他的轮廓。

  “郑书意,你是我的女朋友,和别人无关,是我自己要的女朋友,没有别的原因,没有什么剧本,和别的情侣没有任何区别。”

  床上终于传出小小的声音。

  “那还是有区别的……”

  郑书意看着玻璃上模模糊糊的时宴,却能清晰又深刻地感觉到他的存在。

  “别的男朋友不会叫女朋友全名。”

  “……”

  片刻后,郑书意颊边拂过热气。

  时宴在她耳边低声说话。

  “睡吧,意意。”

  这座城市的深夜依然车水马龙,一架架飞机闪着灯划过长空,为浓黑的夜幕缀上星光。

  时宴停在红绿灯路口时,手机接连响了好几声,没个停歇。

  一般这种情况,都不是什么好事。

  他随手划开看了一眼,却发现是那个说要睡觉的郑书意发来的十条语音。

  时宴按了播放。

  绿灯亮了,汽车再次启动,郑书意的声音也在车厢内响起。

  “深夜开车寂寞吗?”

  “书意电台陪伴您。”

  “这位听众想听故事还是点歌呢?”

  “我们电台比较穷,只有一首歌可以播放。”

  “干脆由主持人亲自为您唱吧。”

  “咳咳,要开始了。”

  ――“难道我又我又初恋了~”

  ――“不可能我又我又初恋了~”

  ――“可是真的真的初恋了~”

  ――“这一种feel~”

  “……”

  转眼到了周五,清晨下了一阵小雨。

  郑书意把伞挂到公司阳台沥水,回来的时候,孔楠跟她使了个眼神。

  “怎么啦?”

  郑书意一边开电脑,一边随口问道。

  “那个……”孔楠环顾四周,人虽然不多,但办公室从来都不是密不透风的,她总感觉自己说什么都会被传出去,于是说道:“我给你发微信。”

  “干嘛呀神神秘秘的。”

  郑书意刚拿上手机,唐亦便走到她旁边,敲了敲她的桌子,“你来我办公室一下。”

  “哦,好的。”

  郑书意立刻起身跟着唐亦过去。

  关上门后,唐亦坐到办公桌后,有些烦躁地脱了外套。

  “你谈恋爱了对吧?”

  “是啊。”郑书意点头,“那天都跟你说了,我不参加公司的联谊哦。”

  “一天天的哪儿那么多联谊我又不是开婚恋介绍所的。”

  唐亦放下手机,敛了神色,郑重道:“跟你说个事儿。”

  “首先说一下,我不是打探你啊,但咱俩虽然是上下级,也这么熟了,我平时也把你当朋友的,前段时间你状态很不好,还在公司大哭了一场,那时候是失恋了吧?”

  说起来有点丢人,但郑书意没否认。

  “嗯……算是吧……”

  唐亦努努嘴,眼珠子四处看了一圈,才说:“现在又交男朋友了?”

  “嗯。”

  唐亦的脸色越发不好看了。

  “我跟你明说了吧,这几天有不少同事看见你下班后上了你男朋友的车,那是你男朋友的车吧?”

  这几天她下班确实都坐的是时宴的车。

  但他人只出现了一次,其他时候他没空,都只是安排司机来接她回家而已。

  郑书意觉得怪高调的,所以每次都让司机不用直接开到公司楼下,停到斜对面一个路口就好,她自己走过去。

  但她没想到,这样的行为在有心人眼里却变成了刻意遮掩。

  而现在看唐亦的表情,不用明说,郑书意便已经有了猜测。

  “怎么,公司有什么传言?”

  “反正这种传言也不是什么稀奇事。”唐亦还先打了个铺垫,“就是说你交了个了不得的男朋友。”

  郑书意干笑两声。

  “是啊,那又怎样。”

  她男朋友是挺了不得的。

  问题在于当初手机里秦时月说的那一声“你跟我舅舅在一起啦?!”

  秦时月的声音,许雨灵并不陌生,她听得出来。

  而公司里每个人都知道秦时月是个富二代,来这里实习也是玩票的。

  秦时月都二十几岁了,舅舅不得五六十岁了?

  一开始她也疑惑,郑书意不是跟时宴在一起吗?怎么又变成了秦时月的舅舅?

  后来想想,可能换人了吧。

  于是,这事儿一传二,二传三,渐渐就在公司的各个小群里流传开来。

  唐亦也是长了耳朵的,自然也听说了一些。

  其实这事儿就算是真的,这也是别人的私事,唐亦没资格管。

  但就像是她说的那样,大家认识几年了,平时也当做是朋友的,这种事情往深了想,绝对不是什么值得宣扬的。

  说好听点,是找了个年纪大点的男朋友。

  说难听点,谁知道人家有没有老婆呢。

  况且最近副主编的位置空着,却不是悬而未决的状态,大家都知道候选人是谁。

  这种时候来点桃色绯闻,直接点燃了全公司的八卦。

  唐亦问:“交男朋友没什么的,只是听说你男朋友年龄挺大了?”

  郑书意:“……”

  果然,她就知道。

  唐亦问得委婉,但包含了太多信息,傻子才会听不出来。

  一股闷气上来,郑书意“啪”得一下把手机扔到办公桌上,砸得办公桌的脑袋瓜子都嗡嗡嗡的。

  唐亦:“诶,你别跟这儿发火啊,你就私下跟我说说,是不是真的?”

  “我都说过多少次了,我要是有那种想法,我何必等到今天?”

  老的少的、高的矮的、丑的帅的、已婚的未婚的,接触下来,她有过太多次机会。

  若真想靠此翻身,她现在怎么可能还在租房子住。

  郑书意气笑,薅了薅头发,“而且我男朋友就是辈分高了一点,他见到唐主编你还得叫一声姐呢。”

  唐亦:“……”

  怎么感觉突然被攻击了一下年龄。

  总之郑书意这么说了,唐亦没理由不相信。

  “行,你的私事我不过问了,总归也不是大事,是误会就总会解开的,咱们身正不怕影子斜啊。”

  唐亦虽然这么宽慰着,郑书意走出办公室时,还是很无语。

  入行这些年,在各种桃色绯闻中,郑书意早就看到了圈子里一个隐形的跳板。

  她们做财经女记者的,肚子里没点货是写不出文章的,更遑论和金融圈大佬们交流沟通。

  而不少上位者就偏爱这样的女人,有才华有学识,若是再有几分姿色,那再好不过了。

  既满足了色欲,还能展现自己是个看重内涵的人。

  这种事情出的多了,大家就见怪不怪了。

  有的人干脆扯下了脸面,借此一朝飞上枝头,脱离了原本的生活。

  而更多的人则是如履薄冰一般地工作,战战兢兢地保持着安全距离,生怕接触过了界,到时候就算有十张嘴也抵不过别人的有色眼镜。

  但很多时候,甚至有些“怀才不遇”的男记者,自己没那个本事,看见别的女同事手握一线资源,就酸溜溜地以蔑视的语气说出“性别优势”四个字。

  “主编找你说什么了?”

  郑书意刚回到工位,孔楠就凑了上来,“是不是说你男朋友那事儿?”

  郑书意瞥她一眼:“你也听说了啊?怎么不早告诉我?”

  “我也是今天早上进电梯的时候听隔壁组两个男的在哪儿逼逼啊,不过――”

  孔楠拍了拍郑书意的肩膀,“我一个字都不信。”

  郑书意挑挑眉:“这么相信我?”

  “我不是相信你。”孔楠说,“我只是相信一个颜控的原则。”

  郑书意:“……”

  孔楠:“除非那位大叔长成刘德华那样。”

  郑书意:“……”

  不知道为什么,被孔楠这么一打岔,郑书意便消气了。

  或者说,本来她也没有特别在意。

  “所以你男朋友到底是谁啊?”

  孔楠眼巴巴地凑过来问,“是咱们业内的吗?”

  郑书意想了想:“算是吧,你应该也听说过他。”

  孔楠:“谁啊?”

  郑书意:“时宴。”

  孔楠:“……?”

  她晃了晃手指,“你开玩笑的吧?”

  “没跟你开玩笑。”

  郑书意心疼地看着被自己摔过的手机,“你要不信我现在当着你面给他打个电话?”

  孔楠愣了好久,想起郑书意确实做过时宴的专访,也就没那么惊讶了。

  “我信,我信,我虔诚地相信。”

  郑书意半趴着,打了个哈切。

  她没想过大肆宣扬自己男朋友是谁,但不愿意遮遮掩掩,搞得时宴像是见不得人似的。

  在滋生绯闻的培养皿里,奋力为自己辩解往往是个死循环,还不如像唐亦说的那句“身正不怕影子歪”有用。

  否则就等于被有心人牵着鼻子走,自己跳进坑里,她已经见过过太多这样的例子。

  相安无事地过了一天。

  下午,郑书意休息的时候,撑着下巴,给时宴发了个消息。

  郑书意:周末了,不知道时总今晚有没有空呢?

  仔细算起来,他们还没一个正经的约会呢。

  时宴:没空。

  郑书意:“……”

  无趣的人生。

  郑书意:那你要干嘛?

  时宴:要陪女朋友。

  孔楠见郑书意对着手机一阵傻笑,嫌恶地皱眉,悄悄把椅子挪远了点。

  一到下班的点,郑书意很反常地立刻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可惜走到门口却又被财务部的一个女生叫了回来。

  她之前去美国出差的报销还没下来,贴的□□出了些问题,要重新核对。

  这一耽误就是半个多小时。

  时宴的车在楼下的停车位特别好认,郑书意站在一楼大厅,对着门理了理衣服,才一步步走过去。

  虽然她内心很雀跃,但力求走出端庄的步伐。

  车门打开,后座却是空的。

  “人呢?”

  司机也不太清楚,刚刚时宴下车的时候也没跟他汇报啊。

  郑书意便没上车,站在车门边上给时宴打电话。

  等了一会儿,对方接通后,她一边弯腰探进车里,一边说:“你在哪里呀?”

  声音甜甜的,但她却在往车座底下看。

  大概是戏瘾上来了,郑书意还掀了掀车垫,做出一副寻找的样子。

  “我男朋友去哪儿了呀?可让我好找啊。”

  然后又揭开车座中间的扶手箱看了一眼,“哎呀,这里也没有。”

  “……”

  时宴站在她身后,握着手机,突然产生了一股想掉头就走的冲动。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