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_错撩
笔趣阁 > 错撩 > 第五十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五十章

  经此一役,郑书意终于能全心全意看电影了。

  不过此时电影已经过半,郑书意这时候开始看,有些衔接不上剧情。

  她往时宴那边靠了靠,问道:“男女主还没在一起吗?”

  时宴看着屏幕,平静地说:“这不是男主角。”

  “啊?真的假的?”郑书意连爆米花都顾不上吃了。

  这电影名字不是叫做么,那女主角这跟谁亲亲抱抱呢。

  而且目前电影里就这个男的戏份最多,他不是男主角谁是?

  然而最后二十分钟,导演像是经费不足一样飞速拉进度,在十场戏内完成了前男友为了事业放弃了女主,随后女主立刻投入别的男人怀抱并且迅速准备结婚的剧情,看得观众一愣一愣的,甚至都忘了骂娘。

  看着进度条已经撑不住了,郑书意忍不住开始碎碎念,“啊?合着男主角就最后二十分钟的戏份?”

  时宴侧头,淡淡看了她一眼,没说话。

  到最后,女主角将请帖亲手送到曾经深爱多年的男人面前,气得他手一抖,把写了几十万行的代码全部暴力摧毁时,郑书意抱着爆米花,被这剧情震得眼睛都忘了眨。

  “这个女主角这么狠的吗?”

  冷不丁,耳边响起时宴的声音。

  “专挑他事业上升关键时期的时候送请帖,是挺狠。”

  郑书意点点头。

  “嗯嗯。”

  时宴:“应该缓一缓。”

  郑书意:“对啊。”

  时宴:“满月酒的时候再请他。”

  郑书意:“……”

  她往嘴里塞了两颗爆米花,乖乖闭上了嘴。

  怎么感觉,刚刚时宴在指桑骂槐呢。

  郑书意越想越觉得时宴有这个意思,于是在电影落幕的时候,突然说道:“但是我觉得呢,女人不狠就不稳。”

  她和时宴一同起身,跟着他走出去:“是吧?”

  话音刚落,郑书意不知脚底下是踩到了什么东西,突然崴了一下。

  电光火石间,时宴一把扶住她。

  郑书意:“……”

  四目相对的时候,她有预感,时宴可能又要阴阳怪气了。

  可是时宴就这么看着她,突然笑了笑,然后松了手,转身往出口走去。

  莫名其妙。

  郑书意抱着自己没吃完的爆米花,走了出去。

  整个影厅的观众在同一时间涌出,喧闹人声中,百分之八十的人都在辱骂这个神转折剧情。

  谁能想到听着这么美好的名字,竟然是这样的剧情。

  郑书意不懂,时宴的秘书为什么会选一部这样的片子,是不是平时被时宴压迫久了,寻机报复他。

  其实秘书也无辜,她想着情人节档期嘛,上映的自然都是美好的爱情片,何况这名字听起来就圆满,而且朋友圈还有很多人推荐,说“情人节大家一定要带上爱人去看哦!推荐推荐!”

  经过卫生间,里面拍了不少人,郑书意虽然没喝水,但却想进去补个妆。

  于是她把爆米花塞给时宴。

  “帮我拿一下,我去上个厕所。”

  转身的那一刹那,时宴看见一条亮晶晶的东西从郑书意脖子上滑落。

  然而人已经小跑着奔向卫生间了。

  时宴蹲下,将那条项链捡了起来。

  fiona和她的朋友出来时,便见时宴站在电梯间的窗边。

  他一个人,但手里拿着半桶属于女生的爆米花。

  这看起来格格不入,却似乎又是人之常情。

  fiona跟朋友打了个招呼,然后径直走向时宴。

  “时先生。”

  时宴看过来,微微颔首。

  fiona靠到窗边,环顾四周,自顾自说道:“我听关济说你有一个只比你小几岁的外甥女。”

  她观察着时宴的神色,以极其轻松的语气来掩饰话里的试探,“刚刚那个是你的外甥女吗?很漂亮呀。”

  “她不是我外甥女。”

  时宴说这话的时候,没什么情绪,也不带任何温度。

  fiona嘴角微微翘起。

  然而她正要继续说话时,却听到时宴又补充了一句:“不过确实挺漂亮。”

  “……”

  fiona抿着唇,垂眼调整了一下情绪,又笑着说:“对了,我预订了晚餐,要一起去吗?”

  “不用了。”

  时宴抬头,视线越过fiona的头顶,“她比较怕生。”

  话音落下的同时,fiona好像听见了郑书意的声音。

  她一回头,看见郑书意和一对中年夫妻并肩走过来,同时还在热络的聊天。

  郑书意:“对对对,这电影简直骗人,情人节上映这个,导演是在报复社会吧?”

  女人:“你不知道吧,我看过八卦,好像说这个本来就是情人节甜蜜档的,结果男主角好像快拍完的时候得罪了投资方,然后突然就变男二了。”

  郑书意:“啊??还能这样???”

  fiona:“……”好一个怕生的女人。

  司机在电影院楼下等着。

  见时宴和郑书意出来,立刻下来帮他们打开车门。

  然而时宴刚迈腿要上车,却感觉后面的人没了动静。

  他回头,看见郑书意站在原地不动,抱着她那半桶宝贝爆米花,脚尖碾着地面,努力装出一副扭捏羞涩的样子。

  “今天天气好好哦。”

  时宴没有收回已经跨上车的腿,“你又想干什么?”

  郑书意:“我不想坐车,你陪我走一会儿嘛。”

  雨后放晴的傍晚,霞光万道,天边奇光异彩,艳色耀目,遥遥投到行人身上,却温柔得像暖黄的薄纱。

  时宴看着郑书意,神色难辨。

  郑书意理直气壮地说:“都一起看电影了,再一起散个步怎么了?服务要全套。”

  “服务?”

  时宴眉梢微抬,手撑在车门上,就是没有要过来的意思,“我服务你?”

  郑书意觉得自己好像确实有点理不直气不状。

  “也不是那个意思……”

  “谁在挣表现?”时宴终于走了过来,“我吗?”

  郑书意:“……”

  “上车上车!”她甩手往前走,“反正我穿着高跟鞋也不是很想走。”

  和时宴擦肩而过时,却被他拽了回来。

  刚刚站定,时宴凝视她片刻,双手随即穿过她的头发,顺着她的脖子绕到后面。

  这一刻的突然亲近,惊得郑书意心头猛跳。

  几乎是条件反射般的反应,她立刻屏住呼吸,闭上了双眼。

  心里却在想,刚刚那一幕是美到他了吗?

  但、但是,这大庭广众的,这么拥吻不太好吧。

  路边还有好多小学生,被看到了会带坏小孩子吧。

  还有那么多高龄的大妈大爷在散步,他们会觉得辣眼睛吧。

  唉。

  有时候男人情不自禁的侵略性真令人发愁。

  郑书意给自己做好了当众接吻的心理建设,却半天没等到吻落下来。

  反而是脖子后面的头发被时宴撩了一下,随后,他松开手,垂眼看着郑书意。

  “你在干什么?”

  郑书意倏地睁开眼睛,看见时宴正经的表情,同时感觉到自己脖子上多了一条冰凉的东西。

  “……”

  她僵着嘴角,笑了笑,“没什么,呼吸一下雨后清新的空气。”

  “……”

  时宴显然没相信她的胡扯,弯下腰来,凑近了些。

  “以为我要吻你?”

  他今天是从办公室出来的,衣着严肃正经,偏偏语气却很轻佻。

  郑书意梗着脖子,心想反正她在时宴眼里也不算什么正经人了,便理直气壮地说:“对啊,怎么了?”

  时宴目光未动,语气却突然变得有些凉:“我没有在大庭广众下接吻的习惯。”

  他直勾勾地看着郑书意,心里那股让他烦躁的念头正在无声地横冲直撞。

  怎么,以前跟那个前男友经常这样?

  然而郑书意并没有抓住时宴想表达的意思。

  她突然笑了笑,还两眼放光:“那不是大庭广众就可以?”

  时宴:“……”

  满怀的嫉妒突然被她这个笑揉得碎在胸腔中,很难再聚集。

  可时宴又没那么甘心。

  只不过,他连发作的资格都没有,只能任由其变成一种难以名状的情绪。

  树影斑驳,把时宴嘴角的那一抹笑晃得很虚。

  “那你刚刚不跟我上车?”

  郑书意:“……哎呀!!!”

  “你早说啊!”她笑眯眯地拉住时宴的手臂,作势要往车上走。

  只是她动作很轻,根本没有使劲,被时宴轻轻一拽,就回到了原地。

  时宴:“安分点。”

  郑书意规规矩矩地收了手。

  她当然没有把时宴的话当真,还没傻到那份儿上。

  暮色冥冥,喧闹的街道熙熙攘攘,时宴手里拿着那半桶爆米花,显得身上多了几分烟火气。

  他配合着郑书意的脚步,走得极慢,一步步踩在石板路上,把时间的流逝放慢了几分。

  “你明天跟秦时月去看画展?”

  他冷不丁开口,郑书意“啊”了一声,“你知道还问我,想干嘛,想一起去啊?”

  时宴没理她,自顾自地说:“你看起来不像是喜欢艺术品的人……”

  郑书意突然打断他:“我看起来怎么就不像了?我看起来很粗俗吗?很没有品位吗?”

  时宴无语地侧头看着郑书意,她还不依不饶了:“你今天非得给我说出个一二三来,什么意思啊你?”

  然而时宴还是没接她的话,“秦时月虽然学的是艺术鉴赏,但她肚子里有几分墨水我很清楚。”

  “所以。”

  他顿了下,声音漫不经心地,但话里的意思很明显,“你们两个想偷偷摸摸干什么?”

  郑书意被他问得有些心虚。

  又不能直接跟他说你外甥女要追男人。

  时宴这个男人怎么就不能神经大条一点儿,为什么连这种事情都能猜出来。

  “那你自己去问你外甥女。”郑书意声音小了许多,无处不透露着底气不足,“我又没有她跟你亲近。”

  时宴轻声道:“你们还有秘密了。”

  郑书意沉默了一会儿,突然不想瞒着他了,于是说:“其实是小月她想认识一个我的朋友,所以叫我帮忙约一下。”

  “嗯?”时宴随意地问,“哪个朋友?”

  “一个……就……”

  郑书意面露纠结,不知道怎么跟他说。

  一个相亲认识的朋友?

  时宴感觉到她的犹豫,垂眼打量她:“男的?”

  郑书意:“……”

  她点了点头。

  时宴掀了掀眼,神情逐渐严肃,“跟你相亲那个朋友?”

  郑书意:“……”

  “什么相亲不相亲的。”郑书意说,“你不要说得那么俗气。”

  时宴似乎被她逗笑,点着头,嘴角弯了弯。

  “嗯,我俗气。”

  郑书意瞄了他一眼,感觉好像有点不开心。

  又嘀咕道:“还小气。”

  “我小气?”

  时宴突然停下脚步,看着郑书意,话已经到了嗓子眼了,却没舍得说出来。

  他若是小气,她现在还能好好地站在他面前?

  这要是换做他身边另一个朋友,比如关济,这样一个好脾气的男人,若是被一个冷不丁冒出来的女人当做报复前男友的工具来利用,他不一定会下狠手做什么,但老死不相往来也是肯定的。

  时宴就这么沉沉地看着郑书意。

  看得郑书意发怵了,连忙改了口,“没有,你最大气了,所以明天你要不要一起去?”

  时宴:“不去。”

  郑书意:“……不去看看你外甥女看上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啊?”

  时宴恢复了慢悠悠的步调,不急不缓地说:“被你看上去相亲的男人,能差到哪里去。”

  郑书意被他这话说得甜滋滋的,又有点想翻白眼。

  怎么自夸还带拐弯抹角的呢。

  等会儿。

  “我什么时候看上他了?”

  时宴笑了笑,没说话。

  郑书意也不跟他计较这个了,扯了扯他的袖子,“那比你大几岁,你也不介意?”

  “我介意什么?”时宴挑了挑眉,“比我大十岁不也是我的晚辈?”

  郑书意:“……”

  好有道理哦。

  幸好时宴真没打算去,不然秦时月可能会气得坐时光机回到正月去剪头发。

  她难得大清早就起来,美容师上门做脸做发型,忙活了这么一阵,要是时宴来了,岂不是百分百限制了她发挥。

  说不定喻游还得以为她有毛病。

  这天是个艳阳天,气温陡升,行人纷纷脱下了冬衣,换上了轻薄的衣服,甚至有小姑娘已经忍不住光腿穿上了短裙。

  秦时月和郑书意到达会展中心时,喻游已经等在门口。

  因为是周末,他穿得随意了些,单穿了一件灰色薄毛衣,正看着门口的展板上的介绍内容。

  在来往的人群中,他微躬着背,专注的神情反而为他添加了几分疏离感,特立于芸芸行人之中。

  秦时月远远地看了一眼,拉着郑书意的袖子,笑吟吟地说:“你看,一心搞学术的气质就是不一样,多斯文啊,就不像我舅舅那种……”

  秦时月感觉郑书意凉凉地看了她一眼。

  她咳了一下,改口说道:“都不像我舅舅……那种……德智体美全面开花。”

  “看你说的。”郑书意拍了拍她的肩膀,“你在这里把他夸上天,他也听不见呀。”

  她带着秦时月走过去时,脚步声引起了喻游的注意力。

  他回过头,朝两人笑了笑,“来了?”

  “你等很久了吗?”

  郑书意问。

  喻游:“刚到。”

  “嗯嗯,那就好。”郑书意指了指秦时月,“这是我朋友秦时月,前天才见过的。”

  秦时月立刻朝喻游挥了挥手,“喻先生,下午好。”

  “你好。”喻游看了眼腕表,朝两人抬了抬下巴,“进去吧。”

  他走在前头,两个女人落后他两步,有了说悄悄话的空间。

  “一会儿你记得把空间留给我发挥啊。”秦时月用气音说,“我专业的。”

  “知道。”

  郑书意比划了一个给嘴封上拉链的动作。

  之后的小半个小时内,郑书意几乎是能不说话就不说话。

  就算秦时月把话题递给她了,也是一句“我外行我不懂的”来糊弄过去。

  非常敬业的女配修养。

  今天会展中心举办的是,核心卖点是以多媒体全息投影技术,将数字复制后的莫奈的近400幅作品,以流动实时影像的形式展现出来。

  由于莫奈是法国最重要的画家之一,又是是印象派代表人物,很多人即便不懂画作,也知道这个名字如雷贯耳。

  一听说有这么一个新鲜的画展,纷纷前往,力求在朋友圈微博留下艺术的痕迹。

  因此,即便整个画展分为八个主题馆,场内依然人满为患,完全不是郑书意想象中的清冷高逼格。

  甚至还有不少人拖家带口来玩,当做看4d电影,到处都有小孩子蹦q的声音。

  幸好莫奈是印象派大家,郑书意虽然品不出其艺术价值,但光看着这些自然的色彩,也是赏心悦目的。

  而另一边,秦时月滔滔不绝地为喻游讲解这些名画。

  郑书意听了一耳朵的“色阶”、“笔触”、“印象主义”,对秦时月有些刮目相看了。

  没想到平时一副只知道吃吃喝喝的样子,肚子里还是有点墨水的。

  三人转向“莫奈的光”主题展馆时,郑书意凑到她耳边说:“可以呀,看不出来你真的有点艺术涵养的。”

  “可以什么呀可以。”秦时月捂着嘴说,“昨晚上睡前看了一会儿百度百科,瞎拼瞎凑的,我都不知道我在说什么。”

  郑书意:“……?”

  看她震惊的样子,秦时月还安慰他:“反正他也跟你一样,被忽悠住就可以了。”

  郑书意:“……”

  好像也挺有道理的。

  比如此刻,秦时月指着那副名扬世界的侃侃而谈的样子,在郑书意看来,还真像那么一回事。

  而喻游也认真地听着,从不打断她,时不时回应她两句。

  不知为什么,郑书意突然有点可怜就这么被忽悠的喻游。

  他现在可能以为自己长了好大好大的见识吧。

  郑书意无奈地笑了笑,跟两人打了个招呼,便朝卫生间走去。

  公共场合的女厕所向来人满为患,郑书意排队的时候突然接到了王美茹的电话。

  她就是打电话过来闲聊的。

  郑书意听她说着生活琐事,思维自然就转到了那边,因此,脑海里一些遥远的记忆突然被勾了起来。

  她愣了一下,急忙找了个借口挂了电话,然后打开百度,搜索到青安大学美术学院院长的百科词条。

  ――然后截图发给秦时月。

  过了一会儿。

  秦时月:这谁?

  郑书意:喻游的妈。

  秦时月:……

  郑书意现在开始可怜秦时月了。

  等她回到展厅,秦时月早已结束了她的“讲解”,面无表情地跟着喻游朝演播厅走去。

  郑书意跟上他们的脚步,凑到秦时月身边,低声安慰她:“没事,虽然他妈妈是美术学院的院长,不代表他就懂艺术。”

  秦时月可怜巴巴地看着她,用嘴型说:“你是在安慰我吗?”

  “不是呀。”郑书意握住她的手,以示鼓励,“你看你爸爸和你舅舅都是搞金融的,你不也一窍不通吗?”

  秦时月:“……”

  谢谢,有被安慰到。

  会展有一环节是播放莫奈的生平纪录片。

  可能很多人对纪录片的直观印象都是枯燥无趣,所以影厅里人很少。

  事实证明,大众的选择是正确的。

  即便画面优美,音乐悦耳,但其平淡如水的节奏和旁边催眠的声音让郑书意几度快睁不开眼睛。

  秦时月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

  她坐在郑书意和喻游的中间,双手抱臂放在胸前,靠着背椅,看起来像是在认真看纪录片,其实好几次都快失去了意识。

  影片进度过半时,影厅里已经只剩下他们三人。

  秦时月悄悄瞄了喻游一眼,心里开始盘算起来。

  有一个美术学院院长妈妈,他必定是在艺术的耳濡目染下长大的。

  特别是莫奈这种闻名世界的大家,他对其作品肯定如数家珍。

  即便这样,他也没有拆除她的胡诌,还陪着来看这么无聊,并且剧情他全都知道的纪录片。

  那应该……

  秦时月想,喻游对她肯定是有好感的吧。

  思及此,秦时月偷笑片刻,完全没了睡意。

  但却渐渐地朝他靠去,装出一副要睡着的样子。

  谁知她的头刚要碰到喻游的肩膀,他却突然朝旁边躲开。

  ――动作自然,却又看不出破绽,像是真的只是换一个姿势坐着而已。

  于是,秦时月差点一头撞在座椅上。

  她僵持着这个动作,瞪大了眼睛。

  卧槽?

  这边细微的动作并没有引起郑书意的注意。

  喻游侧过头,看着秦时月,语气柔和:“怎么了?困了吗?”

  秦时月半晌才回神,“哦,对,有点困了。”

  喻游:“那送你回家?”

  “嗯?就走了吗?”

  郑书意被秦时月拽起来的时候,满脑子雾水,“这才来多久啊?”

  秦时月朝她干笑:“我困了,想回家睡觉。”

  郑书意:“啊?”

  没等秦时月找到机会跟她解释,三人走出会展中心时候,迎面撞上了时宴。

  郑书意:“???”

  秦时月:“???”

  “你不是不来吗?”郑书意很是诧异。

  不是说不来吗,怎么人突然就出现了。

  而秦时月看见时宴,突然有一股莫名的心虚感。

  而且时宴毫不遮掩地打量了一眼喻游,目光里带着一丝难以察觉的骄横感。

  “这位是?”

  喻游迎着时宴的目光,问的却是郑书意。

  时宴看着此情此景,眼神不知不觉有了细微的变化。

  但还没等郑书意开口,秦时月就抢答:“他是书意姐的男朋友。”

  郑书意:“???”

  话已经放出去了,面对郑书意和时宴同时投来的目光,秦时月硬着头皮说下去。

  “来接书意姐的。”

  她就是单纯地感觉到,时宴对喻游似乎没有什么善意,所以她下意识地想撇清关系。

  至于下场。

  以后再说吧。

  因为秦时月的操作,最后跟着时宴上车的只有郑书意。

  时宴解开西装最下面的扣子,同时松了松领结,凉飕飕地问:“玩得开心吗?”

  郑书意:“还行,挺好玩的,我第一次看光画,挺新鲜的。”

  话音落下,郑书意突然感觉到车里的气氛有些微妙。

  连带着,后知后觉发现,似乎时宴一出现的那一刻,对喻游就有些敌意,

  她扭头看着时宴,一点点地朝他挪过去。

  “你该不会是觉得他对我有意思吧?”

  时宴侧头,直视郑书意:“我觉得全世界的男人都对你有意思。”

  明明是咄咄逼人的一句话。

  郑书意听着,却觉得有些诱惑。

  她嘴角慢慢弯了起来,正想说话,前排的司机范磊突然一脚踩了刹车。

  然后车里,缓缓传来范磊的声音。

  “我绝对没有。”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