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_错撩
笔趣阁 > 错撩 > 第四十二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四十二章

  秦时月是个到哪儿都不会亏待自己的人,即便被时宴摔了门,也不会影响她吃酒店特供套房宵夜的心情。

  她喝着白葡萄酒,吃着生蚝,又做过全是spa,所以即便一个人在房间里看电影,也觉得是一种享受。

  可是没有节制的报应总是来得出其不意。

  夜里两三点,秦时月看完电影打算睡了,却感觉胃部一阵隐隐作痛。

  时不时的胃痛也是老毛病了,她没管,喝了点热水就钻进了被窝。

  然而在床上翻来覆去近两个小时后,床单上已经浸了一层湿汗。

  秦时月迷迷糊糊地睁开眼,从枕头底下摸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

  凌晨四点四十五。

  正是黎明前最黑的时候,窗外一点亮光都没有。

  秦时月又强迫自己闭上眼睛,可肠胃却越发难受,疼痛被黑夜放得无限大。

  几分钟后,秦时月强撑着坐了起来,思来想去,还是给时宴打了个电话。

  没想到对方却很快接起。

  “舅舅,你还没睡?”

  时宴没回答她这个问题。

  “你有事?”

  秦时月被折磨得筋疲力尽,也没心思想其他的,虚弱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快要断气一般,“我胃疼……”

  电话那头的男人有些不耐烦地说:“把衣服穿好。”

  秦时月没听清楚:“嗯?什么?”

  “起来穿好衣服,我带你去医院。”

  挂了电话,秦时月刚换好衣服,门铃就响了。

  她捂着肚子走过去开门,见时宴衣衫整齐,但好像穿的还是白天那套,没换过衣服。

  “舅舅,你没睡啊?”

  时宴还是没回答她这个问题,打量了一眼她苍白的脸色,皱了皱眉,说道:“能自己走吗?”

  秦时月耷拉着眼皮点了点头,“还行吧。”

  时宴看着她,叹了口气,转身蹲下。

  “上来。”

  深夜的酒店安静得能听见外面的风声。

  秦时月趴在时宴背上,这个近距离,才闻到时宴身上有淡淡的酒味。

  “舅舅,你喝酒了啊?跟谁啊?”

  时宴没有理她,只感觉到自己的衣服被她紧紧揪着,还一阵阵地抽气。

  都疼得冒冷汗了,秦时月却还在想,她舅舅平时虽然看起来冷冰冰的,但其实并不是一个薄情寡义的人。

  不仅如此,和他亲近的人会知道,他护短起来简直不讲原则。

  站在道德制高点上看,这绝对不是可圈可点的优良品质。

  但对于女人来说,这完全是无法拒绝的特质。

  所以,没有女人能拒绝她的小舅舅,没有!

  “舅舅,你今天问的话是什么意思啊?”

  这时候,秦时月还不忘关心她舅舅的终身大事。

  “没什么。”

  “唉,我跟你说,女人都是口是心非的。”秦时月声音越来越弱,几乎是咬着牙忍住疼痛在说话,“像你这种男人,只要你稍微主动一点,没有女人能抵挡你的魅力的,我别的地方脑子不行,但这方面是很懂的,你再加加油,天下你都有。”

  “闭嘴。”

  “哦……”

  到了医院,值班医生给秦时月检查了一下,并不是什么大问题。

  这段时间春节,大大小小的聚会没断过,光是酒都比平时多喝不少,加上今晚吃了些生蚝,所以这急性胃炎来得也不算意外。

  不过见了医生,知道只是小毛病后,秦时月瞬间就觉得舒服多了,坐上车后还刷了会儿微博。

  在医院折腾了一会儿,出来时,天已经开始蒙蒙亮了。

  新春的树枝在清晨的雾气中冒了嫩芽儿,环卫工人已经拿着扫把开始清扫公路。

  今天应该是个艳阳天。

  秦时月打了哈切,盘算着回去补个觉后,去青安的地标性建筑中心公园逛逛。

  思及此,她便想问问时宴有什么安排。

  一转头,却见他靠在背椅上,闭着双眼,平静得像是睡着了。

  但秦时月知道他没睡,并且心情似乎不太好。

  半夜被折腾进医院,换谁心情都不会好,因此秦时月很有自知之明的闭上了嘴。

  许久,在秦时月也昏昏欲睡时,身旁的人突然开口了。

  “回去收拾一下,我们回家。”

  “啊?”秦时月倏地清醒,“昨天才来呀,怎么就回家了?”

  时宴慢慢睁开眼,摘下眼镜,揉了揉眉骨。

  “你病了。”

  “其实我……”秦时月摸了摸肚子,“还好吧。”

  她这胃炎是老毛病,来得快也去得快,只要吃了药休息一阵儿便能恢复元气。

  可时宴的语气不容置喙。

  一想到回家做不了什么就又要上班了,秦时月脸皱成一团,丧气地看着窗外。

  “唉,感觉几天假期过得好快,回去又要上班了。”

  时宴:“那你不去了。”

  一听时宴那冷冰冰的声音,秦时月立刻否认,“没有没有,我没有不想去,我爱工作,工作使我学到很多东西,使我成长。”

  时宴戴上眼镜,轻笑了声,又刺得秦时月一阵激灵。

  “不想去就别去了,在家养病。”

  他这么一说,秦时月顿时就觉得自己得个胃癌也值得。

  “嗯,舅舅你说得对,我最近身体确实不太好,得好好养养。”

  清晨,王美茹赶早去超市抢了最新鲜的菜,回到家里还不到九点。

  她习惯性去敲郑书意的房间门,里面没动静,便直接推开。

  “太阳都晒到屁股了还不起床!”

  话音落下,却见郑书意抱着腿坐在飘窗上。

  王美茹阴阳怪气一番,“哟,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啦?”

  郑书意披散着头发,回头看了她一眼,低低地“嗯”了一声。

  “怎么了?”王美茹上下打量她几眼,“心情不好?”

  “没有啊。”郑书意朝她挥挥手,“妈你先出去,我要换衣服了。”

  王美茹努努嘴,轻轻带上了门,转头却跟郑肃碎碎念了起来。

  “大过年的,你不去关心关心你女儿?起这么早是要干嘛?中邪了似的。”

  郑肃洗着菜,抱怨道:“人家起晚了你要骂,起早了你也不满意,我看你就是找事,后天等她回江城工作了,你又想的不行。”

  夫妻俩拌嘴的功夫,郑书意从房间出来了。

  今天虽然出了太阳,但却没升温,特别是天刚亮那会儿,路边的绿植还凝了霜。

  郑书意今天难得把头发扎成了马尾,裹着围巾,没怎么化妆,只描了描眉毛。

  她拿上包,直接往大门走去。

  “爸,妈,我今天有事,晚上不用等我吃饭。”

  说完的同时,响起关门声。

  王美茹和郑肃在厨房里愣了一下,面面相觑。

  “看来还真是心情不好。”“我生的我能感觉不到?”

  郑书意打车到了水族馆门口。

  昨晚,当时宴要她尽一下地主之谊时,她第一个想到的地方是中心公园。

  可是转念一想,大冬天的逛什么公园,便提了水族馆。

  没想到这么个地方,时宴居然一口答应了。

  水族馆十点开门,郑书意昨晚和时宴约的也是十点,不过她九点半就到了。

  因为昨天一整夜,她几乎没有过深度睡眠。

  即便经过了一晚上的辗转难眠,她也没想好要怎么面对时宴。

  她不知道秦时月有没有跟时宴说过她的事情。

  如果说了,为什么两人到现在都没有动静。

  如果没说。

  不,迟早有一天还是会说的,毕竟他们才是血浓于水的亲人。

  秦时月和郑书意短暂的交情根本包不住那团火。

  云层散去,金灿灿的阳光洒在水族馆门口的广场上。

  看着好像是春暖花开的日子,其实寒风依然像刀子一般刮得脸生疼。

  不知不觉就快十点了。

  入口处已经来了不少人,有的在排队买票,有的在买路边的小玩意儿,却不见时宴的身影。

  郑书意踮起脚,紧紧盯着入口处。

  远处俨然的小旗帜在风里张牙舞爪,没有一刻地停歇。

  越是临近十点,郑书意心里越是发慌。

  有时候预感来的毫无道理,却又迅速在心里扎根发芽。

  比如此刻,她隐隐觉得时宴不会来了。

  一产生了这个想法,郑书意的心好像突然被揪住,悬在胸口,堵住呼吸的通道。

  她手指无意识地摩挲着袖子,找不到安放之处。

  这样干等的情绪像藤蔓一样在身体里缓缓攀爬,挠得人难受。

  半晌,郑书意转身去小卖部买了两瓶矿泉水,走动了两下,然后继续等着。

  这几分钟的每一秒,都像被慢放了十倍,每一秒,都像是煎熬。

  当广场中心的挂钟指向十点整的那一刻,郑书意突然感觉到一阵下坠感。

  像沉入水里,波浪平和,却没有着力点,只能任由自己一点点下沉。

  广场上放起了欢快的音乐,成群结队的小孩子蹦蹦跳跳地从大门跑进来,带来一阵阵地欢声笑语。

  郑书意盯着挂钟出了一会儿神,呆呆地看着墙面,一个卖花的老太太经过她身旁,不小心撞了她一下。

  郑书意骤然回神,却不知道该干什么一般,左右挪了两步,最后又站回原处。

  又是二十分钟过去。

  像过了二十年一般漫长。

  有好几次,郑书意想拿出手机问问时宴怎么还没来。

  可心虚也好,愧疚也好,她始终没有迈出这一步。

  因为她清清楚楚地知道,时宴绝对不会无缘无故迟到。

  他没来,肯定是有原因的。

  郑书意只是不想承认而已,也不想亲手去戳破这一点。

  过了一会儿,她裹了裹围巾,抱着两瓶矿泉水,站上了卖票窗口旁边的台阶。

  那里视线好,能够将入口处的情况尽收眼底。

  然而在她看不见的广场侧面,一辆车已经停了很久。

  时宴比郑书意到的早。

  原本早上八点多,他和秦时月已经踏上了归途。

  但当车快要开到高速路口时,时宴突然吩咐司机改了道。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来,明明可以一走了之。

  但是真的来了这里,他却找不到一个下车的理由。

  刚到的时候,这里一个人都没有,空旷的广场上偶尔有几张传单被风吹起。

  秦时月放倒了副驾驶的座椅,盖着外套睡得很香。

  时宴静静地坐在车里,直到于阳光下,看见郑书意走了过来。

  隔着几十米的距离,郑书意的马尾在光下轻轻晃悠,她穿着牛仔裤和白球鞋,背着双肩包,像个女大学生,但时宴还是一眼认出了她。

  看着她去机器前取了票,看着她在绿化带旁安静地站着,低着头,双脚时不时踢一下小石子,也看着她好几次拿出手机,最后却又放进包里。

  时宴双手抱在胸前,就这么平静地看着远方的她。

  十一点整,海洋馆里第一个节目开始,场内的欢呼声和音乐声快掀翻了屋顶。

  而这个时候广场上已经没什么人了。

  里面越是热闹,就显得外面越是冷清。

  郑书意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也无法在时宴迟到的一个小时候再自欺欺人。

  两瓶水一口都没喝过,她抱在胸前,慢吞吞地朝出口走去。

  但走出大门的那一刻,她还是没忍住,回头看了一眼广场上的挂钟。

  万一呢。

  那一丝比头发还细的侥幸心理拦住了郑书意的脚步。

  她走到门边,拨通了时宴的电话。

  响了几声后,电话被接通,可是对面的人没有说话,甚至连呼吸声都听不见。

  郑书意也沉默了一会儿。

  这通电话安静到郑书意觉得对面根本就没有人。

  好一会儿,她才小心翼翼地问:“你不来了吗?”

  通话似乎卡顿了片刻。

  紧接着,对方的声音终于响起。

  “我来陪你演戏吗?”

  怀里的矿泉水突然掉地,迅速地滚到路边。

  郑书意呆滞地站在大门口,感觉浑身一下子凉透,连指尖都在轻轻颤抖。

  而她的嗓子像浸泡在酸水里,想说话,却被涩噎的感觉堵在胸口。

  几秒后,她还没来得及说出那声“对不起”,电话里就响起了忙音。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