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 好乖_他的小宝贝太娇气
笔趣阁 > 他的小宝贝太娇气 > 65 好乖
字体:      护眼 关灯

65 好乖

  林画眠感觉到了手腕上冷冰冰的触感,他挣扎了两下,但是却被束缚着动弹不得。

  他想抬头去看,却被江寒按了回来。

  随后灼热的吻落下来,封住了他的声音。

  林画眠身体里还温热稀软,像是一团包着糖浆的柔软的棉花糖。

  咬破了表皮,里面浓郁香甜的夹心就争先恐后的流了出来。

  林画眠承受不住得想挣扎,但是两手被困着,两个手腕都磨得通红了,也无法逃脱。

  他哭着求饶,嗯嗯呜呜的嗓音软乎乎的在江寒耳边磨。

  他眼泪汹涌,把理智都淹没了,眼前也逐渐变得眩晕起来。

  “不,不要了……江先生……呜呜……”

  “我,我……不行……不要了嗯唔……”

  但这么娇软的嗓音只会让江寒更加克制不住的变本加厉。

  “江,江先生……江先生……”林画眠哭着喊。

  一片白光闪过脑海的时候,他颤抖着嗓音,毫无意识的尖叫出声。

  “江寒!”

  江寒猛然就顿住了,盯着他的脸,沉着嗓音问,“你叫我什么?”

  林画眠泪眼模糊,胡乱喊着,“江,江先生……江先生呜呜……”

  “不对。”

  林画眠看不清楚江寒的表情,眼眶里含着满满的眼泪。

  他根本不记得自己刚才叫了什么了。

  “我叫你……江先生……”

  江寒有些不耐烦,掐着他的腰。

  “你叫我名字。”

  林画眠摇摇头,“我,我没有……”

  江寒逼迫他,“那现在叫。”

  林画眠被人抛在了半空中似的,不上不下的难受,嗓子也已经喊哑了。

  “叫我名字。”

  林画眠颤着嗓音,软软糯糯的叫了声,“江,江寒。”

  江寒低头,在他唇边亲了亲,“好乖。”

  然后江寒又磨着林画眠,让他叫了好多遍自己的名字。

  唇红齿白的嘴巴,柔柔软软的音调,娇软的舌尖在口中千回百转一般缠绕一圈。

  江寒二字,是阴郁沉冷的寒江。

  但是被软糯的嗓音叫出来,却像是染了蜜的暖流。

  ……

  三天之后,林画眠嗓子彻底哑了,连说话都有些发不出声音来。

  他躺在床上,斜靠在床头,一只手腕还被金属制品铐在床角。

  像是个不能下床的禁脔。

  医生来给他看过了,还给他开了点治嗓子的药,和涂抹的药膏。

  林画眠全程都没看那个医生一眼,像是掉了魂一样的,任人摆弄。

  他实在是没有力气了,只是在安静的发呆。

  在这个小岛的度假别墅里又住了三天了,他就几乎没有怎么下过床。

  江寒像是故意为了惩罚他,在床上对他也比以前更加狠厉,他差点以为自己的小命都要不保了。

  幸而今天江寒终于有事离开了,还让吴佑带了医生过来。

  医生走后,吴佑对林画眠道,“江总今早有事,已经提前离开了。江总让您在这里再好好休息几天,想出去玩玩的话也可以,这座小岛上的风景还是不错的,等您休息好了,我会带您直接坐飞机回海岛别墅。”

  林画眠没说话,慢慢的转头看了眼吴佑,然后轻轻点头表示自己听见了。

  林画眠自己又在这度假别墅里住了几天,身体养的好一些了,嗓子也恢复了。

  吴佑问他想不想去外面玩,林画眠摇摇头。

  他没什么心思玩,早晚都还是要回去那个海岛的,早回去晚回去都一样。

  只是……

  林画眠转头看了眼窗外。

  天很蓝,云很白,大海蔚蓝,风吹树动。

  这座小岛的景色确实很美,不知道清越哥哥还在不在这里。

  两人上次在剧组的杀青宴上遇到,已经过去了好几天。

  韩清越是韩氏的总裁,肯定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忙,不可能会一直呆在这个小岛上的。

  林画眠告诉自己,别抱有什么不切实际的幻想了。

  说不定,他跟韩清越之间的缘分也就到这里了。

  傍晚的时候,吴佑开车来接林画眠,去往直升飞机停驻的地方。

  林画眠从度假别墅里出来,坐上车。

  “您真的不想在多玩几天了吗,这么早回去海岛,江总也不在海岛上的。”

  “嗯,”林画眠靠着车窗外,“回去吧。”

  吴佑从后视镜里看了他一眼,觉得林画眠跟以前有点不一样了似的。

  车子才刚要发动,对面却忽然飞速的驶过来好几辆黑车,直接把他们的车包围住了。

  那几辆车上下来一群人,朝着这边就走了过来,看起来意图不明。

  吴佑脸色一变,立即把车门反锁,掏出手机来就打电话。

  谁知道那群人拿着铁棍一下子就把主驾驶和前面的挡风玻璃都给敲碎了,玻璃渣子四处飞溅。

  林画眠坐在后座,脸色被吓得惨白,一动都不敢动。

  吴佑道,“你呆在这里别出去!”

  说完,吴佑就被人拉下了车。

  吴佑很快就被好几个人围住了,抽不开身。

  林画眠那边的车门也被人拉开了,不过这几人对林画眠倒是动作温柔,只是把他从车上带了下来,一路护送到了路边停着的另一辆车上。

  林画眠被塞进了车里,然后那车就直接扬长而去。

  一群人把林画眠带走了之后,也没有心思再对付吴佑了,迅速的就全部撤退了。

  林画眠惊魂未定的坐在车里,看见车里坐着的人是韩清越之后,惊讶的双眼都瞪大了些。

  “清,清越哥哥?”

  韩清越道,“小眠,是我,没办法,我刚查到你住在哪个别墅里,就得知了你马上就要离开的消息,时间紧急,所以我只能用这种方式才能把你带出来了。你怎么样,刚才是不是被吓到了?”

  林画眠确实是被吓了一跳,但是看见韩清越之后,就已经不害怕了。

  因为他相信清越哥哥不会害他。

  “没,没有的。”

  “那有没有伤到你?”韩清越关切的问道,“我看看。”

  他把林画眠的手拉过来看了看,确认他没受伤。

  干燥温暖的掌心包裹着柔软的小手,林画眠有些不好意思的缩了缩手。

  “清越哥哥,我没事的,”他问道,“你怎么,还在这里?”

  韩清越看着林画眠的眼神充满了心疼,“小眠,你说话……”

  林画眠知道他想问什么,安慰似的笑了笑,“我已经这样,好久了。”

  “怎么回事?你以前讲话很正常的,怎么会变成这样的?”

  “是不小心,摔到头了,医生说,影响到了,语言系统。”

  林画眠抠了抠自己的手指,“不过,我都已经,习惯了的……”

  韩清越张开胳膊,轻轻的抱了林画眠一下。

  “小眠,你一个人,一定受了好多苦吧。”

  林画眠轻轻笑了笑,不想让韩清越太过担心。

  “没有呀,我还有奶奶,陪着我呀。”

  他越是这么故作轻松的语气,就让韩清越更加心疼他几分。

  “对了,清越哥哥,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啊?”

  韩清越居然直接就强行把他带走了,要是被江寒知道了的话,还不知道江寒会发多大的火。

  林画眠想到这里,很是担心起来。

  韩清越安抚他道,“我先带你离开这座小岛,小眠,你不用害怕,有我在,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的。”

  林画眠知道江寒的手段,“清越哥哥,可是,江先生他……”

  韩清越握了握林画眠的手打断他,“小眠,我们已经这么久没见了,你没有别的话要跟我说吗?我们不提别人了,好不好?”

  见林画眠还有些犹豫,韩清越道,“我已经让人调查过了,江寒最近在国外,一时半会回不来,所以你不用害怕,就算是他回来了,也不必怕他,江氏再厉害,也做不到一手遮天。”

  林画眠脸上还有些担忧的神色,但是车子已经开到了机场。

  韩清越带林画眠坐上飞机,离开了那座小岛,直接飞到了A市。

  来到了韩清越住的地方,也是一片高档的别墅区,但是跟江寒住的富丽华贵的别墅区不一样,这里低调的多。

  “小眠,你就先住在我家吧,没有人知道这里,这里很安全。”

  林画眠点点头,跟着韩清越进了别墅内。

  韩清越平常就一个人住在这里,保姆有时候会过来打扫,但是每次打扫完就离开了。

  林画眠被安顿在了韩清越隔壁的客房内。

  “小眠,今天时间不早了,你先好好休息吧,有什么事情我们明天再说。”

  韩清越十分细心的给林画眠准备了衣服和生活用品,并一一的给他摆好了。

  林画眠在刷牙洗漱的时候,韩清越就站在他身后的门边,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面前纤细的背影。

  林画眠太瘦了,弯腰下去的时候,背部弓起来一道柔软的弧度,蝴蝶骨都能透过薄薄的睡衣看到些轮廓。

  韩清越觉得眼前的这一幕很是不真实,这几年来,他不止一次的想过,如果自己没有出国,没有跟林画眠分开,两人之间没有这几年的分别的话,那他们现在会是什么样?

  林画眠已经洗完了脸,脸上湿哒哒的在滴水,他转过头来,见韩清越一直在看着自己,便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

  “清越哥哥,怎么了吗?”

  韩清越回过神来,“没事。”

  他走过来,拿起来旁边架子上的毛巾,抬手,温柔的给林画眠擦脸上的水渍。author_say#打卡区#

  不换攻哈

  给江狗个重新做人的机会吧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