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 你流血了_他的小宝贝太娇气
笔趣阁 > 他的小宝贝太娇气 > 75 你流血了
字体:      护眼 关灯

75 你流血了

  林画眠身子一下子僵住了,黑暗中他瞪圆了眼睛,认真的看着面前的黑影。

  “江,江先生?”

  “嗯。”

  林画眠刚才被吓得扑通扑通乱跳的心算是平静下来一点了,他还以为是什么歹徒闯进来了,差点没被吓死。

  但是时间已经这么晚了,江先生怎么会突然回来的?

  苏菲不是说,江先生今天回了江家,而且会住在那里的吗?

  林画眠小脑袋里正在想着,一只手就忽然撩开了他腰间的衣服,伸了进去。

  林画眠身子一顿,敏感的往后缩了缩。

  江寒在他身上摸了两把,低声问道,“烧退了?”

  林画眠意识到,原来江寒是想摸摸他还有没有在发烧的啊。

  “已,已经,退烧了。”林画眠乖乖回答。

  江寒听了,却没把手伸出来。

  掌心下的皮肤细腻顺滑,像是牛奶一样绵柔,让人爱不释手。

  而且虽然不再发烧了,但还是带着暖暖的温度,让人贪恋的想要汲取更多。

  江寒就那么抱着他,手还放在他衣服里,低头轻轻闻了闻他身上的味道,有一股清清淡淡的药味,闻了能稳定心神一样。

  林画眠像是只小猫一样被人抱着吸,也不反抗,只会露出来软乎乎的肚皮,任由主人摸摸他亲亲他。

  江寒抱着他站起来,走到一边把灯打开了。

  林画眠被突然的灯光刺激的睁不开眼睛,轻哼一声把脸埋在了江寒肩上,挡住灯光。

  江寒抱着他往上托了托,走到了床边把他放下。

  林画眠已经能够适应灯光了,抬起头来仰视着站在身前的人。

  江寒也垂眸看着他,眸色深沉看不见底。

  林画眠却忽然看到了江寒额角的伤,还有些血迹都已经干涸在上面了,一看就是没有人处理过。

  他小声的惊讶道,“江先生,你,你流血了!”

  江寒还是看着他,没说话。

  林画眠从床上站起来,差不多能跟江寒一样高,这样就能够看得清楚江寒额角的伤口了。

  好像是被什么东西磕到了,划破了皮。

  看着就很疼。

  林画眠无意识的伸出手去,眼神中似乎能感受到疼痛一样,想要伸手碰一碰江寒的额角。

  但是在离得江寒还有一厘米的距离时,林画眠的手一下子停了下来。

  他意识到自己居然在关心江寒的伤口,一下子有点没反应过来自己这是在干什么。

  他刚要把手缩回来,却被江寒一下子握住了手指,然后抓着碰了碰自己的额角。

  林画眠皱了皱眉,轻声问道,“疼吗?”

  江寒看着他的眼睛,沉默不语。

  那双眼睛里分明满是关怀和担忧,但是这小东西却又在竭力的隐藏着什么。

  江寒想要看透他心里到底在瞒着自己什么。

  林画眠被看的不自在起来,耳根都有些红了。

  他突然想到了什么,“对了,苏菲把医药箱,放在楼下了,我,我去拿来……”

  说完林画眠就把自己的手一下子抽出来了,然后跳下床就直接跑出了房门。

  门外还有保镖在守着,一下子就把林画眠拦了下来。

  林画眠回头,求助似的看着江寒。

  江寒挥了挥手,那两个保镖才没有再阻拦。

  林画眠飞快的下了楼,开了客厅的灯,开始在柜子里找起医药箱来。

  他记得苏菲就放在了这里的。

  没一会江寒也跟着下了楼,看到林画眠正半跪在一个柜子前东找西找。

  赤裸的脚就那么踩在冰冷的地板上,刚才林画眠从床上跳下来就逃跑一样的跑走了,连鞋子都没穿。

  江寒走到他身后看着他。

  林画眠终于找到了医药箱,一回头见江寒已经下楼来了,便对他举了举手里的箱子,眉眼弯弯的笑了下。

  “找到啦。”

  他刚要起身,江寒却忽地上前来,伸手把他直接从地上抱了起来。

  林画眠一手提着医药箱,被江寒抱着放在了旁边的桌子上坐着了。

  但是这么一来,江寒还是要比坐在桌子上的林画眠高出来不少,林画眠坐着依旧够不到他的伤口。

  于是江寒俯下身来,一张冷峻的脸也在林画眠面前放大。

  他一手把自己额前的碎发抚到了后面,露出来额角,还有锋利凌厉的眉眼,一眨不眨的直视着林画眠。

  这个姿势再明显不过了,就是在等着林画眠上药了。

  林画眠看着面前人冷冽俊逸的逼人的眉眼,默默的吞咽了一下,然后转移视线,打开了医药箱。

  先拿出来双氧水给伤口消毒,涂抹伤口的过程中伤口会有点痛的。

  但是江寒没什么表情,只是看着林画眠,视线从他的眼睛到唇瓣来回扫视。

  林画眠手里拿着棉签,在小心翼翼的替江寒处理伤口,但是胸腔里的小心脏一直在乱跳个不停。

  要怪就怪江寒,离得自己这么近,还用这么炙热的眼神看着自己,谁能不紧张啊。

  林画眠总算给江寒处理好了伤口,然后想找个创可贴给江寒把伤口贴上的。

  但是医药箱里找来找去,也没找到那种最简单不带图案的创可贴。

  最后林画眠拿出来一个很可爱的印着海绵宝宝的创可贴,举到了江寒面前。

  “江先生,只有,这个了。”

  他说完眼巴巴的看着江寒,看起来很想要给他贴上似的。

  江寒看见这个很丑的黄海棉,就觉得幼稚到家了。

  “不贴。”江寒冷硬道。

  林画眠劝说道,“江先生,不贴的话,伤口,可能会感染的。”

  他眨着一双大眼睛,看起来很是清纯无辜,而且满眼的都是真诚。

  江寒轻叹一口气,没说贴不贴,只是又在林画眠面前低下头来,并且把额前的碎发又用手拢了起来。

  林画眠一笑,手脚麻利的就把海绵宝宝的创可贴给江寒贴上了。

  看着这么卡通这么可爱的创可贴,贴在这么一张又冷又酷,冻死人不偿命的冷峻帅脸上,怎么看怎么不搭,怎么看怎么滑稽。

  林画眠没忍住想笑,但是又不敢在江寒面前笑,便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可是,弯弯的笑眼却显示出来他有多开心。

  江寒看着他的眼睛,一个创可贴就能让他乐得跟个小傻子一样,有那么好笑么。

  放任林画眠笑了一会,江寒才问道,“笑够了?”

  林画眠板着小脸,认真道,“我,我没笑呀,江先生。”

  江寒没跟他在这个问题上争论,又一下子把他从桌子上抱了起来。

  “笑够了回去,继续睡觉。”

  林画眠被江寒抱着往楼上走,卧室门口的两个保镖可是能看到的。

  林画眠轻轻挣扎了一下,“江先生,放我下来吧,我可以,自己走。”

  江寒捏了一下他的小屁股,“别乱动,以后没穿鞋子不准乱跑,再敢发烧就直接把你丢出去。”

  林画眠老实了不敢乱动了,生怕还会被捏屁股。

  但是他又委屈,小声道,“发烧,又不是我想的,还,还不是因为……”

  后面的话他声音更小了,羞耻的不敢说出来。

  江寒没听清楚,问道,“是因为什么?”

  “因,因为……”

  林画眠搂着江寒的脖子,抬起头来看着他,一双眼眸里面水汽盈盈的,像是藏着很多委屈。

  “眠眠说,我在听。”江寒低声道。

  林画眠一咬牙,把杨医生告诉他的话都说出来了。

  “因为……弄,弄在里面,没清理干净的话,就,就会,发烧……”

  话一说完,林画眠立即就把脸藏在了江寒肩膀上,不肯再抬起来了。

  江寒起初还愣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林画眠是在说什么之后,唇角都上扬起来。

  “哦?眠眠说的是什么呢?把什么弄在什么里面?我怎么听不懂。”

  林画眠说出那样的话已经是极限了,江寒居然还要问的这么细致,林画眠恨不得把刚才说的话都再收回来。

  江寒抱着他已经走到了卧室的门口,对那两个保镖道,“你们都下去吧,外面只留两个人守着,其他人都撤了。”

  “是。”

  随后江寒抱着林画眠进了屋内。

  林画眠听见江寒居然把卧室门口监视自己的人都给撤掉了,抬起头来又看了江寒一眼。

  江寒被他的眼神勾的,低头在他红红的唇瓣上亲了下。

  “这几天表现还不错,挺乖。”

  所以才把监视他的保镖数量减少了些。

  把林画眠放到了床上,江寒脱了衣服,转身进了浴室。

  夜已经很深了,林画眠躺在床上心跳如雷,听着浴室里哗啦啦的水声。

  等会要发生的事情他很清楚,但是自己大病初愈,别说江寒不用全力了,就算是只用一半的力,他怕是也要晕过去的。

  可如果不是要做,江寒根本不可能这么晚了还要来这里。

  所以林画眠深呼吸了几口,让自己先有个心理准备。

  浴室的门打开了,江寒带着湿漉漉的热气从里面走出来。

  他只围了个浴巾,头发也湿湿的,额角的那个海绵宝宝创可贴虽然是防水的,但是也已经湿透了。

  却没有被摘下来丢掉。

  江寒走到床边,欺身而上,又急又深的吻住了林画眠。

  林画眠招架不得,做好的准备也很快溃败。author_say#打卡区#

  蹭蹭~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