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第一章_再敢躲一下试试?
笔趣阁 > 再敢躲一下试试? > 第1章 第一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章 第一章

  冬末的天气还带着丝丝寒意。

  冬青丛上还有白皑皑的残雪没化干净。

  凌舜裹紧身上的旧校服,一面哈气一面搓着手,站在办公室门外,等着班主任和教导处做好交接工作。

  校服虽然有些陈旧,但还算厚实,可远处一看,他的身影还是显得单薄,瘦弱的很。

  天还没亮,连路灯都没灭。

  街上来往的只有大货车和油罐车。

  凌舜记得高一那年的时候,也是这么个时间点。

  家里一夜变故,一个人背着双肩书包,凌晨时分站在陌生城市的马路街头,等着警察和殡仪车到来。

  父亲病倒之后,经济来源少了大半不说,花出去的钱更是和流水一样。

  家里原本就不多的存款不到一周就耗的七七八八。

  小城市的房价有限,房子卖了,最多也就换来了在重症监护室多躺了一个多月。

  然而也不过是多苟延残喘了些时日。

  父亲走了之后,当晚,就从单亲家庭变成了父母双亡。一个是病逝,一个是自杀。后者凌舜甚至没敢亲自去看。

  走投无路的时候,母亲当年的好友听闻了这件事,主动要派人把凌舜接了过来,又帮凌舜安排了新学校。

  凌舜听闻之后十分感激,但不敢再多麻烦对方,再三推脱,还是自己用最后的钱,买了车票过来。

  颠簸了二十多个小时,一下火车,就直奔学校。

  这所私立学校在全国都算得上有名。

  凌舜还在小城市就读的时候,就听说过。

  反正是个富二代扎堆的地方。

  等了好一会儿,凌舜才见着一个五十多岁,带着眼镜的男人从教导处走了出来。

  “凌舜是吗?”

  “是。张老师好。”大抵是冻得久了,一时间凌舜的声音都有点哑。

  看着凌舜有些怯懦的样子,班主任叹了口气,“嗯,你的家庭情况之前林女士和我说过了,真是难受了可以单独的来找老师,或者帮你预约学校的心理咨询室。”

  “好,谢谢老师。”凌舜的声音依旧很低。

  “在班上就好好学习,别跟着那群不爱学习的学生混。他们不高考后半辈子也比很多人要舒服得多,和他们学可算毁了。”

  “好。”

  早自习下课的时候,凌舜被班主任带到了班上。

  放眼望去,一半位置是空着的。即便坐了人的,也大多是趴在桌子上睡觉的。

  凌舜被张老师领到了后面几排。

  只见桌子上趴着的男生正在睡觉,羽绒服直接盖过头顶,只露出来了一截儿头发尖儿。

  “江殊,把你的东西收拾一下,给新同桌腾个地方。”

  趴在桌子上的男生没有反应。

  “江殊!”张老师的声音又大了一些。

  “江哥,江哥,班主任叫你呢。”后面的男生小声提醒了一句。

  依旧是没反应。

  凌舜伸出手,小心在对方肩头敲了一下,“同学,能不能请你稍微——”

  话没说完,桌子上趴着的男生“腾——”的一下坐直。

  深邃的目光一直徘徊在凌舜身上。

  先是打量了一圈儿这身寒酸的行头。

  最后才停留在干净的面容上。

  威慑力极强的目光像是舔舐一样,让凌舜有点不太舒服。

  “啧。”看完之后,发出了一声不耐烦的声音,拿起了放在旁边座位上的书包,身子一侧,给凌舜腾了位子。

  凌舜小心翼翼的坐进去,贴着墙把书包放好,按照课表拿出课本。

  第一节是语文课

  凌舜扫了一眼,发现班上的人还是零零散散的空缺了不少。

  低头,发现新同桌已经又一次栽回去睡了,压根没理会讲台上的老师。

  “同学,你叫什么名字?”课上到一半,凌舜感觉到背后有人拍了拍他。

  转身,发现是名高高壮壮的男生。

  没穿校服,染了一头黄毛。

  和这种学生说话,凌舜一直有点儿发怵,只敢低声答道:“凌舜。”

  “刚才没被打算你运气好。江哥睡觉的时候,谁都不敢动他。”

  “他脾气很差吗?”凌舜有些不解。

  黄毛兄弟听到这个问题,像是听到了什么有意思的事情一样,笑的十分夸张。

  “小兄弟,你去问问别人,高二五班江哥在学校里的名声。”

  凌舜刚想问点什么。

  只听见讲台上的语文老师突然吼道,“李泽,再和新同学说一句话出去站着!”

  凌舜赶忙把头转了回来,专心看着课本上的东西。

  一节课很快就过去了。

  第一节课下课之后,很多学生才陆陆续续走进来。

  大部分都没穿校服,甚至还有几个姑娘穿的和外面的天气极为不符的。光着腿穿着裙子,刷着手机大摇大摆的进了班。

  对于这种私立学校的校风凌舜之前也有所耳闻,但到底是第一次见。

  因为考虑到住校生,周五下午是没有课的。

  上午最后一节课打铃之后,凌舜就开始收拾东西。

  收拾完之后,教室里的人已经走了一大半,凌舜才打开已经不怎么灵光的直板按键手机。

  打开未读短信,看见是林阿姨发来的。

  说会有司机来接他,并且附了车牌号和司机的手机号,方便凌舜寻找。

  凌舜关上手机,看见同桌还在睡。

  才鼓起勇气问了一句,“同学,能不能让一下,让我出去?”

  “……”

  “放学了,你…要不要起来,回家再睡?”凌舜见对方没反应,出于刚才后桌的话,又不太敢伸手去推醒。

  横竖前排的人已经走了。

  凌舜想了想,决定踩着自己的桌子跳过去,绕过这尊大佛。

  双脚站上桌子的时候,准备向下跳的时候,凌舜感觉到背后书包好像挂到了什么。

  还没来得及反应,整个人直接被反作用力向后拽去。

  失重感传来的时候,凌舜疯狂试图抓住什么稳住平衡。

  几乎是瞬间,背后有一只手拽了他一下。

  背后撞上的不是坚硬的书桌。

  而是被接了满怀,但手肘还是不可避免的磕了一下。

  疼……

  疼痛之余,对方在教室里穿的衣服并不厚。

  这么接触,能清晰的感觉到背后传来的灼热体温,和有力的肌肉。

  耳畔的呼吸都清晰的很。

  凌舜意识到这个姿势有些过分暧昧。

  班上剩下没走的人,目光基本都在他们两个人身上。

  赶忙从对方身上爬了起来,一时间有些恼怒的吼道,“你拽我干什么?”

  “不是你自己主动要往我怀里钻的?”声音轻浮,带着几分痞气。甚至带着几分挑衅的意味,“这么多同学看着,想耍赖?”

  周围的同学有的没忍住,笑了两声。

  “……”凌舜咬了咬牙。

  第一天转学,还是受别人的施舍恩赐才有这个机会,凌舜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只要不是特别过分,忍着就行。

  而且对面这个男生,一副不良的样子。

  他也打不过。

  “得了,就是我拽的。”

  “我睡觉的时候是你拍的我吧?就拽你一下怎么了?”他说的理所应当,完全没有悔改的意思。

  “……”

  凌舜不想和他计较,“稍微让个路,让我出去。”

  “不让。”

  凌舜低头,攥紧拳头。

  人生中最不顺,最倒霉的事情都在这个本应美好的年纪发生。

  现在连陌生人也要欺负他。

  “怎么脸红了?是刚才被我抱得太舒服了?”

  话音刚落,班上又是一阵哄笑。

  “让开。”再次开口的时候,凌舜的声音不禁有些颤抖,乍一听像是染了几分哭腔。

  “我说了让你让开。”

  一直不以为然的江殊这才抬起头,“不让你能怎么的?话说,你个大老爷们怎么还哭上了?就拽了你一下而已,你哭——”

  凌舜这次没有给他说完的机会。

  二话不说抽.出书包侧面的水杯,拧开盖子,从他头上倒了下去。

  “事不过三。”凌舜开口的声音渐渐恢复平静,但手还是有些颤抖。

  几乎是瞬间,就直接被拽着领子按在墙上。

  只见对方挥舞着拳头。

  “我□□——”

  这一拳还没砸下来,凌舜就听见教室外面传来一个急匆匆的声音。

  “江哥,二班昨天那个崽子找你。”

  “说你碰他女朋友了,要和你算账!”

  江殊话没说完,就听见门口有人吼道,一抬头,李泽的一头黄毛正在门口晃悠。

  “啧。”江殊有些不耐烦收了拳头。

  “江哥你身上怎么湿透了……”

  江殊瞥了一眼还在墙上贴着的凌舜。

  “下周一再收拾你,建议你提前穿厚点。”

  说完之后,转头又对门口站着的黄毛吼道,“让二班的那崽子等着。上次没给他收拾得劲还是怎么回事儿?”

  浇完对方之后,凌舜发现他整个人都是抖得。

  刚才那一下是爽快……

  可周一怎么办。

  尤其外面天寒地冻的,一身湿透出去,多半会生病。

  看对方的穿着,想必家境应该不错,万一对方父母闹到学校……

  凌舜从小到大没打过架,脾气一直温和的很。

  刚才那一下,是这么多日以来接二连三的情绪爆发的结果。

  走出校园,找到手机上的车牌的时候,凌舜心里还是十分忐忑。

  看着车进入铁门,最终缓缓停在一栋小楼前的时候,凌舜和司机道了声谢,才拉开车门。

  敲门后等了一会儿,凌舜才听见有人过来给他开门。

  进门之后,温暖的气息扑面而来。

  凌舜看了一圈儿周围的环境。

  每一处都装修的无比精致,比父母走后,暂时栖身的湿冷出租屋不知道要好了多少倍。

  “凌舜,快进来!”

  远处正厅的沙发上,传来妇人的声音。

  凌舜快步走近,走到沙发前的时候,看见地上雪白的地毯,又看了看鞋上的泥泞,步伐戛然而止。

  “快来阿姨身边坐。”林阿姨看出了他的顾虑,又补充道,“地毯脏了没事,待会儿打扫一下就行。”

  凌舜这才走上前,小心翼翼的坐在她身边。

  “林阿姨好。”凌舜低声问候道。

  “哎,乖孩子。”

  凌舜没来得及反应,就被对方一把揽入怀中。

  “你妈妈的事情我最近才听说。要是早点听说,肯定早就把你接过来了。”“和你妈妈认识二十多年了,当初毕业的时候因为一点儿事儿闹得不愉快,以为她这么多年应该家庭美满……”

  “唉,不说了。”

  凌舜乖乖的听着,也没敢开口接话。

  过了好一会儿,才被放开,得以自由呼吸。

  “以后把这儿当家就行,想要什么和阿姨说。待会儿把衣服尺码发过来,这么冷的天,穿这么点儿生病了怎么办?”

  “对了,之前和你说过,我有个儿子比你小些,也在这个学校读高二。特让人头疼,天天打架,你这么乖,可别跟他学。”

  “知道了。”凌舜回答的声音还是很小。

  林阿姨又叹了口气,拿出手机拨了号,过了好一会儿才接通,“你怎么还没回来?今天妈妈怎么和你说的?有事和你交代让你早点回家,我这边赶着回公司开会,你快点儿回来。”

  挂了电话,两个人又聊了一会儿。

  说是聊天,基本全是林阿姨单方面絮絮叨叨着学生年代的和凌舜妈妈的事情。

  凌舜唯一做的就是时不时“嗯”两声。

  过了好一会儿,门口突然传来一声巨响。

  紧接着一个穿着黑色羽绒服,头发冻成冰溜子的少年闯了进来,“妈我回来了。”

  “是不是又打架了?怎么身上湿透了?”

  “掉河里了。这不,身上还有伤呢,河边石头碰的。”少年说完之后,指了指身上的新伤。

  凌舜抬头,整个人顿时像石化了一样。

  “小殊,之前和你说过的凌舜哥哥。”“快打个招呼。”

  四目相对的时候,凌舜的呼吸都快静止了,赶忙低头回避。

  凌舜正以为对方会一拳头呼过来的时候,却不料对面的少年突然一笑,两颗小虎牙显得十分可爱,乖巧的道了一句,“凌舜哥哥好,我叫江殊。”

  “你,你好。”

  “时间不早了,妈妈回去工作了。你带哥哥在家里转一圈儿,好好照顾哥哥。”

  “好,妈妈放心。”江殊说完之后,低头看了一眼沙发里坐着少年。

  纤细,白皙,整个人因为惊吓,有些僵硬。

  像是发现了什么特别有意思的事情一样,突然又对着凌舜笑了一下,“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哥哥。”

  凌舜听见最后一声“哥哥”,对方特意咬重了字音。

  听着林阿姨离开,门落锁的声音,凌舜才敢重新抬起头。

  只见着对方依旧笑嘻嘻的,绕过沙发,踩上地毯,缓缓地向他凑近。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