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第十一章_再敢躲一下试试?
笔趣阁 > 再敢躲一下试试? > 第11章 第十一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1章 第十一章

  “好,好。”

  凌舜一时间脑子都是炸的,半天才回过神来。

  然而低头的时候。

  凌舜还是紧张的吞咽了一下。

  做了很久的心理准备,凌舜还是闭上眼睛,扶了对方一把。

  皮肤的触感……

  凌舜努力克制飘忽不定的触感。

  但越是克制,越是萌发的厉害。

  青春期的少年。

  性子再是腼腆,但内心的躁动一分都不会少。

  表现的隐忍,只会越积越多。

  紧接着,凌舜听见清晰的流水声。

  淅淅沥沥的,但却是让人根本无法忽略。

  尤其是浴室这种密闭空间,一点点声音都会被无限放大。

  凌舜甚至不敢睁眼去看。

  不到一分钟,但时间却是漫长的仿佛过了一个世纪。

  声音停止的时候,凌舜才颤颤巍巍的松开了手,打开一旁的水龙头,洗了手。

  “能再帮我拿一下换洗的贴身衣物吗?在床头柜的抽屉里。”江殊又请求了一句。

  凌舜巴不得先出去缓缓再重新进来,扶他回去。

  几乎是迫不及待的夺门而出。

  走出洗手间的时候,凌舜才深吸了一口气了。

  太糟糕了,凌舜是说他自己。

  停了好久,凌舜才平稳住心跳,打开抽屉,开始找东西。

  把换洗衣物拿回洗手间的时候,凌舜依旧是低着头,一言不发的给江殊换上。

  “室内这么热,穿着外套干什么。”江殊建议道。

  “不是很热。”外套是长款,能掩饰一部分尴尬。

  凌舜甚至不敢抬头看对方的眼睛。

  整理好衣服,走出洗手间的时候,凌舜已经是满身大汗。

  还好冬天的衣物稍微厚实些,即便有异常,也不至于被一眼看穿。

  扶着江殊从洗手间里出来的时候,凌舜尽可能偏着头。

  以此避免受到对方呼吸的影响。

  把江殊安置在床上之后,凌舜才松了口气。

  刚准备转身出去,就被拽着了,“去哪儿?”

  “我出去转转,买点吃的。你也饿了吧,要我给你带什么吗?”

  “别出去转悠。要么在这儿歇着,要么回去歇着。要买什么待会儿让李泽他们带过来就行。”

  凌舜见他不松手,又开始别的借口,“我去找医生拿止痛药。”

  “难受就别乱动了,待会儿让护士送过来就行。”

  “……”江殊的手倒是勉强能动,刀伤都在胳膊上。

  凌舜其实稍微使劲儿,就能夺回胳膊的自主权。

  “我去趟洗手间。”凌舜深吸了一口气,找了最后一个借口。

  感觉到对方松手了。

  凌舜才迫不及待冲出病房,跑进了走廊尽头的公共洗手间,直接关上了门。

  呼吸还有点急促。

  满脑子都是失控的画面。

  凌舜坐在马桶盖上,自暴自弃的砸了一下脸。

  但刚才扶着江殊的时候,的的确确是……

  惊恐和罪恶,还有那种…像是细微电流穿过全身的感觉。

  凌舜又坐了一会儿,才出去洗了把脸,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

  凌舜打算回去和江殊打个招呼,先回去再说。

  反正不能再在对方身边待下去了。

  拖着身躯回去的时候,凌舜推开病房门,发现江殊那两个好哥们儿都在房间里坐着。

  还有个不认识的女孩儿。

  虽然妆很浓,穿着成熟,但还是能看得出来,年纪不大。

  四个人支起来了张小桌子,正吃着刚从外面买回来的食物。

  除了江殊,三个人都戴着手套拨着小龙虾,吃着烤串喝着可乐,只有江殊一个人可怜巴巴的拿吸管喝着咸粥,偶尔被喂一口少撒料的烤青菜解解馋。

  “……”凌舜见到江殊的这些朋友,难免有些发怵。

  尤其是按个大高个儿许海,那天拽他帽子的力度,足够让凌舜退避三舍。

  “哟,你也来看江哥?”黄毛李泽见着是凌舜,搂着女朋友的手都僵了,“江哥,看来你这同桌还…还…还挺有个性的。”

  “我……”凌舜估摸着他们并不知道江殊这身伤是怎么来的。

  “你们先出去,让我和凌舜说两句话。”

  “让我们出去?江哥你有没有搞错?”

  转学生第一天半瓶水浇江殊头上的事儿大家都记得。

  “不用,我正好要走了。”凌舜原本也没打算多待,说完之后,转身就往病房外面走。

  “喂,凌舜!”江殊急躁的有点儿想从病床上扑腾起来。

  看着门关上之后,江殊转头看向许海,“肯定是你吓着凌舜了。”

  许海:???

  “肯定是你上次威胁他,要不然凌舜怎么见了你们几个就走?”

  “……”

  “……”

  “凌舜没手机,万一走丢了怎么办?”

  许海和李泽两个人面面相觑了一阵儿,最终李泽才开口说道,“不是,您…您今天没事儿吧?是不是发烧了?”

  “以前嫂子们生气了甩脸走了你都不追的,凌舜只是你同桌啊?还是新同桌,往你头上浇水的那种……”

  “啧。”江殊明显有些不耐烦。

  “不是江哥?您对他,有点不太一样?”“我爸妈都没这么担心我的。”

  “他是我哥。”江殊实在找不到合适的解释,手指不断的敲着床单,眉头紧蹙。

  “您什么时候认个这么弱鸡的——”

  “不是认得。我妈朋友的孩子,现在暂住在我家。他敢出个三长两短,我妈得砍了我。”

  李泽绷紧的神经这才放松了点儿。

  “难怪这么上心。我说看他那副样儿,还以为江哥换口味儿了,对他有什么意思。”

  江殊怔了一下,随即暴躁的吼了一声,“滚。”

  “别坐着了,趁他没走远去给他送点钱。那边儿抽屉里有几百现金去送一下。”

  李泽听完之后急匆匆跑了出去。

  然而不过一会儿又跑了回来,“江哥,他好像已经走远了。”

  .

  在医院躺了两天,出门遇见寒风的时候,凌舜打了个哆嗦。

  吃过止痛药之后,头疼好了不少。

  但整个人还是有点发昏。

  尤其冷风一吹,愈发不好受。

  支撑着回到家的时候,凌舜听见厨房里有声音。

  刚想开口打招呼,只听见对方先一步一路小跑出来,“呀!凌舜回来了!”

  “何姨好。”

  “没事儿吧?江殊刚才一直给我打电话问你回来没有,说你没带手机,也没带钱。”

  “看给孩子冻得,赶紧喝点姜汤。”

  凌舜坐在沙发上,接过装着热汤的碗,碰了一口,就把碗放在茶几上。

  “你们两个没事儿吧?小林和我说你们两个都进医院了,具体怎么回事儿也不知道,不严重吧?”

  “江殊稍微严重些。”

  “他就是爱打架,从小都是,唉。”何姨说完之后又看了眼凌舜,“你也是,多吃点儿,不然老受欺负。”“把姜汤喝了来吃饭,给你们煲了汤,待会儿我还得给小殊送去。”

  “谢谢何姨。”

  “赶紧喝,何姨先回厨房看锅。”

  凌舜栽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手虽然洗了很多遍了。

  但还是觉得…有江殊的味道挥之不去。

  凌舜闭上眼睛,把手凑到唇边。

  放纵罪恶思想,就放纵一下。

  刚没嗅两下。

  凌舜就听见沙发旁边的座机响了。

  赶忙爬了起来去接听。

  “喂,您好。”

  “哥哥回家了?”

  “回了。”

  “听你声音…是不是感冒了?”

  “刚才让李泽去追你给你送钱,也没找到你人……是不是走回家的?外面多冷,打个车到门口让门卫帮你付一下也行。”

  “不冷。正好运动运动,没感冒,喝点儿热水睡一觉就好了。”凌舜说完之后似乎想到了什么,“何姨说待会儿去医院给你送饭,你要带什么东西吗?帮你收拾一下。”

  “刚才看见你柜子里没什么换洗衣物,医院的病号服料子很硬,怕你穿不惯。”因为带着鼻音,听起来比平时更加柔和。

  毫无攻击力。

  “让何姨带两套家居服过来就行,还有新的内.裤。对了,我床头柜的抽屉里还有个以前的手机,侧面有点划了,不过不影响使用,我待会儿给那个号充点钱,你先拿着用。”

  “好。”凌舜说完之后,吸了下鼻子。

  凌舜进了江殊的房间,先找到了手机。

  打开之后发现还有电。

  但至于家居服……床上散着很多套,凌舜也分不清哪个是干净的哪个是该洗的。

  这一次直接打开了视频通话。

  江殊很快就接了。

  “你要带哪些?你的东西太多了,分不清哪个是干净的。”

  “哦,左边那件儿灰色的,和右边那套米色的。”

  凌舜把它们拿起来,叠好。

  “和灰色配套的裤子在哪儿?”

  “应该在床上?麻烦哥哥找一下。”

  凌舜一手举着手机,一手翻着江殊的床。

  准备掀开枕头查找的时候,凌舜突然听见对方吼了一声,“别掀开!”

  然而已经晚了。

  凌舜已经掀开了枕头。

  看着枕头下的东西,凌舜明显愣住了。

  是第一天……在江殊房间里换下来的贴身衣物……

  当时江殊骗他已经扔了。

  没想到却是在对方枕头底下发现了它。

  还带着水干了以后的印记,没有洗衣液的味道。

  一时间凌舜跟被当头打了一棍子似的。

  有点儿懵。

  过了很久,才颤颤巍巍的说道,“江殊,我的贴身衣物…为什么会在你的枕头底下?”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