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第十三章_再敢躲一下试试?
笔趣阁 > 再敢躲一下试试? > 第13章 第十三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3章 第十三章

  话音刚落,凌舜听到耳侧传来一声轻笑。

  身贴身的距离,想必身上有一点微妙的变化,对方都能感受的一清二楚。

  凌舜下意识以为自己真的……

  赶忙试图往旁边挪动。

  然而还没移动分毫,肩头扣着的五指,力量加重了不少。

  “我又没说什么,哥哥反应怎么这么大?”

  凌舜:……

  太恶劣了。

  明明江殊对别人都好好的,但就是对他,每次都这样。

  “话说回来,哥哥是遇见什么男人都会这样?还是只有我是特殊的?”

  “别人才不会让我扶着,更不会把我往身上按,也不会收藏衣服…尤其还是知道我是……”凌舜一时间有些气恼,“有反应不是很正常吗?不分人,就和你们看到那些成.人图片和视频里的女性的时候一样。”

  “哥哥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对所有人都会,他并不是特殊的,虽然这个逻辑没有问题。

  江殊莫名感觉有些不爽。

  “我当然知道。还有今天我问他们了,你和别人相处的时候并不会有过多的肢体接触。是不是就觉得欺负我特别有意思?”

  “当然有意思了。”

  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有些欠揍,带着些痞气。

  凌舜咬了咬牙。

  “不过顺便告诉哥哥,‘欺负’这个词,以后别乱用。因为我们一般都指的是……”后半句话,江殊没急着明说,先是暧昧的笑了一下,贴到凌舜耳边。

  才缓缓的吐出了最后一个词。

  脸上的温度瞬间骤升。

  刚才还只是气恼。

  现在更多是羞耻和后悔。

  “是不是哥哥真的想被我‘欺负’两下?”

  “滚!”

  吼完之后,凌舜莫名觉得脸上的温度又烫了几分。

  “放我起来!”

  “骂人怎么都这么软?”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在撒娇。”

  凌舜见说不过他,也顾不得对方身上有伤与否,直接伸手拨开了江殊。

  “疼疼疼疼疼!”

  几乎是同时,江殊震耳欲聋的惨叫在耳边响起。

  凌舜直接滚到地上,才爬了起来。

  “胳膊疼……”

  爬起来之后,凌舜有些警惕的站在离床边好几步远的地方。

  一时间也不知道江殊是真疼还是假疼。

  江殊哼唧了两声,最终还是艰难的抬起手,按了护士铃。

  过了一会儿,护士板着脸进来拆开了纱布。

  缝合过的伤口的确又溢血了。

  凌舜第一次见纱布之下的伤势。

  比想象中的严重。

  “怎么回事儿,不是说了叫你老实一点吗?”

  “玩手机太激动了,不小心动作大了。”江殊一边疼的呲牙一边还有心思笑,“护士姐姐,我什么时候能回家?”

  “再等几天看医生怎么说,我哪儿知道。”

  凌舜有点愧疚。

  最终还是拎着书包,趁护士给江殊处理伤口的时候回学校了。

  在回去的地铁上,凌舜整个人一直有点烦躁。

  如果这种都只算的上是癖.好的冰山一角……

  说实话更不为人知的,凌舜也猜不到。

  反正肯定不会比收藏衣物更恶劣。

  到学校之后,下午第一节课还没打铃。

  凌舜还是吃了止痛药,才把课本拿出来,又把昨天晚上预习好的看了一遍。

  下午的学习效率还算可以。

  最后一节课是班主任的课,快下课的时候才听见班主任说下周四周五月考。

  教室里的人都快走完了,凌舜还在不紧不慢的整理着笔记。

  月考完就是期末。

  今年春节晚,所以这个学期意外的长,很多人已经开始烦躁了。

  回家之后凌舜见没人,但厨房里有饭。便草草吃了饭,回卧室继续处理作业。

  上课的时候凌舜把手机静音,下课也一直没打开。

  快写完作业,才看见江殊给他拨过好几个电话。

  还有的很多条消息。

  凌舜没看完,赶忙回了电话。

  “江殊......”

  “再没音我都准备报警了。”

  “刚才开着静音写作业,不好意思没听见。”

  “你有什么事儿吗?”

  “没事儿,就是太闲了,找你说说话。”

  “我作业没写完。”

  “我又不打扰你,别挂了,洗完再和我说话。”

  江殊说完之后把手机游戏的音量给关了。

  凌舜不好找别的借口。

  只好就这么保持着通话,继续把注意力放回化学作业上。

  屋内很安静。

  但越是安静,电话那头的呼吸声就愈发明显。

  虽然两个人离得很远。

  似乎像是能感受到吐息一样。

  写完作业的时候,不知不觉已经出了一身汗。

  “写完了?”

  “写完了。”

  “今天怎么一转眼就不见了?把我的伤口弄开裂,然后自己转身就跑?”

  “抱歉。”

  凌舜小声道歉。

  “一句抱歉就完了?”江殊故意摆出几分生气的态度。

  “你想…怎么让我道歉?”

  “我最里侧的衣柜里有一套半.裸.的兔耳套装,穿上……”江殊没说完,就反应过来凌舜可能会直接挂电话,“开玩笑开玩笑,我怎么可能会有那种东西。”

  凌舜拿着手机的手默默攥紧。

  “我这周末应该就能回家了。不过上学估计还需要一段时间。”

  “嗯。”凌舜说完之后又想了想,“对了,今天老师说了,下周月考。”

  “没事儿,我交白卷都习惯了。”江殊不以为然的回答道,“对了,哥哥要不然今天晚上睡觉的时候和我保持通话好不好?医院里太无聊了,也没人来陪我。”

  “我去洗澡,先挂断一下。”凌舜没正面回答,直接选择了挂电话。

  冲进浴室,打开水龙头的时候,凌舜才冷静了一些。

  这段时间的躁动...比前十七年加起来的都要多的多。

  凌舜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了。

  洗完澡躺回床上的时候,凌舜才打开手机。

  手机是江殊以前的,很多个人使用痕迹还没清理掉。

  凌舜也没兴趣去看,只是帮他归整到一个收藏夹里,避免无意碰到。

  打开相册,准备看今天拍下来的板书笔记,看看自己还漏了哪儿。

  然而刚一打开相册。

  凌舜整个人差点没直接把手机扔出去。

  各种照片还没有删。

  而且很多都是…自拍。

  也不全是露脸的。

  很多都是只拍身材…而且身上穿的衣服并不多。

  甚至还有更为隐私的。

  凌舜知道擅自翻别人的东西不好。

  但好奇心总归是很难克制住的。

  思量了一会儿,凌舜最终还是点开了一张不算露.骨的。

  能看得见上半身的衬衫已经被汗水浸透了。

  衣料紧紧的贴着肌肉,线条一览无余。

  面相带着少年气,可身躯却是充满力量。

  凌舜不禁吞咽了一下多余的唾液。

  手十分诚实的划了下一章。

  这一张就劲.爆多了。

  只有一件贴身衣物,对着浴室的落地镜子。

  身上挂着水珠。

  以前即便是在晚上,空闲的时候,凌舜也很少会看这种东西。

  躁动虽说不少,但也仅仅停留在躁动的阶段。

  过去就过去了,不需要有突破口。

  可今天…也许是这段时间的压力太大。

  或者是受到的外界刺激太多。

  凌舜的动作停顿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把被子扔在一边儿,顺手打开了点儿窗户。

  又往后划了一张。

  这一张……

  和当初发给付敬峰的还要更为直观。

  凌舜盯着看了很久。

  心里先是生出无尽的罪恶感。

  紧接着,似乎有别的什么情绪,压过了这滔天罪恶。

  反正,不会有人看见。

  也不会有人知道。只要白天伪装好,也不会对江殊带来任何影响。

  凌舜像是说服了自己一样。

  .

  这种事情凌舜很少尝试。

  除了刚步入青春期的时候,有几次为了消耗多余的经历赶紧入睡。

  和认知性向之后的一两次探索之外,其他时候基本就没想过。

  图片又往后翻了两张。

  脑子里的画面也全是和江殊有关。

  不久之前,那个已经忘却的绮.梦,似乎又回忆起来了不少。

  虽然凌舜知道没人会突然进来,房间的隔音效果也很好。

  但还是选择咬住被子。

  生怕有人撞破。

  汗水也已经彻底打湿了鬓发。

  握着手机的手,也有些颤抖。

  正颤抖着手,准备向后划照片的时候。

  屏幕上突然出现视频通话的弹窗。

  虽然脑子的第一反应是挂断,但凌舜的手却是先一步点了同意。

  瞬间,江殊的脸…以视频的方式,又一次出现在屏幕上。

  凌舜:!!!

  正卡在弦上…突然这么一遭。

  惊吓倒是没有。

  反倒是比那些图片更加……

  “哥哥怎么…咬着被子做什么?”江殊面对这幅画面,有些不解。

  听到江殊的声音,凌舜赶忙松了口。

  “没,没什么……”

  声音变了。

  比平时多了几分转音。

  江殊见着凌舜的表情和平时…很不一样。

  心领神会的眯起眼睛。

  “感冒了?”

  江殊又故作不解的关怀了一句。

  “没,没有。”凌舜不敢多说,生怕暴露现在的处境。

  然而颤颤巍巍伸出手,准备去按挂断的按钮的时候,只听见江殊刻意压低了声音。

  比平时更为沙哑,蛊惑人心。

  “哥哥到底在干什么?”

  “我是说,你藏在被子里面的那只手,到底在干什么?”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