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第二十二章_再敢躲一下试试?
笔趣阁 > 再敢躲一下试试? > 第22章 第二十二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2章 第二十二章

  喉结倏地被按住。

  除了吃痛之外,呼吸也变的有些困难。

  “——!”

  凌舜的声音还没发出来。

  就被另外一张手掌直接捂了回去。

  凌舜原本是想说些什么,这么一来,愣是化成了暧昧不明的呜咽声。

  唯一能做的就是摇头,试图摆脱桎梏。

  “哥哥考虑好解释一下了吗?为什么要一声不吭的搬出去?”江殊再三重复道。

  语气已经很不善了。

  随时处于爆.发的边缘。

  凌舜尽可能的透着指缝呼吸。

  偶尔抬眼,无意对视上炽.热的目光,也是瞬间就缩回来。

  太吓人了。

  紧接着,凌舜感觉到停留在喉结上的那只手顿了一下。

  挤开高领的衣服。

  在锁骨的方寸上驻足。

  “我说了,十分钟之内,会让哥哥乖乖开口。”

  锁骨上指腹的触感,倏地变成了指甲划过的感觉。

  不疼,但感觉绝对是清晰的。

  有点像细微的电流,但比那些更具有威慑力。

  “再不好好解释,待会儿就不是这么不痛不痒的了。”

  凌舜虽然猜不透他要做什么。

  但直觉上……预感不好。

  “住在学校,方便一些……”没等锁骨上的那只手再次用力,赶忙回答道,“可以在学校上完晚自习直接休息,回家太远了。”

  因为被捂着嘴,声音有些沉闷。

  听起来比平时更柔和了不少。

  “真的吗?”

  “嗯。”凌舜发出一声闷哼,表示确认。

  紧接着,身前的禁锢解除了。

  但两个人面对面坐着的姿势却是一点都没改变。

  这个距离……

  凌舜倏地想起来,不久之前,半梦半醒之间的吻。

  虽说亦真亦假,但那份触感,一点都忘不了。

  也是先从这种,面对面交换呼吸作为开端的。

  想到这儿,凌舜赶忙别过头去。

  “真不是因为要躲着我?”

  “当然不是!”凌舜尽可能的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笃定一些,“马上要期末考试了…住在学校方便复习一些,住校可以更投入学习,真的。”

  凌舜说完之后,久久不敢抬头。

  生怕对视的瞬间,对方就识破劣拙的谎言。

  沉默了两秒。

  凌舜听见了一声意味不明的长音。

  像是质疑,又像是已经戳穿了。

  “真的不是为了躲你,也不是家里不好,你别多想。”慌乱之中,凌舜又再三解释了一句,“刚从班主任手上拿的表,还没想好怎么和你解释,所以见到你才把它藏起来。”

  凌舜能感到尖锐的目光又舔.舐了一圈儿。

  “不过哥哥这个状态,和别人住集体宿舍…怕是不合适吧?”

  凌舜沉思了一会儿,“我不会给室友带来困扰。”

  “以前在学校也住过校,只要不说,不会有人发现。”

  江殊发出一声不耐烦的声音。

  分明就是感觉到凌舜在疏远他。

  最终,江殊还是把那张表格递了回去。

  “周末还是照常回家,只准在学校住到寒假前。”

  “好。”

  凌舜接过表格,舒了口气。

  等江殊走了好久,他才想起来揽了揽被扯得宽大的领口。

  .

  下午放学回到家的时候,江殊发现隔壁凌舜的房间开着门。

  刚被家政打扫过。

  以前放行李箱的地方,空出来了一块儿。

  很明显,对方趁他回家之前,就已经收拾好东西离开了。

  躲避的意味昭然若揭。

  江殊回到自己的房间,关上门,打开手机顺手拒绝了今天晚上所有的玩乐邀约。

  放下幕布,又打开投影仪。

  这次江殊没再去看以前那些收藏的光碟。

  而是拆开了一盘新的。

  忘了是哪年生日,谁开玩笑送的。

  说是里面没有女主角,但绝对够劲儿,还是托人从外面带回来的。

  江殊一向没心思猎奇,所以一直把这些东西束之高阁。

  又拿出来了收在衣柜里的那些玩具。

  从步入青春期开始,江殊就比同龄人更擅长接受,取悦自我。

  加上常年没人管束。

  接触到和年纪不符的东西,又是青春期,简直是太正常不过。

  影片开始放映。

  布景是在学校的教室。

  男主角…

  身材颀长,带着少年期特有的纤细。

  身上的西装校服已经皱巴巴的了,面色上的霞色也不正常。

  江殊怔了一下。

  有那么瞬间,把男主角的脸,在脑内映.射成了别人的面容。

  也是不久前在教室。

  两个人这般距离。

  无名之火从心底上升。

  江殊从来没体会过这种感觉。

  心理有什么东西,叫嚣着挣脱禁锢,但无论如何都逃不脱某道枷锁。

  无端躁动。

  而且是找不到发.泄口那种。

  最终,江殊还是打开了不久之前,在房间里拍摄的那组写真。

  细细的打量着上面的人。

  轻轻将唇贴上屏幕。

  吻过照片上的每一寸。

  倏地,电影的画面里的声音突然间增高了不少,尖锐的声音像是声卡坏掉了一样。

  手上的手机也甩了出去。

  机械震颤的声音停止了。

  江殊整个人倚在靠垫上,肆意享受着短暂的美妙。

  要是在学校宿舍的话…岂不是,更好吗?

  .

  凌舜收拾完东西,搬到宿舍之后,便这么一直相安无事的住着。

  室友都是喜欢学习的。

  晚上熄灯之后,依旧会用遮光帘,打灯学习,谁都不肯松劲儿。

  以至于一周下来,凌舜和他们连基础的自我介绍都不曾有过。

  更别说别的交情。

  周四下午的时候,凌舜接到宿管的通知,说是让他搬一下宿舍。

  往上搬一层。

  凌舜记得只有这么一层是学校提供的免费宿舍。

  十二人间,带暖气,但只有公共浴室和公共洗手间,加上一个狭小的热水房。

  再往上的层数硬件设施虽然好很多,但费用也是相对的。

  也有偶尔那么一个幸运的,能免费拿到条件好一点的宿舍名额。不过数量不多,就看班主任怎么争取了。

  凌舜再三向宿管确认没弄错之后,才收拾好东西,搬上了楼。

  进门之前,还想着怎么和班主任说声谢谢。

  推开门之后,凌舜找到自己的床位。

  环顾了一圈,发现只有旁边的桌子上,散着几件衣服和一些个人用品。

  其他两个床位都是空着的。

  应该暂时只有一个室友。

  凌舜把东西收拾好之后,才坐在椅子上舒了口气。

  今天如果不搬宿舍,凌舜原本是打算去校外的老城区开个钟.点房洗个澡。

  因为如果去公共浴室,肯定会影响到别人。

  不过新宿舍有独立卫浴,倒是省钱了。

  室内并不冷。

  凌舜把厚重的外套脱了下来,搭在椅子上。

  最后想了想,还是决定把这身脏衣服换在外面,待会儿直接攒进洗衣机。

  脱到最后一件的时候,凌舜才顺手从床.上拽了浴巾。

  还没准备裹在身上,先一步听见门响了一声。

  有人推门进来了。

  凌舜下意识的想穿衣服。

  不过突然意识到这是在新宿舍。

  一惊一乍的反倒容易引起怀疑。

  想到这儿,凌舜还是不紧不慢的裹上浴巾。

  刚想和对方打声招呼,还没开口,就听见一声口哨。

  还伴随着门落锁的声音。

  这声口哨……

  凌舜一时间手上的浴巾都差点吓得直接掉在地上。

  声音太熟悉了。

  “嗯……”

  凌舜抖着手,试图开口确认。

  “我都认不出来了,哥哥?”

  还没开口确认。

  对方先一步招供。

  凌舜整个人瞬间就慌了。

  那刚才一览无余的样子,对方岂不是都看见了?

  而且还看了很久。

  看着他脱下衣服,再不紧不慢的裹上浴巾的全过程……想到这儿,凌舜的双手一时间都无处安放。

  “好几天都不怎么和我说话。怎么,又打算和我生疏了?”

  随着话音落下,凌舜能听得见脚步声,从背后步步逼近。

  不着急,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新宿舍我帮哥哥调的。既然想好好学习,肯定得有个好一点的环境。”

  “还真是麻烦你了……”凌舜一时间头都不敢回。

  怎么会在这种时候遇见。

  这么多天的回避…那点儿莫名悸动原本已经消停的差不多了。

  凌舜现在甚至听得见他的心跳声。

  快到几近猝死。

  “也不怎么麻烦。”江殊顺口回应道,语气里轻佻的笑意怎么都掩饰不住。

  凌舜只觉得呼吸都不太顺畅。

  余光瞥见椅子上搭着的衣服,凌舜顾不得是干净是脏,只当救命稻草,赶忙准备抓过来套回自己身上。

  只是这么伸手盲抓,抓到的并不是刚换下来的衣服。

  而是一只温热,富有肌肉的手臂。

  还能感受到脉搏跳动的那种。

  “哟。”

  被凌舜触碰的尾音还带着些上扬。

  明显有些不怀好意。

  “刚才还说哥哥要和我生疏,没想到这么欢迎——”

  凌舜像是碰到了什么烫手的东西似的,触电一般,急急忙忙的松了手。

  又把身上的浴巾裹严实了一些,头也不回的朝着浴室的方向跑去。

  “话还没说完,哥哥走什么?”

  “我,我先去洗个澡。”

  凌舜说完之后,赶忙拽开了浴室的门。

  钻进去之后,凌舜刚准备关门。

  只见江殊的手已经先一步扒在门框上。

  不仅禁止了他关门的动作。

  且像是要强行挤进浴室来一样。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