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第三十五章_再敢躲一下试试?
笔趣阁 > 再敢躲一下试试? > 第35章 第三十五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5章 第三十五章

  消息发出去之后,果然屏幕就没再亮过。

  过了一会儿,谢宥歌听见他自己的手机响了。

  他不紧不慢的带上耳机,按了接通。

  “诶,先别生气。”谢宥歌先发制人,开口道。

  “谢宥歌。你信不信回去以后我打——”

  “江殊,看在之前初中咱俩一起出去交换的时候,我给你做了半年饭的情谊上,能不能别动不动把打打杀杀的词用在我身上?”

  “滚。我当初要知道你能做出来那么龌龊的事儿,饿死我都不会吃一口。”

  “……吃都吃了那么久了,怎么办?对了,你要不要听听你哥哥的呼吸?”谢宥歌听着江殊沉闷的声音,语气愈发轻快。

  “你们——”

  “没有没有,想什么呢,没有在酒店。”

  谢宥歌说完之后,听着对面似乎送了口气。

  停顿了一下,笑道:“现在在车上。”

  电话另一端直接传来了挂断的声音。

  谢宥歌摘掉耳机,撇了撇嘴。

  余光看了一眼凌舜的手机,又是接连不断的消息。

  .

  到医院的时候,凌舜才感觉到被摇醒了。

  医院的人倒是不多,从挂号到见到医生也快。

  检查过后给凌舜开了药,交代了注意事项。

  凌舜看了一眼时间,已经不早了,估计要是在医院打完,回学校就迟了。

  最后想了想,还是口服药先吃了,针剂只是配了药,准备回校医室,让护士打上。

  从医院出来之后,两个人坐在附近的粥铺里。

  稍微吃了点东西之后,体力才渐渐恢复,“路上堵车,时间不早了,你要不然早点回家?我坐地铁。”

  “得了吧,你这样儿我是真怕你直接倒在半路上。”谢宥歌说完之后也吃了一口面前的蒸笼。

  “我回家的路也得路过学校,顺路的。”

  凌舜这才没说什么,默默喝着眼前的汤羹。

  谢宥歌去洗手间的时候,凌舜才打开手机。

  江殊的消息已经多到爆炸了。

  凌舜点开。

  话的意思基本都差不多。

  少说上百条,上划也划不到头。

  从这些肉麻的话之中,凌舜勉强提炼出来有用的信息是江殊要回来了。

  而且很生气。

  知道他和谢宥歌还有联系。

  凌舜想了想,还是回了一句。

  让江殊不要总是扩写句子,和无限复读,说一遍就看懂了。

  这一次迟迟没有等到江殊回复。

  根据凌舜上面那些话里提炼的信息来推测,可能是在飞机上。

  到学校门口的时候,路灯已经全亮了。

  相互嘱咐过路上小心之后,凌舜才下了车。

  凌舜在校医室里扎完针之后,也没留在那儿,单手举着回了宿舍。

  把吊瓶挂在上铺,人坐在下面的桌子边。

  刚才特意和护士说了了扎左手,就是为了不耽误做事儿。

  虽然是在看书,但注意力明显难以集中。

  比早上的时候好了一点,但身上还是热的难受,整个人也头昏脑涨的。

  输过液之后,凌舜还是躺回了床上。

  也不睡,就这么干躺着。

  不知道躺了多久,凌舜突然听见门口传来脚步声。

  刚想着宿管应该不会大过年的还查寝,开门的声音就先一步响了起来。

  凌舜几乎是条件反射的绷直身体。

  原本想装睡。

  可咳嗽却是不受控制。

  “还没睡?”

  床.下,阔别多日的声音响起的时候,凌舜才死了装睡的心。

  “还没。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早些时候给你发消息的时候,就已经在飞机上了。”

  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凌舜听到对方一步步爬上上铺。

  整个人不禁坐直。

  危机感。

  从江殊进门的时候,就莫名有种怨气。

  前几天的事情凌舜还没忘记。

  现在在同一间房间里待着…凌舜整个人浑身不自在。

  两个人谁都没有先说话。

  就这么沉默着。

  借着月光,凌舜能看见江殊盘腿坐在床铺上。

  目光一直朝他的方向注视。

  “你不睡觉吗?”凌舜被看的浑身不自在。

  “哥哥终于愿意和我说话了?”

  “……”

  “……”

  一时间气氛已经不是一个尴尬说的清楚的了。

  凌舜干脆也从床.上坐了起来,和对面的人就这么干瞪眼。

  这么相对看了不知道多久。

  凌舜才看见脚边多了两个药盒。

  应该是江殊扔过来的。

  凌舜捡起来。

  室内没开灯,凌舜盯了好久,才勉强看清楚是什么。

  一盒是…如果没看错的话,是最常见的避.孕用品。

  凌舜的手僵了一下,又看向另一盒。

  另外一盒是PrEP药物,事前预防艾滋用的。

  “你给我这个干什么?”凌舜抬起头,满脸困惑。

  “我知道你今天和那个人出去了。我没权利过问什么,估摸着以后你们一起出门的时间还多。”

  “你睡着的时候,谢宥歌擅自拿你的手机回我消息了。”

  “那个时候你们在车上——”

  凌舜没说等江殊说完就反应过来对方什么意思,原本就热,一时间气血更是不受控制的往脸上涌。

  一想开口吼人,先一步咳嗽出声。

  干脆直接抄起那两盒药,冲着江殊扔了回去。

  一盒打在了两床之间的隔栏上。

  另一盒直接撞在胸膛上,弹了一下,才掉在床铺上。

  “能不能别把谁都想的那么…”凌舜没说完,意识到他砸到人对方了,后半句硬生生咽了回去改了口,“我的意思是,不是你想的那样。”

  “这种事情宁缺毋滥,我还不至于堕落到那种程度。”

  凌舜说完之后,看着江殊依旧没抬头。

  思考了一会儿,又补充道,“抱歉刚才有点生气,砸到你了。疼不疼?”

  江殊摇了摇头,还是不说话,就是把头垂的更低了。

  过了好久,凌舜才听见对方开口。

  “我还以为,你彻底不愿意和我说话了。”

  “……”谈不上彻底。

  能在这儿念书,还是林阿姨帮了大忙。

  不过至于江殊,的确是有意疏远。

  毕竟不管是不是开玩笑,那句话说出来之后,就不可能再像以前一样相处。

  原本凌舜还能当江殊就是喜欢和别人这么玩闹,是他自己敏/感了,再多困扰也只能忍着。

  “这倒不至于。”凌舜考虑一会儿还是说了出来,“下班学期我大概会申请外宿,自己在外面租房子。和林阿姨已经说过了,想了想,还是和你也说一声。”

  说完之后,凌舜没去看江殊的反应,从枕头下面拿出来药,吞了两颗之后,又一次倒回床上。

  虽然是没看。

  但凌舜大概从动静了大概猜得到对方的脸色。

  绝对不会好看。

  “是不是谢宥歌和你,说什么关于我以前的事情了?”

  “说了,的确没几句厚道话。不过能听得出来主观意见挺重的,而且他说归他说,我有自己的判断。”

  “他和我说话之前就准备搬出去了。自己住清净,快高三了。”

  说完之后,房间里静的只能听见空调运作的声音。

  两个各自怀揣着心事,谁都睡不着。

  末了,还是江殊先开的口。

  “那天晚上是我冲动了。”

  “我给哥哥道歉。”

  “没什么需要道歉的。”

  凌舜说完之后,蒙着被子又咳嗽了两声。

  也不知道是和江殊说话的事儿,还是病因,整个人也有点堵的慌。

  怎么说。

  江殊说“喜欢”的那一瞬,把手从门把上放下,转身的时候。

  凌舜其实有一刻是欣喜的。

  甚至想过直接抱上去。

  不过理智这种东西来的恰到好处。

  把恩人的孩子带上歧路,已经不是不厚道说的清的。

  而且那句喜欢,也未必真的喜欢。

  从后续一系列的质问中,凌舜也大抵明白了。

  只是急了而已。

  根本不是真的有关情.爱。

  “当时哥哥也没有明确拒绝对不对?”

  “而且,很多时候。我觉得哥哥也是喜欢我的。”

  “肯让别人肢体接触,说明对他们没感觉。”

  “偏偏躲着我,如果不是厌恶至极,肯定是怕被察觉异常,对不对?”

  “……”

  凌舜没说话,只是默默抓紧被子。

  “心跳和耳垂上的温度,还有其他行为举止,骗不了人。”

  “不求你一时间答应,就……给我一个机会就行。”

  “只是朋友这层关系的话,我真的已经不满足了。”

  “至少能让我名正言顺的吃醋……”

  凌舜还是没接话。

  直接用被子蒙过了头顶。

  “或者,先退回原来的关系好不好?先回家住,一切我们慢慢说,行不行?”

  凌舜还是没理会。

  “对了,上次哥哥不是说想看我穿那套兔耳套装吗?”

  “我今天穿了…哥哥看了会不会开心一些?”

  说完之后,凌舜蒙着被子都听见衣服拉锁的声音。

  也不敢装睡了,赶忙从床上弹了起来。

  坐直之后,看见江殊身上的外套已经不见了,只有一件暗色的厚衬衣,皮带刚开了扣,赶忙阻止,“不不不不,我那天瞎说的,你别当真——”

  江殊只当是没听见,继续解着领口的扣子。

  凌舜怕他真穿,一时间也急了,赶忙站起来,直接跨.到对方床铺上。

  “穿好穿好,我真的不看。”

  光线过度昏暗。

  刚才凌舜明明看着面前没有障碍物才迈过来的。

  可倏地,却是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

  好像是一只脚。

  原本发烧就体力有限,这么一绊,直接一个趔趄没站稳。

  又是在上铺,凌舜不敢往旁边闪,生怕掉下去。

  几乎是同时,身后被揽了一下。

  或者说是按了凌舜一下。

  直接摔叠在对方身上。

  想爬起来的时候,背后先一步多了几分压力,把他按了回去。

  抵着炽.热的胸膛,凌舜似乎真的看见衬衫下面,还穿了一层别的。

  好像真是那天看见的那件。

  凌舜吓得一时间手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

  “这算是……允许让我追你了吗?”

  “而且哥哥,真的不看看?”

  作者有话要说:凌舜:我看就是你自己想穿……。

  低估了这孩子风.骚的程度jpg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小超牌趣多多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王苏苏de莲蓬头?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阿易7个;.王六岁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怀瑾14瓶;Kiki每天都想吃糖5瓶;柳不言、文先生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