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第四十九章_再敢躲一下试试?
笔趣阁 > 再敢躲一下试试? > 第49章 第四十九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9章 第四十九章

  “合适吗?合适就好,我还怕你不喜欢。”

  凌舜依旧抻着身子在柜子里找东西,完全没听出来江殊这句“合适”的言外之意。

  江殊就这么看着。

  不仅仅是手腕和脚踝。

  这么伸着手,腰也露出来了一截儿。

  不多,只是若隐若现的。

  没有一丝痕迹的皮肤,真想为他添两道抓痕。

  江殊如是想到。

  可想归想,饱够眼福之后,江殊还是从沙发床上站了起来。

  走到凌舜身边,“我帮你拿吧。”

  柜子挺高的,而且东西靠里。

  江殊原本以为一伸手就能勾到,然而蹦了半天,才摸到了包装带。

  原本想踩在椅子上,但回头看了看,凌舜家里的两把椅子……

  摇摇欲坠的,人站上去估计得先预约个抢救室。

  蹦了半天,江殊才算够到柜子最里面的那包挂面。

  “谢谢。”凌舜接过东西,走进另一张桌子上摆着的电磁炉。先打了几个鸡蛋炒熟,烧了水熬了番茄汤底,煮的差不多了才往里下面。

  快煮好的时候,凌舜想了想,打开冰箱,用勺子挖了两勺猪油拌进汤里。

  期间凌舜一直开着窗户,一只手顾着锅,一只手往窗户外面扇着烟雾。

  江殊倒是过来帮过忙。

  但差点儿没把锅掀了,凌舜吓得赶紧把江殊按回去,说什么也不要他帮忙。

  面煮好之后,凌舜看了看自己仅有的几个餐具,能装面的好像就一个大点的碗。

  最后凌舜想了想,拨出来了一碗面,直接把锅放在江殊面前。

  江殊看了一眼锅里的食物。

  热气腾腾的红汤飘着蛋花,散发着肉食和面食混合在一起的香气。

  “生日总得吃点儿面。之前没赶上,现在补一句生日快乐不知道晚不晚。”

  “以后就是成年人了,成年快乐,江殊。”

  成年快乐这句话,真希望哥哥不是用上面这张嘴说出来的。

  江殊想到这儿,抬头看了一眼面前的凌舜。

  最终还是回应了一个标准的微笑,完全隐瞒了心里那点儿不见光的想法,“谢谢哥哥。”

  “尝尝看合不合你口味。”

  见着江殊夹了一筷子,试探性的尝了一口之后,才全部送进嘴里。

  也顾不得烫,就这么大口大口的往嘴里塞。

  “慢点儿吃,别噎着了。”凌舜原本还担心江殊挑剔,不肯吃。

  “早知道哥哥做饭这么好吃的……以前那一年真的亏死了。一口都没吃上过。”

  凌舜笑了笑,没接话,低头吃着碗里的食物。

  桌子不大,两个人并排坐就很拥挤了,凌舜稍微一动,就会碰到对方的臂膀。

  室内江殊穿的薄。

  近距离的时候,凌舜才能看得见被袖子包裹着的肌肉线条。

  真的和半年多前变化很大。

  “话说,我以后还能不能来蹭饭?我负责买菜刷碗。”

  “有时间再说吧。”说是蹭饭,但实际上怎么回事儿,凌舜也知道。

  没把话说死。

  吃完饭之后,江殊十分殷勤的洗了锅碗。

  凌舜擦过桌子之后,拿出作业,打开台灯。

  等江殊洗过碗之后,凌舜才开口,“你什么时候回去?”

  “待会儿吧,等李泽他们帮我把钥匙外套什么的送过来我就回去。和他们说过了。”

  “嗯。”凌舜没再管他,专注于习题册上的练习。

  作业写了不知道多久,终于算是写完了。

  凌舜一看表,已经过零点了。

  草草洗漱之后,凌舜才发现沙发床上,江殊小心翼翼的坐在边上,垂着头,明显已经睡着了。

  哪怕是睡着了,江殊也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

  一点点风吹草动,眉目就会更加蹙紧几分。

  凌舜一时间又有点不太忍心叫醒他了。

  过了一会儿,凌舜听见有人敲门。

  凌舜赶忙跑过去开门。

  发现是李泽,拿着江殊的钥匙外套钱包送过来了。

  “怎,怎么是你啊?”李泽看见是凌舜开的门,一时间动作有些呆滞。

  “我怎么了?”凌舜不解的看着李泽。

  “江哥说提前走是去找嫂子了…是去嫂子家吃饭了。”

  “怎么,怎么在你这儿啊?”

  凌舜愣了一下,很快就反应过来了,尽量冷静的编道:“是啊,结果这个水性杨花的性子被嫌弃了,还被赶出来了。没带钥匙也没带钱包,还喝了酒,我不让他来我这儿,万一冻死了怎么和长辈交代?”

  李泽听到这儿赶忙抱歉的笑了一声,“哦哦,话说凌哥,嫂子到底是谁啊?江哥也不和我们说,你是他哥,你肯定知道对不对,和我们说说行不行?”

  “不知道。他也不和我说。你们要不要把他抬走?”

  “大哥,您还记得您转学第一天…把江哥拍醒之后的事儿吗?”

  “您觉得我们敢不敢抬他?”

  “……”

  凌舜想起来了当初那次不怎么愉快的初遇。

  “算了,东西给我,我待会儿弄醒他让他回家。”

  “麻烦你这么晚跑一趟了。”

  “没事儿没事儿,我先走了。”

  送走李泽之后,凌舜才对着这个坐着都能睡着的人犯难。

  最终,凌舜还是鼓起勇气,提醒了一句,“江殊,醒醒,给你叫车回家再睡行不行?”

  江殊无动于衷。

  “醒醒江殊,回家再睡。”凌舜说完之后,还是大起胆子,伸手,推了推江殊。

  这么一推不要紧。

  只见着江殊似乎不太愉快的抬了抬眼皮。

  凌舜刚想说些什么,背后先一步扣上了一只手里手。

  直接把凌舜朝着身上按。

  凌舜也算学机灵了,用手撑了一下沙发靠背,没挨在江殊身上。

  两个人之间就这么保持着微妙的距离,僵持着。

  “醒了,醒了就回家睡好不好?”凌舜又开口重复了一句。

  原本以为江殊会生气还是什么。

  不料江殊就这么抬着头,眼巴巴望着他,也不说话。

  凌舜被这么看着,顿时有种愧疚感。

  是不是刚才说话的语气太重了?而且本来就是对方生日……

  “嗯,我的意思是这儿条件太差,也没客房什么的,晚上还冷。你回家住吧,这儿真没地方。”

  沉默了半晌,江殊才低声开口。

  原本就满身酒气,现在更加浓烈了几分。

  “回家?有哥哥的地方,难道还算不上家吗?”

  心底像是有什么东西颤了一下。

  要赶人的话到嘴边,硬生生吞了回去。

  “你就在这儿,你告诉我,我……怎么回家?”

  也不知道是酒精的缘故还是什么,声音比平时更为沙哑,像是被各种负面情绪打磨久了之后的哀求。

  “我……”

  凌舜说不上来话。

  支撑在沙发靠背的手总算是松懈了几分。

  这么一松懈,整个人直接栽在炽.热的胸膛里。

  酒后心率是会快些。

  但快到这个频率,凌舜也不知道是否正常。

  就这么僵硬的相拥着,两个人谁都没先一步开口说话。

  房间就这么狭小一点,沙发床的位置正对着暖风口。

  除了空调吱呀作响的声音,就只有呼吸声。

  “……”凌舜刚想说些什么。

  倏地,感觉到中心被拽着朝着床上倒去。

  凌舜有点儿慌了。

  赶忙挣扎着,想要爬起来。

  可是背后圈禁的力量远比想象中大得多。

  凌舜这点儿小鸡啄米的力气根本挣脱不开。

  艰难的挣扎了半晌,也就从面对面的距离,变成了背对着江殊。

  凌舜刚想继续动弹。

  低头,看见江殊的手臂,顿时又不敢动了。

  远远不止上次在操场上,给他看的那一处弹片儿。

  当初付敬峰捅的那几刀,在这些伤痕的映衬下,甚至显得微不足道。

  有的完全和皮肉长在一起,有的则是一半儿在皮肤外面,一半儿埋在皮肤底下。

  凌舜只要挣扎,手臂就会收紧。

  那些皮肤之下的弹片就会像要崩出来一样。

  “不挣扎了?”

  过了好半晌,凌舜才听见耳后传来了声音。

  呼出的气体混合着酒气。

  不过意外的,酒气不怎么熏人,甚至凌舜连一点儿厌恶情绪都没,反倒有种沉醉腻人的感觉。

  “……”

  “上次这么抱着哥哥还是快一年前的事儿了。”

  “我经常会梦见,就这么抱着你,什么也不做,累了就睡一觉,醒了就看看书,看看窗外的阳光花草,偶尔讨个吻,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如果养的有宠物,小动物们想必也特别喜欢哥哥,不过肯定没我喜欢……”

  “是不是特没志气?”

  耳边不成章法的醉言醉语。

  没什么逻辑可言,但偏偏令人遐想……

  “对,特没志气,别抱着我了。”

  “你要在这儿睡就老老实实的睡觉,我…我再拿个毯子。”

  被圈在臂弯里,凌舜十分不自在,但又碍于无法逃脱,只能不断的请求道。

  倒不是讨厌江殊。

  过了半年,凌舜才意识到,当初的那点儿悸动,可能真的不是一时兴起。

  哪怕再怎么努力忘记,投入学习。

  触碰到真人的时候,所有克制的情绪都有瓦解的预兆。

  “松手。”凌舜又提醒了一句。

  可这句松手,换来的不是松手。

  手臂依旧是纹丝不动。

  紧接着,凌舜感觉到后颈上,隔着碎发,似乎贴上来了什么。

  是一双温软的唇。

  凌舜一惊,刚想动。

  只觉得那双唇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则是獠牙的尖锐。

  和舌头的湿度。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居居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IronMan?10瓶;云影、青灯夜游5瓶;楠木木(*^ω^*)3瓶;Sunny、蜜桃乌龙茶2瓶;闲敲棋子落灯花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