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第五十九章_再敢躲一下试试?
笔趣阁 > 再敢躲一下试试? > 第59章 第五十九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59章 第五十九章

  以前凌舜一直住在省城附近的县城里。

  上次来省城已经是好多年前的事儿了,是中考完,被奖励来这儿玩几天。

  很多街景凌舜还记得,所以也没有迷路什么,下了高铁很轻松就找到了新学校。

  凌舜特意早来了一天。

  好适应环境,不至于赶那么紧。

  元旦小长假还没放完,街上人并不多。

  凌舜按着短信上的指示办了入学手续,找到了自己的宿舍。

  在走廊尽头,是两人间。

  凌舜进去的时候正好赶上室友也刚到,有家长陪着,正帮他铺着床铺。

  凌舜进门之后,也不知道该不该开口打招呼,最后想了想,还是贴这边儿走向自己的床铺,开始收拾东西。

  “诶,小伙子,你就是升升的室友啊?”旁边正铺床的阿姨感觉到背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个人,大声吆喝了一声。

  反应了好几秒,凌舜才回头。

  “是。”凌舜回答的声音不大。

  “你家哪儿的?”

  “隔壁县城,吴县。”

  “从吴县来的?还以为你家就在本市。”阿姨说完之后,打量了一圈儿凌舜身上的行头,“不过也好,正好近。”

  在首都读书的这一年,大多用的东西都是江殊给的,或者捡对方没用几天就束之高阁,和买回来就隔着没拆封的。

  江殊的审美凌舜已经不是第一次领教了。

  乍一看,肯定觉得不像是小县城来的,甚至觉得可能更像是精神病院逃出来的。

  “小伙子,你以前学习怎么样?”

  “还行。就那样吧。”凌舜回答的还是很平淡。

  “看你这样就知道学习好。对了,我家升升可能需要你多忍受忍受,他在家就懒,他自己房间都不收拾的,每天起床被子就那么乱着,也不叠。屋子里连个能下脚的地方都没……之前在学校就因为让班上同学给欺负了几下,死活不肯去原来的学校了,都高三了,还心里脆弱成这样……”

  凌舜没接话。

  过了一会儿,门突然响了。

  门口出现了一个和凌舜差不多高的少年,长相也普通,皮肤有点黑,一看就是长期运动晒得,手里拎着一箱牛奶一箱饮料。

  “妈,您怎么还在这儿啊?我不是说了我自己会收拾吗?”

  “你会收拾什么啊?上次让你自己收拾房间都收拾的一团糟。”

  “您真的不管了我会收拾,您赶紧回家休息——”

  凌舜没听他们说话,只知道不过几秒,家长千交代万嘱咐的走了。

  “同学,你叫什么名字?”

  听见背后有人叫他,凌舜才回过头,“凌舜。”

  “我叫段升。刚才让你看笑话了,我妈就是嗓门大,我十七年都是这么忍过来的。”

  “对了,你是自己来的吗?”

  “自己来的。”

  “真好啊。都没人管你,我要是也没人管就好了。对,让我看看你的分班。”

  凌舜把分班短信翻出来,递了过去。

  “我们一个班诶,太好了。总算能和一个班的人住一间宿舍了。之前高中就是,另外五个人是一个班的,所以这次才死活都要选双人间。”

  “你以后打算考哪儿啊?”

  “没什么太大打算,到时候看能考到哪儿。”

  晚上的时候,学校有一个简易的开学典礼。

  大概就是老师说一些励志的话语,举几个已经被编了千百遍的鸡汤例子,大致说一下作息时间和注意事项就没了。

  以前在首都的私立,哪怕是高三了,其实管的也没那么严,大多还是气氛放在那儿,不知不觉中就开始自律了。

  不像现在,早上四点五十准时打铃起床,五点二十开始早读。课间五分钟,不允许和别人交头接耳。

  手机要上交,每周每人有十分钟通话时间。

  不过这十分钟也要排队。

  适应了一个多星期,凌舜才了解到,大多数学生都是因为艺考和之前没好好学,再或者就是这种教材用的和本省完全不一样的学生,所以基本算是重头再来了。

  题目的难度对于凌舜而言倒是还好。

  但学校的气氛和题型真的是见到都烦。

  这期间别说给江殊打电话了。

  基本累到回到宿舍连和室友说话的劲儿都没。

  有一次凌舜见室友准备偷偷煮自热火锅。

  又觉得自己吃独食不好给凌舜也煮了一个。

  结果就是一口没吃上,因为味道太香了,隔着门让宿管闻见了。

  两个人一起挨批评通报。

  这么熬了一个多月之后,总算快到春节了。

  春节放四天假。二十九下午初二,初三就开始上课了。

  二十九号中午的时候,凌舜才从老师那儿拿回自己的手机。

  几乎是刚开机,就有电话打过来了。

  “哥哥。”

  凌舜还没开口,就听见对面先一步说话。

  久违的声音,带着点儿撒娇的的不满。

  “我都多久没听见哥哥的声音了。”

  “我这边管得严,手机上交了。”凌舜如实说道。

  “哥哥想不想我?”

  凌舜顿了一下,“想。挺想的。”

  “明天三十了。我没和他们一块儿出去度假,哥哥回不回家?”

  春运高峰期,去哪儿都没票。

  “估计不回去了,我初三就开学了。”

  说完之后,凌舜很明显感受到江殊不满。

  “不是的,真的不是不想见你,是真的……初三开学,不信你可以问我们老师。而且春运高峰期,去首都也没票。”

  “哥哥现在能打视频通话吗?”

  凌舜在宿舍。

  舍友是本市的,正收拾东西准备回家。凌舜手上边没耳机,视频多半得开免提……

  “我室友在,不太方便视频。”

  “啧。”江殊明显有些不耐烦了。

  “不想和我说话直说。绕弯子干什么。”

  “当初去外省上学是不是就想躲我?”

  “不是的。”凌舜连忙解释。

  “你别生气……”

  还没说完,凌舜就听见通话结束的提示音。

  挂了电话之后。

  凌舜才忐忑的坐回床上。

  “和对象打电话?”段升一边收拾着东西,一边笑着问道。

  “嗯。”凌舜没否认。

  “这么难哄。我以为我前女友都够作的了,没想到还有让大过年必须去见她的。”

  段升刚说完,凌舜的短信又响了。

  “兄弟,同情你,如果真是躲不过,就关机。”

  “……”

  “话说,你真不回家?你家不就在吴县吗?记得坐车一两个小时就到了?”

  “不回了。”原来家里的房子早卖了,凌舜也没地方回。

  “去不去我家吃饭啊?我妈做饭可好吃了。”

  “不去,打扰你们一大家子过年,不好。”

  “打扰什么啊,就我和我爸妈还有我妹妹。没别的亲戚,你来了正好热闹。”

  .

  最后段升的妈妈上楼帮段升拿东西。

  知道凌舜不回家之后,硬是拽着凌舜也要拽回去吃饭。

  凌舜拗不过她。

  最终还是去了。

  段升家挺大的,家里除了四个人,还有两条金毛。妹妹年纪不大,才上幼儿园。

  凌舜一来,不断是动物还是妹妹,都粘着凌舜。

  比去年在海岛上,和江殊的亲戚一起吃年夜饭的时候气氛要好不少。

  原本凌舜以为会旧戏重演的。

  吃完饭之后,凌舜帮忙收拾了桌子,就坐在沙发上一直逗着宠物。

  “它们好喜欢你,我刚开始溜它们,一点都不听话,硬是给我膝盖磕出来了好几个豁子。”

  “后来才慢慢和我熟了。”

  “是吗,我看着还觉得挺乖的。”凌舜说完之后,又摸了摸毛茸茸的头。

  狗子很听话的往凌舜手心蹭了蹭。

  凌舜看着眼前的金毛,怎么看…怎么像不发疯时候的江殊。

  “那是它们喜欢你。”

  “还招我妹妹喜欢,她以前都不让我和我爸抱得,只让我妈抱,你一来就让你陪她玩。”

  凌舜笑了笑。

  突然,手机响了,凌舜一看是江殊,赶忙顺手接通。

  “哥哥,你现在在哪儿?”

  “机票车票都买不到,我开车过来了。”

  凌舜心里一惊。

  原本想着晚点儿等下江殊消气了,再给他打电话。

  没想到大冷天,人就这么过来了。

  “我,我在舍友家。”

  “舍友?什么舍友?只是舍友吗?”

  “当然只是舍友,他父母都在。”

  凌舜解释的有些慌乱。

  “你怎么突然跑过来了?”

  “我想见你。”江殊回答的很坦然。

  挂了电话之后,凌舜赶忙和段升妈妈说道,“阿姨我得走了。”

  “怎么了?饺子还没煮,就走啊?”

  “……我一个亲戚来了。”

  “什么亲戚,让他也上楼吃点儿饭。”

  “不不不,他加班出差路过这儿,找我拿个东西。东西在宿舍,我得先走了。”凌舜说完之后,心虚是攥了攥手,“今天谢谢您。”

  “不谢不谢,以前升升在学校一个朋友都没,第一次见有人跟他玩。”

  下楼的时候,凌舜的包里又被段升妈妈塞满了吃的,才算是放他走。

  走到院门口。

  那辆熟悉的车明显已经停了很久了。

  凌舜跑过去,确认车牌没错之后,才拉开了副驾驶的车门。

  几乎是关门的瞬间,车门就被反锁上了。

  凌舜刚没想开口打个招呼。

  只见驾驶座上的人突然转向他,猛地凑近,手抵在车窗上,毫不犹豫的咬上了凌舜的唇。

  “呜……”凌舜吃了痛,不禁闷哼了一声。

  一个多月没见了。

  车上的温度暖和的很,加上两个人原本就是气血方刚的年纪。

  这个吻很快就变了味道。

  喉结上多了一只手指,不断地碾压着。

  似乎是嫌仅仅是接吻带来的窒息感不够似的。

  被吻到目光开始涣散的时候。

  凌舜想发声求救,可另外一种意外,不可思议,但算不上陌生却不合时宜的感觉,不受控制的升腾起来。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