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正文正完结_再敢躲一下试试?
笔趣阁 > 再敢躲一下试试? > 第64章 正文正完结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64章 正文正完结

  空调的温度开到了最低,窗户也是半敞着的,能听得见外面的蝉鸣和风扫过树叶的声音。

  屋内连台灯也没开。

  唯一的光亮是映满窗子的月光。

  虽然昏暗,但这种特殊时候,反倒朦胧着,才更好看。

  少年的躯体原本白净修长,现在也不知道是月光的缘故,还是别的什么,白净的肤色覆了一层薄霞。

  呼吸也急促的过分,心口剧烈的起伏着。

  双手紧紧抓着枕头,蒙在脸上,蜷缩着身躯。

  脸虽然是蒙住了,但耳根的深红怎么也盖不住。

  凌舜蒙着头,也能想象到面前人大致的表情和目光。

  可是被子早就不知道踢到哪儿去了,枕头就这么大,只能勉强盖着脸。

  “”

  倏地,凌舜感觉到肩膀上被戳了一下。

  条件反射的抖了一下。

  紧接着,耳垂上又被捏了一下。

  整个人不受控制的颤栗了好几秒。

  “哥哥真好看。”

  “我只是轻轻碰一下哥哥的耳垂,就这么可爱。”

  “闭嘴”开口的说话的时候,凌舜才发现声音已经哑到不能听了。

  加上枕头蒙着,不像是斥责,更像是娇嗔。

  江殊没再说话,只是轻轻的吻上了几乎能滴血的耳垂。

  凌舜整个人抖得更厉害了。

  “给我起来”

  面对命令,江殊无动于衷,依旧是将唇贴在耳垂上,刻意压低嗓音,“起来刚才浅尝辄止的那么一点点,哥哥觉得够吗”

  “不过刚才我也没让哥哥疼着,对吧别哭了,让我亲亲,好不好”

  再往后闹腾了多久,凌舜已经记不太清楚了。

  只知道酒精作用渐渐消退,越是往后,整个人越是清醒。

  虽然清醒,但疲倦却是抵不住。

  最后怎么昏昏沉沉的睡着了也不太记得。

  一觉醒转,凌舜睁开眼睛。

  头疼。

  太阳穴的血管恨不得要崩出来似的,视线都有点恍惚。

  早知道昨天晚上不喝那么多了。

  凌舜心想。

  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时间。

  已经下午了。

  窗外的太阳有点偏西。

  凌舜整个人一怔,随即才想起来,已经高考完了。

  多睡一会儿也无妨。

  勉强让视线聚焦,凌舜才看了一圈四周。

  床单已经被撤下来,暂时扔在了地上。

  远处房间门口,昨天晚上沾满酒气的衣服还没来得及收拾。

  又将视线转回地上的床单。

  绸缎早成了皱皱巴巴的一团,很多甚至因为水迹干涸,已经定了形。

  昭示着昨天到底发生过什么。

  凌舜看了半天。

  前面跟着江殊去和同学聚会的事儿记得不清,甚至已经忘了大半。

  但被江殊带回来之后的事儿,基本都有印象。

  细节上凌舜不敢回忆。

  太丢人了。

  缓了好一会儿,凌舜才试图爬起来。

  四肢好像也有点无力。

  比以前体测之后还要累百倍。

  站起来的瞬间,凌舜脸色就变了。

  疼。

  能将人撕裂的痛苦席卷全身,几乎是瞬间,凌舜又躺了回去。

  整个人都是懵的。

  躺了大概三分钟,门传来开门的声音。

  凌舜抬头,能看见是江殊进来了,手上还拎着一个蛮大的购物袋,连忙挣扎着试图爬起来。

  “哥哥醒了”

  “醒了”开口说话的时候,连嗓子都是疼的。

  声音也哑到变调了。

  凌舜依稀记得

  这幅嗓子是怎么哭到哑的。

  想想就觉得丢人。

  “先去洗个澡,昨天晚上想抱你去浴室,你死活都要睡觉不肯动。”

  “”

  虽然没说话,但脸上的温度不断攀升的感觉却是真实的。

  “我说的都是事实啊,哥哥脸红什么”江殊放下手中的购物袋,坐在凌舜旁边。

  “忘了昨天的事儿了”

  “”

  “如果忘了的话,待会儿再让哥哥想起来一次。”

  “不必。”凌舜连忙阻止。

  “话说,昨天可是哥哥主动抱着我,求我亲吻你的。”

  凌舜怔了一下,“怎么可能”

  “和同学们聚会那会儿的事儿,哥哥不记得了”

  “吃醋之后就抱着我哭。”

  “说怕我不要你。”

  凌舜“”

  抱着江殊哭这种事儿凌舜自认为做不出来。

  最后一句话,更说不出来。

  “不可能。”

  虽然那句话凌舜说不出来。

  但阔别一学期,加上一直以来,没少担心过江殊只是一时兴起。说不出口的想法,也的确是有过的。

  否认完之后,突然,后颈上贴上了一双温热的唇。

  “喜欢都来不及,这辈子都不可能不要哥哥。”

  “这辈子我们都会在一起,哥哥听清楚了吗”

  不记得也好,江殊心想。

  毕竟带着哭腔,自甘卑微的表情,光是看着心脏就止不住的绞痛。

  江殊这辈子也不想看见第二次。

  “听,听清楚了。”

  “听清楚了就去洗澡,洗完回来给你上药。”

  上药

  凌舜整个人僵持了一下,脸色明显沉了几分。

  见对方说完之后就要伸手抱他,赶忙拒绝,“我自己去。”

  “哥哥自己能站起来吗”江殊说完之后,又一次伸手。

  不过这次依旧被凌舜拂开了。

  “可以。”

  说完之后凌舜咬了咬牙。

  试图站在地上。

  然而刚没把上半身支撑起来。

  整个人直接朝着地上栽去。

  眼看着要摔到地摊上的时候,被一只手捞了一把。

  缓缓放倒在了地毯上。

  “刚才哥哥不是还说自己可以走吗”

  凌舜咬了咬牙,没说话。

  “需不需要我扶你起来”江殊见此也蹲下来,观察着趴在地上的凌舜。

  凌舜“”

  这副模样好歹也是拜对方所赐。

  “需要还是不需要”

  “需要。”凌舜的声音很小。

  “喊一声老公我就扶你起来。”江殊没急着伸手扶他,得寸进尺的要求道。

  “”凌舜没理他,又一次试图自己爬起来。

  然而手臂的无力感不比双腿轻。

  尝试了好几次,都没成功。

  “昨天晚上哥哥都是这么喊我的。这会儿再喊一声怎么了”

  “能不能别说了”只是这么几句话,耳垂的颜色就重了几个度。明明爬都爬不起来,气势却一点都不小。

  “可我说的都是事实啊。”江殊无辜的说道。

  凌舜没理会他。

  依旧孜孜不倦的是试图靠自己的力量从地毯上爬起来。

  最后的几乎精疲力竭的时候,凌舜才放弃,自暴自弃的趴在地毯上。

  哪怕不抬头,也能感觉到江殊一直看着他。

  “哥哥怎么还是学不会开口找我帮忙”

  “扶我起来。”凌舜低声吼道。

  “刚才教过哥哥,要怎么找人帮忙。”

  “”

  地上这么趴着,整个人更难受了几分。

  很明显,靠着一己之力,是绝对爬不起来了。

  沉默了好久,凌舜才压着声音,特别小声的开口说道,“老,老公。扶扶我起来。”

  话音刚落,凌舜听见耳侧传来一阵轻笑。

  突然,整个人一轻,被对方直接捞了起来,稳稳的抱在怀里。

  毕业典礼在高考完的第一个周末。

  趁着成绩没出来,复读的同学也没开始上课,大家还能一起聚一聚。

  今天基本所有人都换下来了校服,摘下框架眼镜,好好打扮了起来。

  凌舜身上的西装是找江殊借的。

  袖长勉强合身,但总体而言还是挺宽大的。

  照完毕业照之后,基本上所有人都在找同学合影。

  凌舜平时在班上基本不和人说话。

  没考到宏志班之前也是默默地一个人,写作业,或者安静看书。

  但今天却是被以前的同学挨着个儿的拉着合影。

  好不容易能歇息一会儿,凌舜瞄了一眼一旁和同学们有说有笑的江殊。

  原本江殊在和别人交谈。

  可几乎是在凌舜看他的瞬间,就扭过头来,和他对视。

  冲着凌舜笑了一下,特意露出两颗虎牙,咬了一下下唇。

  凌舜怔了一下。

  发呆的间隙,只见江殊和同学们匆匆打了招呼,就朝他跑了过来。

  凌舜还没反应过来,对方就已经扑了上来,牢牢的把他搂在怀里。

  “对了,我和哥哥也合张影好不好”江殊一边说着,一边熟练的打开了自拍相机。

  单手搂着凌舜,找了一个光线好的角度。

  “好。”

  凌舜抬头,有些木讷的看着镜头。

  按下快门之后,江殊才把手机拿近。

  凌舜也凑过去看了看。

  背景是教学楼,阳光打的正好。两个人身上的西装显得有些成熟,和年龄不太符合。

  江殊笑的特别开心,反观凌舜,面对镜头有点木,说不出的青涩感。

  江殊顺手把这张合影设成屏保,才把手机收回兜里。

  “真好啊。你说我怎么就没早点遇见你。”

  校园里的人很多,大多数人都是抱着见最后一面的心态,尽情的打闹嬉戏。

  像凌舜和江殊这种,默默牵着手,一起走在林荫路侧的人反倒少了很多。

  “早些时候缘分没到吧。”

  说完之后,凌舜感觉到紧扣的五指,又收紧了几分。

  顺着这条路走,就到了他们以前的教室。

  进了教室之后,凌舜顺手打开了空调。

  教室里静悄悄的,除了他和江殊,一个人都没。

  “哥哥记不记得,最初见面的时候,咱来还差点打起来。”

  江殊的目光指了指当初两个人坐同桌时候的位置。

  “那是你非得拽我。”虽然是抱怨,但说着说着,凌舜也笑了。

  “不过那个时候也是,拍你一下,你就睚眦必报的把我从桌子上拽下来。我也幼稚,非得半杯水泼你头上,结果到家都傻眼了,发生矛盾那会儿谁都没想到以后要住一个屋檐下。”

  “要是那会儿就知道了,抱下来趁哥哥脸红的时候就应该直接亲一口。”

  凌舜低头笑了一下,随即才抬头和江殊对视。

  “看我做什么”

  凌舜没说话。

  突然凑上去的,照着江殊脸颊上,轻轻点了一下。

  起来的时候,对视了三秒。

  倏地,对方就疯狂的回吻了上来。

  和凌舜刚才蜻蜓点水的那一下完全不同。

  一路上这么被对推到墙边,推到当初他们坐同桌的位置。

  第一次见面,也是被江殊这么按到墙上。

  窗外的风时不时把窗帘吹起,有足够的间隙让窗外的人投进目光。

  原本熨烫的一丝不苟的西装,已经被揉的皱皱巴巴的。

  从开始站着,到现在慢慢在椅子上坐下。

  唯一不变的是身前的人,和炽烈无比的吻。

  “”凌舜说不上来话,只能感觉到领带被抓松了。

  不久之前,这条领带也是江殊给他打好的。

  保持的没到三个小时,又一次由同一个人解开了。

  “江殊”

  “哥哥喊我什么”

  说话之间,两个人的距离也凑得极近。

  凌舜没理会他。

  “这个教室里有监控”

  “主动亲我的时候怎么不记得有监控”

  “”

  突然,凌舜感觉到手腕上附上来了什么。

  绸缎的触感。

  几乎瞬间反应过来了,是原本挂在他领子上的那条领带。

  “而且哥哥特意提醒我有监控,是不是以为我想点干什么”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新电脑版,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