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碧落黄泉_宫廷生存纪事
笔趣阁 > 宫廷生存纪事 > 第66章 碧落黄泉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66章 碧落黄泉

  楼观雪拿着骨笛往外走。

  天光破晓,竹林里鸟雀惊飞,乌泱泱覆盖这座被大雨洗刷过的皇宫。

  他抬头,微光映入血色的眼眸深处,静静看着这个地方。

  他在这里长大,却什么痕迹都没留下。

  墙上的青苔在又一年的春光里烂漫生长,细碎的白花点缀其间,就像小时候冷宫那堵永远出不去的墙。

  其实他从出生开始就一直是一个人。

  一个人在逼仄孤寂的冷宫长大,一个人面对疯疯癫癫的瑶珂,面对恶毒贪婪的宫人。

  而当初那个男孩风风火火进入他障内,睁着浅褐色的眼,像发现什么新大陆一样高兴又得意地跟他说:“楼观雪,我知道你的心魔会是什么了!”

  心魔。

  楼观雪不屑地嗤笑了一声。

  他从来就没有心魔。

  他想活着,便只是单纯为此而活,自始至终就不需要救赎。

  哪怕一无所有,生在深渊,他的目的也从来纯粹清醒,贯穿血液、扎根灵魂。

  五岁荒草丛生的冷宫,是他早已预见也早已勘破的红尘障,夏青的到来既多余又吵闹。可是惊蛰夜火汹涌燃烧,那个男孩最后哀伤的眼眸,还是成为他一切劫难的开端。

  真的是劫难。

  楼观雪根本不知道去哪儿。

  就像当初他跟夏青说的,他不属于十六州大陆,也不属于通天海。

  现在记忆归来,他也回不去原来的地方。因为这一次,他有了堪不破的障,被彻底困在红尘中。

  他心甘情愿为夏青万劫不复,而夏青当着他的面为天下魂飞魄散。

  楼观雪唇色苍白,讥嘲地勾起唇角。

  “夏青,我有时候都在想,这一切是不是你早算计好的。”

  “是算计好的吧。”

  “故意让我爱上你,故意以这种方式让我放过苍生。”

  “当年你也是奉师命过来的,对吗?蓬莱之人,逢乱必出。所以你这是在干什么,以身饲魔?”

  他最后走到了冷宫前,抬起头,银发长发如瀑,拂过血色的眼眸,里面情绪空洞麻木。

  楼观雪神色嘲弄,低笑一声,说话很轻。

  “果然是蓬莱的小师弟啊,大仁大义,心系天下。”

  可他说完,在原地沉默了很久,手指推开那扇陈旧古老的门,又觉得没意思。

  他想着既然夏青愿意承担所有的恨,那他就给他吧。

  可哪怕把一切情爱当做算计当做戏弄,除了迷茫和难过,他竟然生不出其他情绪,没有恨也没有怨。

  原来,他竟爱他爱到了这个地步。

  冷宫在他登基后便废弃了很久,杂草横生,那口枯井依旧立在那里,旁边盘旋着条毒蛇。

  楼观雪靠近,毒蛇察觉危险便快速离开。

  他垂眸看着那口井,在冷风中静立了很久。忽然想起,夏青当初入障,似乎一开始也没想着认真去救他。急功近利,风风火火,拙劣的演技,敷衍的示好,就连帮忙都是十足不耐烦。

  夏青一开始是真的讨厌他。

  他同样一开始只想着利用。

  那么是什么时候开始不一样的呢。

  楼观雪坐到井边,黑袍覆盖荒草,往事一幕幕浮现脑海。

  摘星楼内,他像逗小猫一样逗弄夏青,性格恶劣地总想惹他发火。后面才发现,夏青是很容易生气,可怒火浮于表面,实际上什么都没放在心上。他曾经很想看他真实愤怒难过的样子,结果到最后,竟舍不得让他受一丝委屈。

  在皇宫的那段时间,他每天都在观察着他。

  夏青手里总喜欢抓着一样东西,抓住后又总忘记放下,看起来很呆,就和夏青无意识看人的视线一样,安安静静,清澈明晰,不含爱恨。

  他一生活得极为自我,很少对什么事有兴趣,唯独夏青的每个样子现在居然都记得。

  困惑的,愤怒的,郁闷的,高兴的,惊讶的,冷漠的,哀伤的。

  寝殿之内,他骤然握住他的腕,四目相对时,少年茫然无措,心虚地移开视线。

  夏青当时就喜欢他了吧。

  流落山村的那个下午,黄昏漫过窗台,梳妆镜前,他们像是一对寻常的夫妻轻声交谈。

  他漫不经心纵容夏青的刁难,随意咬上鲜红唇纸,听得少年絮絮叨叨说了一堆话后,心念一动,便跟魔障似的转身,拉着他逼近,轻笑着送上一个研磨胭脂红尘的吻。

  夏青落荒而逃。

  所以也没看到,他倚窗闷笑好久后停下来,面无表情摸上自己的唇,想了很久。

  后面官兵入村,《灵薇》吹拂过废墟,少年握剑立于天地,眉眼冷若寒霜。

  事情太多了,根本就记不起情念起哪一瞬间。

  可能是五岁墙下他抱住他的时候吧。万物复苏,虫子爬出洞,乱得同当时的心绪一样。

  也可能是某个夜晚,夏青安安静静趴着睡觉。烛火照出他露出的脆弱脖颈,白得像一截雪。夏青被吵醒后,抬起头来浅褐色的眼眸里会带点水雾,迷茫又惑人,纤细的手腕从灰色衣袍里伸出,招惹欲念丛生。

  琉璃塔护城河,从高楼坠下的时候,他抱着他。少年的呼吸就落在他脖颈上,如羽毛擦过心尖。

  断桥上残月如钩,宋归尘说:“我的小师弟从小性子就又倔又硬,不服管教,他居然能为你做到这个地步,陛下可真是运气好。”

  楼观雪淡淡一哂。

  做到什么地步呢。

  做到明明不喜欢束缚,却选择留下。

  明明知道危险,还义无反顾跑回来。

  明明那么排斥阿难剑,却自愿接过。

  明明知道万劫不复,还主动靠在他的怀里。

  或者更早的时候。

  通天海惊神殿,明明一辈子无论生死剑不离手,却为了抓住他,放下剑来。

  楼观雪坐到了井边,眼中浓郁的红色一点一点褪去,眼眸漆黑冷静,冷风拂动三千白发,他想了很久,平静说:“夏青,你是喜欢我的吧,虽然你从来没说过。”

  所以他也不想问,为什么要在他面前魂飞魄散。

  夏青若是像他一样深陷其中,又怎么会不明白,哪样更痛。

  不过,喜欢就够了。

  阿难剑主,太上忘情。

  这样流于表象的喜欢,又何必奢求过多。

  楼观雪说:“算了。”

  是他没抓住他。

  若是早知道今日。

  他一定在夏青灵魂里设下最重的诅咒,在他骨骼里打下最深的镣铐,叫他呼吸、血液都由他操控,永生永世,不得逃离。

  楼观雪拿着笛子,最后看了眼当初他们紧挨着坐着的高墙,闭上眼,往东洲走去,轻声说。

  “你不是说想看那堵墙吗,现在我带你去看看。”

  灵薇花汇成一条漫漫长河,汇向通天海。

  他衣袍与银发浮动,仿佛还是当年无情无欲的神明。

  陵光城的百姓在神罚过后,依旧沉浸在后怕和惶恐里,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城门口鲛人化妖,压抑百年的屈辱折磨这一刻悉数爆发,展开了疯狂的报复厮杀。修士们负隅顽抗,刀光剑影里声嘶力竭。

  楼观雪垂眸,冷漠地看过这一切。

  一片混乱中,他看到了当初那个在田埂上被夏青拿叶子忽悠的小孩。

  夏青做什么其实他都能知道。他都不知道夏青是出于什么自信去教人吹《灵薇》的。

  出陵光城的时候,夏青坐在船上兴致来了用骨笛吹了首曲子,很难听,难听到惊得白鹭野鹤从芦苇荡里飞出,羽毛和芦花散满了夜空。夏青呸出嘴里的毛,气急败坏把骨笛给了他。

  “薛姐姐……”

  灵犀察觉到自己身体的变化,害怕地哭喊出声。

  只是薛扶光已经没空理他,她出剑护在了一众无辜的人类面前。

  以杀止杀,轮回不止。

  楼观雪的指尖飘过一朵灵薇花,索然无味地将它碾碎。

  花瓣随在他脚下,又重新不死不灭的凝聚起来。

  他现在心里空茫茫一片。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疯没疯。可能疯了吧。

  他有了红尘障,离不开尘世。

  可是尘世里既找不到恨的人,也找不到爱的人。

  先前是神罚降下泼天大雨。

  现在却是自然变数,天地间飘起小雨来。

  隔着细雨,黑云,剑影,烟尘,廿载红尘。

  楼观雪垂眸看着人间。

  风月楼那一晚也下了雨,他给夏青系上红绳,把他绑在身边,灯火惶惶,咿咿呀呀的歌女在帷幕外唱了首《虞美人》,声音婉转动人。对于不老不死的神来说,其实并没有年岁轮转物是人非的悲欢,他现在想起这件事,也只是记起那天,他抱着睡着的夏青回宫,肩膀被他抓了好几下,他无数次想把他丢下,却又作罢。

  还有船使进芦苇荡的那晚,荻花瑟瑟,江阔云低。

  夏青刚被他一番话搞得心神大乱,差点想跳河,憋半天转换话题,居然是要他吹笛子。他们之间的相处,早就是无意识中一个人在纵容,一个在恃宠而骄,只是两个人都没察觉。

  雨下到了最后。

  楼观雪脑海中走马观花般想了很多事,眼眶干涸流不出泪,再多激烈的情绪也烟消云尽。

  执念成了无休无止的生命里唯一的念想。

  早在夏青还没被他所救时,他从虚无里苏醒,碧浪起伏的通天海,就在暗处看了他好久。看着那个小孩枯坐礁石,一坐就是七天七夜,不哭不闹,望尽天地。

  楼观雪擦去唇角的血,咽下喉咙的腥甜,自言自语轻声说。

  “我会找到你的。”

  上碧落,下黄泉。

  找到你之后,我们之间就再也不需要玩两情相悦的戏码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