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番外_宫廷生存纪事
笔趣阁 > 宫廷生存纪事 > 第76章 番外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76章 番外

  蓬莱彻底消失在通天海上,它成了一个永久的囚笼,里面的人出不来,外面的人进不去。

  这是宋归尘的归宿。

  他将永生永世不死不灭,守在孤岛之上,守着这道界限——从此鲛族不得上岸,人类不得踏足海尽头。

  万般业孽,以此赎罪。

  白骨之墙跳下坠入楼观雪怀抱后,夏青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里没有这些恩怨,他和楼观雪之间没有这些爱恨。

  蓬莱岛上四季如春,潮汐声不分昼夜响在耳边。

  他和卫流光夜探友邻家鸡飞狗跳逃回来,被璇珈找上门跟他们师父告状。

  师父知道他和卫流光干的破事后,气得吹胡子瞪眼,对着他们大骂一顿,丝毫不顾师徒情谊,直接把他们丢给了璇珈。

  璇珈俯身,很满意地看着两个熊孩子一脸憋屈的样子,笑吟吟,拍手说:“小朋友,胆子倒是挺大的啊。神宫前珊瑚被你们弄倒了一大片,现在缺个扫地打杂的,你俩闯下的烂摊子自己收拾吧。”

  夏青:“……”

  卫流光:“……”

  卫流光含泪相望:“小师弟。师兄最近受了内伤,不能走动。你应该懂什么叫尊师重道吗?”

  夏青皮笑肉不笑:“这年头真是什么玩意儿都能自称师兄。你说是吧卫师兄。”

  在梦里他都能体会那种糟心。

  他们在蓬莱作威作福,突然被打发过来扫地,当然是不可能安分的了,但是璇珈就跟鬼一样监督着他们,怕她再去告状,只能硬着头皮忍了。

  后面忘返源打扫的差不多,璇珈忽然给他安排新任务,新任务是抄书。

  夏青第一次走进神殿的时候,被里面的华贵闪瞎了眼,对比一下,蓬莱真的就是个破落地!

  好在他从小就习惯了一个人呆着,一个人抄书也抄得快乐。

  他抄书抄累了,就睡了,醒来时,发现自己身边坐着一个人。

  一个银发如雪的少年,冰蓝的眼眸好奇又含笑地看着他,声音跟玉石相撞一样好听:“是你啊,你怎么会在这里?”

  夏青吓得一跳,半天才找回声音:“我被璇珈带过来的。”

  银发少年:“这样吗。”

  夏青难得有点紧张:“你呢?你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你不会也是被那个恶毒女人拐来抄书的吧。”

  银发少年:“我不是啊。”

  夏青:“啊?”

  银发少年盯着他看了会儿,眼神天真又无辜:“我一醒来就在这里了,忘了很多事。”

  夏青骤然瞪大眼,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着:“忘了很多事?”

  银发少年点头。

  夏青又问:“你知道自己叫什么名字吗?”

  银发少年不说话。

  夏青:“你被困在这座神宫内出不去?每天见到的就是璇珈?”

  银发少年点头。

  “天啊!”夏青气得手都在抖,愤愤不平:“我只知道璇珈是个恶毒女人,没想到她恶毒到此,居然为了一己私欲胆把人囚禁在神宫!”

  这个人还是他的救命恩人!

  “你别怕,我会带你出去的!”

  银发少年唇角勾起,眨眨眼:“好呀。”

  为了他心中拯救小可怜的计划,夏青每天表面上乖乖抄书,暗地里到处找逃离的通道。找不到,甚至自己开始挖,每天避开人刨土。

  在他不知道的地方,鲛人们一头雾水嘴脸抽搐,璇珈扶额选择当看不见。

  卫流光久了也发现他的不对劲:“夏青,你每天上蹿下跳都在忙些什么啊?”

  夏青说:“我在救人?”

  卫流光:“啥?”

  于是夏青把关于银发少年的事一五一十跟卫流光说了。

  卫流光熟读民间话本,听完当即喷了:“原来变态就在我身边。”

  他们俩怀恨在心,把璇珈编排了个遍。

  卫流光说:“那少年好看吗。”

  夏青:“好看好看。”

  卫流光:“我和他谁好看。”

  夏青:“别自取其辱。”

  卫流光语重心长:“我当初看璇珈就知道,这人表里不一蛇蝎心肠!没想到她这么会玩,我的天啊,夏青,你说璇珈这恶毒女人会不会看中我的美貌,然后把我也关进神宫!呜呜呜呜,我不要啊,我不要被金屋藏娇,我要回蓬莱!”

  夏青:“……滚!”

  夏青和那个银发少年越相处,越喜欢他。少年的温柔几乎渗进了骨子里,总是噙着笑听他讲话。

  夏青讲东洲的灯节,讲灵薇花,一讲到这花就停不下来。

  少年认真听着,随后问道:“你很喜欢灵薇花?”

  夏青边抄书边说:“喜欢啊,你不觉得很漂亮吗。我以前每天坐在礁石上,最期待每年三月五的海上。”

  银发少年听完,笑起来轻轻道:“我知道一个地方,现在就可以看,你要不要跟我来。”

  夏青当然很心动,可是他又很迟疑:“你这样随便出去,要是被璇珈抓到了怎么办?她会不会锁住你啊,像话本里那样,蒙住你的眼睛,把你放进金笼子,用铁链绑住你的脚。”

  哇,好变态,璇珈这个毒妇。

  银发少年:“……”

  他认认真真看着夏青会儿,语气平静,虽然笑着,却带一股让人心寒的凉意:“你看的是什么话本?谁给你看的?”

  夏青:“啊?我不这种话本,卫流光喜欢看,看完爱跟我说,我就知道了。”

  “哦。”银发少年笑意更深。

  后面卫流光的话本就全被烧了,还被璇珈“格外”照顾,每天起早贪黑在神宫忙来忙去,苦不堪言,天天跟夏青哭嚎。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现在是他和小可怜一起去神宫的禁地。

  夏青看着四周漆黑的雾,小心翼翼:“你真的不怕璇珈吗?”

  少年:“你怕吗?”

  夏青:“我当然不怕。”

  少年说:“前面路会有点饶,把手给我。”

  夏青心感奇怪,但还是没有拒绝。把手给他后,肌肤相触的瞬间,只感觉心像是被猫挠了下。

  他在黑暗中想要睁大眼去看清少年的样子,却只能借助微微的光,看到那雪白的银发和一抹水红色的唇。夏青心更痒了,虽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黑暗中,少年牵着他的手聊天,漫不经心问:“你前面说每天坐在礁石上,为什么?”

  夏青有问必答:“因为我师父让我看天地。”

  少年笑起来:“看天地,那你知道有人在看你吗?”

  夏青:“谁?卫流光?他真是阴魂不散啊。”

  也就只有这贱人喜欢看他笑话了。

  少年不说话。

  夏青感觉手腕一痛。

  少年加大了力气,甚至有点泄愤的感觉。

  夏青懵了:“怎么了?”

  少年淡淡道:“没什么。”

  少年带他去的地方,在神宫的后面,也是传说中海的尽头。一道深渊如同巨口,吞没了光线,也吞没了风声。

  “这里是哪里?”夏青被这古怪诡异的场景吓得哆嗦了下。

  少年说:“魔渊万冢。”

  夏青:“啊??”

  少年道:“鲛族轮回的地方。”

  夏青睁着清澈的眼睛,心里有些好奇可又有些害怕。

  少年将他的每个表情收入眼中,笑起来:“别怕,跟我来。”

  夏青心乱了,咳了声:“哦,好。”

  他跟着少年往下走,最后真的在深渊底部看到了漫天的灵薇花。

  “天啊。”夏青伸出手,难以置信的摸上了一片冰凉的花瓣:“原来真的长这样。”

  少年说:“想去海面上看看吗?”

  夏青:“这也可以??”

  少年勾唇:“只要你想,什么都可以。”

  浮出海面,惊蛰夜才会出现的微光,漫布整个通天海。

  夏青浅褐色的眼眸瞪大,惊艳过后,反应过来不对劲。

  他道:“不对啊。”

  夏青难以置信:“我没日没夜地挖地道,想避开那些鲛人,以后带你出去,结果你想出来就出来?”

  夏青瞪大眼:“你到底是谁?你不是璇珈养在神宫的男宠??你骗我!”

  银发少年垂眸,微笑:“我好像从来没承认过这一点。”

  夏青:“……”

  他还没来得及发火,一道恭恭敬敬的声音已经从后面传来。

  “尊上。”

  夏青回头,就看到璇珈那个恶毒女人立在海面上。

  璇珈蹙着眉,似乎有些惊讶。

  “尊上,您怎么不在神宫呆着。”

  少年说:“陪他。”

  璇珈愣住,银蓝的眼眸打量着夏青。想起尊上这几日莫名其妙的举动,神情越发古怪。

  “………………”

  夏青现在对上她就是尴尬,贼尴尬。

  他感觉自己没脸在神宫混了,扯了下少年的袖子,恶狠狠:“不管你是谁!现在放我回去!听到没有,我要回蓬莱!”

  少年反问:“我对你不好吗?为什么要回去。”

  夏青气鼓鼓:“我就要回去!”

  少年微笑,那种温温和和的表象脱落,露出本质的恶劣来:“不行哦,你师父已经把你送给我了。”银发少年伸出一根手指,摁在他的唇上,俯身微笑,轻轻说:“送给我,当童养媳。”

  夏青:“………”

  卫流光被剥夺看话本的权利后,开始自力更生,自产自足。写的第一个话本就是以自己的小师弟为原型,《霸道神明的小童养媳》,夏青想把他的头摁进通天海。

  不过夏青醒来后,想把自己的头摁进地缝里。

  这什么乱七八糟的梦啊!

  后面有天晚上,他跟楼观雪说了这个梦的大概,省去了自己的一些傻逼操作。

  夏青:“再怎么说,也是我长大以后拿着阿难剑杀上神宫,跟你求婚啊。”

  他被自己逗乐,眼中都是笑意,揽住楼观雪的脖子,凑上去在他耳边说话:“仙女,我想娶你,你答应吗?”

  楼观雪吻过他潮湿的眼睫,在暧昧的烛灯和缠绵的情/欲里,轻笑道:“是我之幸。”

  作者有话要说:终于有时间写番外了。

  这本我每一步都按照大纲来的,我还挺满意。

  不过为什么我总是超过预计字数啊。

  我当初真的只想尝试新文风,写个短篇。算了,纠结这个已经没有意义了,谢谢大家的陪伴,也谢谢大家愿意听我讲完这个故事。

  下本大家六月份见吧。哦对啦!相逢一场,给个好评好不好啦~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