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part3_深入浅出
笔趣阁 > 深入浅出 > 第3章 part3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章 part3

  我心一沉,到底还是被送到这来了。我拉了拉被子,转了个身。

  “右肩粉碎性骨折了,你要留院治疗,很不巧,我是你的主治医师。”何典阳口齿清晰字正腔圆,只是声音里的愠怒越来越明显:“有事按铃,我就在隔壁。”

  何典阳说完话就走了,不忘顺手把门关上,将走廊上时不时传来的交谈声隔在屋外。

  我百无聊赖拿过放在床头桌上的手机准备玩点高科技的游戏打发时间,找来找去觉得xx大x僵尸这游戏挺不错的,关键是很适合我的智商和气场。兴冲冲的正要点开就看见慕唯发来了贺电,屏幕上慕唯那精致的面容忽隐忽现。

  她打电话来是绝对没有好话要对我说的,我犹豫着要不要把电话挂断的时候,手机自己停止了闹腾,然后门再次被推开,慕唯左手水果右手烤鸡的走了进来,走了几步又转回身用脚将门踢上。

  “几个意思?居然不接我电话?救死扶伤你就有理了是不是?”她斜着眼睛走了进来,把手中东西往桌子上一放:“来来来,我这个月的薪水都在这了,吃吧。”

  我将那两个袋子提起来仔细看看:“你这月薪水就三百多块?你是不是遇上了什么黑作坊?”

  慕唯脸一黑,一脸忿忿:“这你得去问问我那表哥。”说完自己剥了个橘子递到我眼前,我刚要接过来她就又拿了回去,顺便放到了自己嘴里:“那天我们公司一个男同事跟我多说了几句话,不小心被他看见了,他就说我搞办公室恋情,扣了我薪水。”慕唯越说越激动,一把将橘子皮甩在桌子上:“他说扣真扣啊,天天看见我就黑着一张脸,我现在都不敢见他。”说完好像怕我无法理解她的心情一样还举了个例子:“就像当年你躲着何典阳那心态,我这么说你就能体会了吧?”

  我哑口无言,又看见她吃完苹果吃香蕉,我已经不想再跟她说话了。

  “对了,听说何典阳在这家医院?”将司毅从头到尾吐槽一遍之后,她扯下一只鸡腿塞到我手里:“你什么想法?”

  我手里拿着鸡腿,把这两天发生的事跟慕唯口述了一遍,看见她整张脸都快贴了上来。

  “他真那么说?那你消气了没?虽然说当时勉强算是他欺骗了你的感情,但是我觉得你都作三年了,差不多也够了。而且当年你死皮赖脸的追何湿胸,应该也是喜欢的不得了吧。”

  她说的我老脸一红,立马嚷了回去:“当时确实是我追的何典阳,但什么叫做死皮赖脸?他开始跟我摆一张包公脸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难而退了好吗!”

  我记得当时苦追了他三个月后。他终于忍不住了,一次下课的路上把我给拉到一边,面色平静的问我:“梁温暖你到底要干什么?”

  我见他眉梢隐隐有怒气,咽了口口水:“你啊。”

  说完之后就感觉天地都安静了,何典阳有些诧异的挑起了眉,然后我就走了,打那以后再也没敢出现在他面前。

  以前听说我们学院跟其他学院有个什么篮球联谊赛我都像看亲爹比赛一样往前冲,因为这种比赛里一定有他,但自从我把内心的想法暴露以后,再知道什么比赛,我都向看见鬼一样使劲往后缩,因为这种比赛里一定有他。

  那个时候大概躲了他一个月,每天出门时都瞪着眼睛四处找,只要看见他了,不管远近,一律转身就跑。一口气跑回教室坐着喘气,还要忍受着大家异样的目光。

  有一天我去给慕唯庆生回来,远远就看见他带着一身低气压站在我们宿舍楼下,我吓的没敢再往前走。抬头看见宿舍楼的玻璃上黑压压一片都是学姐们,有伸头大叫的,还有脱了衣服就要从窗户往下跳的,反正是很热闹。

  我照常要转身往回跑,但无奈腿长有限,刚跑了没两步就让他逮着了。

  他拉着我手臂黑着脸问我:“这几个月你为什么一直躲我?”

  他以前虽说也不算温和,但也从来没像那天那么狰狞过,我眨着眼睛不知道说什么。

  “说话。”他咬牙切齿,手上也用了力气:“你有男朋友了?”

  我想了想,虽然这段时间跟慕唯她表哥关系还不错,但也算不上男朋友,于是老老实实的摇了摇头。

  何典阳面色这才缓和点:“那你这几个月为什么不来找我?”

  我又想了想:“我为什么要去找你?”

  何典阳脸更黑了,突然将我拉到他眼前,紧接着一张俊脸就贴了上来。我只觉得嘴唇上有一片温凉的触感。

  我睁大眼睛看他。一时见有些呼吸不顺。

  “眼睛闭上。”他皱着眉看我。

  我眨了眨眼,然后瞪的更大,任凭眼泪在眼眶中打转都不闭上。

  他无奈放开了我,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那你现在知道了吗?”

  我下意识抬手要摸嘴唇,半路双手被他拦下:“不许擦。”

  我又愣了愣:“我没要擦啊。”

  “你又在想什么?”

  慕唯见我不理她,拿过鸡腿塞进我嘴里。

  我被鸡腿吓了一跳:“我在想当时何典阳他是哪根弦搭错了。”

  “那你现在想明白了?”

  何典阳手里提着饭盒站在门口,正面无表情的看着我。

  我和慕唯一同噤了声。

  我嘴里还叼着个鸡腿,有点不雅观。

  “行,那你们先聊着,我去给温暖打点热水。”

  慕唯在屋里找了半天都没找到暖瓶。

  我扶了扶额,那么大个饮水机摆在那,慕唯她说话的时候到底想没想过饮水机的感受?被人这么忽视,让它在机界怎么混?让其他饮水机怎么看它?

  我和何典阳一起看着慕唯最后一脸尴尬的拿着我的杯子出去了。

  “吃饭吧。”慕唯走后,何典阳把饭盒放在病床的桌子上:“我再去买一份给慕唯。”

  我干笑几声,见他出去后才把饭盒拿过来,菜色有些清淡,很不符合我一贯的重口味。我有些失望的将饭盒放回原处,看见慕唯在门口探出个头:“他怎么又走了?”

  我耸耸肩,不小心牵动了伤处,疼得我冷汗直流,咬牙切齿瞪着慕唯:“他去给你买饭了。”

  慕唯倒吸一口冷气:“何湿胸的饭啊,啧啧啧,这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机会啊,骚等我去洗个手。”

  慕唯前脚刚走,后脚她手机就响了,我探头看了一眼,是司毅的电话,上面显示的称呼是“213”。我吞了口吐沫,2b……这样真的好吗,我脑补司毅发现这称呼时的场面,估计慕唯得半年都过不上好日子。

  我搓了搓手,决定替她接电话。

  “司毅,我是梁温暖。”我生怕听到什么不该听的称呼,开口就自报家门。

  司毅顿了顿:“暖暖,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我动了动肩膀:“嗯,没什么事。你找慕唯是不是公司有什么事?她去洗手了,我一会让她回给你吧。”

  “没事,我一会过去看你,昨天我去的时候你还没醒,我们被赶走了。”他声音中带着笑意:“你要吃点什么?”

  我一听这话就来了精神,坐正身子:“那我吃点高端的,麻辣烫给我来一份,要特辣的。”

  司毅在那边没了声音,半天之后才问道:“你吃这些东西可以吗?何典阳也同意?”

  “为什么要他同意?”我换了个姿势:“还有那个变态辣的鸡翅,还有那个麻辣鸭头。”我正说着就听到了开门声,一抬头看见何典阳拎着饭盒站在门口,我话语一转:“这些我都不要,那就这样吧。”末了小声提醒一句:“你晚点过来,最好是人少的时候,咳咳。那就这样吧。”

  大概我脸上写满了心虚,何典阳不免多看了我几眼,走到床边又看了看桌子上动也没动的饭菜,声音低沉:“你现在只能吃些清淡的。”

  “我不喜欢吃胡萝卜和芹菜。”我摊了摊手,看着何典阳微微挑眉。

  我当然没忘这是他要愤怒的前兆,清了清嗓子:“其实很久没吃了,偶尔吃一些也不错。”说着把饭盒拿了过来,稍稍转了转身,一根一根的吃着芹菜。

  “不喜欢吃就别吃了,我去给你买点别的。”他无奈的叹了口气把饭盒拿走:“你可以下床走走。”

  “不用麻烦了,司毅一会来看我会带吃的。”我有些不好意思,赶紧把他叫住。

  何典阳脚步一顿,倏然转过身看我,面色沉了下来:“你现在跟他住在一起?”

  “呃……”在他的注视下我舌头有点打卷,我解释道:“我们只有在国外的时候才在一起。”

  我一说完,何典阳脸色更差了,眼中几乎要喷出火来,恶狠狠瞪了我一眼,转身出了屋。

  我摸了摸鼻子,不知道自己说那话的时候是什么心理。正巧有护士进来了,公式化的看了看我的伤势,没出声就要往外走。

  “请问……何医生还在外面吗?”我轻声问道。

  “何医生?哪个何医生?”护士脸色一沉,皱着眉,语气也有点不耐烦。

  “就是何典阳,何医生。”我补充道。

  “你找何院长有事?”护士口气更差了,眉头越皱越深。

  我长大了嘴:“何……何院长?”

  “怎么了?副院长就不是院长了吗?”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