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part33_深入浅出
笔趣阁 > 深入浅出 > 第33章 part33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3章 part33

  `p`*wxc`p``p`*wxc`p`part33

  停车场光线昏暗,何典阳的面庞若隐若现。

  我往后退了两步,转身就跑。

  当时没想太多,就是觉得我不想改姓,梁女士会伤心的。

  我上班一般都穿高跟鞋,再加上我的运动细胞一向干瘪,没跑两步就被何典阳圈在怀里,清爽的气息随着他的体温瞬间将我包裹起来,他的声音在头顶响起:“跑什么?一会有话跟你说。”

  何典阳的思维实在太独特了,最起码在播放恐怖电影的电影院谈话这种事,我觉得一般人都做不出来。

  何典阳一边盯着屏幕一边问我:“我们的事你考虑的怎么样?”

  我揪了揪大腿上的短裙边缘,装傻问:“我和你什么事啊?”

  何典阳有些无奈,整张脸侧了过来:“你说呢?”

  对上他的视线,我就有些移不开眼了,强迫自己转过头将注意力放在屏幕上:“好好看电影。”

  何典阳当然没这么容易妥协,伸手过来抓住我的手:“我把所有的事情都处理好了。暖暖,回到我身边吧,我从来没有一天停止过爱你。”

  我心好似也被一只手攥住,紧紧收缩一下。有些酸又有些甜,我沉默了一会,自己也不知道是在傲娇什么,坚·挺道:“不。”

  或许是听到何典阳的话莫名就升出了安全感,所以恃宠而骄吧。

  “好吧,看来还要继续努力。”何典阳妥协了,安静片刻又开口:“女主角怎么死的?”

  我愣了一下,刚才一直在跟他说话,确实没有注意情节。

  何典阳嘴角笑意渐深:“没事,一会还有一场。”

  “……”

  这部电影我一晚上看了三遍,最后还是不知道女主角是怎么死的。

  从影院出来时是晚上八点。街上正热闹,大多是年轻情侣们手牵着手逛夜市,也有不少大叔大爷大婶阿姨阿姨夫们在市中心广场溜腿。夜间活动不少,当然,其中最热闹的还是全·民·运动——广场舞

  偌大个音响在整整齐齐的队伍前面一摆,杀伤力非同小可。

  b市就这点好,越是晚上越是热闹。

  我往购物街方向走。

  何典阳一直淡笑着跟在我身边。

  “最近忙吗?”

  “还好,我们马上要把对手公司逼倒闭了,他们一关门,我们就可以悠闲一阵子。”

  司毅这些日子像疯了一样,不停的压低价格逼对方也减价,减到最低之后再买入手中,又提高成本卖回去,听说对方老总已经扛不住要带着小姨子携款潜逃了。

  “明天估计得加班。”

  我下意识的揉了揉腰。

  “那早点回去吧,不要休息的太晚。”何典阳微微侧脸过来叮嘱。

  面上一热,我后退几步,慌乱回答:“好啊。”

  路上,何典阳一直没有说话,只是车停在楼下之后,他突然朝我靠近,我急忙往后躲,整个身子紧紧贴在座椅上。

  他的唇瓣似无意滑过我脸颊,过于冰凉。

  片刻后,他淡然的坐正身体,面无表情看着我:“车窗上霜了。”

  我回头看了一眼光可鉴人的车窗,睁着眼睛说瞎话原来就是这样的吗?

  他沉默的下车,将我送上楼:“早点休息,不要熬夜。”

  淡笑过后,他伸手替我关上门。

  听见他沉稳的脚步声渐行渐远,我急忙跑到窗台前将窗帘拉上,顺便留下一条细缝目送何典阳离开。

  楼下,他身形挺拔,上车之前顿了顿,回头朝我所在方向看了一眼。

  夜色渐深,我跟他相隔甚远,但我就是感觉到了他唇边清浅的笑意。

  长腿微曲,片刻后他驱车离开。

  我倒在床上开始翻滚。

  谁允许他举手投足都那么有魅力的?

  托了何典阳的福,我一整个晚上都没睡着。

  第二天早上从冰箱掏出冰袋敷了会,黑眼圈才算好些。

  我呵欠连天,拖着步子下楼,见小区前的停车场上,何典阳正弯腰在车里找着什么。

  我抬手看了看表,七点半。

  “何典阳。”我叫了他一声。

  其实我几乎没怎么叫过他的名字,总觉得特别不好意思。每次这三个字都要在嘴边酝酿一会才能顺利发声。

  何典阳站直身子,手上拎着个袋子朝我走来:“怎么不多睡会?”

  “今天不想做饭。”我揉了揉肚子:“你怎么来了?”

  他抬了抬手:“献殷勤。”

  “……”

  对于天天都能看见何典阳这事,我表示有些不适应,哪怕是刚谈恋爱那会,我们也从未如此频繁见面过。

  何典阳他倒是不觉得有什么不妥,一边喝着粥一边发表意见:“时不待我。”

  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噎的我半天说不出来话。

  我默不作声,一勺一勺的往嘴里送粥。

  他有点看不下去了,伸手过来拦住我的动作:“慢点吃,还早。”

  吃过早饭,何典阳开车将我送到公司楼下。

  因为这几天司毅一直着手扳倒对手公司的事,有几个部门的人几乎是通宵达旦的写策划整理数据,我到的时候,正见几位姑娘顶着一脸的菜色,在门口晃荡,想必是在汲取天地之灵气。

  见到我从车上下来,立马精神了不少,偷偷交换了一个眼神。

  我假意没看见她们,从正门进入公司。

  “温暖。”在一楼等电梯的时候,林简楠连跑带颠的从一旁跑了过来:“我午休的时候准备给王阿姨买点东西,你陪我去挑挑吧?”

  我点点头:“你老婆还没生呢?”

  林简楠嘿嘿笑了半天:“后天就差不多了。”

  一个人的家庭幸不幸福,从精神头上就能看出来,瞧林简楠红光满面的模样就知道他家庭和睦。

  一上午的时间,我都杵在司毅的办公室不停的交文件送文件。

  等到他说可以休息了的时候,已经是十二点半。

  林简楠早就忙的晕头转向,我找他去逛街的时候他有一瞬间的晃神,足足三秒过后才猛一拍前额:“瞧我这记性。”他干笑几声,促狭道:“你家何院长今天没约你?”

  我翻了个白眼:“我这是按钟点收费的啊。一小时三百。”

  林简楠二话不说,驱车直奔购物广场。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看错了,从公司一出来,我们后面就跟着一辆车,车上几个人的长相看不清,那车也只是匀速的跟在我们车后面。

  “想什么呢?”

  下车的时候林简楠看了看我。

  我摇了摇头:“没事。”

  今天购物广场的人有些多,已经达到了人挤人的程度,仔细一打听才知道,今天是五十年店庆,全民出动‘买便宜’来了,其实羊毛总归是出在羊身上的,我对店庆活动这种事,不是特别的热衷。

  因为人太多,一转身的工夫,我跟林简楠已经被人潮冲散。给他打电话也是用户不在服务区。

  无奈之下,我只好自己慢慢逛,顺着大众的脚步,倒也走到一处清静的地方。

  “梁小姐?”

  身后突然传来一声略显生硬的声音。

  我回头看了一眼,两名身材较为魁梧的男子站在不远处,长袖并不能遮盖住两人那发达的肌肉。

  我从来没见过这两个人,心中有些纳闷:“你们是?”

  “得罪了。”

  两人说完一左一右把我架住,压低声音道:“老实配合点。”

  其中一人改架为搂,一把冰凉的匕首抵在我腰侧:“听话。”

  浑身被冷汗沁湿,我强装镇定跟着两名男子下楼,接着就被塞上了一辆面包车。

  上了车后,我双眼被蒙上,只听见一道粗嘎的男人声音:“你们没抓错人吧?”

  “没有,跟照片上长的一样,的确是那个狗·日·的的相好的。”听声音,回答的是刚才搂着我的那个人。

  狗·日·的的相好的?难道是何典阳欠下的风流债?

  我动了动身子,尽量克制住恐慌,问了一句:“他欠了你们什么?”后半句‘是不是玩弄了哪位道上大哥的女人?’这话我没敢问。

  “我们只负责把人带到,其余的什么都不知道。”那人态度还算和蔼,话落又强调了一遍:“你最好老实点。”

  左青龙右白虎中间夹着我这二百五,我还他妈需要怎么老实?

  我不说话了。

  大约一个小时之后,车身一阵颠簸。如果我没猜错,现在我们已经出了市区了。这得是多大仇才能让他们把我掠到城外啊?

  我这心里的鼓打的正起劲,感觉到车停了下来。

  我被人推推搡搡的往前走。

  听见他们的对话带了回声:“老大,人带到了。”

  半天没有人回答。

  眼罩突然被人挑了开,因为长时间处在黑暗中,我被不算太强的光线刺的睁不开眼。

  “梁小姐你好。”

  蓦的,前方传来问好声。

  我揉了揉眼睛。

  你他妈才好呢,你们全家都好。

  “自我介绍一下,我姓万,全名万全禾,这个名字梁小姐一定不陌生吧?”那人声音带着阴森的笑意,听的我心里发毛。

  “原来是万总,久仰大名。”

  我勉强扯出抹笑,万泉河水清又清什么的不是重点,重点是他公司都快被司毅逼倒闭了,怎么还有心情绑架人啊。

  `p`*wxc`p``p`*wxc`p`

  作者有话要说:发上来才发现某个词被口口了。改一下~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