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part34_深入浅出
笔趣阁 > 深入浅出 > 第34章 part34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4章 part34

  “这一路辛苦梁小姐了。”万全禾很是客套:“你们先请梁小姐进屋休息一下。”

  他看似和蔼,但语气中却有一丝狠戾,一字一句仿佛是从牙缝中硬挤出来的一般。

  他话音一落,身后立马有人催促:“梁小姐,请。”

  眼睛再次被蒙上,我跌跌撞撞的走了很久才被人狠狠的往里一推。

  一个趔趄,我险些跪倒在地。

  这次的眼罩戴的不是很紧,早就因为这一激烈动作自动滑落。

  我所在的地方是一处废弃的仓库。

  这些人敢不敢有点创意?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也确实没有人脑残到把人质搭个板供到总统套房的,这么一想,我现在在这个破仓库也是合情合理。

  我突然想起来刘禹锡里的那句‘斯是陋室惟吾德馨’

  顿时觉得自己特别的高大上,因为我有优越感。

  绑架这种可遇而不可求的事在有生之年都被我给遇上了,我真是太幸运了。

  一颠一颠的走向角落里的那把只有三条腿的椅子,缓缓坐下。

  这仓库虽然是陈旧了些,但隔音效果还是不错的,外面的风吹草动我是一点都听不见。

  突然生出的一股等死的无力感把优越感压下去了一些。

  刚才来的路上,万全禾同志的小伙伴们显然是把我当成了司毅的相好的的了。可怜我还没来得及解释什么就被这么藏了起来。

  平心而论,他也挺可怜的,手里押着我这个不值钱的筹码也不知道能从司毅那里换回来什么。

  我正在角落里分析情况的时候,仓库的大门被人踹开,微弱的光线下,灰尘四起。

  一伙人鱼贯而入,声势浩大:“梁小姐,劳烦再走一趟。”

  众人这么粗略一看,特别的和蔼,一看就是发自肺腑,走肾的那种和蔼。但其实他们忒简单粗暴,推着我就出去了。

  “还没蒙眼睛呢,你们这不专业啊。”出于好意,我提醒了一句。

  带头那人一愣,也不说话,只是更为粗暴的推着我走。

  转眼的工夫,我又回到了先前那处屋子。

  万全禾此时正铁青着脸坐在桌前听着电话。

  说是电话,倒不如说是一台机器。

  因为屋中过于安静,司毅的声音隐约从那方方正正的盒子里传了出来,还带着回音。

  “先找人玩死你老婆,如果不能满足万总寻求刺激的心理,还可以捎带上您母亲,万总完全可以试试我做不做的出来。”

  我张了张嘴。

  “如果万总觉得还不够刺激的话,其实我觉得您儿子长的也很招人喜爱啊。”

  万全禾双手捏成拳状,额角青筋突起,费了力气才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愤恨:“司总真是会说笑。”

  “说笑?”司毅好像听到了什么好笑的话一般,轻笑一声:“万总,来而不往非礼也,我特意为您准备好了一份礼物。”他声音顿了顿:“万总不开门看看吗?”

  万全禾没动地方,只抬了抬眼示意身边一直杵着的一位小哥出去查看情况。

  也就几秒的时间,先前从容淡定的小哥踉踉跄跄的奔了回来,附在万全禾耳边说了句什么。

  万全禾猛地摔了电话,起身奔了出去。

  我又被晾在了一边,成为了史上最没存在感的人质。

  因为众人跑出去的时候并未关严门,依稀有嘈杂声透过门缝飘了进来。似乎还有一道略显稚嫩的声音夹杂其中。

  有人推门而入将我带了出去。

  入眼处,是一栋废弃的小二楼。一道挺拔的身影静立在楼顶边缘处,从容的低头看着我们的方向。手里还牵着一个因恐惧而不停哭闹的小男孩。

  “让她上来。”那人淡然开口,声音听不出起伏,语调极其平缓。

  何典阳他从来都是如此镇定自若。

  万全禾站在楼下不动地方,也不理会何典阳的话,似乎是在揣测他的想法,又或是觉得何典阳他不会也不敢把那小男孩如何。

  何典阳看出了万全禾的意思,不气也不恼,拉住身边的小男孩往边缘又送了送。

  孩子毕竟还小,哪经过如此阵仗,又哭又闹的喊着爸爸,死死抱着何典阳的手不放开。

  “让她上来。”

  何典阳依旧波澜不惊,再度提出了刚才的要求。

  万全禾他饶是再丧心病狂也是不敢拿自己儿子的命开玩笑,急忙回头怒喝众人:“把她送上去!”

  “让她自己上来。”

  距离太远,何典阳的表情模糊不清。

  万全禾妥协,朝我身后点头,让人放开我。

  那绳索被他们捆的结实,解的时候费了半天力气,最后还是动用了军刀才将绳索从中截断。

  通过捆绑这个表面,我读懂了万全禾对我深切的爱意。

  我回头看了一眼,在众人灼灼的目光下,一步一步往楼上走。

  不过是几十米的路程,我走的格外艰难。手心不停的冒着汗,总觉得身后随时都有可能扑上来几个人将我和何典阳扣在这里。

  离得近了,我终于看清了何典阳的表情,并不像在下面看起来那么镇定,额角遍布薄汗,在日光下尤其明显。

  “有没有事?”

  他定定看着我,眼底簇着股火。

  我摇了摇头,看着眼前哭的很是卖力气的小男孩却有种莫名的熟悉感。蹲在小男孩身前仔细看了几眼,整个人却好像是被雷劈中一样:“这不是王婷她小外甥吗?”

  这孩子还曾不耻下问,好像是问王婷私生女是什么来着。

  何典阳也愣了一下,低头看了眼小男孩,眉头微微蹙起:“先走吧。”

  说着一手将小男孩抱在怀中,另一只手牵上我的。

  他掌心冰凉,整个人都在微微颤抖。

  万全禾等人不敢随意乱动,只好咬牙切齿的放我们离开。还不忘提醒何典阳:“不要伤害我儿子。”

  何典阳关门的动作顿了顿,没出声,沉默的驱车离开。

  一路上车速飞快,我怀里的男孩泣不成声。

  直到车开进市区,何典阳才将男孩交给在路边等候的一名男子手上。两人浅浅点了头,各自离开。

  我自打认识何典阳以来,从来没见过他面色这么苍白过。

  我深呼吸了几口气,问了一句:“何典阳你没事吧?”

  一个急刹车将我身子抛向风挡后又弹了回去。

  何典阳突然侧身将我抱在怀中,双臂紧紧圈住我,不停的低声叫着我的名字。

  嗓音嘶哑,带着轻微的惊慌。

  我心一软,抬手抚上他结实的背:“我没事的,真的没事。”

  今天从被人带上车开始,我心里就异常平静,好似对于这种场面早已习以为常。也不知道那股莫名的安全感是从什么地方生出来的。

  “对不起暖暖,是我没保护好你。”他力道未松,埋首在我颈间:“这种事不会再发生了。”我索性不再开口,只是默默的揽着他。

  良久过后他一直僵着的身体放松了些,轻轻将我推开,细细端详我的脸。直到确定我果然是完好无损后,才仰面靠在椅背上,嗓音低沉:“我从来没有像今天那么害怕过。”

  我低头摆弄着手指没搭腔。

  “暖暖,回来吧,再给我一次机会。”他抓过我的手放在掌心:“我们离开这个地方,去哪都好。”

  看来这次的事确实给何典阳带来了不小的冲击,现在已经开始说起胡话了。

  “你的事业、你的家庭,你所有的一切都是在这个城市,怎么个离开法?”我直视着他深邃的眼:“何典阳,我真的没事的。”

  我以为何典阳是被吓傻了。

  所以第二天从林简楠的口中得知他已经跟医院申请辞职,连报告都交了上去的时候,手一软,咖啡洒了一鞋面。

  “你不知道?”林简楠愧疚之余有些惊讶,继而又开始自责起来:“都是我,要不是我,你也不会发生那事,再往后这些也不会发生了。”

  我急忙安抚:“这事是我们昨天商量好的,你别往心里去。”

  聪明如林简楠自然是不信我的说辞,正要开口说什么,就见司毅办公室的大门打开。

  司毅杵在门口:“暖暖你进来一下。”

  我愣了愣,扯出几张纸擦了擦鞋,临走前又开导了林简楠一番。这才使他眉头舒展了些。

  “对于这次事情,我觉得很抱歉。”

  我进屋时,司毅正站在落地窗前观望风景,听见我关门的响动才转过身来。

  “老大你也太客气了,我这不是没事嘛。”我挑了挑眉,表示自己丝毫没被那事影响到。

  司毅微微扬了扬嘴角:“我听说何教授他辞职了,好像连学院那边也辞了。”

  我又被这消息给震了一下:“两边都辞了?”

  司毅点了点头:“话说回来,我原来以为自己已经很……”说到此处司毅顿了顿,似乎是在斟酌用词:“我以为我已经很铁石心肠了,没想到何教授他更胜一筹。”

  其实他是想说丧心病狂吧。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这么一修饰就好像是在说他以前有多善良似的。

  “当时听说了你被人劫走,我第一时间通知了何教授,等再跟他联系上的时候,他已经挟持了万全禾的儿子去救你了,毕竟是那么点的孩子。”司毅话到此处不再多说,只低头扶着一颗袖扣:“好好珍惜。”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