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part48_深入浅出
笔趣阁 > 深入浅出 > 第48章 part48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8章 part48

  “金叙他是个尤物,你别把他跟韩子栋放一起行吗?俩人完全不是一个路数,这个金叙可真是让我欢喜让我忧啊。”说到这个话题,我不可抑制的想起金叙的种种令人发指的罪行,韩子栋道行要是有他一半深早就成精了。

  “算了算了,你这辈子是吊在何湿胸这棵树上了,跟你说什么也没用,你就在这条没有障碍的大路上撒欢的跑吧,一切在何湿胸眼前都是浮云,浮云!“

  我斜眼睨着她:“你怎么突然跑我这来散心?你家小白脸家暴你了?我说这小子真是业界良心啊,暴你就对了,你就是欠暴你造吗?”我争分夺秒逞口舌之快。

  慕唯闻言不怒反笑,朝我扬了扬手腕,一块就差表盘不是钻的女表高调的躺在上面,阳光折射出点点光亮,衬得她皓腕更显纤细,她挑着眉:“你们头儿给你俩小时,现在还剩四十分钟,开车回去怎么也得一会吧?梁温暖你可以死了,真的,你认真考虑一下我的建议。自杀比被头儿奸杀要体面一些呢。”

  我二话不说一手扯着她一手拖着箱子往车上奔。将她安排妥当之后又马不停蹄赶回公司,这个时候已经超过金叙口中的两个小时了。

  我心惊肉跳的坐回到座位上,隐隐发现气氛有些不对,周围的同事们,特别是女同事们,特别特别是年轻的单身女同事们都显得非常的亢奋,这亢奋还不是普通的亢奋,它们被人刻意压了下去,就好像临燃前的二踢脚,一旦引爆将一发不可收拾。

  我不动声色的凑到邻桌,压低声音问:“经理住院了?”除此之外我实在想不出能令她们乳齿蠢蠢欲动的原因。

  “呸。”小姑娘赏了我一记白眼:“咱公司新来一位领导,听说是梁总亲自招进来的。”她边说边擦口水:“钻石王老五级别的,从来没见过那么招人稀罕的人。”说到这她顿了顿:“你知道,我不是说咱经理不好看,相反,咱经理也非常的好看,但是咱经理太致郁了,真的。”

  我摆摆手:“姐们别说了,我都懂,一切尽在不言中吧。”对此我深有同感:“对了,经理他人呢?”

  “代替梁总面试去了啊。”

  “那梁总呢?”我有些诧异。

  “跟新来的领导谈话去了。”小姑娘挑挑眉:“吧。”

  “……”

  以我这异于常人的第十六感,结合何典阳的那一番胡言乱语,我觉得这个帅晕全部门女性的钻石王老五应该是他没错。

  反正金叙不在,我准备跑去梁女士办公室看看。

  但我千算万算没算到,敌人他是无孔不入的!

  我这厢刚抬起屁股,那厢大门口就走进来一个人,环顾一圈之后视线定在我脸上:“梁助理,金经理让你过去。”

  我有些上下,或者说我的心情非常的上下不安,我这一走还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回来。

  “经理没说啥事吗?”

  跟在同事身后,我左手紧紧攥着右手。

  “不知道,他什么都没说,就说让你过去。”同事回头看了我一眼:“到了。”

  我推门进去的时候,金叙正面无表情坐在桌前,对面是小身板挺的倍直的小年轻。

  我挺同情她的,如果这是她第一次面试的话,我觉得我会给她磕头谢罪,因为在她美好人生正要开始的时候,我妈让金叙这尊冷面尊神出现在她眼前,肯定给她幼小的心灵带来了不小的伤害,或许以后再面试的时候,她心里就有阴影了。

  “站在那做什么?”

  我在心里给小年轻道歉的时候,金叙沉着声音开口了。

  小年轻如惊弓之鸟,直接从凳子上弹了起来,转头对着我鞠躬:“领导好。”

  “你坐。”我朝她点点头,快步走到金叙面前:“经理你找我?”

  金叙抬头看了我一眼,我觉得有点冷。

  “坐下,面试。”他言简意赅。

  我有些茫然,以前面试的时候都是人事部的事啊,跟我实在没多大关系。

  “有问题?”

  见我迟迟不落座,金叙终于有些不耐烦了,抬头定定的看着我,眼底突然浮现出嘲讽。我浑身仅剩的一点战意被金叙的嘲讽给点燃了。我大力拉开椅子坐下,同时示意对面依旧不知所措的姑娘不要拘谨。

  “你好,我是梁宜公司市场部经理助理梁温暖。”我朝姑娘笑了笑:“您先介绍一下自己?”

  小姑娘身子不自觉挺的更直:“您好,我叫陆羽,是d市人,大学就读本市商业大学的企业管理系。”

  我点点头:“为什么来梁宜应聘?”

  小姑娘脸一白,我了半天没我出一个字来,在我刚想开口婉拒她时,她红着眼睛说了声对不起就跑出去了。

  我愣在座位上,是我面试的太成功了吗?她感动所以就哭了?

  我也有些反应不过来了,侧头看了金叙一眼,只是这厮一直在低头看桌面上的资料。

  “经理,我回来了。”

  清了清嗓子,我跟金叙销假。

  “嗯。”他答应了一声。左手食指颇有节奏的轻叩着桌面:“什么时候回来的?”

  我把裙子向下拉了拉:“路上堵车,就晚到了几分钟。”

  “几分钟?”金叙不依不饶,问的很是详细。

  “大概十多分钟吧。”我看了眼头顶的吊灯,底气明显不足。在感觉到身边气温疾速下降之后,不等他开口我又补充了一句:“十多分钟就是,嗯……十分钟又多二十分钟。”

  “梁温暖。”他声音随着气温一起冷却,板着脸抬头看我,正想发飙时,放在他手边的手机适时响起。

  他看了一眼屏幕之后接起电话,答了两句之后朝我飞了几个白眼过来:“去梁总办公室。”

  我站在梁女士办公室外面,听着虚掩的门内隐隐传来交谈声。

  “梁温暖,来了就进来。在门口站着干什么?”

  我正打算躲在门边偷听一会,梁女士那好似低音炮般的嗓音就响了起来。不得已,我只得推门进去。

  虽然早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在看见坐在沙发上跟梁女士聊天的何典阳之后,我还是没出息的震惊了。

  “怎么这么长时间才来?”梁女士瞪了我一眼,再转向何典阳那边时,又露出二月春风般的笑:“典阳,你以前是学医的,估计商业这方面经验可能不太多,但也别有太多压力,营销部那边我会派一个资历老些的人带带你,我想以你的才智,这些都不成问题。”

  没人请我坐下,我就自己凑到梁女士身边:“何典阳是营销部经理?”

  其实对于这件事我倒不是很吃惊,因为我潜意识里就觉得,在何典阳身上几乎不会发生无法胜任这样的事。

  “阿姨您费心了。”何典阳扬起一抹笑,双眼微微弯了弯,整个人看起来平易近人不少。

  我一看她们这次的谈话是要结束了,下意识问了一句:“让我来干什么?”

  梁女士这才算是正式看了我一眼:“我叫你来是想问问,你是想留在市场部还是去营销部?”

  何典阳的视线黏在我身上,有些灼热,我脑门几乎被烧出来个洞。

  “我是这么想的。”我清了清嗓子:“我跟何典阳是老相识了,互相都比较熟悉,如果把我跟他放在一起,我觉得默契什么的就不用培养了,如此一来也省了不少事,所以我决定留在市场部。”

  梁女士刚送到口中的茶喷了出来。

  我淡定的抬手擦了擦脸上不幸溅到的水星:“妈,您老别激动。”

  梁女士狠狠的剜了我一眼:“典阳,你觉得呢?”

  何典阳看了我一眼:“我尊重暖暖的想法。”

  从梁女士的办公室出来,何典阳一直没有开口说话。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我总有些心虚。进了电梯之后也尽量拉开跟他的距离,默默的往角落里靠。

  “晚上吃什么?”大概是察觉到我无声的退缩,何典阳长臂一挥将我拉到他身边站好:“我请你。”

  “你没生气?”我抬头看着何典阳:“我以为你生气了。”

  他摸了摸我的头:“不会生你的气,在我记忆没恢复的这段日子辛苦你了。”

  我心一紧,一头扎进何典阳的怀中,伸手搂着他的腰:“你是不是想起来什么了?你怎么突然就对我这么温柔了啊?”

  他身子微僵:“没,只是有时候做梦会梦到一些事。暖暖,对不起。”

  作为一个许久都没有感受到党的关怀的人来说,现在一点点的甜头都会被放大无数倍。我很是没有出息的喜极而泣:“没事,等你想起来之后就好了。”我非得变本加厉的折磨回来,真的,你不要担心。

  因为何典阳的怀抱太温暖,我被他揽在胸前就有些忘乎所以。

  电梯门打开的时候,门外等电梯的同事看着我和何典阳相拥而立,大家面面相觑,更有好事的同事转身就离开电梯门前。边走边道:“金经理的女朋友又出墙了。”

  实在不是我不厚道,但听刚才那姑娘的意思,金叙他原来是被劈腿过啊。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