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大师_逝者敲门
笔趣阁 > 逝者敲门 > 第15章 大师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5章 大师

  齐翌猛地转过身,除了几个特警外什么都没有。

  他眼神不善的看着齐经杰:「逗我玩?」

  「不……不是啊,它刚刚还在你后面……真的!我没骗你!」齐经杰害怕得直打哆嗦:「完了,我们都被缠上,这下死定了……怎么办,怎么办……」

  姜晓渝被他说的毛骨悚然,心脏都漏了几排,忍不住攥紧齐翌的手腕:「翌哥……我感觉他不像是在开玩笑,现在怎么办?」

  华所长和特警们也有点慌,大半夜荒山野岭,周围都是吸血蝠,前面还有具尸体被砌进柱子里,齐经杰眼泪鼻涕齐下,抖得跟个鹌鹑一样,让他们一个个精神压力很大,都拿枪警戒着周围,眼睛到处乱看。

  齐翌:「不怕,我们人多,谁在背后装神弄鬼都不怕。如果真的是鬼……死了我们一起上,反杀它们。」

  姜晓渝:……

  「翌哥,别秀了,现在怎么办?」

  齐翌眼下也没有别的办法,恐惧已经扎在他们心底,现在他说什么都没用,留下来也发挥不出多少作用,反而可能给藏在暗中搞鬼的人可乘之机。

  「算了,有点晚了,先回去吧,明天一早再回来……给林业部门发个涵,就说发现外来物种入侵,让他们尽快派人过来处理。」

  几人都松了口气,押着齐经杰下楼,上车回到派出所。

  把人关进留置室,齐翌看看时间,已经是夜里三点多了:「你们吃宵夜不?」

  众刑警摇头表示累得要死只想睡觉。

  「行,那大家都休息吧,明天……九点吧,再晚要耽误事了,我们九点在所里集合。」

  华所长:「我带你们找住的地方。」

  「带他们去就行,我答应了我妈回家睡觉。」

  「行。」

  「翌哥……」

  姜晓渝欲言又止,虽然她很想跟着齐翌,但……

  齐翌不想弄出流言蜚语,影响人家小姑娘的清白,看向之前发现齐经杰的特警:「兄弟,今晚你跟我回家睡?」

  姜晓渝失落之余也松了口气:「对对对,翌哥的安全最重要,今晚麻烦你了。」

  自家老头子什么性格她知道,她怕齐翌因此惹上麻烦。

  特警大咧咧的:「行啊,我在哪睡都一样,打地铺也行。」

  「不要掉以轻心,翌哥现在太抢手了,随时可能有人对他不利,务必保持万二分的警惕。」

  「放心吧,有我在,绝对没人伤得了齐队。」

  ……

  等齐翌回到家已经快四点钟了,他拿出钥匙,找了好半天。他现在钥匙越来越多了,又很少回家,不太好找。

  老家比主城冷多了,他们从废宅回来,裤脚有点湿,特警挫着小步小声催促:「好了没有?」

  「好了。」

  他小心翼翼地***锁孔,打开门,和特警鬼鬼祟祟往楼上走。

  两人才走到楼梯口,就听到啪嗒一声,灯亮了,宋瑞美穿着身厚厚的棉睡衣打着哈欠推开门:「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遇到了点意外,耽误了。」齐翌解释说:「明天再说吧,太晚了,先睡一觉。」

  「行……另外几个同事怎么没跟你一块回来?那个小姑娘呢?」

  「华所安排他们去其他地方休息了。」

  「哎呀,你看看你这人,怎么不让他们来家里啊,你这……」

  「家里也住不下啊。」

  宋瑞美:……

  摆摆手示意老母亲赶紧回去睡觉,齐翌推开房间看了几眼:「只有一间卧室收拾出来了,你等一下,我再帮你找床垫单被子

  ……」

  「不用了,我睡沙发就行,也方便听动静。」

  齐翌又劝几句,劝不住,干脆由他,道声晚安进屋睡了。

  六点出头,齐翌自然醒过来,自觉精神没完全恢复,于是调整了下姿势继续睡,八点才爬起来,草草洗漱完,拉上特警下楼,躲着宋瑞美往外走。

  「站到!」宋瑞美从厨房伸出头:「早餐都不吃,你平时也这么照顾自己?」

  厨房里传来一阵鸡汤的味道,特警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齐翌身子僵住,撒谎:「我去所里吃,都跟兄弟们约好了……」

  说着他连连向特警使眼色,他应付不了老娘,只想赶紧走。

  没想到特警为了一口鸡汤,果断把他给卖了:「阿姨,他骗你的,昨晚只约了九点钟碰头。」

  宋瑞美脸顿时拉了下来:「齐翌!怎么,这个家你是一刻都待不下去了?」

  齐翌瞪了特警一眼,走上餐桌:「这不是怕您太累……」

  ……

  「基本情况就是这样,齐队当时脸都绿了。」

  派出所,那特警特八卦地把早上的事给兄弟们说了。

  姜晓渝坐着小板凳吃瓜,齐翌向来强势,现在连王支队都不怕了,想不到居然怕他妈。

  话说回来……

  「翌哥,你妈很凶吗?怎么感觉你很怕她啊?你不是向来都很勇的吗?」

  齐翌本来不太想说自己的私事,结果一帮人都眼巴巴的看着他。

  还几天就过年了,看他们这阵势还不知道能不能赶得回去过年,大家都有点想家,乐意聊聊关于家里人的话题。

  齐翌咽下要脱口而出的敷衍话语,慢慢说道:「原来很凶。」

  派出所的空调年久失修,只吹风不发热,越吹越冷,华所拿了个铁盆烤火,众人围着小铁盆,齐翌吨两口速溶咖啡,还是觉得昏昏欲睡:「我妈小时候对我不好,后来我爸死了才对我好一点。

  「怎么说呢……感觉他们当初是被哪家狗屁机构忽悠了,父母分工很明确,慈父严母,后来父亲缺位,她又当爹又当妈,她脾气好了很多,但童年的固有印象根深蒂固,一直有点怕她,再大点就一直在外面读书上班,一两年不一定见一次面。」

  姜晓渝说话没什么顾虑,想到啥就说啥:「原来如此,我就说你们俩有点奇怪,一个努力演孝子,另一个努力演慈母,总有点不自然。」

  齐翌动作一僵:「这么明显的吗?」

  姜晓渝说着也有点想妈了,她抽了抽鼻子:「对啊,痕迹太明显了,我跟我妈不这样,我甚至有种感觉,她很关心你,却不知道该怎么关心。说白了就是很陌生,你家这么近,有机会还是多回来看看,多陪陪她就好了。」

  齐翌低着头默然不语。

  聊着聊着,上厕所的几位特警也也跟着回来了。

  时间刚好九点,齐翌布置任务,安排两人去烂尾楼协助林业部门处理蝙蝠,侦查线索,两人到烂尾楼后的果园里摸查唐海潮的痕迹,剩下两人则暗中寻找威胁跳楼小年轻的齐瀚功,他和姜晓渝打算去会一会齐经杰嘴里的「大师」。

  「大师」就住在镇子上,最繁华的集市街里,有一栋小楼,门面开了家食杂店,他儿子在打理,他在后边的小院里「修行」,颇有点大隐隐于市的感觉。

  齐翌:屁的大隐,分明是个骗子。平时吃吃喝喝,有人上门就赚点外快。

  走进铺面表明身份和来意后,老板露出了「我懂」的表情,擦了擦手热情的给他们指:「我爸就在后面,你们自己去吧。」

  「好的,谢谢。」齐翌和姜晓渝往里面走,齐翌压低声

  音说:「他儿子这反应有点意思,平时恐怕少不了干部找这位大师做事。」

  姜晓渝:「不问百姓问鬼神,老顽瘴痼疾了。」

  齐翌诧异的看了她一眼:「平时没少帮队里写材料吧?」

  姜晓渝一脸震惊:「你怎么知道?翌哥你也会算命吗?」

  「话说,你爸知道你现在做的事情很危险吗?」

  说着两人已经走进后院,那位「大师」齐康寅正坐在躺椅上看书晒太阳。

  这人个子不高,留着撮山羊胡,穿着中式的灰白大褂和黑布鞋,有点像长得比较胖的鲶鱼精。

  齐翌走到他面前,拿出证件表明身份。

  大师顿时坐起,笑着问:「警官找我有什么事?」

  「大师算不出来?」

  「警官说笑了,要算也得有依据,您这什么都没说,我上哪给您算。」

  「那大师不妨猜猜看?」

  大师坐更直了:「我看你不像是来问事,是来找茬的吧,既然你不信鬼神,又何必来问我?」

  齐翌意味深长的说:「很正常,就像我们不信那些嫌疑人,还是得通过讯问来得到想要的讯息。」

  「有意思,你这是把我类比成嫌疑人了。」大师合上书放一边,齐翌瞄了眼,书名《大数据分析概述》:「大师还看这个?」

  齐大师:「我们也要与时俱进,大数据一说颇有意思,能给我带来不少灵感,参考参考挺好的。」

  齐翌:「所以你发现大数据算的比你准了?」

  「……过年过节的,你非要我把你赶出去吗?」

  齐翌抬手:「过年过节的,打击封建迷信甚至迷信诈骗也是我们的工作之一,还请理解。」

  「行,话说到这份上,我就姑且猜猜。警官,你是为案子来的吧?更准确地说……是为齐经杰的老婆孩子?」

  齐翌挑眉:「为什么不猜唐海潮的案子?」

  「我跟唐海潮没有联系,你没必要问我——我想你们再怎么荒唐,也不至于靠玄学来破案吧?小镇案子又不多,基本都不够格让刑警来办,又得跟我有点关联,也就只有那对母女的失踪案了。」

  齐翌:「先生是个聪明人,那么关于你几次三番给齐经杰作法的事,是不是该给我个解释?」

  大师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笑着反问:「警官想要什么解释?」

  「不是我想,而是要通过你的解释确定性质,如果是诈骗,自然要依法处理。」

  「如果不是呢?」

  「那你就摊上事了。」齐翌当着他的面拿出一份传唤通知书,指了指上边的留空:「我昨晚没睡好,今天耐心有限,你要是不能回答清楚我问你的问题,只能让你跟我走一下程序。」

  大师微微眯眼,不为所动:「警官是在威胁我?」

  「我只是想要查清真相。另外,别以为自己有点人脉我就动不了你,我一个小小的大队长你或许看不上,但她爸叫姜清明,你不知道吧……」

  说着齐翌往姜晓渝的方向侧了一下头,拿出手机打开浏览器,输入姜清明三个字,把搜索结果展示给齐康寅看。

  姜晓渝第一次看到有人这么光明正大的,在她面前扯她爸的大旗,有点傻眼。

  但不得不说,真TM好用!老头值了!

  齐康寅喉结上下翻滚,眼睛都直了。

  但他很快恢复如常,嘴硬道:「事实就是事实,不管谁来我都这话,他自己干亏心事被盯上,我作法帮他把老婆叫了回来,你可以不信,但不能污蔑我诈骗。至于他老婆自杀,是我能力不济,我也没骗他。

  「警官,你大概是比

  较纯粹的无神论者,但有些东西你解释不清楚不代表不存在,这里面水很深,我劝你有点敬畏之心。」

  齐翌失笑,他收敛笑意,弯腰,咄咄逼人的看着鲶鱼精:「你当我是傻子吗?那你现在给我叫一个神下来,每年全国失踪的人都不少,有你这种法师在,我们警察是不是可以都可以下岗了?」

  齐康寅:……

  「你刚刚说他被盯上了?」

  「对。」

  「是人是鬼?」

  「鬼。」

  「在哪?」

  「在他心里。」

  齐翌额头上冒起青筋:「我正经问你话,你给我玩哲学?」

  齐康寅有点绷不住了:「鬼确确实实就在他的心里,平常一切正常,但随时可能趁虚而入。归根结底还是他干了亏心事,如果不能解开心结,鬼会跟他一辈子。」

  「别和我讲这些虚的,我只想知道,盯着他的人是谁?」

  「是鬼,也可以说是冤魂,或者说他的良心。」

  齐翌盯着他眼睛:「你知道他犯过什么事?」

  「我不知道,只知道他心虚,没凭没据的,我也不是仙人,哪里算得出来。」

  齐康寅侧过身,慌而不乱,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齐翌把传唤通知书拍大腿上,写下他的名字和事由:「齐康寅,我现在正式通知你,你因涉嫌以迷信手段招摇撞骗,现依法对你进行传唤,跟我们走一趟吧。」

  齐康寅挣扎几秒:「可以,走吧。」

  紧急通知:启用新地址-,请重新收藏书签!

  免费阅读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