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火_野火
笔趣阁 > 野火 > 1.火
字体:      护眼 关灯

1.火

  午后太阳褪去炽意,光直直打进教室。

  冬稚坐在三组四排。周边几乎都空了,只她一个,低头自顾自忙着手里活计。

  上上节课间编的是星星。

  上个课间编玫瑰花儿。

  这会在编小马,四根还是五根彩色塑料管,摁在桌面上,左右上下来回,就仿佛编画片儿。

  “那谁……冬稚!集合了,快点!”

  体育委员来检查漏网之鱼。

  座上的人闻声抬头。刚打了会儿球的体育委员不期然怔了怔,回过神忙抬手擦不存在的薄汗借此掩饰失态,皱眉露出不耐,催促:“快点,就差你了!”

  刚才一瞬,她看过去还真有几分安娴雅静,睫毛都卷着尖托起光来。只是待抬起头再看,唇角是娇,鼻尖是俏,眉眼哪哪都带点说不出的意思。

  “好。”冬稚轻应,收起东西慢条斯理站起来。

  体育委员不等她,扔下一句“快点的”,风一样就跑了。

  冬稚她们小组分到清扫操场的值日工作,她带了清扫工具去,放到一旁再去集合。照惯例先跑三圈,再做两遍大课间必做的广播体操,等老师一拍手就解散自由活动。

  女生们要不挎着手在操场漫步,要不坐在草坪上闲话。男生热火朝天打着篮球,在球场上挥洒臭汗。

  嘴馋的学生去后门,敲敲掉铁皮的黄色大门,外头小贩敲两下回应。把钱从缝隙塞出去,那边收了,零食就会从门底下更大的缝隙里塞进来。

  而三组的人,为不耽误放学后的时间,争分夺秒开始劳动。

  靠近铁丝网大门的地方归冬稚打扫。

  一手扫帚,一手铁畚箕,扫完一块地有条不紊换下一块,她扫得细致,挪动也慢,扎起的长头发垂下来,顺着脖颈挂在右边胸口前。

  冬稚的手袖撸高到肘处,左手细白的腕上绑了一根红色的编织手链。

  “——哎,冬稚!你手上戴的是什么啊?”

  13班的人就在这附近活动,聚着聊天的几个人注意到她的手。

  打扫动作停顿,弯腰的冬稚抬眼看过去,她们直勾勾盯着她,视线盘亘在她腕上不放。

  “没什么。”

  她闷头清扫地面。

  她们在说什么冬稚没注意听,她是不管那些的,只想早点扫完。

  太阳沉下来了,一会儿要起风,垃圾不早点倒干净容易被风吹跑。

  “梨洁——”

  那边响起一嗓女声,冬稚一顿。

  佯若无事,连这片刻滞愣也没有过一般,眼睛专注于脚下的地面。

  还是先前问她话的女生们,扬声叫来另外的人。

  “梨洁这边!过来一会儿!过来过来——”

  和13班同一节体育课的,还有2班。

  高二全级20个班,文理各一个重点班,分别是1班、2班,同在高二教学楼一层。此刻这个操场上会喘气儿的高二生,不是13班的人,就是2班的文科重点生们。

  冬稚扫地的动作有所加快。不远处说话的女生们在聊什么,她完全没有想要知道的欲望。

  直至话头指向她。

  “你手上的编织手链可以给我们看一下吗?”

  话朝着她问,连主语都省略。在一群人齐齐聚来的目光下,冬稚不问也知道,提问的对象是自己。

  扫帚扫过鞋面,原本就不白净的鞋又蒙上一层灰。

  冬稚站直身,13班问她话的几个女生和2班的几个女生都在看她。

  赵梨洁就在其中,漂亮的大眼睛里带一点好奇,嘴边习惯性的笑意像是在向她示好,亲和力与生俱来。

  但和眼神里遮掩不住的探究味道相比,这份示好淡薄到几乎可以忽略。

  “你手上戴的那个手链和梨洁戴的好像哦,是不是一样的啊?”

  同班女生轻轻执起赵梨洁的手,眼盯住冬稚,似乎想在她脸上找到些许期待的神情。

  “你看,梨洁手上也有一条,和你那个是不是一样?”

  冬稚不说话。

  “你这个什么时候买的?”女生问赵梨洁,“我看你戴好几天了。”

  眼神从冬稚身上移开,但在那之前,同样在冬稚手腕上停留很久,赵梨洁微微一笑,说:“前几天放学的时候买的。”

  视线又转回冬稚手上。

  “你是什么时候买的?”像是一定要问出个究竟,同班女生又看向冬稚,追问不休。

  仍旧不答,冬稚默然看她们,没言语,拿起扫帚和畚箕转身走向别处。

  “喂……”

  女生等来这个回应,愤愤啐了一口,“切,学人精!”

  倒是赵梨洁拍她的手:“好了。买到一样的东西不是很正常。”

  “可她就是学你啊!你都戴好几天了,她偏要跟你戴一样的东西,这么爱学别人,看着就讨厌!”

  赵梨洁不得不岔开话题。

  三两句后,终于说起别的,不再围绕着手链进行。

  “对了梨洁,这周日下午和我们一起去唱K吧!”女生突然邀请。

  “唱K?”

  “对,不止我们,七班还有五班六班都有人去,都是你认识的!”

  赵梨洁面露为难笑意:“可能不太方便,我周日和别人约好了,一起去图书馆。”

  每周只有周日下午才能休息,这是学生们不多的娱乐时间。

  13班几个女生一脸可惜。

  其中一个忽然眼亮:“梨洁你和谁去图书馆啊?是不是和陈就?!”

  和陈就有关的话头一带起来就收不住。

  “是陈就吗?”

  “肯定是,不然还有谁能约到梨洁!”

  “你们俩就在隔壁班,天天说话还不够啊,礼拜日难得休息半天都要待在一起……”

  赵梨洁被取笑,脸微红,“没有啦,不是……”

  “少来!就说是不是和陈就约好了吧?”

  抵不过追问,赵梨洁羞臊,连道几句“好啦”,才说:“是和他约好了,不过只是去图书馆一起复习,看看书什么的。”

  “咦——”

  甭管13班的女生还是几个和赵梨洁一起被叫过来的2班女生,一听都起哄。

  “陈就他上次参加奥数竞赛又拿奖了吧?”

  “我看他前两个礼拜穿的那双最新款球鞋,学校男生现在全都在穿!”

  “不是,主要是他人真的很好!上次我1班的朋友带我去找他问题目,他在做试卷,还停下来给我们讲题,一点都没有不耐烦,真的……”

  “我知道!我们班男生上次找他借篮球,他那个特别好看的篮球,带来过一次的那个,听说还很贵,他都很大方的借了!”

  赵梨洁面含笑听着一直没说话,直到后来才温声接:“是呀,他是很好。”

  几个女生齐齐停下,指着她怪笑起哄:“你看你看!还不承认,天天放学一起走,周末也要待在一起,还不老实交代!”

  都围着她闹。

  1班是理科重点班,全班六十名学生就是理科红榜的前六十。

  而陈就,是1班的代表。

  陈就和赵梨洁,这两人一个理科第一,一个文科第一,且同是校广播站骨干,站在一块别提有多合适。

  赵梨洁不是第一次被人和陈就放在一起打趣,玩笑几句绕开话题,很快也就过去。她许诺下回有空一定应邀,周日唱K这事才算完。

  天还没沉就起了风。

  几个人手挽手亲亲热热往操场中心走。刚才的插曲抛到脑后,已经没有人记得小小的不愉快。

  赵梨洁始终带笑听身边的同伴说话,视线却不自觉瞟向不远处。

  铁丝网大门旁,冬稚正提起畚箕将盛着的垃圾往桶里倒。即使死板的校服严丝合缝地包裹着她,仍然藏不住少女袅娜身段。

  她的皮肤白得发光,手腕上系着一个红色编织手链。

  格外好看。

  ……

  冬稚到家的时候和往常一样,家里没有人。自行车推到屋檐下停好,回头看,立着一堵高墙,墙那边是精致气派的大房子,她妈应该在厨下忙着煮饭。

  打水洗手洗脸,刚挂起毛巾,小小的院子里响起车铃声。

  “冬稚。”

  来人叫她。

  她转头看一眼,没吭声,先把毛巾挂起来。毛巾挂在屋檐下的晾衣竿上,这里通风干得快,浴室背光常年不见天日,毛巾放两天就要潮。

  “冬稚?”

  见她端着脸盆就往屋里走,来人急了,推着车进来,“冬……”

  冬稚在门前站住,沉着脸转头,“干嘛?”

  男孩推着自行车,个子高得分外出挑。上个月说是有180cm,这会儿看着仿佛又更高了些。

  两人的校服是一样的,不同的是,她的洗得边角泛白,他的白净整洁,一丝不苟,连拉链都拉到刚刚好的位置。

  把自行车停好,陈就拿起车筐里的辅导书走到她面前,“你不是要这本教材吗?我给你拿来了。”

  “陈就。”

  冬稚打断他,抬起眼看他两秒,捋起左手袖子。

  “你戴了?我还以为你不喜欢……”

  陈就脸上的笑意还没完全过去,冬稚的右手绕过抱着的空盆,到手腕处二话不说摘下手链,一把扔还给他。

  他飞快抓住,手链差点掉到地上。

  “你是不是有病?”

  就见冬稚冷冷看着他,眼里那一点点生气也只存在两秒,很快消失殆尽。

  什么情绪都没有。

  “我……”

  冬稚转身朝里走。

  没走两步,小院里头墙根下的门开了,“吱呀”一声,围着围裙的冬勤嫂从那边回来。

  两人都停住看过去。

  “少爷?”看见陈就在院子里,冬勤嫂一愣,慌忙快步上前,一边招呼:“哎哟,你怎么来了!快快快,怎么不坐啊?”

  “我……我来给冬稚送书。”陈就说。

  冬勤嫂看看书,再瞥一眼冬稚,骂道:“干嘛呢,给你送书来还不快接着!”

  “我想先放下脸盆。”冬稚声音低了些。

  “破脸盆随手一放不就完了,费什么劲!让少爷跟门口站着,这都没太阳了,院子里风多大,像话吗?”

  “勤嫂。”陈就微赧,“您别总叫我少爷……”

  冬勤嫂虎着脸:“这是规矩!先生太太待我们不薄,不能不知道好歹!”

  冬稚垂下眼,眸色半敛。抿了抿唇再抬头,她的神色更沉了几分:“妈,你是不是要拿什么东西?快去拿吧,厨下忙完了吗?”

  “差点忘了!锅子里还炖着汤,佳嫂在帮我看着,我得拿了东西赶紧回去!”冬勤嫂忙向陈就歉笑,转身进里屋。

  冬稚走两步,站到陈就面前。

  屋檐下两人面对面。

  她能闻到他身上淡淡的香味,特别好闻特别干净,晒足了太阳,有一种让人想拥抱的暖意。

  他挡住门外大半的光,阴影笼下来,罩住她,她仿佛正被他抱在怀里。

  这是一种错觉,她知道。

  定神越过陈就的肩看,能看到对着她家大门的院墙,墙那一边是陈家。

  “快回去吧,太太在等你。”

  冬稚从他手里拿过书,抬起头,他的下巴离她的鼻尖近得只有一点距离。

  她用很轻很轻的声音叫他,“少爷。”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