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焱焱焱焱_野火
笔趣阁 > 野火 > 12.焱焱焱焱
字体:      护眼 关灯

12.焱焱焱焱

  陈就力气用得稍微有些重,边说着又扯她一下,“说话啊?”

  冬稚被生拽了一把,不小心踩到他的脚尖,踉跄小半步,脸一沉甩手挣开他。

  “啪嗒”一声,外套里掉出一样东西。

  陈就先一步捡起,是张叠起来的传单,他展开半边,才看清几个字,冬稚伸手抢回去。

  陈就稍顿,“……小提琴比赛?”

  冬稚把传单塞回口袋,不答他的问题,再抬头,脸色板正,“我没跟谁出去,还有,凭什么我出去就是鬼混?”

  陈就眉一拧,“我不是说你,我是说那个人。你跟他认识才多久?你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吗你就跟人家走得那么近?”

  “我心里有数。”冬稚不想跟他吵架,转身开门。

  陈就跟在她身后进屋,“你有数?你的有数就是明知道隔天要考试,还在外面待到天黑才回家?要不是勤嫂今天有事不在,你回来她又会骂你,你不知道?早点回来把时间用在复习上,明天精神充足进考场,不好吗?”

  他从昏暗的厅跟进她的房间。

  冬稚背对着他,把书包里的东西倒在床上,一样一样整理,她不转身,不接话,动作带着说不清的燥意。

  陈就站在她背后,沉声道:“我在跟你说话。”

  旁边是垒好的几本练习册,冬稚手里还拿着一本书,她停住动作,抬头盯着掉皮的白色墙面,启唇长吸了一口气。

  她把手里的书扔在床上,转身面对陈就。

  “我说了我没跟谁出去。我知道明天要考试,我成绩是不怎么样,我也知道要复习,这些我都知道。”

  冬稚从口袋拿出那张叠起的传单纸,一边展开,一边吸了吸鼻子。她的眼睛有一点红,但没有湿意,更没有雾气。

  生活不需要眼泪。

  “我只是去人家的琴行逛了一会,拿到这张比赛传单,心里很烦,在外面转了几圈。”

  陈就看着她,看着那张折痕明显的纸,面色一滞,“你……”

  “回来之前我就想清楚了。”她说,“你说的确实很对,不如把时间用在复习上,精神充足进考场。是该做点实际的事情。”

  冬稚把传单撕成两半,再几下撕成碎片,丢进床边的垃圾桶里。

  ……

  赵梨洁和陈就约好考完一起去书店买资料。

  两人考场不同,但都在一栋楼,赵梨洁先出来,在空旷处等他。

  陈就背着单肩包从楼梯下来,赵梨洁向前应了两步,两人并肩,一起出去。

  “考得怎么样?”她拎着帆布包,笑吟吟问。

  陈就说:“和平常一样。”

  赵梨洁没忍住笑出声:“要不是知道你的实力,看你板着个脸,还以为你考砸了呢。”

  陈就勉强扯了下唇角。

  边朝外走,赵梨洁问:“晚上赶着回家吗?去买完资料以后,要不一起吃饭?”

  陈就蹙了下眉,“明天还要考试。”

  “没事啊,不会耽误很久,吃完饭就回家。”

  他犹豫几秒,还是拒绝,“不了。今天我想早点回家,下次吧。”

  赵梨洁嘴角挂着的笑敛了敛,但很贴心地没有强求,“那好,下次我们再一起去吃好吃的。”

  他嗯了声。

  两个人步伐迈得不大,赵梨洁侧头打量他,斟酌着问:“你是不是心情不好?”

  “嗯?”陈就像是刚回神,对上她的视线,否认,“没有。”

  她试探道:“我看你今天好像有心事。”

  他只说没有,“可能是昨天没睡好。”

  快到校门口,陈就忽然问:“你学小提琴很久了?”

  赵梨洁愣了下,见他有兴趣,忙答:“对啊,好多年了。不过我开始考级比别人晚,老师想我基础打好一点,不然应该能早一点考完十级。”

  陈就问:“你用的小提琴多少钱?”

  赵梨洁想了想,“之前用的那把六千多,今年我爸给我买的新的,一万二,差不多一万三的样子。”

  陈就面色不轻松,“那一般价位的呢?”

  “一般价位的也有啊。最便宜的两三百都能买到,那种都是工厂琴,入门的时候才会用,不过我没见过,身边也没有人会用,感觉应该很糟糕。”赵梨洁摇了摇头,“像我们从小开始学琴的话,要用好几把琴,一开始是小号的。如果是初学的话可以不用买太好的,等到最后定型,买一把好一些的4/4的琴就行了。成人琴从一两千起,什么价位都有。”

  陈就略有出神。

  赵梨洁盯着他看了几秒,“你怎么突然问起小提琴的事?”

  “没有。”陈就抿了下唇,说,“随便问问。”没等她再说,他眼急,提醒她,“有车。”伸手扯她的衣袖,把她拉向自己。

  一辆自行车从旁边飞快骑过去,赵梨洁扭头瞥了一眼。

  陈就绕到外,和她换了位置,站到靠马路的一侧。

  赵梨洁一愣,朝他一笑。

  没再聊琴的话题。

  ……

  连考三天,月考结束。

  陈就趿着拖鞋从楼上下来,“妈,我昨天带回来的那个袋子呢?”

  陈太太姓萧,全名静然,正坐在客厅喝茶,听见声儿,放下手里的书,“什么东西?”

  “昨天拎回来的那个蓝色纸袋。”陈就走进客厅,没坐下,四处找东西。

  “噢,你说那个。昨天佳婶打扫卫生收起来了。”萧静然到橱前,开柜门拿出他说的纸袋,递给他,“东西好好放。”

  陈就接过,笑着受了她的嗔怪,“我想今天就要带出去,放在一楼方便。”

  衣领很整齐,萧静然还是给他理了两下,“你要出去啊?刚考完试回来,又去哪?”

  “广播站的同学过生日,晚上不用上晚自习,请大家去庆祝一下。”

  “我还说让佳嫂今天给你炖汤。你看你,都瘦成什么样了。”

  “哪有。”

  “还说没有。”萧静然虚指他一下,叮嘱,“早点回来啊,天凉了,晚上冷。”

  “我知道。”陈就拿着东西要上楼,“我回房换衣服。”

  跑出去没两步,萧静然叫他:“回来!”

  陈就扭头看一眼,乖乖走回她面前,“怎么了妈?”

  萧静然去沙发上拿包,拉开拉链,从里抽出三张一百块,“身上有钱吗?这么大个人,出门带点钱。”

  陈就说不用,“我有。”

  “让你拿着就拿着。”萧静然把钱塞给他。

  陈就低头看一眼,笑着道:“妈,你今天真好看。”

  萧静然假意瞪他,“油嘴滑舌!”说着,又多塞了一张一百块的纸币给他。

  陈就俯身抱了抱她,“妈你早点睡,晚上冷,别等我了。”

  萧静然“嗯嗯”应了几声,脸上的笑意遮掩不住,在他背上轻拍一下,“好儿子,去玩吧。”

  在背后目送他上楼,见他趿着拖鞋,脚踝光着露在外,萧静然禁不住又念叨:“你不冷啊,穿上袜子!”

  陈就应着声,回了楼上房间。

  关上门,陈就径直到书桌前,拉开抽屉,拿出最上面的一个白色信封放到桌上。

  他妈给了他四百。

  陈就抽出两百装进信封里,想了想,又拿了一百塞进去,然后才把信封放回抽屉。

  如此,陈就这才去换衣穿袜。

  简单收拾完,他拿上手机和送寿星的礼物,顶着即将擦黑的天出门。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