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燚燚燚燚_野火
笔趣阁 > 野火 > 16.燚燚燚燚
字体:      护眼 关灯

16.燚燚燚燚

  温度降得快,冬天来临,已经有了实感。各人的校服里面都加上了厚外套。

  课间是闲话滋生的时间。

  午休,旁边组的组长收着模拟卷,才到中途就跑偏,站着和几个女生一聊就是半天。

  苗菁百无聊赖喝着酸奶,光听不够,打从话中间插进去:“赵梨洁参加比赛?什么比赛?”

  聚在一块聊得正欢的几人回头看她一眼,说:“就是小提琴比赛啊,她不是学小提琴的嘛。”

  “学校要办比赛?”

  “不是。”知道的说,“咱们学校哪会办这些东西,是我去办公室的时候听到老师他们在聊这个比赛,好像会借我们体育馆做场地,然后说赵梨洁也参加了。”

  苗菁哦了声,点头,接着听,不乱插嘴。

  冬稚低头看着书,温岑在纸上涂涂画画,都仿佛没听到,专注得很。

  ……

  下午,太阳拨开阴云,都趁着课间出去晒一晒,走廊上人不少。

  冬稚不爱走动,没离座位。身旁的同桌去向别人请教题目,空着。温岑身边同样,苗菁在走廊上,是晒太阳大军的一员。

  他用笔帽戳了一下她的背。

  冬稚回头看一眼,“嗯?”

  温岑趴在桌上,问:“你不是也会嘛,那个。比赛你参加不?”

  稍顿,明白他说的是其他人八卦的那件事。

  “不了。”冬稚说,“我很久没上课了,手生。”

  “手生也试试啊,怕什么。”

  她沉默片刻,说:“我的琴小了,不太趁手,没换新的,估计拉不好。”

  温岑还想说什么,她坐直,背不再贴着他的课桌前沿,枕着自己的桌继续看书。

  ……

  周五晚上,陈就到家比平时晚。往常他回家都很准时,除非临时有事。

  萧静然一直等着,照例让厨下预备了热汤,在炉子上煨着,刚看过一遍从厨房出来,听见动静,知道他回来,马上迎出去。

  “怎么现在才到家?”她趿着拖鞋朝门走。

  陈就手里拎着一个大袋子,正在玄关拖鞋。

  她一瞥,随口问:“拿的什么东西,那么大?”

  陈就抬眸看她一眼,只说:“我和朋友在外面逛了一会儿。”三两下换好鞋,提步就往楼上冲,“我先回房换衣服。”

  “哎——”萧静然还没说话,他跑得飞快,转瞬就上了楼。她无奈,叹气,“跑那么急做什么。”

  陈就换好衣服下楼,两手空空。

  萧静然让人盛好汤端到餐厅桌上,陈就拉开椅子坐下,萧静然在旁看着他喝。

  陈就舀一口汤喝下,冲她笑,“好喝。”

  “好喝就好。”萧静然笑盈盈,“妈天天让人给你炖。”

  陈就说:“妈,我回来晚了你就别等我,别跟着我熬夜。我又不是小孩子。”

  “知道,知道。你喝你的。”萧静然心里熨帖,怎么看他怎么好。

  想起刚才他拎回家的大袋子,萧静然张了张嘴,刚想问,又自己打住。

  他拎着东西跑得飞快,不就是不想让她知道?

  抽屉里攒钱的信封,日历上圈起的她的生日,还有今晚上神秘兮兮的……琢磨着,已然勾勒出事情的大致模样。萧静然压下唇边的笑,轻轻拍了拍陈就的肩,“妈去厨房让人再给你煮点东西吃。”

  “妈,不用了。”陈就忙抬头。

  没叫住萧静然,她趿着拖鞋进了厨房,拦都拦不住。

  喝完汤,陈就又吃了一碗馄饨,正好还要看会儿书,可以消消食。

  等看书看到眼睛发酸的时候,胃里差不多也消停,陈就起身去洗漱。

  洗漱完上床就寝,入睡前收到赵梨洁的消息。

  “休息日一起去图书馆吗?”她问。

  陈就关了房间灯,屏幕光照在他脸上。后座贼兮兮的笑在脑子里一闪而过,陈就拧起眉,回道:“不了,我没时间。”

  她又问:“你有别的事要忙吗?去干什么?”

  陈就想了想,说:“我妈马上过生日,我要给她买生日礼物,还没挑好。”

  她说:“这样啊。”

  他回了个“嗯”字,她没再说什么。

  一夜安眠。

  隔天到学校,上午第二节课结束后的大课间,赵梨洁出现在班门口。

  “陈就。”她叫他,背着光,看不清表情。

  陈就起身,到门口,赵梨洁叫他到拐角说话。

  “什么事?”他问。

  赵梨洁默了笑会儿,说:“我是不是做了什么惹你不高兴了?”

  “没有啊。”

  “那你为什么躲我?”

  陈就一顿,说:“我没躲你。”

  赵梨洁不说话,直勾勾看着他,眼里情绪繁复。

  “真的没有躲我?”她低声,自问自答似得,“如果我有什么做的不好,你跟我说,一定要跟我说。”

  她性子开朗,鲜少这样。

  要说躲她,其实有一点。她也太过敏感,婉拒了两回,一下子就察觉。陈就不知道该怎么说,略微闪躲,动了动唇:“真的没有。”

  赵梨洁从口袋拿出一张纸,展开,递给他,纸上写着几个店名。

  “你说你要帮你妈妈挑生日礼物,这是我知道的几家店,以前给我妈妈买生日礼物的时候去过,还有一些我妈妈经常去逛的店,我昨晚看了它们的官网,现在很多正好在上新品,你去看看,应该能挑到合适的礼物。”

  陈就没接,视线落在她眼眶下,有一层淡淡的黑眼圈,“你昨晚弄这个熬夜了?”

  赵梨洁不吭声,不说是也不说不是。

  陈就接过那张纸,默叹一声,说:“谢谢。”

  她唇角向下撇,低声说:“我可能有的时候确实比较烦吧,如果你觉得不方便,以后会我少找你,你别为难。”

  手里拿着的东西轻飘飘,被风吹过,纸张有纸张特有的声响。

  “如果……”小半晌,陈就才说,“如果你不用太早回家的话,休息日下午我挑完礼物可以再陪你去图书馆。”

  赵梨洁脸上闪过诧异和轻微的喜意,“真的?”她说,“那,那我陪你一起给阿姨挑礼物好了!上次在你家和阿姨聊了几句,感觉她人真的很好。”

  陈就犹豫。

  “我每年都有给我妈妈准备礼物,我的审美还可以啦。”她说。

  陈就想了想,最后道:“也行。那到时候电话联系。”

  ……

  萧静然生日当天,天气不错。

  冬稚不记这些日子,但冬勤嫂一大早就去了陈家,她上完半天的课回来,下午休息,家里空无一人。

  前头陈家热闹,一堆人还在忙着。

  早上开始大扫除,中午陈就的父母都在家吃的饭,现在过午,陈就的爸爸出门见朋友,预备晚上在酒店里招待客人,陈就的妈妈在家和一堆朋友喝下午茶,估摸着时间差不多就会动身。

  冬稚在房里看书,天色未暗前,接着窗户外透进来的那一点点光也能看清楚。

  放在桌角的手机振动。

  拿起一看,苗菁发来消息:“晚上一起去看电影?”

  冬稚怪道:“怎么突然想去看电影了?”

  苗菁:“新上了一部片,我想看。今天我家来亲戚了,下午四点前我估计是出不去了,待在家里好无聊,晚上出来呗?我请你看电影,你就当陪我嘛!”

  冬稚想了想,应下:“好。几点?”

  “看七点多的吧,看完逛一逛,到家差不多十一点。可以吗?”

  “行。”

  苗菁又道:“我问问温岑来不来,叫上他一起。”

  不多会,她说成了,“温岑也来,这下有男生一起,走夜路也不怕。就这么说定了,我买三张票。”

  冬稚说好。

  继续看书,翻了几页,手机又响。

  仍然是收到新消息的震动声。

  冬稚以为是苗菁,拿起一看,却是陈就。

  ……

  “晚上你别太早睡,在家等我。”

  陈就站在能看到冬稚家小院的窗前,撩开窗帘一角,给她发了条消息。

  天冷了,冬稚没在外面,大概在房间里。

  很快收到回复。

  冬稚:“干什么?”

  他说:“我找你有事。”

  “什么事?”

  “等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记得,别太早睡,等我回来。”

  她发来一个字:“嗯。”

  陈就提醒她:“一定要等我回来。”

  冬稚再三说好,他才放心。

  院子里空空如也,莫名有几分萧瑟。

  陈就回房穿上外套,临出门前,打开藏小提琴的橱柜,把大袋子拿出来检查了一遍,琴盒好好的在袋子里。正要把橱柜门关上,瞥见袋子里的小票,赶忙拿出来。

  给冬稚送琴的时候,这个可不能给她看到。她要是嫌贵,肯定就不愿意收了。

  门外响起脚步声,萧静然叫他:“儿子——”

  陈就忙把小票塞进外套口袋,关上橱柜门,回头应道:“我在换衣服。”

  萧静然没推门进来,在外道:“换好衣服快点下来啊,我们准备走了,楼下的阿姨们都想跟你聊会天呢。”

  陈就朗声说好。

  萧静然是主人,不能把客人晾在楼下太久,门外脚步声渐远。

  很快,陈就带齐手机等随身物品,背起书桌上装有礼物的包,出了房间下楼去。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