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炎焱燚火_野火
笔趣阁 > 野火 > 24.炎焱燚火
字体:      护眼 关灯

24.炎焱燚火

  詹静给的钱,冬稚放进存钱罐里妥善收好,除了拿钱去修掉进河里的手机,其余一分钱都没花。

  好在手机没出大问题,不然换个新的,这些钱可能全要搭进去。

  生日会过后第三天,冬稚挑了个天气好的日子出门。搭公车到目的地——天盛商场——从一楼开始一家家门店看过去。

  看见有咖啡厅或是西餐厅,她就推门进去,到前台找人询问。

  一连五六家店,都没有得到想要的答复。

  冬稚从一楼逛到二楼,又见一家西餐厅,她在门口驻足数秒,深吸一口气,做好心里建设后推门进去。

  到前台,和先前在其它店里问得如出一辙。

  “您好,请问你们这里有需要寒假工吗?”

  柜台里的人擦着吧台,“寒假工?要的,你是想应聘服务员还是什么?”

  “不是……”冬稚犹豫着,轻声说,“你们这里需要给客人伴奏的吗?就是像有的西餐厅里,会请人弹钢琴,你们需不需要拉小提琴的……”

  “这个啊,不好意思。”店员立刻露出歉然的笑,“我们店里暂时没有招这方面的。”

  意料之中,冬稚失望了一瞬,笑道:“那不好意思,打扰了。”

  从店里走出来,冬稚继续提步,往下一家店去。

  二楼的店铺逛了一半,就快要不抱希望的时候,终于找到了一家咖啡厅,有收这方面的短工。

  “小提琴可以的呀,不过我们店一般是请人弹钢琴,小提琴很久之前有过好像,后来没了,我问问,具体的可能要和我们店长谈,你等等。”

  冬稚喜出望外,忙说:“好的,谢谢。”

  咖啡店店员叫来店长,是个穿休闲装的男人,看着年纪不大,十分精神。

  店长请冬稚到角落的卡座坐下聊。

  “你多大了?”

  “过完年十八。”

  “这么小啊。才上高中吧?”

  “嗯,高二。”

  “你说会拉小提琴是吧?多少级呀?”

  “我没考级。”冬稚神色一凛,略带紧张地赶紧补充,“但是十级的水平我可以的。”

  店长皱眉思索,“这个……”

  “我前段时间参加了小提琴比赛,拿了第一名。”冬稚忙道,“有获奖证书的,我可以拿给您看。”她说,“如果您要是觉得为难的话,钱……钱可以少给一点,没有关系。”

  “比赛拿了第一?”店长道,“那还不错。这样吧,钱就不少给你,一般是多少钱一个小时就给你多少,你就多拉一会琴,三十分钟,这样行吗?”

  “可以。”冬稚毫不犹豫应下。

  谈得还算顺利,想来是她那句“比赛第一名”有所加成,否则按店长先前的态度,怕是有点悬。

  一切商定,只等冬稚隔天再来便是。

  ……

  一连数天,冬稚都趁冬勤嫂不在家的时候出门,当然不可能每天都那么赶巧。

  她打寒假工的第五天,冬勤嫂就在家待着,一步都没出去。

  冬勤嫂在厅里忙活,冬稚拎着个大袋子急匆匆从房里出去,冬勤嫂回头问:“去哪?”

  冬稚在院子里回答:“出去有事!”

  瞧不清其它,冬勤嫂只隐约看见她拎着什么,被她挡住了大半。不免嘀咕:“净往外跑……”扬声喊一句,“早点回来!”

  冬稚应声说好,接着又步伐匆匆地走了。

  ……

  转眼过了一周多。冷空气来袭,低温之下又再降温。

  萧静然预备会友,穿一身时髦大衣,手臂上拎一个包,从楼梯上下来,吩咐在客厅擦沙发茶几的冬勤嫂:“一会去楼上衣帽间把我那件挂在衣架上的米色大衣拿去换了,换小一码,小票在左边口袋里。”

  冬勤嫂说:“好的太太。”

  “记住啊,别忘了。”萧静然叮嘱完,款款出门。

  陈家开了暖气,再加上前几年翻新,在地板下装了地热,温暖得和门外仿佛处在两个季节。

  冬勤嫂忙完一看时间,已经四点多,赶紧去办萧静然吩咐的事情。陈文席晚上不回家吃饭,萧静然不一定,陈就也不一定,动作快些,赶在傍晚回来就行。

  冬勤嫂上楼,去萧静然的衣帽间取下大衣,拿出小票揣在兜里,把大衣装好,立刻出门。

  店的地址小票最末行写着,在天盛商场二楼。

  冬勤嫂打车出去,给主家办事时出门之类的,费用都由主家报销。

  五点前到了天盛商场,冬勤嫂抱着袋子进去,直奔扶手电梯上二楼。

  商场里这些什么“A1”“A2”“B1”“B2”,着实让她头晕,就算电梯旁有指示牌,越看越搞不清方向。

  冬勤嫂研究了半天,确定那家店的位置,一边看一边找过去。

  经过二楼一侧,见一家装潢精美的西餐厅和一家颇有情调的咖啡厅连在一块,她的视线随意一扫,正要继续往前,余光瞥见一道熟悉的身影,蓦地一停,头猛然扭回去。

  咖啡厅的墙是透明玻璃,斜斜看过去,里面靠墙的地方有一个圆台,圆台上放着一架钢琴。但此时钢琴没有人弹,旁边却站着一个拉小提琴的女生。

  冬勤嫂哪会认不出自己的女儿。

  冬稚站在那,闭眼拉琴,偶尔睁开眼睛,视线也朝下,根本没有注意周围,更遑论店外。

  冬勤嫂愣了半天,半晌回神,走到咖啡厅门口。

  一个服务员站在门口,冬勤嫂愣愣上前,问:“那个……你好啊,我问一下,你们店里面有人弹琴啊?那种钢琴,还有那种手上拉的琴?”

  服务员没有不耐烦,极有职业素养,脸上挂着笑耐心道:“对的,我们店里每天都有专门请人来现场伴奏,有的时候是钢琴,有的时候小提琴,上午和晚上轮换。”

  “你们这……这个算是打工吗?”

  “是的。有长期和短期。”

  冬勤嫂一直盯着里面看,被室内的盆栽挡住,视线仍不懈探询。她犹豫着问:“里面那个姑娘……”怕服务员觉得她奇怪,“我看她年纪不大,架势挺熟练的,到这门口一听,好像还蛮好听的,她来了多久了?你们这环境这么好,过年和亲戚朋友来坐坐挺不错……”

  她穿一身质地明显旧了的衣服,别说打扮,厚厚的棉衣臃肿不堪,粗糙的手指一看就是干多了粗活,哪像是会来这种场合的人。

  服务员却仍笑着:“拉小提琴的女孩子是新来的。”

  “这个,她在那一天要站多久?”冬勤嫂睁着那双因操劳过度显得浑浊的眼睛看向服务员。

  “四个小时。”

  “晚上呢?”

  “都是。”

  “哦,哦……”冬勤嫂愣愣谢过服务员,“那个,这家店在哪里,你知道吗?”假装是来问路的,她拿小票给对方看,“我找不到,本来想过来问路……”

  服务员一看,指给她,冬勤嫂再次道谢,拎着衣服走了。

  走远,冬勤嫂还忍不住频频回头,差点撞着人。

  ……

  降温只一天,隔天就重新升温。

  冬稚依旧是下午班,收拾好,拎着东西刚要出门,一直待在房间里的冬勤嫂突然出来。

  “你去哪?”

  冬稚本来想趁她在房间的时候出去,不妨她突然出来,“我出去有事……”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出门偷偷去练琴对不对?”冬勤嫂说,“带着那个大个袋子,能装什么?还不是装你那个琴盒,怕拎着琴盒被我骂……你拿这么大袋子我就看不出来了?”

  冬稚哑然,思考该怎么说。

  就听冬勤嫂道:“我是拦不住你,说了你也不听,怎么说你,你还要拉你的小提琴……我也懒得管了。”她瞪冬稚一眼,“去练琴就去练吧,鬼鬼祟祟的,少来这套!出去练总比在家里好,那个琴声烦死了,吵得我耳朵痛。”

  以为她会强行阻拦的,不想就这么放行了,冬稚一愣。

  冬勤嫂看她犯傻,又骂:“大冬天的,你不多穿两件出去,你是要冻死是不是?冻生病了又要我给你看病,还不回房间加件衣服?”

  冬稚动了动唇:“我不冷……”

  “让你加就加!穿个衣服话这么多。”

  冬稚无奈,哦了声,回房添了件衣服。

  穿好,冬稚拎着琴盒出来,桌上突然多了碗汤。

  冬勤嫂拿着调羹从厨房走出来,“赶紧的,坐下把这瘦肉汤喝了。”

  “煮汤干什么……”

  “昨天猪肉买多了。”冬勤嫂头都不抬,“多出来的只好煮汤了,省得浪费。你喝了再出去。”

  冬稚觉得她今天有些奇怪,却又说不出来。

  冬勤嫂皱眉催她:“愣着干什么?冷了更好喝是吧?”

  冬稚只好走到桌边,坐下喝汤。

  把满满一碗瘦肉汤喝完,冬稚拎着琴盒出去。

  走到正门口,她停了停,回头道:“妈,我出去了。”

  冬勤嫂没看她,“去吧。早点回来。”

  院门开了又关,随即那一丁点声响湮灭。

  冬勤嫂把桌上的碗端进厨房,预备过会再洗,拎起买的一袋子菜,拿上盆,坐到门口摘菜。

  四下无声,偶尔有轻微的风吹过。

  她动作利索地摘着菜叶,浑浊的眼一直沙沙地疼。

  大概是风把细微的沙粒吹进了眼里,也可能还有一点别的什么。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