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焱_野火
笔趣阁 > 野火 > 25.焱
字体:      护眼 关灯

25.焱

  越到年关越忙,尤其做生意的人,一年到头生意场上的来往多不胜数,更何况春节期间。

  陈文席平时见天在外面忙,今天去临市明天去隔壁省,好不容易到年下最后一个月,回了澜城,也总要出去和朋友应酬,难得有时间待在家。

  萧静然早就嘱咐人炖汤,三点过半,用白瓷汤盅盛了,端到书房给他。

  “喝点汤。”

  陈文席早就习惯她让人喝汤补营养的爱好,“搁那吧。”

  萧静然放下汤盅,没走,靠着他书桌的边沿,看了他几秒,“儿子出门前……和你打招呼没有?你回来见着他了吗?”

  “刚刚来了一趟。”陈文席说,“他出门前到这书房跟我说了一声。”

  她沉默了。

  陈文席察觉,“怎么?”

  “没。”萧静然硬扯嘴角,笑了一下——还不如不笑。

  陈文席皱眉:“有事你就说,遮遮掩掩的像什么话。”

  萧静然面上闪过一丝为难,还有一点低落和难过,她说:“儿子跟我置气呢。”

  “置气?”

  “嗯。从那阵开始,就跟我别别扭扭的,看着我也不爱笑,也不像以前一样跟我聊天了。”

  陈文席奇怪:“他平时不是挺听话吗?你们闹什么?”

  “还不是……”萧静然语气愤然,到口的唾骂止住,强行压下火气,“冬勤嫂那个女儿,以前不是学小提琴吗,这些年早就不学了,也不知道起得什么心思,突然撺掇咱儿子给她买小提琴!那段时间你不是跟我说,感觉儿子钱不够花吗?哪是不够花,根本就是全部攒下来了,我平时给他的零花钱,还有你给的,攒了几千块,给那个丫头买了一把小提琴!”

  陈文席皱眉,“还有这事儿?”

  “不然呢?”萧静然说,“要不然我至于生气吗?就我生日那天,我在儿子房间里找到他给那丫头买的琴,我在楼下等着呢,咱们那个傻儿子,拎着琴颠颠的就跑去小门给人送琴去,被我逮了个正着!”

  “然后呢?”

  “然后我就把冬勤嫂叫来,把那丫头骂了一顿!琴我让人退了,儿子看那丫头挨了两下冬勤嫂的打,打那天开始就跟我闹脾气,到现在还没拧过来!”萧静然越说越委屈。

  陈文席啧了声:“你也是,他想买什么就让他买,你非得管他干什么?又不是拿钱去干坏事,一把琴花得了多少钱?”

  “三千块不是钱?甭管多还是少,那也是咱们家的钱!”萧静然生气,“我就见不得他眼巴巴地对那冬家那丫头好!他是什么身份,那丫头是什么身份?十几岁的人,又不是小孩子,走得太近有什么好处?这个年纪的孩子看什么都新鲜,万一被她勾带了,学坏怎么办?”

  萧静然翻了个白眼,“年纪不大,心思忒多,一个女孩脸皮都不要,好意思让男孩子给她买这么贵的东西!”

  陈文席听得烦:“陈就跟那丫头从小一起长大,走得近也正常。”

  萧静然抱怨:“还说呢!还不都怪爸爸,我以前就不喜欢儿子跟他家的丫头玩,爸非不管,成天把他俩放在一块,也不拦着……你儿子跟个下人命的丫头片子搅和在一块你脸上有光是不是?!要不是你爸,那丫头现在会这么心高胆肥,什么都敢撺掇你儿子做吗?”

  “行了行了!”陈文席拍了下桌,“你能不能少说两句?那是我爸,你给我放尊重点!”他瞪一眼萧静然,半晌才平息怒火,长抒一气,“……再怎么说,好歹也是冬豫的女儿。孤儿寡母的,少苛待她们。”

  “谁苛待谁呀?我可不敢!”

  “这样,你给冬豫媳妇发点年礼,吃的用的,再给点钱。”陈文席见萧静然要说话,先堵住她的嘴,“冬豫在的时候,我爸几乎把他当干儿子看待,他在我身边帮衬了那么多年,该给的别少。”

  萧静然嘀咕:“说得好像冬勤嫂平时在我们家干活受亏待了似得……”

  “这事就这么定了。”他拍板,眉头皱着,不容拒绝。

  “知道了!”萧静然不高兴地答应,转身出去。

  书房门关上,门外的脚步声也渐远。

  陈文席坐在书桌后,微微出神。心里烦躁,他夹着烟,起身走到窗边。烟尾闪着火星子,他一口都没抽。

  冬豫……

  冬豫。

  窗外乌云绵绵。

  眼前仿佛出现那张从儿时开始相伴的脸,永远走在他前面,替他开路承受风险。永远先他一步,怎么追,也追赶不上。

  陈文席把烟掐灭在窗台,燃烧的火星摁出一个黑点。

  ……

  从书房出来,萧静然心气不顺,冬勤嫂又不在,没处发火。她在房间里窝了一下午,才把那股火气压下去。

  傍晚陈就回来,萧静然等在客厅,一见他进门就迎上去。

  “回来了?累了吧,妈妈帮你……”

  陈让一侧身,躲开她伸来拿包的手。他弯下腰换好鞋,不看她,径直朝楼上走,“我回房了。”

  “儿子……”

  她急急跟了两步,陈就人高腿长,三阶台阶一起迈,很快就不见。

  萧静然又气又急。

  不就是把琴退了,不就是不让他给那个死丫头送东西?至于吗!她不过挨了几下打,本来就是该!他闹几天脾气就算了,这都多久了还没完没了?

  从前十几年,儿子听话孝顺,从来没有忤逆过她的意思,本以为他的青春期会一直这么乖乖巧巧地过去,谁承想突然来这么一出!

  巨大的落差难以忍受,萧静然舍不得冲儿子撒气,憋得快疯了。

  坐在客厅想了半天,萧静然趿着拖鞋上楼。回到房间,从包里拿出一千块钱,顿了顿,又咬牙拿出一千块,整两千块揣在手里,她提步去了陈就房间。

  敲开门,陈就没把门全开,身子挡在门边,没有要让她进去的意思,“什么事?”

  萧静然一见心里更不高兴,面上挤出笑:“是这样,下午你爸爸跟我说,让我给冬勤嫂发点年礼。她今天不是不在么,我想着,放寒假嘛,你跟冬稚约了出去喝喝奶茶逛一逛,去买两本书也挺好……”说这句话,她笑得脸都僵了,“你帮妈把这个钱给她。”

  萧静然把钱塞到他手里。

  陈就垂眸,看了一眼手里的一沓纸币,再看向她,“妈,你是不是觉得我傻。”

  “啊?”她一愣。

  “你上次对冬稚说那样的话,我买的琴也被你拿去退了,现在又让我拿钱给她,你不就是想让她觉得我在羞辱她,以后好躲着我,对吧?”

  “我……”

  “差不多够了。”陈就说,“妈,我真的对你很失望。我以前以为你跟别人不一样,在我心里你是最温柔最好的,从小到大你从来不跟我和爸爸红脸,几乎没有打过脾气,也不打我骂我。但是我没想到,你竟然也这么嫌贫爱富,骨子里看不起穷人。”

  萧静然想说话:“妈妈不是……”

  “我还一直奇怪,为什么这两年冬稚越来越不愿意理我,看到我就躲开,在学校里不跟我说话,装作不认识我,回了家也尽量不和我待在一起,生怕和我扯上关系……也是,要是有人来找我会害我挨骂挨打,我也躲着他。”陈就板着脸,眼里有点嘲讽,“你知道吗?那天你在客厅里的样子,真的很丑陋,我从来没见过你那样,尖酸,刻薄,甚至有点恶毒。”

  被自己疼爱的儿子这样说,萧静然眼睛都红了:“你……你怎么能这样说妈妈?你不知道妈妈……”

  “我不会拿钱羞辱冬稚,我希望你最好也不要,不然我会对你更失望。”陈就把钱塞还给她,“砰”地一下,关上门。

  “你……你就是这样想妈妈的?!”萧静然回过神来,砰砰敲门,“我哪里有要你羞辱她?我就是想让你开心,让你别生妈妈的气!你现在怎么会这样,妈妈做什么你都忘坏的方向去想?我在你眼里就有那么坏是不是?”

  她边哭边敲门,“儿子你开门!你开门听妈妈说,儿子……”

  陈就的房门紧闭。

  门依然是门,无论是现在任她怎么敲也不开,还是从前毫不设防随时开着那样。

  门,还是那扇门。

  ……

  咖啡厅的店长人挺不错,春节前就给冬稚发了一部分工资。

  冬稚拿到钱数了又数,最后小心翼翼地装在口袋里。

  回到家,冬勤嫂正在房间里做鞋垫。外面的鞋垫其实不贵,但她就要剩那么几块钱,坚持自己做。

  冬稚回房放下东西,立刻去了她房间,“妈。”

  冬勤嫂抬头,见她站在房门口,“干吗?”

  “马上就过年了……那个,我们去买身新衣服吧。”冬稚怕她误会,忙不迭说,“我之前比赛拿奖,不是送了那把琴吗,还有奖金,这几天发……嗯,发下来了。我们一人买一身新衣服穿,也好过年。”

  冬勤嫂看了她几秒,垂下眼,继续做鞋垫,“我不去。买什么新衣服,我一把年纪的人了,要买什么新衣服。你有几个钱,拿了点钱就净想着乱花……”她停了停,“你自己去买,挑颜色鲜亮的买,别买那些黑的白的,不好看。”

  “妈……”冬稚还想劝。

  冬勤嫂皱起眉赶苍蝇一样摆手,“哎呀哎呀,不去,说了不去就不去,你出去,别烦我。”

  冬稚站了站,只得走开。

  听见她进了厕所,冬勤嫂才抬头,朝那个方向看了一眼,没几秒,又低下头,似叹似念。

  “撒谎都不会,跟你爸似得……”

  ……

  拗不过冬勤嫂,给她买新衣服的打算只能作罢。冬勤嫂让冬稚自己去买新衣服穿,冬稚随便买了一身颜色亮的,到家后想了想,给苗菁发消息。

  “过几天有空吗?出来我请你们看电影。”

  苗菁大概闲在家,回得很快:“好呀好呀!有时间,哪里会没时间!我天天待在家里都快闷死了!”

  马上又问:“请我们?还有谁啊?”

  冬稚说:“温岑啊。”

  苗菁回了两个哦字,说:“那你问问他什么时候有空,我随时都可以。”

  苗菁和温岑都请她看过电影,再者还有那把小提琴,里外里,她还欠温岑四百块。

  问过苗菁这边,冬稚就给温岑发消息:“过几天有空吗,我请你和苗菁看电影。”

  温岑回了四个字:“有啊,随时。”

  如此,冬稚看好时间,之后告诉他俩,定在大年初二下午见面。

  ……

  为了迎接春节,冬勤嫂早将家里收拾一新。

  除夕一大早,冬稚被叫起来帮忙,母女俩吃过热乎的早饭,一起上香、摆祭品。家门口的春联也要换新,冬勤嫂选了一幅——“一年四季春常在,姹紫嫣红永开花。”

  冬稚扶着椅子,让冬勤嫂站上去贴好。

  她昂着脖子看了一会儿,没出声。

  这几年春节,冬勤嫂再没买过有“家和”、“兴旺”这类字眼的春联。

  忙活了一个上午,吃过午饭,冬稚被冬勤嫂赶出去遛弯,说是活动活动,闷在家里不像话。冬稚出去逛了一会儿,没什么意思,转眼又回来。

  快三点的时候,冬勤嫂催她洗澡,趁着还有太阳,冬稚洗过澡,换上新衣服。

  冬勤嫂不肯买新的,随便穿了一身干净整洁的冬衣。

  她俩坐在电视机前,围着烧炭的火炉,嗑瓜子,吃花生,剥两个橘子,边吃边烤火边看电视。

  冬稚拿起橘子给冬勤嫂看:“妈,你看,这种皮皱巴巴的橘子特别甜,我就喜欢吃这种。”

  “就你挑。”冬勤嫂瞥她,说着,手里刚剥好的一个,扯下三分之二塞给她。

  过会儿,冬稚又去厨房门后放的蛇皮袋里找红薯,兴冲冲跑进房间,往火盆里丢。

  冬勤嫂道:“这哪烤得熟!”

  “能烤熟!”冬稚有自信,“我特意挑的小的,真的……很小,你看,你一个我一个……”

  冬勤嫂只能由她去。

  就这么过了下午,吃过晚饭,晚上有人放烟花,冬稚站在院子里看。前面陈家黑着,陈文席的习惯是每年除夕都要在外面酒店吃,很晚才回。

  一朵接一朵,在天上展开,耀眼无比,但又很快消失。

  冬稚看了一会儿,觉得脖子有点疼,春节联欢晚会开始了,听见冬勤嫂开电视的声音,她抱着胳膊扭头就往里冲。

  每年的晚会其实都差不多,图的是那个气氛。

  像冬勤嫂这一辈的人,不看春晚,过年就好像少了什么。

  冬稚穿着睡衣坐在冬勤嫂床边,冬勤嫂怕冷,靠坐在床头,窝在被窝里。

  “你冷不冷?”床高,冬勤嫂低头看她一眼。

  冬稚摇头,“不冷。”说着,扒了个橘子,扯下一瓣往嘴里塞,水滋滋的,拔凉拔凉。

  甜得她眯起眼。

  一个节目接一个节目,看过了歌舞看小品,电视机里热热闹闹。

  窗外偶尔有人家放的烟花在天上炸开。

  “吵死了,突然一响,吓死个人……”冬勤嫂被连着吓了好几次,忍不住抱怨。

  冬稚偷偷地笑。

  过会儿,嫌灯太亮,冬勤嫂让冬稚把灯关了,坐到床上。冬稚起身关好灯,听话地钻进被窝。

  她们俩靠坐在一块,一起点评节目。

  看着看着,发觉冬勤嫂好久没出声,冬稚扭头一看,她闭着眼睡了过去。

  盯着她的脸看了半晌,冬稚轻轻给她拉高被子,掖好被角。

  电视里正放到下一个节目。

  冬稚抬头看向墙上,那里挂着冬豫的遗像。从挂上去那天开始,冬勤嫂没有摘下过一次,时不时端着凳子站高,给它擦一擦灰尘。

  眼睫轻眨,视线在那张黑白的照片上停留许久,冬稚默默收回目光继续看晚会。她轻轻歪了歪脑袋,和冬勤嫂头靠着头。

  房间里只有电视机幽幽的光。

  此时此刻,一家团圆。

  又是新一年。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