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焱燚火炎_野火
笔趣阁 > 野火 > 28.焱燚火炎
字体:      护眼 关灯

28.焱燚火炎

  一二三四五六七,马兰开花三十二

  来找她的是个男生。同一级,说是七班的人。

  不说别的班,就是自己班上的人冬稚未必都能叫出名字,男生做介绍的时候她就只听着不说话。

  靠着走廊扶栏,打闹的人都在门口那一处。时值下午最后一节课结束,明儿是这周的休息日,晚上不用上自习,教室空了一半,剩下的不是负责值日的,就是懒懒散散磋磨时间不急着走的人。

  今天天气有点好。其实也不算,冬稚看着空气里飘着的浮尘被斜阳照得无所遁形,脑子里闪过刚刚计算的那道题目。

  每周的休息日都得给家里打下手,她打算做完试卷再走。她成绩不算突出,做题目常有费劲的时候,一往深了想就像扎进海里。

  “……所以说,其实挺划算的。”

  阴影刹那间覆下来,男生说着说着忽然朝她靠近,只差抬手撑住柱子就能将她禁锢在身前。

  安全空间被侵犯,冬稚回神,往旁边躲开。

  “你觉得怎么样,不用考虑吧?”

  男生在笑,没在意她的举动。

  冬稚盯住他,“你再重复一遍。”

  他皱了下眉,耐着性子复述。

  面前的脸光论长相并不讨厌,相反很和善。冬稚看着他的嘴张张合合,一个字一个字蹦进耳朵,她直勾勾盯着看,那张嘴越看,在视野里就越是被放大。

  “怎么样?”说到最后,男生又问。

  “你的包给我。”冬稚忽然说。

  男生背着一个单肩包,她见过这个牌子,价格不便宜。

  虽然她的要求很莫名其妙,男生愣了一下,还是脱下包交给她。

  “这个包还不是我最贵的,我跟你说……”

  话没说完,背包拉链“唰”地被拉开。

  冬稚往空中一扔,包和里头装的东西,试卷、书、还有一些别的,哗哗啦啦,纷扬落在楼下草坪,铺了一地。

  ……

  陈就和赵梨洁在一楼廊边说话。

  “啪”地一声,忽然响起东西落地的动静,随即教学楼的矮台阶前传来一声骂咧惊呼:“……我艹!”

  两个人同时转头看去。

  拄着扫把清扫草坪旁路面的男生也不避人,偷玩手机,一条道扫了快半个小时还没扫完。摸鱼没人管他,反倒是被突然落到草坪上的东西吓着,男生把扫把往地上一撴,朝楼上怒骂:“谁他妈往下扔东西!”

  赵梨洁扯了扯陈就的袖子,陈就的视线调转回来。

  “等下一起去吃糯米糕好不好?我上次和朋友发现北桥那边有一家店,是一对老夫妻开的,味道做的特别地道!他们家店开在巷子里,有很多人特意找到那里去买他们家的糯米糕。而且喔,他们家的糯米都是老爷爷手打的,不是用机器做出来,和……”

  赵梨洁越说越雀跃,眉眼都浮上笑。

  陈就静静听着,视线扫到她不经意露出的手腕,忽然插话:“你手上的手链是哪来的?”

  “……这个?”赵梨洁一顿,冲他笑,“上次放学我们一起回家的时候,路过那个编手链的摊子,你不是盯着这一条的款式看了好久吗?所以第二天路过那里我就买了这条。你的眼光那么好,你觉得好看的肯定很好看。怎么了?”

  她晃晃手,亮晶晶的眼期许地看向他,“不好看吗?”

  “没有。”陈就抿了下唇,“很好看。”

  赵梨洁笑得露出一口皓齿,“做糯米糕的那家店我还没说完呢!真的,我不骗你喔,那一家的糯米糕真的做的很……”

  楼梯上突然冲下来一个人,抬头就嚷着问:“刚刚的包在哪?”

  不仅陈就和赵梨洁看过去,扫地的那个男生闻声,拖着扫把走近了一些,“在那边草坪上。”

  楼梯上下来的男生和扫地的男生,包括陈就在内,其实都算认识。毕竟同是一个年级的学生,不是在球场上切磋过,就是互相认识彼此的朋友,或者曾经是同学的同学。

  扫地的问:“谁扔的啊?”

  那人下来帮忙捡包,朝那边跑过去,捡起包才答应:“冬稚扔的。”

  “13班那个?她有病啊!是你的包吗?她干嘛丢下来?”

  “不是,是扬飞的。扬飞说有事去找她,个狗卵不知道搞什么,跟冬稚说了几句话,冬稚突然就发神经把他的包扔下来了。”

  “她……”

  扫地的男生还没说话,陈就蓦地插嘴:“冬稚人呢?”

  两个男生不约而同看过来。

  捡包那位拍草屑的动作停了停,说:“在她们班。”

  陈就眉头一紧,对赵梨洁道:“今天你自己回家吧,我不和你一起了。你注意安全。”

  说罢就往楼梯跑。

  “陈就……!”

  赵梨洁喊他,他没回头,连课桌里的东西都顾不上回教室收拾,转眼上了楼。

  ……

  陈就赶到13班门口,冬稚被堵在走廊角落,陈就拨开几个男生,当即挡在冬稚面前。

  气势汹汹找冬稚麻烦的男生正是几分钟前刚被她扔了包的那位,陪他一同来的几个男生站在他身后。

  陈就的到来让场面稍微缓和了一些。男生压下火气道:“陈就你走开,不关你的事。”

  陈就不肯让:“有事好好说。”

  “他妈的她都扔我包了,好好说个屁?”男生唾一口,骂,“陈就你是不是有病啊?你就非得管她的闲事?”

  陈就没有半分要让开的意思:“不管怎么说,她是个女孩子。”

  被落了面子,男生心里窝火,一口气撒不出来,脸黑得跟阎罗似得。

  可再气,到底还是卖了陈就一个面子。

  这学校里,有人有好的家世,有人有突出的成绩,有人有优越的外貌,什么样的人都有,而陈就却是更少见的那种。

  所有让人羡慕的条件他占全了,不管哪个方面,样样出众。

  他一个人,一骑绝尘,将他们这些普通的人远远甩在身后。

  他是全校师生心里的天之骄子。

  “我本来以为他们说你爱管冬稚闲事是开玩笑!”男生恨恨道,“你就护吧,就她那样,你能护她一辈子?”

  男生憋着气,扔下这句,一刻也待不下去,甩手带着一帮朋友走人。

  冬稚班上剩下的个别学生朝这边张望却不敢过来。

  没有旁人,陈就沉下脸,隐忍不发:“进去收拾东西,我给你三分钟。”

  冬稚站着不动。她的视线落在地砖上,嘴唇抿得很紧。

  “你去不去?”

  等了几秒没有回答,陈就眉头皱起,将要说话,冬稚忽然出声:“你又什么都不问就要怪我了是吗。”

  他一愣。

  冬稚抬起了头,看他的眼神难以形容。

  上一次她这样看他,是什么时候?

  陈就还记得。那次学校收缴新运动服的钱,头天陈就在家里经过厨下,听见冬稚管冬勤嫂要钱,被骂了个狗血淋头。三天后的下午,忽然听说冬稚和一位老师起冲突,被勒令在办公楼前罚站。

  陈就一问,说是那个老师中午在食堂丢了钱包,学生帮忙去找没找到,结果傍晚碰见冬稚手里拿着个钱包,和老师丢的一模一样。

  到办公室里,冬稚说捡到钱包正打算送来交公,老师和其他几个学生质疑为什么中午不见的东西她下午才拿来。

  冬稚听出话里话外怀疑她想昧下的意思,当时就冷了脸,明说自己刚刚才在食堂捡到。

  一来二去就吵起来,冬稚因为顶撞师长被罚站三节课。

  陈就去找她的时候她站在墙根下,他问是怎么回事,她说,“我没偷东西,也没想偷。”

  本该没有怀疑的,他有什么好怀疑她。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脑子里突然闪过她和冬勤嫂为了钱争执的场景,他应该说“我信你”,可一瞬间,他竟然产生了短暂的犹豫。

  冬稚多了解他,就这么一丝犹豫,教她所有表情全部消失,她低下头看鞋尖,平静地说:“你走吧。”

  除了这句,那天她再没跟他说话。

  后来回到家,热情的冬勤嫂看见他又和他滔滔不绝闲谈。冬勤嫂抱怨冬稚不让她省心、动不动就和她吵架、一点都不像他一样懂事,陈就不妨从一堆话里听到重点——冬勤嫂还是给了冬稚运动服钱,昨天就给她交上去了。

  冬稚根本不用为了交什么钱,去昧老师丢的钱包。

  那次陈就和冬稚道了歉,冬稚似乎没放在心上,只是这几年原本就变得不爱说话了很多,在他面前话更少了。

  此刻在这廊下,陈就喉头忽然哽住,对上她的眼睛,良久才发出轻微的音节:“我……”

  冬稚先别开眼,提步往教室去,她小声说:“我去收东西。”

  ……

  冬稚家的小院子,院门一般是不锁的。不进院就进不了家门,冬勤嫂有段时间常忘带钥匙,一开始还会在院门边的青泥石板下藏钥匙备用,后来干脆剩了,只把锁虚虚挂着,横竖里面的门关着。

  陈就把车停在院子里,冬稚落后他几步,把车推进来停下,返身关院门,然后往屋门口去。

  一路上两人一句话都没有说,一人骑一辆自行车,比同行的陌生人还不如。

  陈就问:“你为什么扔别人的包?”

  冬稚脚下停了一瞬,若无其事走到门前,掏出一串钥匙,挨个找开门那把,“想扔就扔,没原因。”

  陈就沉下气规劝:“你能不能不要乱发脾气?那是在学校,不是在家,你就不能学会适当控制自己的情绪么?不要到处惹麻烦有这么难?”

  见她不说话,陈就继续:“不管郑扬飞跟你说了什么,你何必做得那么绝,把人家的包扔到楼下去?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

  她还是不言语,他稍稍皱眉头,“冬稚?”

  那道背影在门前一动不动,陈就多少被激起脾气:“冬稚,我在跟你说话!你能不能不要总是随时随地耍脾气,你这样很任性你知不知道?今天的事要不是我及时赶到,你打算怎么办?惹麻烦之前你有没有……”

  冬稚手紧紧捏着一把钥匙,忽地一下,她重重把整串钥匙摔到地上,“啪”地一声响。

  她转身,“我惹我的麻烦,管你什么事?!”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