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火火火火_野火
笔趣阁 > 野火 > 4.火火火火
字体:      护眼 关灯

4.火火火火

  清理完艺术楼周围,冬稚绕道去倒干净垃圾,打铃之前回了班上。

  和石凳上的那个人没有太多交流。

  他和冬稚搭了几句茬,见冬稚没有聊天的兴趣,不多会儿又懒散躺回去。

  斜后桌的女生在赶作业,埋头苦写,冬稚去吃晚饭,接了她的钱,顺便帮忙带回来一份。只是回得稍晚,踏进教室的时候离晚自习打铃没剩几分钟。

  对方没嫌弃,忙不迭接过来一口一个谢谢,边吃边继续赶。

  班主任和平时一样,在晚自习的第一节课出现。不同的是平时只露露脸盯一会儿就交给班长管纪律,这趟还带了个人来。

  “来了一个新转来的同学,要在我们班待一段时间,大家欢迎一下。”

  班主任在讲台上带领学生鼓掌,让转学生自我介绍。

  男生站到讲台前,身量跟178的班主任差不多,看着还要高一点点。他一双眼睛不小,但是单眼皮,整张脸属鼻子长得最好,笑起来比不笑好看。

  全班人坐着,需要稍微抬头才能好好打量他。冬稚在他站到讲台前时扫他一眼,他好像也瞧见了她,和看别人一样,看她的眼神没有半点不同。

  下午在艺术楼前,他躺在石凳上,也和现在差不多,都有些懒散。尤其笑起来,骨子里就没有紧张的成分。

  “大家好,以后就是同学了,多多关照。”他拈起一根粉笔,转身在黑板上写下两个字,回过头笑嘻嘻对众人说,“这是我的名字,我懒得念了,大家随便记一记,记不住也行。”

  班上响起一阵轻微的笑声。

  黑板上的那两个字细瘦,写的是:温岑。

  温岑被安排在倒数第二排坐,前面都没位置,就这还是后边挪来换去腾出来的空。

  他没什么意见,坐哪里对他来说大概都一样,从讲台下来后,他拎着个看起来就没装几样东西的书包往后座去。

  经过冬稚身边,他的手肘不小心把桌角的笔袋碰到地上。他蹲下把东西一样样装回笔袋,放回她桌上。

  “对不起啊。”

  他冲冬稚笑,冬稚只觉得他高,一站起来,她跟前的光都没那么亮。

  “没事。”她说。

  他低头,拍拍书包底因蹲下沾上的灰,走到自己的位置坐下。

  ……

  周二下午,冬稚回家吃的晚饭。在家吃的晚饭一向简陋,不到五分钟,冬稚吃完饭,搁下碗筷就去帮冬勤嫂的忙。

  冬勤嫂当值的时候,不用她开口,冬稚能分担的都会主动帮着分担,但她总催,冬稚慢慢就养成了在家吃饭争分夺秒的习惯。

  陈家的厨房很大,和正厅之间隔着一小段距离,远近不论,反正烟火气怎么都不会飘过去。

  冬稚在摘菜叶,冬勤嫂去储备间找东西,刚出厨房的门,陈就进来了。

  听见声,冬稚抬头见是他,手里动作停了一瞬又接上。

  陈就在她身边蹲下,抿了抿唇,“冬稚。”

  她不吭声。

  陈就声音也不大,“你生气了?”

  冬稚摘下一片菜叶子往盆里扔,权当回答。

  “我只是不想你跟他起冲突,他是男生,而且那么多人,你一个人肯定会被欺负。”陈就温声解释,“我……我确实不该没有问清事情经过就先对你态度不好,我只是有点急,你一直不肯回答,我才……”

  “好了,我知道了。”冬稚打断,轻轻推他的胳膊,怕弄脏他的衣服用的是手背,“你出去吧,我妈马上回来了。”

  “你不生我气我就走。”

  “……”冬稚垂眼,又摘了片叶子,轻飘飘道,“我不生气了,你走吧。”

  陈就盯着她的侧脸看,她斜眼过来,“还不出去,你想害我挨骂?”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样东西——那条手链。

  “你戴上,我特意给你买的。”

  “我不戴。”

  “为什么?”

  “不戴就是不戴,没有为什么。”

  “……是不是因为赵梨洁也买了一条一样的?”陈就没傻到家,虽说学校里什么东西一流行起来,几乎每个女生都人手一份,但不喜欢和别人用相同东西的人也是有的。他道:“那我再给你买一条,换个颜色?或者换个款式?”

  “不用了。”

  “你不喜欢这条那就换别的。”他坚持要往她手腕上弄点什么。

  冬稚很想问他为什么非要送自己东西,然而冬勤嫂估摸着快回来了,她是不会说陈就什么,却会怪冬稚把陈就叫来这种地方。

  厨房这种地方是陈就该来的么?

  当然不是。

  冬稚无奈,从他手里拿过手链,“好了,就这条,你出去!”

  “你戴上我就走。”

  她没办法,扔下菜叶子,把手链戴在手腕上,“可以了?”

  陈就这才笑了。仿佛她收下,就代表她真的不再生气,那天的事也彻底翻篇。

  “那我走了。”

  冬稚低下头继续忙活,不轻不重“嗯”了声。

  陈就走出去,又倒回来,从厨房外探进来半个身子。

  冬稚蹲着昂头看他。

  她皱眉还没说话,在她赶他之前,陈就一笑,叮嘱:“很好看,别摘下来。”

  ……

  得了冬稚不生气的答复,一连三天,陈就下午放学到家后,把东西一放就去找冬稚。

  冬勤嫂没当值的时候,他就从后门绕到她家小院去待一会儿,在被他妈看见之前赶回去。冬勤嫂当值的时候,陈就便找空偷偷溜进厨房。

  冬稚从来不让他帮自己干活,即使他想,她也不会肯,他只能蹲在旁边和她说几句话,但冬稚不是能和人热聊的性格——至少现在不是了。说不了几句,便没什么话。

  快到休息日,这天下午放了学,冬稚和几个同学被老师叫去科技楼帮忙整理东西,忙完回去,班上的人已经走光。

  她收拾好走人,书包里只装了一本打算带回去边吃饭边看的书,单手就能拎。

  快到校门口被叫住,陈就从花坛边跑过来。

  “我找你好久,你手机怎么打不通?”

  冬稚低头瞥一眼口袋,没有要拿出来的意思,说:“会议模式。”

  “我去你班上也没找到你。”陈就说,“好了,去吃饭。”

  冬稚蹙了下眉,他看出她的不解,道:“我之前去省会参加的全国数学竞赛,评选结果出来了,我拿了一等奖,庆祝一下。”

  “我得回家……”

  “我已经打电话跟勤嫂说过了,没事。”陈就伸手拿过她的书包,“走吧。”

  冬稚稍作犹豫。她从没和他一起在学校吃过饭,不管是校内食堂还是校外的小餐馆。

  他已经拎着她的书包走出去几步,见他回头看过来,冬稚缓缓提步跟上。

  走到校门另一侧,陈就说的那家店就在不远,赵梨洁站在路边等他们,准确来说应该是等陈就。

  “这边——”赵梨洁笑着冲他们俩挥手。

  冬稚跟在陈就身后,不动声色从陈就手里拿回自己的书包。

  陈就垂头瞥了眼,松了手。

  赵梨洁看见他帮冬稚拎着包走过来,也看见冬稚把包拿回去,但没多嘴。迎上他们俩之后,先和冬稚打招呼,然后才和陈就说话。

  他们的话题冬稚插不进去。

  和其他人碰面,一群人进店坐下。

  人不多,七八个。冬稚和陈就的朋友不熟,他们有说有笑,她插不上话,安静地用纸巾擦拭餐具。

  菜陆续上桌,其他人和冬稚不熟,不太搭理她,知道陈就和她有点交情,看在他的份上也没有对她如何不好。

  冬稚左手边是陈就,右手边是个戴眼镜的女生,筷子掉地下的时候冬稚手快帮她抓住,她给冬稚道谢,之后倒是偶尔有跟冬稚说两句话,冬稚也都心平气和地有来有回。

  菜吃到一半,陈就出去接电话。

  赵梨洁的手腕不经意露出来,桌对面一人看见觉得好看,便问:“梨洁你的手链好好看啊。”

  “是吗?”她说,“我自己买的,她们都夸好看呢!”

  这边聊着赵梨洁的手链,那边眼睛见的见冬稚手上也带着一条,乍一看一模一样,仔细一看,还是一模一样。

  “冬稚手上的那条手链和梨洁的一样?”说话的女生和赵梨洁关系不错,嘴上的笑有点不那么是滋味,隐约微妙。

  一桌人都看过来,倒是冬稚身旁的戴眼镜的女生打圆场:“冬稚也买了一条?很正常,这个款式这么好看,女孩子都喜欢。我也觉得好看。”

  冬稚没说话,冲她轻扯了下唇角。

  陈就接完电话回来,“在聊什么?”

  有那嘴快的:“在聊冬稚手上的手链。”

  陈就转头看向冬稚的手腕,见她戴着那条手链,弯唇,“挺好看的吧?看到的时候我觉得她戴很合适,就给她买了。”

  “——你买的?”

  满桌人都看着他,心思各异,大多都是诧异。

  知道他们认识,但不知道他们……原来这么熟?

  陈就不觉得这有什么,是没几个人知道他和冬稚从小一起长大,但他自觉坦坦荡荡,这么多年的情分,给冬稚送条手链不算什么。

  他有一说一,不遮不掩:“嗯,我买的。”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