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一儿一女_野火
笔趣阁 > 野火 > 番外-一儿一女
字体:      护眼 关灯

番外-一儿一女

  陈之纯和冬有真的诞生,十分顺利。或许是知道自己在冬稚肚子里,让她受尽了罪,两个小家伙在最后关头非常给面子。

  冬稚顺产,几个小时就生了。

  按照陈就期望的那般,两个孩子一个男孩一个女孩,只是并非兄妹,而是姐弟。

  姐姐叫陈之纯,弟弟叫冬有真。

  两个孩子不仅性别不同,性格更是天差地别。之纯活泼好动,古灵精怪,有真安静寡言,木讷温吞,喝奶都比姐姐少喝两口。

  成长路上,各个方面,之纯都比有真更先一步。

  之纯翻身更早,也更先学会爬。姐弟俩平时一同放在大摇篮里,倒是都一样好带,给之纯一个玩具,在有真眼前挂一个小物件,一个玩,一个看,能安安生生待好半天。

  发现之纯会翻身那天,是在一个偶然的午后。

  冬稚和陈就两夫妻难得清闲,和两个孩子一块待在房里,他们午睡饱了在摇篮床里玩,他们夫妻俩便靠坐在床头,各自看书,聊天交谈。

  听得摇篮床里传来动静,之纯“啊呀”“啊呀”叫着,熟知他们习性的冬稚和陈就立刻起身。一个冲奶粉,一个到床前哄他们。

  “乖哦,爸爸在冲奶粉了,马上就可以喝啦。”冬稚对着之纯有真解释,弟弟没什么反应,之纯像是听懂了似得,直冲着她笑。

  之纯爱笑招人疼,霍小勤和许叔都特别喜欢他,大舅许博衍、干爹秦承宇更是不用说,每次见了,都抱着她不撒手。

  对于冬稚夫妻俩来说,手心手背都是肉,活泼有活泼的可爱,安静亦有安静的好处,对姐弟俩向来一视同仁。

  只是冬稚偶尔也会吐槽陈就:“你看,儿子跟你简直一样一样的,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你们俩一大一小两块木头。这么不活泼,一看就是像你。”

  “不活泼就像我?”陈就反驳,“你很活泼吗?我以前出了名的人缘好,到底像谁多一点?”

  心虚如冬稚,被堵得没话可说。

  陈就那边调着奶粉,见摇篮床里两个小家伙没什么事,冬稚转身把床上两本书收好放在床头柜上——刚才她和陈就顺手就扔在一边了。

  放好书还没转身,就听得摇篮床里传来响动,而后是一声“咿呀”,听着重重的,像是使出了吃奶的力气。

  一回头冬稚就愣了:“哎,之纯——!”

  陈就拿着两个奶瓶过来,就见之纯不知什么时候翻了身,摇篮床里空间不小,她蹬着藕节般的腿往前爬。别的倒还好,会翻身会爬是好事,只是她将弟弟当成了借力的东西,一脚蹬着有真包着尿片的腰侧,往前挪动了一点点。冬稚伸手抱开她的时候,她的脚已然蹬在了有真脸上。

  有真肉肉的小圆脸,被姐姐的脚踹得,肉挤出一块。他还一副无事发生的样子,冲着面前吊在空中的玩具发出“啊呜”、“啊呜”这般的声音。

  ——也不知他会不会觉得,突然之间嘴有点难张开,一侧脸颊上的肉,挤得过于用力了些。

  冬稚忙把之纯抱起来,解救了有真的肉脸。

  “你这个坏家伙”她看着笑得开心的女儿,颇为无言,“怎么能踹弟弟的脸?嗯?弟弟是小傻瓜,但是你不能欺负他啊,对不对?”

  凡大人说话,之纯都像是听得懂,会一直看着你的眼睛,然而永远都是用一张讨喜的笑颜混过去。

  冬稚擦掉她嘴角流下的口水,去看摇篮床里的有真。

  她更无奈了:“你看这个傻瓜——”她让陈就看,哭笑不得,“脸被踹了也不知道,不哭不闹,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陈就表扬了一句:“很好,沉稳是好事。”

  沉稳是用在这里的吗?冬稚都懒得说他。结果他递来的一个奶瓶,喂之纯喝奶。陈就抱起有真,将另一瓶奶递到他嘴边。

  日渐长大,两个人的性子还是如同婴儿时期,没有太大改变。有真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看书,小时候看各种寓言故事,再到各种各样不同的书籍,早早就学会了握笔写字,最喜欢的就是做数学题。

  给他一本数学习题册,他能一个安静地在书桌前待一下午。

  之纯就活泼多了,也看书,也看电视、电影,艺术细胞十分活跃。给她放国外的动画电影,里面的插曲、主题曲,听过一遍她就能唱出来,平时冬稚练琴,她喜欢搬个小板凳坐在墙壁前听——这是她最安静的时候。

  两个孩子也会长。

  之纯脸型像冬稚,比她柔和几分,是恰到好处的鹅蛋脸,眉毛、嘴唇和下巴像她,眼睛鼻子像陈就,气质像他年轻的时候,温婉柔和,明艳大方,笑起来尤其甜。

  有真的脸型像陈就,眉眼却像冬稚,凌厉的眼梢鼻锋,让他这幅男生女相硬气了几分,但又带着些许冶艳。他安静话少,举止温吞,和长相相反,气质冷淡。

  见过的都说这两姐弟长得好。

  像当初在摇篮床里,被姐姐踹了脸仍然毫无反应那般,姐弟俩之间,一直是之纯占据主导地位。

  打小,有真就听她使唤,帮忙跑腿拿玩具,剥桔子,洗水果,任劳任怨。

  冬稚和陈就也担心过,这样久了,姐弟俩会不会产生矛盾,观察了一阵,后来发现,他们实在是杞人忧天。

  某天被保姆从国际幼儿园接回来,之纯气冲冲来找他们“认错”——她那架势,甚至都不能说是认错。

  之纯张口就是一句:“爸爸,妈妈,我今天跟同学打架了!”

  把他们俩吓了一跳。

  “跟谁打架了?弄伤了没有?为什么打架?”

  “没有弄伤。”之纯昂着脖子道,“我跟一个男生打架,他抢有真的手表,我转个圈玩了一会发现弟弟手上的表不见了,前面还有的,就是被他抢了!我让他还回来,不还就揍他,他不肯,我就揍他了!”

  冬稚蹲下,细致检查了一遍,“真的没有弄伤?”

  “没有。”她摇摇头,“他打不过我,还哭鼻子了,羞!”

  “打完架然后呢?”陈就问。

  之纯说:“我把手表拿回来了,弟弟戴着呢。”

  “你们打架老师没拦着?”

  “老师没看到,后来就来拉开我们。”

  “老师没骂你?”

  之纯哼了一声:“没啊,老师就让我们不要打架,互相道歉。明明是他先抢东西的,还好意思哭,我也会哭,不就是比谁大声。”

  冬稚闻声教育她,“以后不能这么冲动,爸爸妈妈不在,万一你受欺负了呢?再有这样的事情,你就告诉老师,老师不管你就回来告诉爸爸妈妈,好不好?”

  之纯点了下头。

  正说着,有真迈着沉重的步子走来:“爸爸,妈妈。”

  “嗯?”冬稚和陈就看向他。

  “姐姐是因为我才打架,你们不要骂她。”有真以为之纯在挨训,板着张脸,“要骂就骂我。”

  没等他们说话,之纯就先训他:“你傻啊,爸爸妈妈才不会骂我们!”

  冬稚把他揽过来,一边揽着一个,细声给他们讲道理。

  待事情结束,刚文清了没一会儿,等冬稚和陈就给老师打电话问清情况,到客厅一看,之纯已经歪躺着,有真则被她使唤地满屋子跑。

  “弟弟,帮我拿草莓果汁——”

  “弟弟,把我的画画本拿过来!”

  “弟弟,看见我的发卡了吗?快帮我拿一下”

  有真迈着不算十分修长但比起同龄人已经有模有样的细腿,在整个家里来回奔忙。

  每完成一样,就会收获姐姐一声甜甜的“谢谢”。

  当之纯第六次把有真叫过去的时候,冬稚明显看见他吁了一口气,抬起手偷偷擦了擦额头,登时又好笑又无奈。

  靠着身后陈就的胸膛,她回头看,夫妻两相视一眼,默叹摇头。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没办法。

  再大些,之纯就不指使有真跑腿了,但姐弟俩处于食物链中的关系还是没变。有真爱护姐姐,之纯疼爱弟弟,半大孩子,偶尔吵吵闹闹斗斗嘴,颇有意思。

  大多是之纯逗有真,他随着年岁增长越发沉稳的性子,不屑于做这种幼稚的事。

  之纯从初中开始就收到不少情书,也有男孩子试图从有真这边套近乎,无一例外全被他漠然又好似洞察一切的眼神,与陡然变冷的态度吓跑。

  他俩读高一的时候,某个休息天的下午,冬稚发现他们俩窝在客厅沙发上,拿着张纸嘀嘀咕咕。见她走近,就把纸藏到背后。

  冬稚也不追问,只用余光睨他们,没两秒,他俩自觉主动地把手里的东西叫出来。

  “妈,你来看看,我这段台词写的怎么样?”之纯干脆拉着她,要她点评。

  “台词?什么台词?”冬稚怪道,“你们要排练什么节目吗?”

  之纯忙说不是,冬稚定睛一看,不多会,皱起眉。

  “这是什么?”

  “这个是我说的词,这个是弟弟说的词。”之纯给她解释,“你看,这写的是不是还挺不错的?”

  纸上就两个角色,冬稚道:“你们这是演哪处?”

  之纯咳了咳,说:“有个外校的男生追我。”

  “嗯?”

  “是在图书馆遇见认识的。我不喜欢他,但是他老来找我,我拒绝了他好多次,他都不死心。”之纯说着,一把扯住有真的胳膊,拉他过来,“所以这次我打算见他,然后让弟弟半路杀出来,让他死了这条心!”

  冬稚琢磨过来了:“你是让你弟陪你演戏啊?”

  有真脸上没什么表情,只隐约有一丝无奈和尴尬。

  “你看,弟弟长得这么帅,又高,又有气质,成绩好,还会打篮球”之纯说,“那个男生又不了解我们学校,我带弟弟去见他,他一看,绝对死心!”

  冬稚笑道:“你真是机灵喔。”

  “那当然!”之纯嘚瑟,不忘嘴甜,“像你和爸嘛,聪明是当然的!”

  看看时间,似乎差不多了,之纯不多说,拉着有真就去收拾东西,预备出门。

  冬稚送他们到门口。

  “妈你进去吧。”有真让她别送了。

  “等我们的好消息!”之纯冲她比了个v字,拉着弟弟走了。

  冬稚笑着关上门,陈就从楼上下来。

  “他们出去了?”

  “嗯。”冬稚点头,迎上陈就,没多说,“年轻人就是好。”

  “我们也不老。他们不在家正好,清静一会。”

  陈就揽着她的腰,往里走,声音离门边渐远。

  “我给你晾的樱桃干可以吃了吧?我泡壶花茶,我们坐下晒晒太阳不是很好”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