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岑篇-完_野火
笔趣阁 > 野火 > 温岑篇-完
字体:      护眼 关灯

温岑篇-完

  刚忙完一桩生意,温岑有一段休息时间。晚上被周林等人叫去“wan”,这回不是半途赶场子,开局时就到了。他一向不如他们玩得开,经常要续摊或是到了凌晨一两点就会先走。

  温岑这回被骂得可惨,一个个拉着他不让走,尤其是关怀:“你这孙子,一口酒不喝酒你来干什么?走的这么早,家里有宝贝啊?”

  “胃不舒服能怎么的,你以为我想。”温岑递了根烟给他,“不来你他妈又要说我难请,就你难伺候。”

  “来来来,这果盘你带回去吃,我们都喝酒,你一晚上净吃这个,带回去别客气”关怀接了他的烟,还一边端起桌上的大盘就要往他怀里塞。

  温岑笑骂:“滚你!”作势要把烟抢回来,关怀躲开,没让他挨着。

  告别一通,走出包厢,外头大厅里还有不少玩咖。温岑镇定自若穿过舞池,音乐震耳欲聋吵得人脑袋疼,一群夜猫子摇头晃脑,尽情挥洒荷尔蒙。

  温岑有点想抽烟,刚刚分给了关怀,伸手摸胸口口袋,只剩最后一根。拿出来,还没来得及掏打火机,被旁边喝醉的人一撞,烟掉在地上。

  喝醉的人点头致歉,音乐声大得盖住了他的声音,只能从含糊的嘴型看出,似乎是说“对不起,不好意思”

  而后晃晃悠悠地走开。

  温岑皱了皱眉,瞥一眼地上的烟,提步欲离开,余光忽地瞥见角落那桌坐着的人。

  今天是桑连的生日,照理来说,这个时候她的生日宴应该刚结束。

  她怎么在这?

  温岑和桑家认识归认识,但不熟。这次桑连生日,温岑这帮人都收到了桑家的请柬,他们没去,挨个背了礼让人送去聊表心意。桑家自然不会见怪,什么关系做什么事,大家都明白。

  于情于理,无论从哪个角度考虑,桑连这个时候都不应该出现在这。

  桑连身边没人陪着,一个人喝闷酒,桌上摆着各式各样的洋酒、洋啤,没了平时的趾高气昂,她躲在角落小卡座,不知是不是因为光线昏暗,她显得很情绪低落,整个人都被一种负面气氛包围。

  温岑不由得多看了两眼。

  他和桑连之间,谈不上交情,又不能说完全不认识。

  看了大概两秒,温岑收回目光。桑连为何买醉是她的事,非亲非故,没他什么事。温岑提步朝外走,刚走没几步,又停了。

  有人去跟角落的桑连搭讪。她脸颊微红,看桌上的酒瓶,不知道喝了多少,肯定不是一两口。那男人却是清醒的,端着杯酒,透明杯身里酒液浑浊,他咧着笑靠近桑连,不知在说什么。

  桑连没抬眼,一眼都没往旁边看,盯着桌上固定的位置,眼神似乎有些放空。

  那男人脸色变了几变,凑得更近。

  不得已,脚下方向一转,温岑朝那边走去。

  行至桌前,他高大的身躯挡住光线,笼罩在卡座两人身上。

  “你谁啊?”这边音乐声没那么大,男人拧着眉抬头看温岑。

  桑连慢悠悠抬头看他,没说话。

  “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泡的,你知道她是谁吗?走——”温岑撇了撇头,示意他离开。

  “凭什么你说”

  “给你十秒,不走今天你都走不了了。”温岑懒得跟他废话,“不信你就试试。”

  搭讪的男人见他穿着不菲,通身气派,也不似在开玩笑的样子,犹疑几秒,端着酒杯起身走了。

  温岑没在意他嘴里的骂骂咧咧,盯着桑连看了看,“喝够了没?走了。”

  桑连眯着眼打量他,半晌道:“你谁啊你”

  果然是醉了,脸颊红热,意识似乎也不怎么清明。温岑捉起她的手腕,拉她起来。桑连踉跄,被拽着走。

  “你喂”

  温岑人高腿长,她甩了几下手,没挣开他。

  到酒吧门外,夜风迎头吹来,温岑松开手,她脚下一绊,摔到地上。疼痛和微凉的风让她清醒了些,温岑居高临下看着她:“清醒了没?”

  桑连捂着手腕抬头,滞顿两秒,认出来:“温岑?”

  “要买醉,至少带点人壮声势,出了事后悔就来不及了。”他道。

  她手撑地,别开头:“我后悔什么”

  温岑无声嗤笑,没说话。

  刚才的情形,若他不把她拉出来,她今晚在里面,肯定得出事。不是她遭殃,就是骚扰她的人遭殃。

  “我车在旁边,走不走?”温岑问。

  桑连没答。

  “你不走我走了。”

  她抿了抿唇,站起身,“走。”

  温岑瞥了瞥她,转身提步。

  “你家在哪?”温岑开着车,问。

  桑连靠着副驾驶座,说:“我不回去。”

  “知道了,回桑家。”

  她转头瞪他:“我说了不回去!”

  温岑不接话,默默开自己的车。

  “你不许送我回家,听到没?”桑连急了,“我不想回去见我爸,我不回去!”

  温岑理都不理:“你跟你爸有什么矛盾我不管,我只负责把你安全送到家。”

  “你!”桑连踹了踹副驾脚下的空间,“停车!你放我下去!我要下车!”

  温岑置若罔闻。

  “停车!我叫你停车——”

  他方向盘一打,猛地开向路边停下。

  桑连一愣,温岑说:“下去吧。”

  她没想到他这么不留情面,一时又气又赧,气冲冲拉开车门下去。

  桑连双脚落地刚站稳,温岑就开着车疾驰而去。

  她转身冲着车尾方向大骂:“温岑,你算什么男人——!”

  桑连胸口剧烈起伏,深呼吸,她闷头朝前直走,没多久,蓦地停住,蹲下捂着脸哭了。

  无人的夜里,四下安静,谁都想不到白天嚣张不可一世的桑家大小姐,晚上会在路边狼狈地掉眼泪。

  哭了没两分钟,马路对面响起喇叭声,她警惕抬头,脸上还挂着眼泪。

  看过去,降下的车窗里,温岑坐在车上,沉着眸子朝这边望。

  “还不上车,看什么。”

  桑连怔怔的,许久,她噙着眼泪,穿过无人的马路往对面走。一边走一边抹眼泪,却更想哭了。

  桑连的前男友,是她在国外留学时谈的。她没心没肺,事事不愁,对爱情这回事并没有多深的感触。只是觉得那个人还不错,虽然家里条件差了点,但她对他还是有点好感。

  前男友很喜欢她,追求了她很久她才答应。

  在一起一年多,她爸知晓以后,说什么也不同意。

  男方家里条件不好,出国留学是苦读,和家里有钱的送孩子出去见世面不一样。他追求桑连这个千金大小姐,可以说鼓起了十足的勇气。

  桑连原本还跟她爸争执,她爸二话不说直接断了她的经济来源,没出两个月,没吃过苦的桑连就妥协了。那时候觉得自己有些可耻,但说真的,他们之间说不上轰轰烈烈,更没有爱得死去活来,桑连对他其实没有那么深的感情。

  分手分得很平静,男方或许早就料到这个结局,坦然地接受了。

  时值他毕业面临人生选择,原本犹豫许久,不知是不是因为桑连和他分手的缘故,他再没了犹豫的理由,决定前往非洲支教。

  再听到他的消息是半年后,校友们告诉桑连,他在非洲支教的时候,感染疫症,去世了。

  后来桑连总是想到他们分别的时候,那时天气还很好,他却死在了那片炎热的大地上。她怪她爸爸,更怪她自己。如果他们没有分手,他肯定会选择更安稳的生活。就算还是走不到最后,一定会分手,分手的时间再迟一点,不在他毕业的那个当下,或许也不会是这样的结果?

  梦想成为设计师的桑连,从那个时候变成了肆意妄为惹是生非的大小姐桑连。她爸和她说什么,她都不听,两个人一见面就吵架,她爸说往东,她就一定往西。

  她故意制造矛盾,就是要让她爸对她的所有希望落空,用这样幼稚不成熟的方法,惩罚她爸和她自己。

  今天生日宴,心疼她把她当成掌中宝的妈妈,委婉地向她提出,年纪差不多了,该是时候找个人陪着了。不知怎么,桑连突然就觉得很难过。

  曾经觉得前男友不是最适合的人,抱着将就的心态和他谈恋爱,他走了以后,这些年却连个能让她觉得“还行”的人都没有。

  宴会结束以后她跑出来买醉。

  不同的酒混在一起,颜色格外漂亮,她喝了不少,盯着那些半空的酒杯想,身上背负的这条人命,大概永远都放不下了。

  这是她人生中,永远的罪枷。

  “我觉得很痛苦。”桑连看着车窗外,“平常不会想起来,一想起来就特别难受。”

  温岑沉默着听完她的叙述,良久才开口:“人活一辈子,身上总会背着点什么。”

  她没接话。

  车开过两个路口,温岑直视着前方,忽然说:“小的时候我也觉得有很多东西是这辈子都过不去的,但是后来慢慢就会发现,其实是自己看得太重。看轻一点就好。”

  桑连呢喃:“看轻”

  “我和我爸的关系其实也不好。”他说,“尤其中学,初中高中那几年,我特别恨他。”

  “为什么?”

  “他出|轨一个女同事,那时候我妈身体不大好,我初二的时候,我妈病逝了。我一直觉得我妈是被他气病才会死的。我妈死了以后,没到半年,他忽然良心发现,和姘头断了关系。因为工作原因他经常出差,短的时候半年,六七个月,长就一年,或者一年多,他每换一个工作地方,就给我办一次转学,把我带去。”

  桑连皱了皱眉。

  温岑继续道:“我跟他吵过很多次架,我说你自己走,我留在哪里读书都行,别整天让我转来转去。他不肯,说什么要照顾我,一定要把我带在身边,否则对不起我妈。我那个时候觉得他特别虚伪,早干嘛去了?我妈在的时候,伤她最深的就是我爸,人没了才来后悔,假惺惺。”

  “后来呢?”桑连问。

  “后来我们就天天吵架,我整天都气他,要么就不跟他说话,要么一开口就唱反调。他觉得特别亏欠,一直想弥补,他工资挺高的,经济方面一直没短缺过我,但我们就是关系不好。”

  “你现在原谅他了吗?”

  “说不上原谅不原谅。”温岑开着车,面色平静,“因为跟他唱反调,我连大学都没念,自己出来做生意。早些年还是那样,这两年稍微好一点。他年纪大了,我有时候有空也会回去看他。上次跟他说让他搬到我这来,他不肯,回了老家,说方便照看我妈的目的。”他嗤笑,不带贬义,“骨灰埋在地底下,人都没了,留在面上的不过一座石头碑,又有什么好照看的。”

  桑连不知说什么,忽觉他更需要安慰。

  “人嘛,熬着熬着,到底了,一辈子就过去了。那些过不去的事也一样,背在身上,背着背着,一辈子过去,也就过去了。”他的眼睛黑沉,笑了下,“想开一点就好。”

  他都拿出伤心事开解自己,这时候一味为自己伤怀,不太像话。桑连在心里叹了口气,轻轻嗯了声,算作回应。

  车内一时无言,安静一会儿,桑连缓解气氛,转移话题。

  “对了,你你这车什么时候买的?”

  “忘了,前两年吧。怎么?”

  “没,挺不错的。”

  温岑用余光睨她,笑道:“你的表情好像不是这个意思。”

  她咳了声,“我个人是不太喜欢,但是其实还不错。不过我觉得你也可以试试别的款。”

  “再说吧。”

  “呃,我随便说的,你要是喜欢坚持自己就好,别往心里去,我没别的意思”

  温岑说:“我没多想。”他顿了一下,说,“说不上特别喜欢,买车的时候我说给我来辆法拉利,销售员推荐的,我就买了。”

  “你喜欢法拉利?”

  他没答,忽的笑了。

  桑连好奇:“笑什么?”

  “不是。”他说,“这个说来话长。我读高中的时候,骑自行车载我前桌,那天我问她,你想坐法拉利吗?后来我弄了辆电动车,跟她说那是我的法拉利。”

  他笑得开心,桑连捕捉到重点,状似不经意地问:“女生?”

  “嗯。”他点了下头。

  “你喜欢她?”

  他轻轻啊了声,“初恋。”

  桑连觉得心里怪怪的,“她是什么样的人?应该很好吧?”

  “确实很好。斯文,安静,不爱闹。我第一次见她是办转学手续的时候,我爸在跟老师说话,我一个人乱逛,在石凳上睡觉,她值日扫地。就在艺术楼旁边,那时候楼上有人拉小提琴,我没话找话,跟她说那小提琴拉得好听。结果她看了我一眼,说她觉得很一般。后来我才知道她也会拉小提琴,是真的拉得很好。”

  那一场比赛,他第一次看她站在舞台上拉小提琴,当时他觉得她在发光。

  所以后来在她读的大学重逢,她说要去留学深造,比起遗憾他们这辈子或许是真的没有机会走到一起,更多的是欣慰和开心。

  他觉得她就是应该要发光发热,她值得拥有想要的一切。

  父母失败的婚姻和父亲的行径让他一度对爱失望,但后来他想通了,真的为一个人好,就是希望她好,是成全,是祝福。

  况且,他对她的感情,比起喜欢,更多的应该是友情。

  “不过那都是以前的事了。”温岑说,“早就过了很多年。她现在过得很好,结了婚。”

  桑连听他说得自然,问:“她结婚你不难过啊”

  “不难过啊。早就过去了,以前我确实喜欢她,但更多的我觉得是朋友之间的感情吧。我觉得她很好,欣赏这个人,知己。”他说。

  “那你怎么现在都没找女朋友?”

  “没时间。”他笑说,“不着急。”

  “你”桑连想说什么,又憋了回去。她扭头看向窗外,脸有点热。

  “然后呢?”

  作为桑连的好友兼婚礼策划师,卓歆被桑连从国外请回来,为他们策划婚礼。坐了一下午,从两点半聊到四点半,听他们说了两个小时,才说到彼此刚刚开始真正产生交集的时候,卓歆有点抓狂。

  “然后”

  桑连还要说,温岑拦住她,端起水杯递给她,“先别说了,喝点水,歇一歇。”

  “嘿嘿。”他发话了,桑连立刻闭嘴,接过杯子甜甜一笑。

  喝得仿佛不是水,是琼浆。卓歆被这对新婚夫妇秀得眼睛疼。

  她把笔随手扔到纸上,“算了,明天再说吧。你们先给我预告一下,你们这爱情故事多长啊?婚礼前我听得完不?”

  “不长!马上就讲完了!”

  “我信你。”

  桑连嘀咕:“是你自己要我们跟你聊的。”

  说是聊清楚了,才更能为他们准备适合他们的婚礼。

  “行了,你们明天再来吧。一个星期,我给你们一个星期,把这个爱情故事给我讲完,听到没?否则本小姐不干了,你们另请高明吧!”卓歆警告桑连。

  “知道了知道了!”桑连狗腿地保证。

  卓歆还有事要忙,先走了。都是很熟的朋友,礼节上相对随意,桑连和温岑就这么被她扔在会客室里也没不高兴。

  两人收拾好东西回家,站起身,温岑给桑连整理衣领。

  “桑桑。”

  “嗯?”

  “我很好奇,你那个时候向说什么?”

  桑连一愣,“什么时候?”

  “刚才说到在车上的时候。”

  她顿了一下,脸闪过一丝红。

  温岑追问:“嗯?”

  “没什么。”

  “没什么是什么?”

  桑连不好意思,含糊几秒,才道:“我当时想说——‘你觉得我怎么样’”

  温岑愣了愣,而后笑起来。

  桑连锤他:“别笑了!”

  他敛了敛笑意,摸摸她的脑袋:“我觉得你很好。”

  桑连这才高兴起来。

  两人手牵手往外走。

  桑连忽地问:“温岑,你还遗憾吗?”

  “嗯?”温岑看了看她,握紧她的手,“不遗憾,已经不遗憾了。”

  错过或许只是因为那些并不是真正属于你。

  看轻一点,想开一点,然后总有一天,你会遇到真正属于你的一切。

  别怕遗憾。

  向前走,不要停。

  —温岑篇完—

  温岑这个人物是比较潇洒的,从头到尾都很豁达,不管是做朋友还是恋人,都非常好。

  关于他的小番外就到这结束啦。

  下一章是全文最后一章。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