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炎炎炎炎_野火
笔趣阁 > 野火 > 8.炎炎炎炎
字体:      护眼 关灯

8.炎炎炎炎

  冬稚和苗菁不顺路,但有时候苗菁没有约别的伴,她们会一起走一段,到路口再分开。

  像现在,两个人买完水去推自行车。

  高二教学楼下有一片停车场,位置有限,很多人把自行车停在校外,小卖部前整整齐齐,一排都是自行车。

  苗菁先给自己的粉色“小绵羊”开锁,推着车在旁边等冬稚。冬稚的自行车是深蓝色,苗菁笑吟吟瞧它一眼:“哟,小红。”

  冬稚扯了下嘴角,推着她的“小红”和苗菁并排:“走吧。”

  身旁都是车流,除非家住得近,甚少有人不骑车。

  到第一个岔路口,该分道走,苗菁闲谈还不过瘾,也只能打住。

  “我走了啊。”

  冬稚点点头,“好。”

  苗菁跨上自行车,脚一蹬骑出去一段,回头冲她挥手,“路上小心——”

  冬稚等她的背影远到看不见才骑上车,刚踩两下脚蹬忽然感觉不对劲,轮胎一震一震地抖,仿佛经过的地方全是坑。

  冬稚从车上下来,一检查,后胎瘪了。这个点修轮胎的早就收摊,瞅瞅四周,她犯头疼。

  只能推着自行车慢慢走。

  离学校越远,放学人潮越稀疏,周围店铺差不多都关门,路灯黄色的光薄薄落在地上。

  经过第二个路口,背后隐约传来说话声。

  冬稚回头看,一群男生边走边打闹。

  他们离得不远,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出现在她背后。在这条安静的道上,他们的说笑动静不算大,但有一种让人慌张的喧嚣感。

  前面的路越发窄,还有路灯坏了,暗了许多。

  背后的说话声渐渐变近,他们似乎加快了步行速度。

  冬稚不想听,但四周过于安静,他们说的每一句她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扬飞,你下午那包烟呢?”

  “在老刘那,你问他。”

  “我没拿,去你妈,别翻我包!”

  “……”

  “上去不扬飞?”

  “等一下。”

  “等什么,直接过去,她还能跑?”

  “就是啊……”

  冬稚握紧车把手。后胎破了,强行骑上车,车轮钢圈压在地上“哐哐”作响,轮胎只会坏得更彻底。

  尤其,她若是露出一点怕的样子,她的仓皇和惊惧,全都会变成让他们促狭发笑的乐趣。

  没事。不怕。

  她深吸一口气。

  扔郑扬飞背包的那天就做过心理准备。他们可以捏爆软柿子,软柿子也能糊他一脸稀巴烂。

  冬稚重新调整步伐节奏,一边背着英语单词,一边往前走。

  背到第三个单词,背后响起车轮碾过地面的声音,随即,“嘎吱——”一声,一辆自行车突然出现,停在她身边。

  冬稚下意识往旁边躲了躲,扭头一看,骑自行车的人冲她笑:“嗨。”

  是温岑。

  看清来人,她脸色稍缓,轻声回:“……嗨。”

  温岑看看她,再看她的车,“坏了?”

  她点头。

  “这个点……”他四处看看,嘀咕,“没地方修啊。”

  没想到会遇到他,和他不太熟,冬稚一时不知道说什么。

  温岑却道:“这样,我认识前面一个书店的老板,看看关门没,把车停他店里,明天再修。”

  他从自行车上下来,架势一点不陌生,仿佛很熟似得,陪她一起推着走。

  冬稚略微有些愣,温岑催促:“愣着干什么,风这么冷,想冻死我?”

  “没有。”她回过神,低了低头,推起车跟上,走在他旁边。

  温岑絮絮叨叨,从天上扯到地下,从昨天做的梦到今天吃的饭,冬稚“嗯”、“哦”应着,他也不觉得敷衍,一个人说个不停。

  到温岑说的那家书店,店门关了一扇,眼看着就要关门。温岑把车停下,“你在这等我。”推起冬稚的车跑向书店。

  冬稚在他的自行车旁守着。

  温岑和老板说了些什么,两分钟后,他跑回来,伸手:“钥匙。”

  她从口袋掏出钥匙递给他。他接过去,又跑回店里,把她的车推到书店的角落停好,锁上以后,老板用手机拍了个照,他道了几声谢,拿着钥匙回到她面前,还给她。

  “我跟老板说好了,你明天中午放学记得去推!要不是我前两天来这买了两部全套漫画,老板还不一定肯让放……”

  温岑往后面瞥了眼,不远的树下,一群男生在说着什么,不时往这边看来。他蹙了一下眉,转瞬恢复若无其事的样子,“走吧,我带你回去。你家住哪?”

  冬稚愣愣看着他。

  “愣什么神?”他在她面前一挥手,跨上车,往后一别脑袋,“上来。”

  冬稚的视线落到他的车后座,“这……”

  “站上来就行,没事儿,你抓我肩膀,不会掉下去,我骑得很稳。”

  他的自行车和苗菁的是差不多的款式,“小绵羊”,后座低。

  冬稚扶住他肩膀的边,站上他的后座。视野一下就高了,低头是他的头顶,抬头,一探手就能揪到树枝垂下来的叶。

  “你抓紧我肩膀。”他说。

  冬稚默了默,两手严严实实抓住他的肩。

  “站稳了!”

  他带笑的声音一响,“倏——”地一下,车向前冲去。

  ……

  男生比女生有力,温岑载着她,踩着脚蹬一点都不显累。

  “你怎么惹到他们的?”温岑问。

  “嗯?”风在耳边吹得有些噪,冬稚后知后觉才听清,“我扔了他的包。”顿了一下,“你认识他们?”

  温岑笑了一下,“打篮球嘛,在球场上见过。不过我刚来,就跟他们打过两次。是郑扬飞那些人吧?你扔他的包干嘛,他怎么得罪你了?”

  “……”

  “不想说?行吧。反正他看着就人厌狗憎的,不像好人。”

  冬稚垂眼,只能看到他的头顶,他的头发很软,被风吹得有些乱。

  “他对我说了很不好听的话。”过了几秒,她道。

  “这样啊?那该他的。”

  路过一个小土坑,温岑没看清,车就那么碾过去,震了一下。

  冬稚问:“你是特意来帮我解围的?”

  “也不算吧。”温岑说,“前面你和苗菁在路口,我看你车好像坏了,本来想过来问问的,但我在买东西,买完出来你就不见了。再往前看见郑扬飞他们一帮人,没想到你也在这,我看他们好像在跟着你,我就过来了。”

  冬稚哦了声。

  “哎,我口袋里有口香糖,葡萄味的,你吃吗?我给你拿。”

  温岑说着,松开一只手要去掏口袋。

  车晃了晃。

  冬稚差点站不稳,吓得抓紧他的肩,“我来!我来……”

  温岑忙两手握住车把,放慢速度,“哦,那你掏,我骑慢点。”

  冬稚微微屈膝,手伸进他外套口袋里,摸到一条葡萄味的口香糖。抽出一片,银白色锡纸拆了一半,她动作一顿,“你要吗?”

  温岑骑着车,迎风张嘴:“啊——”

  冬稚把纸皮剥了,将口香糖递到他嘴边,他叼去吃了,她才剥了第二片给自己。

  温岑把冬稚送到她家附近,到路口她就从他的自行车上下来了。

  落地瞬间,冬稚跟他道谢:“谢谢。”

  他也没客气,只笑不说话。

  冬稚往家的方向走,走出去几米,没听到身后有动静,回头一看,温岑跨坐在自行车上,还在原地。

  灯光昏暗看不清她的表情,但温岑大概知道她想说什么。他冲她摆手,“快回去吧你,我马上走。”

  她看他几眼,没说话,默默转身,贴着别人家的墙根继续一步步往前。

  冬稚没有再回头,她也不知道温岑是什么时候走的。到家,吃的时候不觉得,洗漱的时候才咂摸出,嘴里全是浓浓的葡萄味。

  ……

  “谢谢。”

  赵梨洁单脚落地,站稳以后,松开拽着陈就外套的手。

  陈就送她到家门口,扶着车,看向她的脚,“你能进去吗?”

  “可以的。就这几步路,没事。”赵梨洁笑笑,看向他的脸,停了几秒,慢慢敛了笑,欲言又止。

  “怎么了?”陈就问。

  赵梨洁低头看向脚下,“嗯……”她组织措辞,几秒后抬头,“我让你送我回来,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陈就顿了一下,宽慰道:“没有。你别多想。”

  “本来也是。我自己吃完小火锅出来扭伤了脚,跟你没有一点关系。”赵梨洁说,“你那天赶来陪我去医院,我已经很感谢你了。刚才放学的时候,我问你能不能载我,其实是开玩笑,我看得出来你有点为难。”

  “没有,你……”

  “没有?”赵梨洁笑了下,“那我脚伤恢复之前,你可以一直载我吗?”

  “这……”陈就露出犹豫的神色。

  “看吧。”她叹气,笑意不减,“我开玩笑的,你别为难。”

  陈就抿抿唇,刚想说话,被她打断。

  “我有个问题很想问你。”她道。

  他稍作停顿,“你说。”

  赵梨洁盯着他的眼睛,“陈就,你喜欢冬稚吗?”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