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9章 莱斯特之死_LOL:迦娜女神的召唤师
笔趣阁 > LOL:迦娜女神的召唤师 > 第489章 莱斯特之死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89章 莱斯特之死

  第489章莱斯特之死

  飓风呼啸、尘土飞扬之间,领风者们已然以神兵天降的迅猛姿态,将这庄园团团包围。

  贵族们纷纷色变。所有人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凯隐.”莱斯特在震惊之下,死死地盯着他的好学生。

  似乎一同出现的斯维因和李维,都无法吸引他的注意。

  “为什么?”莱斯特咬着牙问:“为什么要背叛我,凯隐!”

  “对不起,我是领风者。”凯隐平静回答。

  “领风者!又是领风者!”莱斯特的目光从恩师斯维因的身上扫过。斯维因的神情和凯隐几乎一致——平静而冷漠,同时又带着一丝惋惜。

  那眼神就好像说,他走错了路。

  他是个罪人。

  “凯隐!”莱斯特情绪几乎失控:“凯隐!你也为了这所谓的理想,背叛了我吗?”

  “可我什么时候亏待过你!没有我.”

  “没有你。”凯隐打断了他:“莱斯特老师,没有你,我不可能像奴隶一样被抓进少年营,也不可能被送去艾欧尼亚充当炮灰。”

  莱斯特被狠狠噎了一下。但他的表情依然充满不忿。

  训练流浪儿当炮灰这件事,他从不觉得自己有错。这只是他作为帝国将军的必要手段。

  凯隐就算不上战场,也只能在贫民窟的垃圾堆里跟野狗争食。反倒是他改变了凯隐的人生,让凯隐拥有了鲤跃龙门的机会。

  他应该感恩才是,怎么能背叛自己呢?

  “莱斯特老师。”凯隐轻叹口气:“正因如此,我才忍受不了你们这些贵族。”

  “是你们制订着游戏规则,是你们让我一出生就沦为了世人眼中的贱种。”

  “和你们一样,我也是人。可因为我没钱,我弱,我就只能在你们面前像狗一样屈膝匍匐。”

  “现在我拼尽一切才换来了和你们平等对话的资格,作为人的资格——你们竟然还觉得,这是一种恩赐?”

  “.”莱斯特无言以对。

  他也是苦出身。凯隐说的这些话,他过去也曾无数次想过。

  他恨那些贵族,凭什么一出生就高人一等。凭什么他一路尸山血海地闯过来,才能勉强得到别人一出生就拥有的东西?

  莱斯特以前是这么想的,但后来

  随着年岁渐长、官位晋升,他自己也当了贵族,他就开始觉得,这想法有些过于愤世嫉俗了。

  弱肉强食是自然之理,人类社会更是向来有高低贵贱。

  愤世嫉俗有什么用,难道还有谁能改变这一切么?

  莱斯特:“.”

  还真有。

  莱斯特终于意识到,因为领风者带来的变革,他已经没办法再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嘲笑年轻人的愤世嫉俗了。

  规则变了,凯隐不可能再在那旧规则的束缚之下,成为下一个莱斯特了。

  “所以我没有背叛你,莱斯特老师。”凯隐平静地说:“我们自始至终,都不是同一种人。”

  他在艾欧尼亚时期就成为了领风者,负责为领风者提供诺克萨斯方面的军情。

  后来莱斯特追随斯维因进军不朽堡垒,成了新军事贵族中的领军人物。而斯维因也早预见到这些帝国新贵,日后会站到自己的对立面上。

  所以,为了监视这些新军事贵族的动向,斯维因才特意嘱咐凯隐作为一枚闲子,在莱斯特身边继续潜伏。

  “我从一开始就是领风者。”凯隐说出了这个残酷的事实。

  他从未树立封建主乂信仰,从未对莱斯特忠诚老实,无视忠君精神,平权思想严重,为谋求理想抱负而大搞间谍工作,利用职务之便窃取机密信息,长期为进步势力充当窃听器、传声筒

  莱斯特以为凯隐是自己人,不过是他自作多情。

  “我”莱斯特再也无话可说。

  他似乎终于明白了什么。他看向斯维因。

  或许斯维因看来,他也从来不是自己人。

  哪怕是在成为领风者之前,斯维因也一直是在为诺克萨斯战斗。

  而他们呢?他们真的从斯维因身上学到他无私为国的精神了么?

  “莱斯特。”斯维因终于惋惜开口:“我给过你们机会了。”

  “很可惜,你们始终没能跟上我的脚步。”

  莱斯特一阵失魂落魄。

  在场的其他贵族则个个神色凝重,不知该如何是好。

  “振作起来,各位!”关键时刻,还是艾弥丝坦站了出来。

  她说:“别忘了,我们的计划已经进行到了最后一步。即便我们在这里输了,领风者也绝不可能彻底阻止莫德凯撒陛下的回归。”

  “吾主终将统一生死两界,将这片天地化作属于我们的乐园。”

  艾弥丝坦那慷慨激昂的声音,让贵族们愈发振作:“而你们现在可还是活人。你们就算是死了,灵魂也只会回归冥土,回归到莫德凯撒陛下的羽翼之下。”

  “我一个死过的人都不怕,你们还怕什么?”

  “这”贵族们刚刚是被领风者那猝不及防的袭击给吓懵了。现在被艾弥丝坦这么一鼓舞,他们便立刻回想起来:

  他们可是有两条命,死了还能到回“泉水”复活的。

  连死都不怕了,那他们还有什么好怕的?

  死就死。大不了去冥界来个半日游,晚上再跟着莫德凯撒陛下回来。

  在场的几位大贵族,都是这么想的。

  或许有那么一、两个精明人,已经察觉到了些许隐忧。但这也没有用。

  领风者已经把他们逼入绝境了,他们不信这个,又能信什么呢?

  “给我上!”只听艾弥丝坦高声呐喊:“跟这些领风者拼了!”

  “为莫德凯撒陛下的伟业而死,死后必能享受永恒的幸福!”

  “是!”贵族们都拿起了武器。

  莱斯特也一样。他看向天空中的斯维因和凯隐,终于决绝地拔出佩剑。

  “上!”艾弥丝坦一声令下,贵族们便如他们过去驱使的奴隶炮灰一样,在这绝境中向领风者发起了决死的冲锋。

  更有人举起火枪,试图引爆这一仓库的毒气弹。

  “飓风呼啸!”斯维因和凯隐等人都没出手,甚至连李维都没有动作。

  迦娜只是轻轻扇动了她的翅膀,这片天地就成了风的海洋。

  狂风如洪流般淹没大地,将那不知有多少万斤的毒气弹轻盈地送上天空。

  莱斯特等人甚至都来不及采取任何动作,就被那凭空凝聚的高压气墙,给重重地压到了地上。

  这些贵族也都是帝国一等一的超凡战士,是凡人眼中的人间战神。

  可无论他们怎么奋力挣扎,以至于将身下地板压碎得一片龟裂,他们也无法挪动半寸。

  真神的力量,就是如此强大。

  不过一个照面,敌人便尽数被擒。除了

  “艾弥丝坦。”李维挥手召唤出一片风暴,拦住了她的去路:“你要去哪儿?”

  而直到这时,莱斯特等人才发现:

  在艾弥丝坦鼓动着让他们上去拼命的时候,她自己却催动着莫德凯撒馈赠给她的亡灵之力,竭尽全力地.掉头跑路了。

  只可惜,没有跑成。

  “可恶.”艾弥丝坦奋力在风暴中挣扎。

  可莫德凯撒赐予她的伟力,在迦娜本尊面前却显得那么微弱。

  在这令人绝望的中,她终于破口大骂出来:“你们这些废物!竟然连拖延时间都做不到!”

  “你”贵族们对这个逃兵怒目而视。

  但愤怒之余,大家似乎也能理解艾弥丝坦的选择。

  毕竟,艾弥丝坦已经是一个亡灵了。她如果再死一次,可就是真的死了。

  不像他们,就算死了

  “你们也别想得太美了。”见到这些贵族仍旧神色沉稳,李维不由用他那嘲弄的声音,打消了他们心中最后一丝幻想:

  “是,你们死后可以去冥界找莫德凯撒,所以理论上不用怕死。”

  “但”李维指了指身边的黑皮胖蛤蟆。贵族们不清楚塔姆的身份,直到他不怀好意地介绍:“这位就是双城和比港传说中的河流之王,贪欲之恶魔。”

  “如果我不杀各位,而是请贪欲恶魔将你们连人带灵魂一口吞掉,让你们魂飞魄散连去冥界的机会都没有,各位又该如何应对呢?”

  贵族们:“.”

  他们身上那种视死如归的情绪,顿时荡然无存。

  但是,考虑到他们今日的所作所为,已经到了绝对不可能被宽赦的反人类的程度

  他们倒也硬气地保持了沉默,没有像小丑一样张口求饶,丢了帝国贵族的体面。

  而李维也没再理会这些贵族。

  一群领风者崛起后还不知悔改,自愿给莫德凯撒带路的人奸——不管他们最终知不知道忏悔,结局都只能是死路一条。

  李维这最后一丝仁慈,是专门给莱斯特留的。他毕竟是斯维因的学生,多年的门徒。

  “斯维因,你还有什么要对他说的么?”李维看向斯维因,还有他眼中的那一缕惋惜。

  “没有了。”斯维因却摇了摇头:“该说的话,我在过去这一年已经说过无数次了。”

  “作为一个老师,我尽力了。”

  莱斯特:“.”

  “莱斯特。”看着他绝望而复杂的眼神,斯维因还是多说了两句:“其实,我不怪你。”

  “是诺克萨斯塑造了现在的你。所以我才要改变诺克萨斯,改变这个世界。”

  “那么.”斯维因声音一顿:“永别了,莱斯特。”

  莱斯特沉默片刻,终于低下了头:“对不起,老师。”

  在李维的要求之下,塔姆很不客气地吞掉了在场所有敌人,包括莱斯特和艾弥丝坦。

  时间紧迫,他们已经没时间慢慢审讯了。他们只能用这种最直接有效的方法,来获得敌人记忆中的关键情报。

  “嗝~”一口气吃了好几个大贵族,外加艾弥丝坦,塔姆忍不住打了一个满足的饱嗝儿。

  “塔姆先生.”李维想起塔姆先前吃掉烬后的反胃表现:“你还要再缓缓么?”

  “不用。”塔姆拍了拍他圆润的肚皮:“这回的要好吃多了。”

  “哦?”李维忍不住多问了一句:“这些反人类贵族的灵魂,也会让你觉得好吃?”

  莱斯特、艾弥丝坦等人,过去可都是诺克萨斯臭名昭著的大杀星。

  他们犯下的种种罪行,可比烬还要残忍百倍。

  烬一辈子杀了1000多人,已然堪称丧心病狂。而这个数据对莱斯特等人来说,可能还不够一场战斗的消耗。

  怎么塔姆在吃了烬之后都恶心了半天,现在一口气吞了好几个血债累累的诺克萨斯大贵族,还反而觉得好吃呢?

  “这不一样。”塔姆解释道:“我喜欢的是堕落的灵魂,贪婪里带着一丝纯洁的味道。”

  “所以,除了烬那种天生邪恶透顶,连一点儿纯洁味道都找不到的坏种.”

  对塔姆来说,大多数人的味道,都算是能入口的。

  只是有口味一般、上佳,以及令他馋得直流口水的区别罢了。

  因为不管一个人后来有多坏,他的灵魂里也总能找到一丝纯洁的味道。

  “毕竟。”塔姆说:“人都年轻过嘛.”

  “.”斯维因听得一阵沉默。

  现场已经看不到莱斯特的身影。他已经进了塔姆的肚子。

  可斯维因也忍不住多问了一句:“塔姆先生。”

  “莱斯特的灵魂,尝起来是什么味道?”

  “他是这几个人里最好吃的。”塔姆咂着嘴巴回答。

  斯维因:“.”

  “斯维因同志?”李维在意地看向他。

  但他的关心是多余的。

  斯维因只在伤感中沉湎了一瞬,就平静地抬起了头。

  他径直问道:“塔姆先生,从艾弥丝坦等人的记忆里,你找到想要的情报了吗?”

  “找到了。”塔姆眯着眼稍一回味,就得出了搜索结果:“艾弥丝坦知道他们的全盘计划。”

  “诺克萨斯、德玛西亚、艾欧尼亚、恕瑞玛、比尔吉沃特、祖安与皮尔特沃夫.对方计划中的袭击地点,我已尽数掌握!”

  “好消息是,这些目标地点本就是领风者主要活动的地区。”

  “现在我们还有半天时间,组织人马赶去设防。”

  “好!”斯维因眼中闪过一抹愤怒的红光。

  恶魔的羽翼在他身后猛地展开,狂风亦随之呼啸环绕:“让我们去结束这一切吧!”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