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第二十三章(捉虫)_我靠抽卡凹人设
笔趣阁 > 我靠抽卡凹人设 > 第23章 第二十三章(捉虫)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3章 第二十三章(捉虫)

  霍德华输了,输得心服口服。

  他从来没有见过,有人能将随处可见的树叶当做武器,用树叶柔软的锯齿来伤人,至少现在的自己做不到。

  白袍人很强。

  霍德华捡起地上那片沾着血迹的树叶,脑海里浮现出对方额头上隐约闪过的赤红色花纹,表情愈发严肃。

  “我们走。”

  霍德华对伊利尔说了这句话,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有些事情他需要早些告诉陛下。

  伊利尔看出了自家兄长脸上的急切,虽然不知道对方到底焦急什么,但也没多问,紧跟在他身后。

  很快两个人就走到了帝王的房前,伊利尔守在门外,霍德华独自走进去给帝王汇报刚才的事情。

  “你败了?”

  艾斯里特靠着椅子,语调轻缓,碧绿的眸子落在霍德华的身上,缠在他胳膊上的黄金蟒,嘶嘶吐着蛇信,蛇瞳里是如同它主人一般的凉意。

  原本他只是想试探乔身边的人,却没想到霍德华居然真的输了。

  半跪在地上的霍德华惭愧地低下头。

  屋子里只有他们两个人以及一条蛇,除了蛇的吐信声外,没有任何声响,气氛一时有些压抑。

  忽然上面的人轻笑了一声,他修长的手指落在蛇的脑袋上,金色的鳞片衬得他的手如玉一般白皙。

  “对方额头上的花纹呢?”

  霍德华一顿,在艾斯里特的允许下,他站在桌边,凭着一丝印象,用笔将对方额头上的花纹绘了出来。

  赤红色的花纹从眼尾一直蔓延,汇聚于额头,繁复瑰丽,霍德华有些记不清具体的纹路,只是把大致轮廓画了出来。

  “属下觉得,这个花纹很熟悉。”

  艾斯里特眼神若有所思,他将霍德华画好的花纹拿起来,看了一眼后,便知道了答案:“木族。”

  霍德华一顿,木族?

  异族性格桀骜,整片大陆内,只有亚利兰斯拥有两个附属异族,还都是性格温和的木族支脉。

  两位木族族长每隔一段时间就会随侍在王的身边,霍德华也见过他们,清楚木族额头上是有花纹的。

  可是亚利兰斯的木族,头上的花纹是银白色的,且只有额心会有,白袍人额头的花纹轮廓、颜色都跟他们不同,

  艾斯里特却仿佛已经肯定对方是木族,他随手从桌上拿起一颗珠子。

  霍德华知道这个珠子,这是莲族给他们陛下的万年莲心,可以直接联系到莲族的族长。

  巴掌大的珠子散发着淡淡的绿色荧光,几秒钟后,珠子周身的光逐渐变得更加亮眼,光芒汇集,在空中凝成了一个画面。

  “小主人。”

  一个柔和的女声响起,紧接着,两个女人出现在了画面里,她们的额头中央勾勒着银白色的神秘花纹,黑色的长发及腰,风姿绰约,站在一起宛如并蒂莲花,各有千秋。

  艾斯里特的脸上没什么笑意,但对两人的态度很自然,他示意两人看他手里的画,并将霍德华的形容告诉了两位,问道:“这种花纹是木族哪个支脉的?”

  听到艾斯里特这么问,莲族的两位族长视线都落在了那个赤红的花纹上。

  “这个花纹颇为繁复,又是少见的赤红色。”女人的声音带着疑惑,“现在的木族几乎是没有这种样子的纹路。”

  “隐约有些印象,但就如同长姐所说,这种赤色花纹大都是古木族才会出现。”

  艾斯里特的手安抚了一下无聊的莫金,他问:“古木族?”

  只有存活万万年的木族,才有资格称为古木族。

  “古木族数量极少又大都避世,异族领地内都很少看见他们的身影,我们需要去查一查现在木族内是否有其他的支脉,有这样赤红色的纹路。”

  艾斯里特抬眼:“嗯,查到对方是什么支脉之后,告诉我他们是否归顺了某个帝国。”

  莲族的两位族长笑着应声,随后她们又轻声叮嘱:“小主人在外不要委屈自己,倘若受了欺负,不要忍着,我们莲族就算性柔,也绝不会善罢甘休!”

  委屈?谁?

  霍德华每次听莲族这两位族长跟艾斯里特说话的时候,总会怀疑她们二位是不是脑子有什么问题。

  不知道为什么,在莲族这两位的眼里,自家帝王就是个受委屈不会报复回去的小可怜。

  艾斯里特碧绿的眸子闪过一丝笑意,接着他抬了一下胳膊上的蛇头,让两位看了眼。

  “金殿下的鳞片都漂亮许多了。”

  艾斯里特嗯了一声:“也就这幅皮囊看得上眼。”

  “但是还需要补充点营养,看金殿下到现在还没有长大。”

  “好。”

  霍德华在一旁假装自己是个木头人,什么也不去深思了。

  直到帝王与那边结束了对话,碧绿的眸子冷冷地看向霍德华。

  “去告诉乔,明天我去暗森,问他是否要一起去。”

  “遵命。”

  霍德华朝艾斯里特行了一礼,便离开了。

  艾斯里特靠坐在椅子上,轻闭上眼睛,黄金蟒缠着他的胳膊,想要让他跟自己玩,却被敷衍的按住脑袋。

  乔身边的白袍人是异族。

  可在这片大陆上的帝国中,只有亚利兰斯有异族臣服归顺。

  如果乔真如他所说,是另一片大陆的帝王还好,若不是,那么是哪个帝国有胆子偷偷收服异族?

  艾斯里特越想嘴角的笑意越发明显,他很期待乔能答应跟自己一起去黑暗森林,那样应该会很有意思。

  另一边,乔星南不知道那边暴君还想约自己出去玩,他看向刚刚得胜归来的零,心情轻松了不止一星半点。

  零离开时,自己刻意借助吹过来的风,让他“无意间”露出额头的花纹,乔星南确定,霍德华一定看清了零的花纹。

  花纹代表什么,乔星南不清楚。

  他只需要知道,一个神秘又强大的存在,身上但凡出现异于常人的印记,不论是否有故事,外人都会下意识的为它赋予含义。

  当然霍德华没有查也没关系,反正现在零跟霍德华比试赢了,强者人设可以说是立得非常稳。

  反正怎么着都不亏。

  “零,过来坐。”

  乔星南笑眯眯地挥手,等零坐好之后,他嘴角上扬,表情真诚,把零战斗时迅捷的速度,英勇的姿态,精准的控制一个个夸了个遍,连战斗时对方飘逸的袍角都没有落下。

  就仿佛这些操作是零自己搞的,而不是他背地里控制零做出来的一样。

  零木讷的脸上柔和下来,黑沉沉的眸子里隐约可以看出他害羞中带着雀跃的神色。

  自从零升级之后,脸上的表情似乎生动了一些,尽管并不明显。

  乔星南没有注意到零的表情,他声音里带着笑意:“就连斯特叔刚刚也在夸零表现很棒呢!”

  当然斯特的原话是‘恭喜主人两万金币没有全部打水漂’这种话就不用说了。

  零虽然更喜欢主人夸自己,但斯特毕竟是同事,得到对方的肯定,也让零眼睛黑亮亮的。

  “斯特,叔呢?”

  零最近也习惯跟着主人一起叫对方斯特叔。

  “他去忙了。”乔星南解释了一下。

  斯特去了另一个放魔兽的房间,毕竟是“要做出魔法卷轴”的人,现在肯定不能闲着。

  监视自己的两个骑士还在外面站着,乔星南知道,暴君肯定发现了中高级魔兽箱子都空了,不过,他并不担心自己会翻车。

  毕竟,当初自己将十八箱魔兽收走时,极为谨慎,不会叫他们瞧出不妥。

  暴君他们只会好奇那些中高级魔兽去哪里了,为什么会剩下低级魔兽,根本不会想到自己拿着魔兽换了金币。

  现在,不管暴君那边是猜测斯特这里有储物工具收起来了,还是认为斯特已经开始炼制魔法卷轴,对他们这边都没什么大碍,每一个猜测都是在给他们刷神秘感,让暴君他们对自己的态度更加慎重。

  想到这里,乔星南觉得自己总算是可以稍微歇一歇了。

  穿越后,他每天都过得心惊胆颤,生怕自己一觉醒来脑袋就不在脖子上,现在看样子形势大好,自己只需要保持现状,就足以维持自己的逼格,暂时保住他的小命。

  但他也不能完全放松,暴君还没有彻底相信他是帝王,只是因为之前发生的事情,对他有些警惕,一旦暴君失去耐心,自己的脑袋就得搬家。

  乔星南的手指在桌子上轻轻点了点,呼吸也跟着轻了一些。

  自己必须在维持帝王人设不变的同时,提高暴君对自己的好感度。

  按照心理学上来讲,当一个人对另一个人好感极高的时候,警惕心会大幅降低,暴君也就更不容易发现自己的问题。

  也就是说,乔星南的下一步计划,就是刷暴君的好感度,刷的越高越好。

  乔星南对刷好感度这件事,还是有点心得的,毕竟上一世为了生计摸爬滚打惯了,投其所好什么的,他不用想都知道怎么做。

  几个小时前,他便趁着露娜过来送早餐的时候,不着痕迹地打听了暴君,对方也在无意识中透露了一些事情。

  比如帝王每年热天会来这里避暑,其实在亚利兰斯主城温度也仅仅是比这里高一点,但帝王忍受不了,帝王厌恶炎热。

  再比如帝王养在身边的金殿下,也就是那条小蛇,两三年了,都是那个长度,没有一点变化,看起来似乎长不了了,但帝王很宠着。

  还有像什么平常爱吃肉不爱吃素,晚上睡觉的时候会点灯啊之类的无关紧要的事情。

  乔星南在露娜的注视下表情平静,实际上内心早就琢磨起该怎么借助这些事情,和对方打好关系。

  到现在也有了大致的想法。

  喜好相同是和某人迅速拉近距离的捷径,就算是暴君也一样。

  怕热这个设定倒是可以试试。

  乔星南从系统空间里拿出本子,用笔在上面勾了一下,还有对方喜欢养蛇…这个没养过。

  作为整天跟组跑的编剧,他就没养过什么宠物,现在是“帝王”了,养什么才能跟养蛇的帝王打好关系呢?

  乔星南决定先放一放,去考虑其他的,比如他也喜欢吃肉,还有…

  还没等他想完,外面忽然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乔星南把本子收回空间,一边指尖微动,控制零去开门,另一边则摆好姿势,务必保证让外人第一眼看到自己的时候,尊贵而优雅。

  来人是霍德华。

  白袍人站在门口,没有让他进去,另一边听从主人的安排,留下一点缝隙,好让对方一眼就能看到坐在桌边姿势尊贵而透露着丝丝威严的帝王。

  “何事?”

  霍德华也没废话,直接道:“明天王要去暗森,派我来邀请混沌大帝一起游玩。”

  霍德华虽然往日里严肃,但还是有点机灵的,他知道艾斯里特表面问乔星南去不去,实际上能接受的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去。

  他补充道:“如果大帝能够同去,我们王一定会非常高兴。”

  白袍人似乎并不关心他们亚利兰斯的帝王高不高兴,声音依旧冷淡:“去暗森,做什么?”

  往年帝王来到庄园都会带着莫金去暗森狩猎游玩,可这次突然决定带着这几位底细不明的人,霍德华总感觉王的用意很深。

  但这个猜测肯定不能说出来,霍德华只是说:“暗森是乌蒂亚边城的狩猎场,我们王每年都会去狩猎,路程虽然较远,但是坐魔兽,一天就足以回到庄园。”

  霍德华这次说的还挺详细,白袍人却做不了这个主,只见他眨眼间便消失,下一秒出现在了乔星南的身边,低声地说了些什么。

  霍德华注意到,那位坐在椅子上的黑发男人微微颔首点头,他心中一定。

  果然,白袍人闪身过来,答应了明天的邀约。

  霍德华嗯了一声,视线停在了这位疑似木族的骑士身上,他微微顿了一下,随后转身离开了这里。

  房门一关上,乔星南维持的姿势瞬间垮了下来,他揉了揉略微有些僵硬的肩膀,仔细思考着。

  不论是从暴君邀请自己的用意,还是刷帝王的好感度,他都不可能拒绝暴君的邀请。

  现在要做的就是细化明天的剧本。

  斯特叔明天还得继续假装炼制魔法卷轴,不可能跟着他们,自己的身边只有零。

  想到这里,乔星南站起身,拍了拍零的肩膀:“零,明天我们相依为命了。”

  零习惯了乔星南每天这样说话,闻言认真点头,沙哑的声音满是郑重:“零,保护,主人。”

  “那可太让人有安全感了!”

  乔星南笑眯眯的,毫不吝啬地夸奖道。

  话是这么说,他心里清楚,零现在没有战力,【提线木偶·主动】的技能还在冷却时间,附加技能是什么还不知道,唯一能用的,也只有跑路用的速率提升。

  这个安全感,说实话也并不怎么安全。

  不过再怎么样,暴君也应该不会让他自己置于危险之中。

  想到这里乔星南也就不担心了。

  但事实证明,不到最后一刻,永远不要放心地太早,乔星南那时还没有掌握这句话的真谛。

  第二天一大早,乔星南用过早饭,嘱咐了斯特叔几句后,就带着零到了大门口,这个时候暴君已经站在了门口,也不知道等了多久。

  他的身后带了两个人,是霍德华和伊利尔那两兄弟。

  这两人是目前庄园里战斗力最强的人了。

  他们身边蹲坐着一个浑身鳞甲,差不多快一人高的魔兽,它头顶长着角,四肢粗壮且长,时不时喷出一口鼻息,看上去比上次那只白色巨犬要凶上许多。

  它的身上拉着一个车厢,车厢上面用金色花纹勾勒着,看上去尊贵典雅。

  从外面看车厢就很大,里面能容纳的就更多了,零还有霍德华两兄弟坐在外面驾车,乔星南坐进车厢里,对面就是艾斯里特,宽敞的车厢里,就只坐了他们两个人,外加一条蛇。

  两人的中间放着一大盆冰块,很凉快,攀在艾斯里特胳膊上的黄金蟒似乎很怕热,它动作麻利地游下来,绕着大盆把自己盘了一圈,舒服地尾巴尖都在跳舞。

  乔星南看到了这个场景,装的冷淡的脸都忍不住想笑。

  这条蛇还挺机灵。

  艾斯里特注意到乔星南眼里的笑意,眉头微挑,他发觉骗子在笑的时候,虽然态度依旧冷淡,金色的眸子却犹如泛着粼粼波光的月下秋水,让人舍不得移开眼睛,更想将他的眼睛珍藏起来了。

  乔星南忽然打了个寒颤,可能是离冰太近的缘故,乔星南不着痕迹地往车厢边移了移,省的冻感冒了。

  “乔,你的魔法卷轴制作的如何了?”艾斯里特垂下眼睑,纤长的睫毛遮住了眼底的神色,他的手都逗弄着盘在盆上的蛇,似乎只是随口一问。

  “很快了。”乔星南的语气更加疏离平淡:“斯特一向让我放心。”

  艾斯里特微微一笑,“那提前先祝贺乔了。”

  听艾斯里特这么说,乔星南丝毫不心虚地矜持点头。

  似乎是因为冰凉的盆实在太舒服了,黄金蟒的尾巴还在不停地抖动,艾斯里特有一搭没一搭地安抚蛇。

  对方看起来真的很喜欢他的黄金蟒,乔星南的视线不知不觉地落在了艾斯里特逗弄蛇的手上,暴君的手很好看,骨节分明,修长如玉。

  下一秒,他就看见这只漂亮的手,缓缓地,用力捏了一下黄金蟒抖动的尾巴。

  本来放松瘫着的蛇,疼得蛇身都弹起来了。

  艹,看上去就疼。

  乔星南被吓了一跳,清冷精致的脸上眼睛瞪得溜圆,金色眸子更加夺目了。

  艾斯里特看着他那双漂亮的眼睛,怜惜地安抚道:“别怕,乔,我纠正一下莫金的坏习惯。”

  黄金蟒嘶嘶地发出威胁声,绿色的眸子直勾勾地看着艾斯里特,露出了尖厉的蛇牙。

  却在艾斯里特平淡的视线中立马收了回去。

  暴君嘴角渐渐泛上笑意:“你是蛇,不是狗,再让我看到你摇尾巴,我会把尾巴给你砍了。”

  乔星南:……

  我次,有点恐怖。

  蛇听不懂人话,而且那是人家习性,怎么可能改变,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地位跟蛇差不了多少,乔星南真想替蛇兄说句好话。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莫金就跟能听懂人话似的,瞬间不摇尾巴也不张嘴了,蛇身倒在冰盆上面,假装自己是一条死蛇。

  乔星南见状,意识到这条蛇并不普通,不过也是,皇帝的蛇,肯定跟平常的蛇不一样。

  在暴君的威胁下,莫金乖了一路,而另一边的乔星南也竭力保持着帝王的气质。

  “它叫莫金?”

  乔星南想缓和一下这个古怪的气氛,顺便刷刷帝王的好感度,主动出声提问,不过姿态还是一如既往的矜持。

  对乔星南,艾斯里特态度很好,他点了点头,笑着道:“对。”

  说实在的,虽然这条蛇很奇特,不过不知为什么总给乔星南一种傻傻的感觉,凭着自己对莫金的印象,琢磨了一下,他客气地夸道:“长得很漂亮。”

  艾斯里特碧绿的眸子闪过一丝赞同,就像他对莲族族长说的那样,艾斯里特也对乔星南道:“就这幅皮囊看得上眼而已。”

  这是艾斯里特打心眼里认为的事实。

  暗森离庄园很远,但因为有巨犀兽火力全开地赶路,一行人很快就到了暗森入口处。

  乔星南从来没有听过暗森,原身的记忆里也没有关于这个地方的存在,他只以为回事跟后山一样的森林而已。

  结果一下车,乔星南就愣住了。

  面前的暗森正如它名字所说,黑暗的森林,树木是墨绿色的,天空从暗森入口开始,就是乌云压顶,隐约能听见虫叫与野兽的嘶鸣。

  乔星南甚至能看见暗森入口处挂着一只足球大的,色彩斑斓的异形虫类似于热带雨林的大蜘蛛,余光甚至能看到忽然窜过去的黑影,不知道是什么毒虫蛇蚁,他轻轻咽了口唾沫,心瞬间提起来了。

  昨天还是放心的太早了。

  乔星南一时有些语塞,不是说出来玩吗?跑这么个阴森恐怖的地方玩什么,玩虫子吗?

  这种虫子咬一下会死人的吧。

  他故作淡定地瞥向了旁边,黄金蟒攀上了艾斯里特的胳膊,他的身边伊利尔与霍德华手按在剑上,表情十分淡定。

  乔星南不着痕迹地看了眼控制技能还在冷却的零,又看了看自己的袍角。

  确定了,我们两个是来送人头的。

  再怎么冷静,乔星南都忍不住怀疑起自己之前的判断。

  难道暴君丝毫不忌惮他们神秘的身份,加上失去了试探的耐心,准备在这个暗森干掉他们?

  艾斯里特金色的头发在暗森这样阴暗的环境里,居然显得有些温暖,他没有发觉自己想要试探的人心里万分抗拒进暗森,毕竟这里在他看来真的没有什么可怕的。

  “走吧。”

  如同恶魔的低语在他的耳边响起,乔星南表情冷静,他看向艾斯里特:“为什么要来这里。”声音带着一丝不悦,以及谁也察觉不到的颤抖。

  艾斯里特一怔,他看了眼阴森恐怖似乎夹杂着诡异的寒风,一时有些没有理解对方的意思:“这个地方是有什么不对吗?”

  哪里都不对的好吗?

  乔星南语调平稳:“脏。”

  会冒出脏东西的那种脏。

  艾斯里特只理解了个表面,他眼中含笑:“不脏,很有意思,里面还有莫金可以吃的果子。”

  乔星南瞬间懂了,原来是为了宠物来冒险了。

  他站在原地,睫毛微垂。

  不论是为了人设,还是为了刷好感,再怎么恐惧,自己都必须进去,

  在暴君的注视下,乔星南嗯了一声,他走在暴君的身侧,右后方是零,最后面由伊利尔守着,前面霍德华开路,怎么着也不会死。

  乔星南不断催眠自己,面上更加平静。

  暗森外面看着恐怖,里面倒还好,郁郁葱葱的森林枝叶交缠遮住了头顶的光,狭窄的小路到后面变得开阔起来。

  隐约可以看到周围钻着一些极为凶猛的野兽,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些猛兽都没有窜出来,只是威胁似的在深处嘶吼。

  渐渐的,乔星南也放松了一些,不再时时神经紧绷,可也只是放松了一点点,暗地里他依旧关注着,可能会跑出来的魔兽,以及随时会飞出来咬人的虫子。

  暗森是在山上,缓缓的清泉顺着天然暗石流淌下来,有些直觉不那么灵敏的野兽也在饭点儿的时候跑了出来。

  乔星南心里一咯噔,余光看见面容淡定逗蛇的暴君,他强装镇定,心里则跟零交代:“别冲上去,小心保护好自己。”

  零是个脆皮,要是猛不丁被撞一下磕一下他们之前的努力就白费了。

  一边的霍德华与伊利尔直接提着剑冲了上去。

  几个魔兽嚎叫着,尖利而长的兽牙,带着嗜血的疯狂,直接朝他们两人扑咬上去。

  艾斯里特站在原地不动,视线却没有落在他的骑士身上,而是望向了乔星南,黑发男人看上去很是冷静,似乎对于这样的厮杀司空见惯,那位战胜了霍德华的白袍人站在他们的身前,紧绷着身体,仿佛在警惕周围的漏网之鱼。

  刺鼻的兽血到处飞溅,让人有些犯恶心。

  艾斯里特的眼里在暗处闪过一丝红芒。

  “艾斯里特。”

  清冷的声音响起。

  艾斯里特状似自然地嘴角上扬:“乔怎么了?”

  “还有多久才到?”

  这位尊贵的黑发帝王似乎等的有些不耐烦了,他金色的眸子百般无赖地从对面打斗的场景里移开,落在艾斯里特的脸上,随后顿了一下。

  艾斯里特依旧是那双笑意不达眼底的绿眸,可不知道是不是乔星南的错觉,他总觉得刚才的暴君有些奇怪。

  “很快了。”

  艾斯里特面带笑意地看向霍德华与野兽的厮杀,安抚地摸了摸有些躁动不安的黄金蟒。

  确实如艾斯里特所说,面前的这场战斗很快就到了尾声。

  但紧随而来的,却是一场又一场的厮杀,每一场霍德华与伊利尔都赢得很容易。

  但是越看却越让乔星南忐忑。

  昨天,乔星南对自己未来的计划还是保持现状,暂时不会动那一千金币抽卡。

  毕竟零和斯特叔已经走上了演戏的正轨,庄园的人包括暴君对他们都心生忌惮,不会轻易动他们的性命,事情似乎在往好的方向发展,乔星南原本打算用一千金币作为本金去赚钱。

  抽卡毕竟带有未知性,万一抽出来的卡牌不可控,总会对现在的局势造成不可知的影响,不如多赚点钱为以后做保障。

  可现在看着霍德华和伊利尔在前面拼命打架,他家的零只能守在他和艾斯里特旁边“保护”他们,乔星南的心情有些复杂。

  万一有个猛兽突然跑出来,脆皮的零什么都做不了,尽管到现在还没有发生这件事情,但暴君的试探不可能一直这么柔和,零未来直面危机的可能性太大了。

  乔星南把担忧压在心底,面上依旧是那副尊贵而冷淡的样子。

  越往深处走,暗森的野兽居然越来越少了,艾斯里特将黄金蟒放下,金色的鳞片游走在黑色的土地上,穿过墨绿色的树叶,像极了落在地上的太阳。

  “乔,到了。”艾斯里特领着乔星南再往前走了几步,一抬头树上满是黑漆漆的果子。

  伸手便够得到。

  莫金早早地就窜上树卷着一颗又一颗果子吞进了肚子。

  乔星南摘下一颗看了看,有些感慨,这个果子,真的够黑。

  转头刚想问艾斯里特这个果子,人能吃吗,就看见艾斯里特很不讲究,用衣服擦了擦黑漆漆果,直接就咬了一口。

  一旁的霍德华和伊利尔则动也没动。

  乔星南顿了一下,也擦了擦试探的咬了上去。

  随后呛的吐了出来,黑漆漆的这枚果子,酸苦酸苦的,让人难以下咽。

  他看向吃的香甜的艾斯里特忍不住有些怀疑人生。

  “这种果子有的人会很喜欢吃,不喜欢吃的也是真不喜欢。”

  伊利尔温和地解释道。

  伊利尔和霍德华都属于不喜欢吃的这一波的。

  现在看来这位身份不明的黑发男人也不喜欢吃。

  乔星南嗯了一声,他看着面前的一人一蛇,有些牙酸。

  暗森的时间仿佛是静止的,因为光不会照进暗森,约摸着时间,霍德华烤了之前杀死的魔兽,饱餐一顿之后众人便准备离开这个地方。

  当然,零没有与他们一起吃,霍德华与伊利尔也没有主动叫他,他们对零的种族特性心知肚明。

  等回到庄园,乔星南一踏进自己的屋子里,整个人都放松下来了。

  住在另一个屋的斯特叔,这时候早就演完戏回来了,听见自家主人回来的动静,便主动去了乔星南的房间。

  一进门,看见乔星南瘫倒在床上,斯特刚想说什么,他的新主人就赶忙坐端正,让他坐在旁边:“斯特叔,我还刚想去找你。”

  斯特见状,没再对着新主人强调礼仪,而是有些疑惑地看着他:“我的主人,是有什么事情吗?”

  “很重要。”乔星南摸了摸鼻子:“明天我跟你一起去‘炼制’魔法卷轴,‘炼制’好了我需要重新召唤新人。”

  斯特扶了扶自己的金丝框眼镜,金色的长链微微晃,神色温和:“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今天早上主人还告诉我说要推迟‘炼制成功’的时间,您要迟几天召唤新人。”

  乔星南叹了口气,计划赶不上变化。

  “是我之前考虑不周了。”

  他们的人手实在不够,准确的说是,高战斗力的人手不够,当然,乔星南也做好了这次抽中的卡同样不是高战斗力的准备。

  如果不是,自己也只是要继续编剧本,但如果抽中卡牌正巧是高战斗力,那么他们的伪装将会更加牢不可破。

  把决定告诉了零和斯特后,第二天乔星南就带着零,跟着斯特去了放箱子的那个房间。

  监视他们的骑士在门外驻守。

  乔星南抬手将剩下的两箱子直接兑换成了金币。

  两箱低级魔兽能够兑换两百金币。

  现在他总共有一千三百零四枚金币外加三枚银币。

  乔星南打开了系统面板,抽卡的倒计时一分一秒的走着,还剩下十九天。

  这次抽卡后,下一次抽卡,或许就得等到免费抽卡了。

  乔星南不舍地看了眼自己的存款。

  一旁的035在系统面板打开的时候,就接到了通知,它眼神一亮,在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时候,悄悄出现在了他们身边。

  来了!终于来了!

  宿主你放心去抽卡,035帮你暗箱操作!

  其实暗箱操作在星域里是非常常见的,毕竟有的宿主气运惊人全是ssr,有的宿主气运不行,一抽全是n,这着实有些影响星域卡池的平衡。

  所以星域一直有个潜规则,就是如果宿主的运气太差,负责系统可以悄悄帮帮忙。

  当然这个帮忙是有限制的,比如暗箱一次,得等两次抽卡之后才能再次进行暗箱操作,还有就是帮忙的时候,要注意规则平衡,系统暗箱操作的几张卡牌不能全部都是ssr卡。

  考虑到宿主已经这么惨了,035给宿主这次暗箱的卡都是精挑细选之后的。

  三张ssr两张sr一张r,除了为了平衡用的凑数r卡,其他的卡牌无一不是战斗力,智力,脾气一顶一的好。

  当然,特指的是ssr,剩下的两张sr也就马马虎虎吧。

  035飘在空中,扑腾着透明的球球肚,为自家宿主打气,冲鸭!!宿主,抽了卡,ssr是你的了!!!

  乔星南还在不舍地看着自己的金币,这些金币,他都没捂热乎几天呢,全没了。

  他看了眼自己旁边的斯特叔跟零。

  咬了咬牙,终于闭着眼睛点了抽卡。

  【抽卡中,请宿主稍后。】

  随着一千金币的消失,一阵红光闪过,乔星南的心提了起来,他握紧拳头,不论什么也好,只要武力值高一些,能保护他们三个就好。

  或许是乔星南的许愿被听到了,下一秒,空气中飘来一股浓醇的酒香,紧接着金币清脆的叮当声响了起来,其中夹杂着觥筹交错,酒杯轻碰的声音。

  这特效是以前从没有过的。

  乔星南咽了一口唾沫,有些紧张。

  别说宿主了,就连035也跟着有些紧张了,出来的是那张能控制影子,战斗力强悍的ssr?还是另一张能美容和疗伤的ssr,亦或是那张智商贼高的ssr?再不济,剩下那两张sr的恶魔夫妻卡也行啊,恶魔夫妻,没人敢惹!

  在众人或紧张,或忐忑的视线中,一柄纯白色的细剑从影影绰绰的红色光芒中掉了下来,与地板碰撞,发出清脆的剑鸣声。

  斯特闻声一愣。

  浮在空中的035看见从混沌卡池中丢出来的一把剑,懵了。

  只有乔星南激动的脸都泛起了红色,兴奋地一把揽住零的脖子。

  用剑的!

  “有人,看见我的剑了吗?”

  一个穿着白衣服的男人,踉跄地踏了出来。

  他银白色的头发从空中划过,啪嗒一下,身体直接重重的落在地上。

  虽然不明显,但在场众人都能听到他打了一个带着酒气的饱嗝。

  【叮,恭喜您抽中[酒鬼瑞尔特·人族(r卡一级)]】

  系统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

  啊啊啊啊,r卡!就那一张r卡宿主怎么就给抽上了?!

  不是n卡,是r卡啊!!

  乔星南金色的眸子亮闪闪的,跟斯特叔一样的r卡!还是一个使剑的卡牌!他再次欧了一次!!

  好耶!!!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