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第三十五章(捉虫)_我靠抽卡凹人设
笔趣阁 > 我靠抽卡凹人设 > 第35章 第三十五章(捉虫)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5章 第三十五章(捉虫)

  乔星南今天起的很早。

  他和前两天一样,耐心地叮嘱瑞尔特和斯特在执行任务时应该注意的要点。

  这两天瑞尔特和斯特叔做得很好,至少那些骑士与侍从都被他们两个给忽悠住了,接下来只需要稳固一开始的形象,潜移默化地让他们坚信混沌帝国的存在,就足够了。

  “一切就拜托瑞尔特和斯特叔了。”

  乔星南对着两人笑了笑,等瑞尔特和斯特离开后,他转头看向了正和零并排的风凌。

  “发生什么事了?”

  乔星南眉坐在椅子上放低声音,望向风凌。

  从早上开始,风凌便有些不对劲,视线时不时就看向自己,显然有什么话想对自己说,就在刚刚,风凌忽然张口说:“它没有声音了。”

  没有声音了?

  乔星南当时就一皱眉,瞬间想到了昨天风凌提到的魔兽,因为正是瑞尔特和斯特出门执行任务的时候,乔星南没多问,只是留下了风凌,让斯特叔自己一个人过去。

  风凌的技能可以听到很多消息,跟斯特叔搭配起来,正好可以辅助斯特叔快速建立地位,博取众人好感,索性这两天,斯特也逐渐熟悉了皇宫中的侍从,就算今天风凌不去也不打紧。

  “风里没有它的声音。”

  风凌半张脸被丝巾遮挡,露出来的那双蓝眸平静地看向乔星南,银色的耳链轻响。

  乔星南一顿,联想到风凌的技能,很快就意识到,听不到魔兽的声音意味着什么。

  要么,魔兽超出了风凌的被动技能范围,已经不在他们五百米的范围内,要么就是暴君动用了某种秘法,隔绝了风,导致魔兽的声音无法传到风凌的耳朵。

  无论是哪一种,都说明暴君那边情况有变,或许暴君很快就会腾出时间来见自己。

  乔星南沉思着,既然这样,自己需要尽快做好面见暴君时的准备。

  但是现在,乔星南暂时将想法压在了心底,抬眼对着风凌笑了一下,“我知道了,多谢风凌的提醒,如果没有你的提醒,我这边怕是什么也不知道。”

  风凌没有说话,他不自在地移开视线,但是空气中轻微的气流运动,还是将主人平稳的呼吸与真诚的话语传进自己的耳朵,让他放在身侧的手指微微一动。

  乔星南没有发觉风凌的小动作。

  他仔细地斟酌着风凌的剧本,当初自己召唤新人时,给暴君的理由是为了处理背叛者,为了不露馅,自己必须尽快给风凌安排合适的人设。

  这么想着,乔星南抬目看向这位有着酷哥外表的听风者,蓝色的丝巾遮住了风凌的下半张脸,他的眼神沉默,看上去孤僻又冰冷,仿佛自成一个世界,但乔星南知道,此刻对方的耳膜中充斥着各种声音。

  方圆五百米,就算没有人的声音,也会有地下虫鼠之类的声音。

  每时每刻不得清净,但凡任何一个普通人拥有风凌的被动技能,精神可能都会立刻崩溃。

  就算风凌是一个sr级的卡牌,也一定不好受。

  乔星南收回视线,在心里呼唤035。

  【在的,宿主。】

  虽然仅仅回答了这么四个字,但其实035内心特别兴奋。

  最近观星者们总拉着自己说话,035有点不敢回混沌卡池,所以,它一直飘在星域卡池中心,殷勤地跟在那些前辈后头,为宿主申请保底的活动。

  宿主的运气指望不上。

  只能靠035的努力了!

  正在这个时候,035听到宿主的召唤,它顿时激动万分,虽然还没申请下合适的保底活动,但如果有机会帮助宿主,它也非常开心。

  “035,风凌有升到ssr的记录吗?”

  乔星南还记得很久之前系统曾说过,每张卡牌只要升级过,系统都会记录下升级后每个等级阶段的卡牌数据。

  零从来没有被升级过,所以没有记录,但是sr级的风凌怎么着也算是个高级卡了,他的前几任宿主应该给风凌升级过。

  更何况,听风者的能力其实很强,尽管现在只能听到方圆五百米的声音,还有很大的副作用,但是不可否认,对方收集信息的能力,对于一个团队来说,至关重要。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sr级的风凌,从没有被抽到过。

  乔星南抿了抿唇角,等着035的回答。

  【叮,已查询到卡牌,[风凌·听风者]的历史升级记录,请宿主及时查看。】

  乔星南眼神微亮,他直接点开了系统界面上给自己发过来的属性。

  虽然说是升级记录,但是系统传过来的信息,却只有技能升级的记录,像是装备或者天赋什么的,记录里面是没有的。

  【卡牌:风凌·听风者

  等级:ssr(传说级)

  携带技能:择风】

  下一秒,在乔星南的注视下,携带技能的弹窗蹦了出来。

  【择风:被风钟爱的孩子啊,去选择自然的风,它将轻唱着,带来你所询问的消息。

  注:被动技能替换为择风,择风技能使用时受到因果影响,不受距离限制,该技能冷却时间为十二小时,无副作用。】

  乔星南一怔,他再次读了两遍,随后瞳孔收缩。

  也就是说,如果风凌升到ssr级,那么风凌就不会再受到被动技能的影响,也不会再听到五百米内各种嘈杂的声音,而且…

  乔星南看着择风技能的简介,目光紧紧盯着【带来你所询问的消息】这一行字,心脏扑通扑通地跳着,这是什么意思?风凌的择风技能,是不是可以搜集到弟弟妹妹的消息?

  如果他在暴君找到弟弟妹妹之前,将风凌升到ssr级,提前得到弟妹的消息,那自己是不是就可以想办法带卡牌和弟妹提前跟这个危险的境遇说再见了?!

  一想到这里,乔星南激动不已,连忙在心里跟035打听起风凌升级后的技能。

  然而等系统回答了乔星南的问题,确定风凌可以用技能知道弟妹的消息后,乔星南反而平静下来。

  带着卡牌和弟妹跑路这个计划看着简单,但真实操作时难度很高。

  首先让风凌从sr升到ssr就需要耗费大量的金币,更不用说自己还跟斯特叔承诺过,要给他升到ssr级,金币需求量就更大了。

  还是太缺钱。

  乔星南压力大了一些,他呼出一口气,暂时不去想钱和弟妹的事情,继续看向风凌的历史升级记录,心里突然升起了一丝疑惑。

  他清楚卡池里的卡牌肯定不只有过自己这一个主人,从风凌的历史升级记录也可以看出这一点,风凌曾经升级到ssr却又在回到卡池后降到了sr。

  所以,也就是说,回到卡池后的卡牌会降级?亦或是重置回原来的等级?

  这么想着,乔星南也在心里问了035同样的问题。

  “是的,卡牌回归卡池后数据会重置。”035斟酌地回答道,没人知道它现在心里有多么忐忑。

  从宿主主动提出要预览风凌的历史升级记录后,035就开始慌了,在听到宿主提出降级的问题,035数据库里的代码已经开始跟大草原的野马一样到处乱跑。

  靠靠靠!

  035表面上跟以前一样,实际上胖胖的球体已经开始颤抖了,生怕宿主往深的想,如果宿主突然问自己,为什么这些卡牌升级这么困难,它该怎么回答?

  系统不允许欺骗宿主,到时候自己隐瞒的堕化卡的事情不就暴露了吗?如果宿主知道自己有一池子升级困难的堕化卡,提出换卡池,它肯定不能不同意。

  呜呜,完蛋了。

  混沌卡池要完蛋了,卡牌们要碎卡了,它也要跟着混沌卡池一起下岗了。

  正当系统伤春悲秋的时候,乔星南的关注点却跑到了其他地方。

  “风凌是被前主人强制退回的,还是主人寿终正寝后,自动退回卡池的?”

  乔星南在心里问道。

  035连忙回神答道:“按照记录,风凌被上一任卡池主人强制退回卡池换取金币。”

  说着035忐忑地望向宿主,生怕宿主继续问下去,如果再接着问,自己的底真的兜不住了。

  乔星南嗯了一声,035悄悄观察了半天,都没看懂宿主现在是什么意思。

  事实上,乔星南知道,035瞒了自己一些事情,不过听到它谨慎而害怕到颤颤巍巍的声音,乔星南就觉得,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他猜测,系统的反应,极有可能与卡牌升级的金币有关。

  毕竟,自己升级卡牌耗费的金币多到了一种离谱的程度,这显然不太正常,不过,想来035也没办法改变,就这么凑合过吧,反正他从来都不后悔给卡牌升级。

  相比试探系统,乔星南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要敷衍暴君,要赚钱,这些事情足以让他头疼。

  系统根本不知道,宿主已经快把它的底掏空了,战战兢兢等了半天后,宿主都没向自己搭话,035弱弱地报备一声,得到同意后,立刻心怀愧疚地去找前辈。

  呜呜,自己一定要给宿主申请一个好活动,弥补被自己隐瞒的宿主!

  “风凌。”

  另一边,不知道系统想法的乔星南转头看向风凌,他暂时没有告诉风凌自己有升级他的打算,毕竟现在连金币都没有赚下,这些都是白说。

  当务之急是让风凌理解自己的剧本,万一暴君接下来要来见他们,他们这边露馅了,想象中的美好生活岂不是只会是想象?

  “接下来我和你讲讲你的剧本。”乔星南说着,微微偏头看向零:“零,你也过来听。”

  这边乔星南正着急给两人讲戏,那边的瑞尔特和斯特也为了任务忙的不亦乐乎。

  自从出了门,瑞尔特和斯特之间就离得很远,中间仿佛站了三个人一样。

  斯特拄着黑檀木手杖,脚步从容,动作缓慢而优雅,与旁边吊儿郎当喝着酒,一步两停的瑞尔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哦,我的天啊,没有想到几张卡牌中最强大的剑师如同刚学会走路一样,慢的不可思议,作为最优雅的卡池长者接下来要和你分道扬镳,这可真是一件开心的事情!”

  斯特状似欣慰地看向瑞尔特,黑檀木手杖磕了磕地,仿佛颇为高兴。

  瑞尔特嗤笑一声,刚想说些什么,远处就跑来一群银甲骑士,他们格外激动的看着瑞尔特。

  “阁下!阁下!我们来接你了!”

  “阁下我昨天已经想出来怎么改善我那个弱点了,不知您可否批评指正。”

  “阁下,亚利兰斯与混沌帝国一样,拥有那么多优秀的骑士,该怎么勤学苦练才能脱颖而出呢?”

  瑞尔特瞬间被围了起来,周围叽叽喳喳的,向来高傲排外的骑士们看上去与瑞尔特亲近极了。

  骑士们崇尚武力和强大,瑞尔特不仅强大,甚至还会指点他们,在这种情况下,哪个骑士不想跟瑞尔特处好关系?

  瑞尔特微微一挑眉,随后看向形单影只的斯特,眼里流露出一些优越,他喝了口酒,故作苦恼:“都怪我比某些人要强,连受欢迎的程度都远胜过他。”

  斯特脸上的笑容逐渐变得僵硬,他手中的拐杖攥紧,刚想嘲讽一下某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蠢小子,就听见远远地传来了侍从们尖叫的声音。

  “斯特阁下在这里!”

  “斯特阁下,虽然我知道大声说话的行为极其不优雅,但是,斯特阁下,我现在真的有一件极其困惑的事情,需要您帮我解惑。”

  “斯特阁下,我听我的表妹送信来说强大的混沌帝国中,女子有权去惩处背叛的男子是吗?”

  “亲爱的阁下,可否告诉我,我该怎么样才能像您一样优雅?”

  侍从们热闹的情况似乎远胜于那些不善言辞的骑士们。

  斯特见状,脸上露出了温和的笑意,他转头朝瑞尔特露出了一丝慈祥却不屑的笑。

  瑞尔特:……这个死老头!

  瑞尔特喝了口酒大手一挥,带着一群人去了训练场。

  此时的训练场里,骑士们汗水挥洒,表情庄重严肃地挥着手上的剑,只不过他们的视线,时不时会划到大门附近,那几个人说去接瑞尔特阁下,怎么这么长时间都没回来?

  难道是瑞尔特阁下没有时间来指点他们了?这么想着,骑士们心里顿时如同天崩地裂一般,要知道能得到一个圣骑士水平的老师的指点,完全是百年难得一遇好吗?更不要说,这位圣骑士还极好相处,完全没有架子!

  正想着,大门一动,几个银甲骑士簇拥着一个穿着广袖白袍的男人走进来。

  训练场上的骑士眼睛一亮,迅速处理好手中的动作,准备抓紧时机去抢占那位阁下最近的位置。

  短短的几日,他们已经摸清楚这位圣骑士的性子,对方和气又幽默,不仅不会轻视他们这些普通的骑士,甚至还在能一击就打败他们的情况下,细心的教导,跟他们讲述混沌帝国中那些强大剑圣们的趣事,完全就是别人家的“圣骑士”。

  混沌帝国的骑士们也太幸运了吧?

  如果他们的圣骑士也能这样就好了,骑士们看见对面强大的阁下身边人少了一些,瞬间抛开脑中大不敬的想法,冲了上去。

  “碰——”

  又是一个被瑞尔特阁下抓住弱点的骑士被重重地打了出去。

  而那些被打到的骑士,能明显感觉在瑞尔特阁下的指导下,自己比之前进步了许多,这些骑士们看向一边教导他们,一边悠闲喝酒的瑞尔特,眼里满是对强者的憧憬。

  “瑞尔特阁下,什么时候我才能变得像您一样,像我们国家的圣骑士一般强大。”有个骑士从地上爬起来,蹭来蹭脸上的灰看着瑞尔特。

  瑞尔特喝了口酒,有梦想是好事,我有个好主人,能一键升级,你可没有。

  骑士也没有想着让对方回答自己,他嬉笑了一下,将自己身旁倒着的同僚拉起来,“等明天圣骑士们回到这里,看到我们的进步,肯定会惊讶的。”

  圣骑士们只会偶尔来检查他们的水平,平常根本没有功夫来管他们。

  瑞尔特喝酒的动作一顿,他状似无意地问:“圣骑士他们不忙了?”

  这些骑士跟瑞尔特熟了,在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上也不会瞒他:“对,圣骑士们今天派人通知我们,他们只用再值一天的岗,就能抽出时间来测试我们。”

  瑞尔特不在意地嗯了一声,喝了口酒,心里却决定需要尽早告诉主人。

  而另一头的斯特也从侍从那边的话里,分析出了亚利兰斯帝王宫现在人员变动很大,如果他没猜错,暴君最近应该会腾出手来找他们可怜的主人。

  斯特脸上的笑意不变,心中却一沉,他需要早些告知自己的主人。

  两人表现得如平常那样自然,却不约而同地提早脱身,在上午与对方分别的地方,两人的脚步一顿。

  斯特:哦天,真晦气。

  瑞尔特看着对方脸上虚伪的笑容,喝了口酒,也挂起了笑:“真巧啊,老头。”

  斯特一听对方说话,下意识攥紧了手杖想去打一顿对方,却顾及之前听到的消息,硬生生忍住了,扭头快步走向乔星南所住的宫殿。

  于是,坐在庭院小亭上看书的乔星南,就看见斯特叔脸上挂着僵硬的笑朝他走来,而在他的身后,是不着调一边喝酒一边走的瑞尔特。

  怎么今天两人都回来的这么早?

  乔星南微微皱眉,担心出了什么事情。

  他连忙示意站在自己身边的风凌与零一起进屋,随后在屋里面听到了瑞尔特与斯特得到的消息。

  乔星南神色沉重,上午的猜测果然成真了,暴君现在不再鼓捣他那些神神秘秘的事情,就意味着他能腾出更多的时间。

  而作为暴君“好友”的自己势必会再次引起对方的注意。

  乔星南垂下眼睫,白皙的手指轻点,几秒钟后,他缓缓给瑞尔特和斯特解释上午风凌跟自己说过的话。

  “风凌说出来这话时,我便隐隐有些猜测,现在既然确定,暴君和圣骑士那边肯定不会让我们像现在这么轻松,接下来我们需要提高警惕。”

  之前乔星南已经给零和风凌写了剧本,但是斯特叔和瑞尔特那边还没有写。

  尤其是瑞尔特。

  “最早明天,圣骑士他们一定会有所动作,甚至当你去了训练场,对方可能就会截住你,跟你比斗。”

  乔星南先把话说清楚,给瑞尔特做足了心里准备,紧接着,他转头看向斯特叔:“斯特叔,你最近与侍从接触时,目的性不能太强,以免引起其他人的怀疑。”

  这件事情,斯特叔一直做的很好,乔星南在这个时候说,也是做一个提醒。

  斯特叔笑着点头,他明白乔星南的意思。

  现在他们不能因为暴君,就暂停之前引导舆论的活动,要不就显得他们心虚,在做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再者,现在的情况,他们占很大的优势,暂停引导舆论,太过可惜。

  乔星南笑了一下,从空间中拿出纸笔,万一明天瑞尔特在训练场里碰见了那群圣骑士,应该怎么表现,他还得好好想一想。

  而乔星南在谈论暴君的时候,另一头的暴君,也在这个时候说起了他。

  金发的帝王倚靠在王座上,他冰冷的绿色眸子仿佛最深寒的潭水,嘴角一丝弧度都没有,他看着半跪在下方的霍德华与伊利尔,声音没有任何情绪:“哦?”

  但就这么一个字,伊利尔就感觉自己浑身发凉。

  他们的帝王这是去干什么了?为什么就这么十几天的功夫,连身边的空气丢仿佛充满了戾气,更加暴虐了。

  伊利尔都不敢抬头看他们的王,余光只落在了前方兄长的背影上。

  因此他现在根本不知道王变成了什么样子,要不然保准会惊讶,不仅仅是气质,对方甚至连长相都与之前有着细微的差别。

  “乔还说什么了?”

  霍德华低着头,缓缓地叙述之前自己兄弟二人与乔星南的对话,包括混沌帝国的陛下想要来见王,却听说王在忙的事情。

  半晌之后,只听见上面传来意味不明地轻笑:“看来,是委屈我的好友了。”

  伊利尔低着头,等待坐上的帝王下达命令,然而下一秒,耳边就响起了一阵嘶嘶的蛇信声,紧接着他的余光便察觉自己身边划过一道金色的身影。

  帝王的视线轻飘飘地落在长大了许多的黄金蟒身上,碧绿的眸子满是冰冷以及让人看不懂的警告。

  黄金蟒蜿蜒扭动的身体一僵,蛇尾巴拍了拍地,蛇瞳里闪过一丝委屈。

  正当黄金蟒不死心地想继续朝王座上的男人爬去时,却看出对方深藏在绿眸里的杀意,尾巴尖险些竖成天线,蟒头磨蹭着调转了方向,不再靠近。

  伊利尔看不见帝王的眼神,但他能够察觉到帝王现在并不想让黄金蟒接近他。

  随即,伊利尔的余光落在黄金蟒上,他觉得自己可能是眼花了,要不怎么会从一条黄金蟒上,看出对方是在失落呢?

  不过帝王果然是喜怒无常,喜欢的时候还对蛇很疼爱,会亲自照顾吃饭,不喜欢的时候却连接近都不让接近。

  黄金蟒的蛇尾拍了拍地,它仿佛知道王座上的那人不会再理会自己,便转头扭动,攀到霍德华的胳膊上。

  伊利尔瞳孔收缩,有些担忧地看向霍德华,而最让伊利尔奇怪的是,自己的兄长似乎对面前的场景没有一丝惊讶。

  “去告诉乔,我明天见他。”

  王座上的帝王声音很冷,视线根本没有看向那条黄金蟒。

  伊利尔知道这是王在跟自己说话,他点头,便准备去将王的话转达给乔星南,临走关门时,他隐秘而担忧地看向兄长。

  霍德华的表情连变都没有变,依旧是那样忠诚而沉默。

  虽然王对乔星南的话只有那么短短几个字,但是作为王身边的骑士,伊利尔就算再怎么不会说话也明白,自己转述的时候要稍加润色。

  “王对于阁下的关心深受感动,特地要推开繁忙的事情来见阁下,但无奈之前的事情十分重要,陛下刚处理完,便立刻让属下来约阁下见面。”

  听到伊利尔的话,俊美的黑发男人面上似乎深受触动,可内心却叹了口气,暴君就算不这么急切地见自己,他也不会觉得被冷落。

  这么想着,乔星南却对着伊利尔,微微颔首:

  “艾斯里特实在太真诚了,作为友人,我深受感动。”

  “明天我便去见他。”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