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第三十六章(捉虫)_我靠抽卡凹人设
笔趣阁 > 我靠抽卡凹人设 > 第36章 第三十六章(捉虫)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6章 第三十六章(捉虫)

  为了应付明天要见面的暴君。

  当天晚上,乔星南拉着零和风凌排练了整整两个小时。

  第二天一大早,瑞尔特和斯特叔如同往常一样去刷其他人的好感度,引导舆论,乔星南则整理好仪容,按照计划,带着零与风凌一起去往艾斯里特的宫殿。

  与此同时,艾斯里特坐在宫殿的书房里,将下属传来的消息丢在桌子上,他用手微微拄着脑袋,语气带着几分漫不经心,却让人莫名的胆颤。

  “等四国来到亚利兰斯,就将继后交给比亚拉,虽然被削掉了手脚,但想来,他们应该不会嫌弃自己国家的公主,是吗?”

  长大一些的黄金蟒盘在霍德华的肩膀上,听到艾斯里特的声音,它抬起脑袋,左右摇晃了一下,嘶嘶地吐着蛇信,碧绿的蛇瞳直勾勾地看着对方,仿佛是想试探地亲近他,但却在艾斯里特冰冷的视线里,默默缩在霍德华的颈侧。

  霍德华没有丝毫慌乱,他闻声点头,恭敬道:“是,陛下放心,这几个月我们依旧会严加看守。”

  严加看守的潜意思,就是和之前一样,确保每一日继后和亲王都会经历削肉,断骨的酷刑,只要能保证活着见到比亚拉的使者即可。

  霍德华低着头,等着帝王的命令。

  原本他并不理解,陛下既然那么厌恶继后一行人,为什么不直接杀掉他们,就像当初狠厉果决地杀死教皇上位一般,直到几个月前,他知道了一些事情,才隐约明白了什么。

  正在这时,侍从在外面敲了敲门。

  艾斯里特似乎猜到了敲门的原因,他靠在椅子上,跟以前相比眼里似乎多了几分意味不明的情绪:“带他们进来。”

  霍德华领命出门。

  很快,他便带着三人走了进来。

  艾斯里特的视线落在走在最前面的男人身上,几日不见,他这位“友人”长相依旧惊艳,当对上那双金色的眸子时,原本根植在血脉中暴躁的情绪似乎被隐隐压下去了一些,他的嘴角勾了勾。

  这双眼睛果然很漂亮。

  尤其是在看着自己的时候,那种平静却带着矜傲的目光,仿佛自己和他处在一个位置,艾斯里特想着,留下这双眼睛的欲望又强了一些。

  他弯着嘴角,垂下眸子,转而看向了黑发男人身侧的两人。

  一个身着黑袍披风,从头到脚都是黑色,半张脸用丝巾遮住,只露出来了那双深邃的蓝眸,另一个披着白色披风,宽大的兜帽遮住了他的上半张脸,身材精瘦修长。

  等黑发男人坐在自己的左下方时,他身后的两位下属便忠诚地站在椅子后面,一黑一白,寸步不离地守护他们的王。

  艾斯里特看了一眼后便收回了视线,随后对霍德华道:“你去吧。”

  霍德华一顿,点头应是。

  他知道陛下是想让自己去处理继后那边的事情,然而就在霍德华准备离开的时候,缠在他臂膀上的黄金蟒不乐意了。

  黄金蟒从霍德华身上滑下来,蜿蜒地扭动身子朝艾斯里特方向爬去,它根本不记得,自己之前就是因为被艾斯里特拒绝接近,才缠到霍德华的身上,这会儿一心只顾着往他身边靠。

  还没等到它爬几米,黄金蟒便对上了艾斯里特的冰冷的目光,那并不是假模假样的威胁,而是一种冷漠的警告,自己如果再敢靠近,对方真的会杀了自己。

  黄金蟒立刻僵硬地定住了身子。

  霍德华见状,赶忙蹲下,想要将金殿下带走,陛下这段时间情绪不稳,万一真的发怒,将金殿下咔嚓了就糟糕了。

  谁曾想,金殿下虽然傻,但是某种意义上来讲,它的直觉挺准,知道霍德华如果真的把自己带走,它就没办法继续观察脑袋似乎出了问题的艾斯里特。

  黄金蟒顿时身体一转,在霍德华还没碰到它时,飞快地扭着身子爬向了离艾斯里特很近的男人。

  乔星南自从进入这座宫殿心里就很有些不安,他坐在位置上,克制住自己的好奇心,竭力不往旁边那人的身上瞥。

  暴君这十几天是去整容了吗?

  怎么变化这么大?

  原本暴君就长得很好看,金发碧眸,棱角分明,虽然喜怒无常,阴晴不定,但如果细看,就会发现对方身上带着一丝难以察觉到的青涩。

  可现在那点青涩彻底不见,原本半长披肩的金发已经及腰,碧绿的眸子更加幽深,如果说之前,乔星南还能从对方的眼神里察觉到他的想法,现在就丝毫猜不到对方在想什么。

  还有那条蛇。

  乔星南看着被暴君的视线吓得不敢再接近,而直直向自己冲过来的蛇,放在椅子上的手指微动,下一秒零出现在了他的身前,身体紧绷。

  “退下。”

  清泠的声音响起。

  白袍人身体瞬间僵直,任谁都能看出白袍人在担忧着王的安危,却因为王的命令不得不退后。

  黄金蟒看着那个白袍人被呵退,动作更快了,顺着黑发男人的腿就缠了上去,紧接着,蛇身缠在了对方的胳膊上,吐了吐信子,乖巧地靠着乔星南的颈侧,假装自己是个不会动的装饰品。

  霍德华身体一僵,他余光关注着表情没有变化的帝王,心里松了口气。

  既然陛下没有立刻动手,也就是说这个距离,并没有触及陛下的底线,想通了这点,霍德华便躬身行礼,退了下去。

  被蛇缠着胳膊的乔星南隐约注意暴君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

  他表情不变,淡定地回视对方幽深的碧绿眼眸。

  众所周知,在对视时,谁先移开视线谁就输了,暴君现在让人看不透,自己的人设必须立得稳稳的,才能保住他的性命。

  至少在跟暴君对视的时候,自己不能表现出一点心虚。

  “乔,不怕它吗?”

  正在这时,暴君忽然开口。

  乔星南没有想到暴君会问这个问题,他面露疑惑:“有什么可怕的?”

  暴君眸色微深,不再说什么。

  乔星南是真的不怕蛇。

  黄金蟒性情温驯,前世他跟组的时候,经常在道具组混,看的多了,对于这种一米多长的蛇还不至于太害怕,更何况,这个蛇兄和自己简直同病相怜。

  乔星南记得暴君之前很喜欢蛇兄,平日里会突然捏它尾巴,按它的头,虽然行为粗暴,可那确实是一种肉眼可见的亲近。

  现在,蛇兄就连靠近都不被允许。

  联系风凌之前的话,乔星南在心里暗叹,暴君可能又养了一个强大的鳞甲魔兽,可怜的蛇兄似乎并不知道自己的主人喜新厌旧,已经有了新宠。

  也就是因为这一瞬间的同情和蛇兄机灵的表现,才让乔星南忍不住帮它一把。

  当然,帮助蛇兄的前提是乔星南知道,自己这个行为无伤大雅,并不会真的惹怒暴君。

  看着艾斯里特俊美的脸,乔星南睫毛微颤,想到自己的来意,他的手指从黄金蟒的鳞片上划过,主动出声道:

  “现在说可能有些迟了,多亏了艾斯里特你的帮助,我才能迅速处理那些背叛者。”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乔星南表情平静,可眼神流露出一丝亲近的谢意。

  艾斯里特看着那双透着亲近的金眸,眼神微动:“不必客气,乔,那些背叛者你都已经解决了?”

  乔星南微微点头,他示意地看了眼风凌:“之前我曾让您的骑士告诉过您,我的监察官来了,不知您是否收到这个消息。”

  “那时候来的不止风凌一人,还有一人因为得到了我的命令已经回国去处理那群背叛者。”

  当初为了兑换金币,他把处理不存在的背叛者当做借口,获得了“魔法卷轴”的材料,为了让风凌的留下合理化,必须有另一个人去处理“背叛者”。

  这也是乔星南为什么要特意解释一句的原因。

  艾斯里特点了点头,但相比这个,他更关心的是:“那群背叛者不知道乔是怎么处理的?”

  乔星南知道暴君极其厌恶背叛者,自然知道该怎么答。

  “送他们去了该去的地方。”

  他缓缓说着,声音里带着一丝凉意。

  听到这句话,艾斯里特眼里透出了几分满意,显然很欣赏乔星南这样的做法,他停顿了一下,突然道:“这两天我因为政务繁忙,没能抽出时间来见你,乔不要见怪。”

  乔星南面上微松,心里仿佛因为友人的这句话感到温暖:“艾斯里特不用放在心上,政务要紧。”

  “正巧事情解决的差不多了,我可以多陪乔去玩玩。”

  不用不用,暴君你继续忙吧。

  乔星南心里疯狂地拒绝,但是面上却有些感动,不过随即变成了犹豫:“不会耽误艾斯里特你的正事吗?”

  艾斯里特笑了笑:“不会,这点时间我还是有的。”

  乔星南温和的表情不变,虽然他一早就决定自己要刷暴君的好感度,但是看着现在变得更加阴晴不定神秘莫测的暴君,他心里不免有些虚。

  可再怎么不想面对,看样子也躲不过了。

  “那便好。”乔星南金色的眸子微弯。

  忽然感觉到胳膊上紧绷了一下,乔星南偏头,就看见盘着自己胳膊黄金蟒透亮清澈的碧绿蛇瞳,正眼巴巴地看着对面轻笑的男人。

  而当男人的视线落在蛇身上时,乔星南能明显感觉到这条黄金蟒微微用力,尾巴尖轻拍着自己的胳膊,满是紧张。

  下一秒,艾斯里特无情地瞥开视线,根本没在黄金蟒身上停留。

  黄金蟒垂下了蛇头,伤心地贴着乔星南的颈侧,似乎想要寻求安慰。

  多么残忍的主人。

  乔星南看着黄金蟒,总感觉自己胳膊上的这条蛇,好像那种因为主人冷淡而委屈巴巴的小狗。

  眼中的怜爱更深了。

  他目光柔和,安抚地摸了一下小蛇的鳞片,不得不说,触感不错。

  “乔,你很喜欢蛇吗?”

  艾斯里特看着乔星南那双比金琉璃还要耀眼的眼睛,忽然出声问道。

  这是他第二次看见乔星南这样的眼神。

  第一次的时候,是在乔星南在宴会上谈起自己的国家,那时候,他的眼睛就像是世界上最美丽的金色,让人忍不住想要伸手触碰。

  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对方会对一条小蛇也露出那样让人心颤的眼神。

  喜欢倒也没有,只能说是不讨厌。

  乔星南想着暴君之前说的,小蛇只有皮囊好看,便顺着他之前的话,语气带着笑意,实则满是谨慎地回答。

  “它很漂亮。”

  暴君嗯了一声,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他忽然说了一句:“我有比它更漂亮的。”

  乔星南一顿,新欢吗?

  乔星南嗯了一声,脸上依旧带着笑意,不过却不是艾斯里特想看见的。

  艾斯里特眼神冷淡了些许,心里突然有些烦躁。

  暴虐期心情不定很正常,他们这一族领地意识非常强,幼年期因为弱小,并不明显,可一旦进入暴虐期,性情就会产生变化,等到成年后彻底定型。

  暴虐期很大程度受到幼年期影响。

  如果在进入幼年期时,有人引导,性情可能会平和一些,但如果没有,进入暴虐期的他们便会对其他异族产生很强排斥与杀意,就连血脉相连的异族也不例外,这是一种自我保护的本能。

  艾斯里特眼神晦涩了一些,突然就没什么想说的欲望了:“乔,今天我有些累了,明日再和你聊。”

  这是在赶客了。

  乔星南点头,他关切地让艾斯里特注意休息,便起身准备离开。

  黄金蟒缠着乔星南的胳膊,察觉到对方的动静后,犹豫着是否要下来,可当它对上那双比之前还要冷漠的眼睛后,瞬间就安分地缠在乔星南胳膊上,动也不动。

  乔星南见状,视线落在艾斯里特脸上,见对方并没有反对自己将它带走,不由得在心里啧了一声,帝王心啊,不喜欢了,连自家的小蛇被别人带走了都不关心。

  不过也是,这是人家的地盘,就算是失了宠,那也是帝王的宠物,肯定丢不了,到哪里都横着走,

  这么想着,乔星南胳膊上缠着蛇,带着两位下属,离开了暴君的房间。

  等门被彻底关上,透不进一丝风后,艾斯里特碧绿的眸子隐隐透着红光,他的手放在椅子扶手上,下一秒,扶手便碎成了渣渣。

  只能说,莫金的直觉真的太准了,要是这个时候留下,可能没的就是它了。

  乔星南出门后,并没有停留。

  他带着莫金,步伐从容的朝着自己的住处走去,身后的风凌忽然快身走了两步,压低声音道:

  “主人,后面有人跟着。”

  乔星南嗯了一声,脚步不变。

  可能是暴君稍稍对他们信任了一些,也可能是进宫后,值守的骑士更多了,他们几个出门时不再有骑士监视。

  而这次突然出现的骑士。

  乔星南的视线移到委屈巴巴地搭在自己肩膀上的蛇头,抬手摸了摸它的脑袋,黄金蟒舒服地蹭了蹭乔星南的手指,乔星南金眸闪过一丝笑意。

  看来暴君也并不是完全地喜新厌旧。

  风凌说完自己的消息后,就不再吭声,退到零的身边,紧跟着乔星南。

  暴君的宫殿离乔星南不远,就在他们快要到自己宫殿门口的时候,远远的就看见他们门外站着三个人。

  两个女人眉眼温柔,风姿绰约,而站在她身边的那位男人,也是英俊不凡,但面容严肃,一看就不是那种好相处的。

  是木族的那三个族长。

  乔星南心生警惕,木族的人来这里干什么?

  见到乔星南归来,木族的三个人行了一礼,不管心里想什么,他们面上倒是很恭敬。

  不过乔星南发现了,当三人注意到黄金蟒缠在自己胳膊上时,表情都有些讶异。

  “什么事?”

  对于自己好友的心腹下属,黑发男人的态度温和了一些。

  如果按照往常,此时应该是龙藤来回答这个问题,但是鉴于对面的白袍人零对龙藤族的接触有些排斥,莲扶便温声回答。

  “尊敬的阁下,木族喜欢晒月,今日为满月,同时也是木族一月一次的聚会。”

  “上次我们与零阁下聊的非常愉快,所以我们便想来邀请零阁下参加我们今天的晒月,让混沌帝国与亚利兰斯的木族友谊更加深厚。”

  一旁的莲瑶也跟着说了几句。

  龙藤这时候本应该注意面前这位矜傲的男人,顺便观察那位厌恶与龙藤族接触的同族,但他现在心系自己的金殿下,企图用自己的视线让金殿下跟自己走。

  金殿下的尾巴尖搭着乔星南的金镯,脑袋放在乔星南的肩膀上,险些快睡着了,这个人类身上凉凉的,好舒服。

  年龄太小脑容量不足的它根本没有注意到对面巴巴看着自己的龙藤。

  乔星南并没有关注龙藤和黄金蟒之间的小动作,他听见零在脑海中跟自己说的:

  “零,要去,帮助主人。”

  乔星南心里一暖,和大量木族一起晒月,是有一些暴露的风险,但如果真的过去,说不定能加深与亚利兰斯帝国的木族的感情。

  乔星南思索了一下,他冷淡的金眸扫过面前的三人,随后道:“零,这件事你自己处理。”

  说完也不多留,就准备进去。

  龙藤忽然出声:“阁下,您胳膊上的蛇,需要我帮您带走吗?”

  乔星南一顿,视线落在在自己肩膀上吐着蛇信,碧绿蛇瞳透彻清亮的黄金蟒上,他停顿了片刻,嗯了一声。

  毕竟,也不能让帝王的宠物在他这里一直待着。

  乔星南这么想着,便碰了碰自己胳膊上的黄金蟒,示意它去找龙藤。

  一旁的龙藤严肃的脸上柔和了下来:“金殿下。”

  黄金蟒一开始还不想走,在龙藤锲而不舍的催促下,它不舍地蹭了蹭乔星南与他手腕上的镯子,随后便自己游下去找龙藤了。

  真通灵性。

  乔星南内心感叹,可表面上还是便保持着矜傲帝王的仪态走进了宫殿。

  刚一进门,没等乔星南动作,一旁的风凌轻声说:“主人,风带来了瑞尔特的消息,瑞尔特即将与他们比试。”

  训练场与宫殿的距离超过了五百米,风凌也是听到附近的侍从们谈论才知道这件事。

  乔星南昨天就已经预料到了这件事,他点头嗯了一声,自己该交代给瑞尔特的已经交代了,如果没有特殊意外,瑞尔特一定可以度过这次试探。

  将浅浅的担忧压在心底,乔星南也没时间多想,他还得控制零的身体去跟木族的三位族长周旋。

  一旁的风凌安静地站在他的身边,仿佛与周围的气流融为了一体。

  “阁下的意下如何?”莲扶嘴角带笑地看向面前的男人。

  只见面前的白袍人兜帽一动,看向了龙藤:“龙藤族,去吗?”

  龙藤本来在安抚缠在自己胳膊上的金殿下,他知道最近因为小主人的暴虐期,金殿下受了不小的委屈。

  结果一转头就听到了对方问自己族人去不去,龙藤的眉头一皱。

  但莲扶眼疾口快地赶在龙藤兄长说话前对零笑了笑:“木族聚会,龙藤族当然也会去。”

  但这句话刚说完,她又补充道:“但是聚会的地方很大,族人也多,零可以多与我们莲族亲近。”

  换句话说,去了不跟龙藤族说话也是可以的。

  这下子白袍人才缓缓点了头。

  “那这么说定了,晚上我会派人来接你去聚会。”

  “好。”

  等木族的人走了,零便进了门。

  乔星南等零进门笑了一下,随后便放心地带着两人走进了房间。

  他需要跟零嘱咐一些事情。

  木族在上次试探过后,暂时应该不会再生什么事端,这次的聚会,在乔星南看来应该真的只是简单的聚会而已。

  相反,瑞尔特那边也不知道情况怎么样,就连风凌也没再听到对方的情况,乔星南不禁有些担忧。

  夜色降临,乌云渐散,月亮散发着淡淡的光,一个身穿白色长袍,额上描着银白色花纹的莲族男人来接零。

  而就在零离开没一分钟,瑞尔特回来了,他的身边还跟着斯特。

  一看到瑞尔特脸上满是笑意,乔星南心中那抹担忧瞬间消散,至少他知道,这次瑞尔特是安全地度过了对方的试探。

  来接零的那位莲族青年性情温润,一直在简单地给零介绍聚会要注意的地方,乔星南只需要控制零走路,并让他时不时点个头就行。

  也就能分出心神听瑞尔特骄傲地说着自己的丰功伟绩。

  这次和瑞尔特比试的圣骑士是个熟人,也就是上次跟他约架结果酒喝多了脱裤子的艾维诺。

  别看艾维诺酒品不行,长得也是圣骑士里最弱的样子,但打起来那叫一个狠,估计也是因为上次太丢脸了。

  瑞尔特在对方攻击过来的时候,攥着自己的雪刃,缓缓喝了口酒,无声地道:“敢抢我的酒,看我不打死你!”

  随即,在众人眼前,瑞尔特原本深灰色的眸子变成了妖异的红色,一头银白色的头发从发尾起也染上了些许红色,看上去诡异而神秘。

  而在旁边看着的骑士们,有些家族渊源深厚的,瞬间震惊出声:“秘法?!”

  只有奇异的秘法才能让对方身上产生某种神奇的变化,同时身体更加强大,战斗力翻倍。

  随后他们就见自己这边的圣骑士艾维诺本来气势汹汹地冲上去,结果一直被人压着打。

  结伴站在战台上的圣骑士心里也都有些震惊。

  圣骑士贝莱看着战台忽然出声:“艾维诺要输了。”

  另一个圣骑士蒂亚也点点头,两人眼里浮现出战意,四个圣骑士当中只有他们两个家族势力强大,从小练习秘法。

  眼见艾维诺被打下去。

  贝莱刚要冲上去,就见战台上的那位,红眸变成了深灰色,喝了口酒,发尾的红色也渐渐褪去,他瞥了眼贝莱:“不打了,没意思。”

  实际上并不是没意思,发动醉言醉语技能后,二十四小时之内,武力值减半,瑞尔特现在已经打不过对方了。

  他悠闲地走到台下斯特的身边,“走吧老头,我们要回去见王。”

  叙述到这里,瑞尔特哈哈大笑,“主人,你是没有看见,我说完这句话,旁边那几个圣骑士的表情。”

  瑞尔特特地学了一下,满脸苦大仇深的样子。

  一旁的斯特见不惯对方这么吹牛,不冷不热地说了句:“是啊,要是我们亲爱的大剑师真那么强就好了。”

  用了那么赖皮的技能居然还能这么得意,真是匪夷所思。

  乔星南眼神轻松,面带笑意地夸了瑞尔特几句,见瑞尔特尾巴快要翘到天上去,斯特也只是不满地嘟囔了几句,便不说了,转而问起了零。

  乔星南微微侧头,让风凌帮忙解释几句,他感觉到零已经到了聚会上,自己必须要专心控制零了。

  风凌轻轻点头,丝巾下的嘴唇轻启,平静地跟他们讲着之前发生的事情。

  而乔星南此时全身心都放在了木族宴会上。

  木族晒月的活动并没有在宫内,而是在宫外一个空旷的湖泊边,明月高悬,倒影在湖泊中,周围森林随着风沙沙作响,看上去很是幽静。

  乔星南按照零的人设,选了个比较安静的莲族区域,周围的莲族见到零这个人态度也并不冷漠,而是很自然地和他搭话。

  他们都记得,这位上次还跟他们的族长走在一起。

  木族天生性情温和,其实就连看似严肃的龙藤在面对自己在意的人,声音都恨不得柔成水。

  也是因为这样,面对可能是强者却底细不那么明确的同族,莲族族长才会想着邀请他来他们的聚会上一起晒月亮。

  零藏在兜帽下的黑眸此时微微发亮,他很喜欢这个活动。

  在混沌卡池的时候,族长爷爷也会让其他的族兄们把自己抬出来一起晒月亮。

  零惬意地享受这一刻,但同时也一直在注意着周围莲族的话。

  乔星南听得比零还细。

  莲族他们大都在争论一天中什么时候,太阳的阳光最温和,月光最舒适,要么就是在讨论,训练的时候多会儿使出藤蔓,多会儿用花香迷惑敌方。

  零虽然知道的也不多,但是曾经听族长爷爷讲故事的时候听过,时不时插一嘴,居然也能插上话给对方不小帮助。

  莲族的同族们也因为零的指点,对他的态度更加热切温和。

  但是越往后听,乔星南就发现,莲族的族人们会经常谈论四个字——异族大比。

  大比?

  乔星南心中疑惑,便让零详细问了问。

  “哦对,阁下是从其他地方来的,不知道这件事。”周围的莲族见状,七嘴八舌地跟白袍人解释起来。

  “异族大比是在异族与人族交界的地方举办的,那里荒无人烟,每次大比是最热闹的时候。”

  “大比的时候人族和异族都可以去看,除了比斗外,其他时间一律不可以动武。”

  “胜者有好多奖励!”

  “不过想要获胜特别难,我们木族除了龙藤族之外,都不善攻击,每次都是第一轮就败下来的,龙藤族长这么强的存在都只是陪衬。”

  乔星南听到奖励两个字,立马竖起了耳朵,虽然他得不到,但是也不妨碍他听听。

  莲族那人巴拉巴拉地说着奖励:“像什么对异族与人族身体极好的月之露,以及提升异族天赋的朝曦果等等,哦对还有几百万金币,当然最后那个金币是最不重要的。”

  几百万金币?!

  乔星南差点忘记呼吸,不重要?

  有那几百万金币他至少可以让风凌升到ssr,让斯特叔升到sr级!

  他超想要的!好吗?!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