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第五十九章(捉虫)_我靠抽卡凹人设
笔趣阁 > 我靠抽卡凹人设 > 第59章 第五十九章(捉虫)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59章 第五十九章(捉虫)

  暴君的住处就在他们隔壁。

  乔星南站在门口,看着面前的废墟,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暴君的住处算是彻底毁了,破碎的琉璃瓦片撒落了一地,隐隐还能闻到尘土的气息,看上去十分惨烈,这明显不是人力能做到的。

  几秒钟后,乔星南迈开脚走过去。

  虽然清楚面前的场景可能是金鳞族的成年仪式造成的,不过,表面上他什么都不知道,突然看到友人的房间倒塌,当然不能无动于衷。

  瑞尔特和斯特见状也跟着走了上去。

  原本他们就离的不远,加上暴君这里又成了一片废墟,乔星南走了几步,就看到了正在废墟上忙活的骑士们。

  伊利尔扬声指挥着骑士小队搬运碎石,场面倒是井然有序。

  而艾斯里特正站在废墟之外,静静看着这一幕。

  他没有受伤,甚至连衣服都是干干净净的,没有沾染半点泥土,仿佛事情发生的时候不在现场。

  乔星南的视线从艾斯里特冷漠的眼神划过他苍白的脸色,明明只是脸色更苍白了一些,可不知为什么,乔星南却觉得暴君现在的状态有点不对劲。

  这是成功了?

  乔星南瞥了一眼站在艾斯里特身后的霍德华,对方表情十分难看,就算绷紧了表情,也不免透露了几分情绪。

  只一眼,乔星南就沉默了。

  ——艾斯里特的成年不会是出了什么问题吧?

  可成个年而已,能出什么问题?

  乔星南并不了解金鳞族,再怎么胡思乱想也没有一个定论。

  正想着,他便对上了艾斯里特那双碧绿的眼睛。

  乔星南动作一顿,压下心里的各种猜测,直接抬脚朝艾斯里特那边走去,关切地道:“艾斯里特,你没事吧?”

  “无事,乔不必担心。”

  看着乔担心的目光,艾斯里特手指微动,眼睛没有丝毫偏移,眨也不眨地盯着那双金色的眸子。

  “那就好。”乔星南微微颔首,转而看向一旁坍塌的房屋,皱起了眉头,“为什么你的房间会突然倒塌?”

  艾斯里特没有吭声,片刻之后他道:“没事,匠人们很快就会过来维修。”

  这话题转的还真是生硬。

  乔星南笑了一声,顺着这话继续道:“想要建好也需要时间,你今晚去哪个别院休息?”

  他看出暴君不准备多说,反正乔星南也不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类型,对方不想说就不说呗,知道越多危险越多。

  艾斯里特看着对方眼里的笑意。

  很明显,乔理解了自己的意思,还体贴地换了一个话题。

  真是聪慧。

  艾斯里特轻笑了一下,经脉传来的刺痛和脑海中不断叫嚣着杀戮的金鳞族本能似乎都被冲淡了不少。

  “继续住在乔的隔壁。”

  只是将从东边换到了西边。

  西边的房间相对来说,没有那么宽敞豪华,不过,整个庄园都是为帝王准备的,水平自然也不会低。

  听到暴君的话,乔星南没太意外,感叹了一句暴君真是粘人的厉害后,便点了点头,跟着艾斯里特离开了这里,丝毫不在意身后的那片废墟。

  也就是乔星南这种不在意的态度,让艾斯里特整个人都稍微平静了一些。

  乔星南猜的没有错,艾斯里特的成年确实出了点问题。

  “乔,你先回去吧,等我安顿好了再去找你。”艾斯里特停在乔星南的门前,看向乔星南的眼睛,笑了一下。

  对方脸色苍白得有些不正常,连带着他的嘴唇颜色都变淡了,就仿佛失血过多一样。

  乔星南对捉摸不透的艾斯里特始终有些警惕,但相处了这么长时间了,总归是有点感情的,他沉默了一秒钟,随后出声道:

  “照顾好自己,艾斯里特。”

  艾斯里特点头轻笑了一声,等看着乔星南进了房门,他才继续朝对方隔壁的房子走去。

  跟在他身后的伊利尔和霍德华能清晰地感觉到他们身前的王,气质变了很多,似乎在隐隐压抑着什么。

  伊利尔忍不住看了眼自己的兄长。

  陛下住处倒塌的时候,他和骑士们都被支开,只有兄长守着陛下,这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过,霍德华并没有看向伊利尔,也没有想要让自己弟弟知道的意思。

  到了地方后,他直接吩咐不明真相的伊利尔守门,自己则跟艾斯里特进了屋子。

  一进门,霍德华半跪在了艾斯里特面前,脊背僵直,脑中不断涌现出了许多疑问。

  王为什么出现了失败的征兆?

  这也太奇怪了,明明之前在帝国的时候,他们王已经隐隐有了可以突破成功的迹象。

  就连木族族长们也说王可以成功,甚至担心自己的异族气息泄露,影响王的成年,他们都特意没有跟来。

  可为什么周边没有强大的异族,王还是出现了失败的征兆?!

  “陛下。”

  霍德华看着面前金发帝王冰冷的脸色,一瞬间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

  乌蒂亚庄园的金鳞气息最为浓厚。

  可就算这样,王还是出现了失败的征兆,难道他们的王真的无法成年吗?

  如果王真的成年失败,那么,一直处在暴虐期的金鳞用不了多久,就会变成一个没有理智只会杀戮的野兽。

  这件事情,不管是霍德华还是木族人,亦或者艾斯里特本人都非常清楚。

  艾斯里特的视线落在霍德华身上,他的手指点在桌子上,声音冰冷带着寒意:“无事,等待下一个时机。”

  “是,陛下。”霍德华低下头应声。

  可是下一个时机哪里是这么好找的?

  更不用说在此期间,王会因为冲击第一次成年失败的预兆,性子变得更加暴戾。

  对金鳞族而言,若是暴虐的情绪一直无法宣泄,无法冷静下来,在未来冲击成年的时候只会更加不利,这是一个恶性循环。

  霍德华抬头刚想出声建议陛下,这段时间需不需要待在后山平缓情绪,下一秒就看见艾斯里特此时站起了身。

  “我已经有办法了。”

  艾斯里特眼睫微垂,骨节分明的手指上满是可怖的疤痕,这些疤痕像是新出现的,隐隐泛着血印。

  从伤痕的角度来看,只可能是他自己造成的。

  金鳞一族与其他的异族都不一样,他们幼年羸弱,每升一个阶段都是用命去拼,理智在冷静与疯狂之间拉扯。

  乔对于自己的影响比后山的那个东西更大,也更能安抚自己,艾斯卡特心里愈发清楚这件事情。

  他需要好好想一个办法,能够时刻跟着乔星南,甚至如果有可能,在冲击成年的时候,他也能让乔待在自己的身边。

  此时的乔星南并不知道,自己要迎来一个超级粘人的跟屁虫,他现在正在房间里,跟斯特以及瑞尔特钻研下一轮的比赛规则。

  第二轮比赛【生存保卫战】将在明天上午举行。

  系统界面上弹出了这样一行话,接下来的字样都是关于下一场比赛规则的提示,显然,这一次系统是直接以通知的形式下发第二轮规则。

  乔星南凝神专注地看了起来。

  【第二轮比赛中,星域联赛参赛者将分为三组,五十人为一组进入同一场地,当该组卡池主人仅剩下七人时,比赛结束,进入第三轮比赛。】

  生存保卫战?

  乔星南看到名字时愣怔了一下。

  而且系统界面上很清楚地写着,这场比赛没有时间限制,只有当人数减少到七人时,才能晋级。

  乔星南微微皱了皱眉头,再次浏览了一遍其他的比赛规则。

  在第二轮比赛中,每个主人都不再以魂体形式跟随队伍,而是以真身出场,与卡牌们同样头顶血条,跟在卡牌们身边。

  “每一个卡池主人都会有个木牌,在第二轮的作用,除了记录点数还会吸引暗河异兽,也就是说这次的比赛不仅要躲避卡池主人的追杀,还要对抗暗河异兽。”

  乔星南心里琢磨,如果说第一轮比赛,相当于pvp,卡池主人之间的战斗,那么第二轮就是pvp与pve的结合,不仅要对付卡池主人,还需要应对周遭的异兽。

  很明显,这次比赛要比上一次难很多。

  听了乔星南叙述的话语,就连瑞尔特都忍不住感慨:“第二轮的比赛可真黑啊。”

  虽然星域卡池并没有明确的指出要卡池主人与主人之间相互对决,但是只要有点脑子和强悍卡牌的参赛者,一般来讲,都不会那么容易被异兽淘汰。

  那接下来,为了让每个场地的参赛者变成七个人,可不得相互厮杀,淘汰对方了吗?

  优胜劣汰,星域卡池玩这一手从来都是非常擅长。

  深知这场比赛的艰辛,乔星南点开了系统发给他的【生存保卫战】场景中生活的异兽,了解完它们的习性之后,跟斯特和瑞尔特商量了一番,直接点开了选择卡牌的界面。

  这轮比赛同样需要自己选择卡牌的五个主属性,随后由系统划定二十张卡牌。

  不过,这次卡池主人只能从中选择三张卡牌。

  【叮,本轮比赛禁止使用特殊技能中传送(空间)类型的卡牌。】

  在乔星南准备选择[特殊能力(穿越时空)]这个属性时,突然蹦出来这个提示。

  显然,规则认为,传送或空间类型的卡牌会影响比赛平衡,所以这一轮比赛禁选传送(空间)型卡牌。

  乔星南的手一顿,确实,如果有梭天一类的卡牌的话,只需要逃跑就好,也没有比赛的必要。

  乔星南短暂地沉思几秒钟,随后直接选择了在它旁边的[辅助(解冻·祝福)]属性。

  等自己将五个属性都选择完了之后,屏幕一变,乔星南大致扫了一眼出现的二十张卡牌,随后视线一顿。

  在系统随机分配的控制属性的卡牌下面,赫然有斯特叔的存在!

  熟人!

  乔星南看着坐在自己左手边的斯特,嘴角微勾,他想了想,没有立刻对斯特叔说起这事。

  如果选择斯特的话,他可以像瑞尔特一样,以斯特叔为核心构建一个队伍,可是,现在不像上一轮那样,可以有五张卡牌共同合作。

  如今只有三张。

  其实从某种方面来讲,三张卡牌是最难相互合作的,因为他必须保证每一张卡片都能弥补队友的不足。

  他需要好好选择一下,才能将最后的队员确认下来。

  乔星南的视线从斯特叔的图片上划过,随后往后看去,直到将其余的十九张卡牌都看过一遍,他沉沉地吐了口气看向一旁面色温和的斯特。

  “斯特叔。”

  斯特蔚蓝色的眼睛温和地看了眼乔星南,随后将他身前的杯子倒上茶,“在,主人。”

  乔星南笑了一声,“斯特叔,接下来你可以见到你的老朋友们了。”

  瑞尔特喝了口酒,瞥了眼斯特那张老脸,想起之前自己每天蹲点在赤金家门口准备揍死对方时,都会看见的一群长者成群结队地去聚会。

  一边走还一边评判混沌卡池的哪张卡牌多么失礼。

  虽然他和那群人不太打交道,但是,一想到每次他们路过自己时指指点点的模样,瑞尔特就感觉嘴里面的酒瞬间不香了。

  “老朋友?”斯特叔捏着拐杖的手一紧,想到了一种可能,看向乔星南的眼睛微微睁大,脸上露出一丝喜悦。

  “对,没错。”乔星南点了点头。

  到底是哪两位老朋友,乔星南此刻却没有直接告诉他,而是自己先低头制定方案,遇到一些困惑的地方,就会主动抬头问问斯特叔。

  毕竟是自己的老朋友,斯特对于主人口中的技能渐渐有了预想,心里也出现了几个人选。

  不知道自己有没有猜对。

  斯特叔心里想着,对于主人特地保留的神秘,愈发有些期待。

  瑞尔特在旁边听着,心里也逐渐有了人选。

  哇…主人选的这三个人,居然没一个好玩意儿!

  幸好自己不用去,瑞尔特庆幸不已。

  于是,等第二天送别主人的时候瑞尔特还挺欢乐。

  “主人,加油!”

  瑞尔特喝了口小酒,灰色的眼眸里带着笑意,这三个卡牌估计能烦死对手!

  乔星南听到瑞尔特的鼓励,笑了一声:“好,等我们的好消息。”

  斯特朝瑞尔特丢了个嫌弃的眼神,随后看向乔星南温声道:“主人,我准备好了。”

  乔星南点了点头,“我们走。”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淡淡的白光从他们身上亮起,白色的光越来越亮,乔星南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

  乔星南知道,自己即将去的地方是赛前的休息室,在休息室里,自己同样会有三个小时的时间和卡牌们相处以及商量计划。

  白色的荧光渐渐散去,等再次睁眼时,乔星南就发觉自己正位于一个空旷的小亭中,清澈的湖水倒映着蔚蓝色的天空,呼吸间能闻到空气中花草泥土的芬芳。

  “要来喝一杯茶吗?”

  耳边忽然传来了一个和蔼的声音,带着奇妙的韵律,圣洁的仿佛能洗涤心灵。

  乔星南没想到他身后还有人,转身朝石桌旁看去。

  说话的老人穿着白色的长袍,银白色的头发束在身后,手中握着一个颜色暗淡的权杖,他的笑容和蔼又慈祥,仿佛学识渊博的文雅教授,深棕色的眼睛极为深邃,仿佛能看透人心。

  【卡牌:伊利斯安·灵族】

  这位老人优雅地站起身,手一挥就摆好了四盏茶:“天茗茶,不知道合不合各位的口味。”

  而在他的右手边,坐着一个身穿墨蓝色长袍的黑发长者,他表情严肃,面容冷淡,站起身看向他们的时候,眼睛里闪过一丝波动。

  【卡牌:艾特安·巫族】

  乔星南的视线在划过两人的容貌时,就已经确定好他们到底是谁了。

  乔星南看向自己身边的斯特,只见他眼里闪着一丝欣喜,对着两位老友微微颔首,却没有着急跟那两个老朋友叙旧,反而看向了自己。

  “主人。”斯特声音温和。

  乔星南嘴角扬起:“走吧,斯特叔。”

  这个队伍和上一场比赛对比非常明显,气氛也和瑞尔特的五人小队相当不同。

  怎么形容呢,就是整个队伍的气质都溢满了优雅二字,一举一动都透着规矩和礼仪。

  白袍的伊利斯安是灵族主脉的祭祀,从卡池诞生的时候,就是一张ssr级的祭司卡牌。

  作为祭司,伊利斯安从头到脚都充满了一种神秘而圣洁的儒雅气质。

  而某种方面来说,他的技能非常的强悍,拥有的往生茶具有治愈和增益技能。

  乔星南抿了口茶,随后表情有些惊艳:“叔,你泡的茶真是别有一番滋味。”

  天茗茶入口带点苦涩,但回味时,却带着一股甘甜,让人莫名想起了夕阳下的大海,能体会到潮涨潮落都随它而去的悠闲宁静。

  伊利斯安眼里透露出了一丝慈祥,真是个让人忍不住心生好感的新主人。

  作为灵族主脉的祭祀,他知道最近族内观星者的动作,也明白面前的这位新主人对于混沌卡池意味着什么。

  “合你的心意就好,主人。”

  伊利斯安越看乔星南越欢喜。

  当然合心意了,这茶的味道确实不错,想来,那个往生茶应该难喝不到哪里去,一会儿要疯狂喝茶的时候,也不会太难受。

  没错,伊利斯安的技能很强大,但同样拥有着不小的副作用。

  【往生茶:来自灵族祭司的礼物,让人心情愉悦的茶,可进行[缩短冷却时间],[战斗力增强(三倍)],[五层防护罩]赐福

  注:要记得一直喝茶哦~】

  乔星南当时看到这个技能的时候还有些蒙,后来就理解了。

  缩短冷却时间和提升三倍战斗力都可以用来辅助斯特叔,让他的震慑技能以及战斗力有明显提升。

  而五层防护罩也是一个很强的技能,第一层防护罩最厚,相当于多了半条命,此后一层一层厚度降低,到第五层时就如同气泡般,一戳就破。

  不过,这并不影响这个防护罩的强大,更何况,这个防护罩还可以间接治疗增加自己的血条。

  增血条、解冻、盾牌、增益战力。

  一个卡牌四种用途,简直完美!

  乔星南的视线划到伊利斯安暗淡的权杖上,唯一的遗憾就是,伊利斯安技能的副作用太苛刻。

  只有让队友们不断的喝茶,促使伊利斯安的权杖发光,才能激活技能。

  瑕不掩瑜,一直喝茶就喝吧,苟过这场胜利才是最重要的!

  乔星南看向面前的三位长者,只见斯特正和旁边的艾特安优雅地喝着茶,表情愉悦地像是找到了温暖的组织,跟在瑞尔特面前的时候完全不同。

  回想着他和瑞尔特之前的相处,乔星南咳嗽了一声,“叔叔们,关于之后的比赛我有一些计划和你们交流一下。”

  斯特放下了茶杯,看向乔星南的目光专注又温柔,宛如看着自己最喜爱的子侄。

  艾特安的视线从斯特划向了伊利斯安,墨色的眼睛闪过一丝疑惑,最后落在了乔星南身上。

  作为斯特和伊利斯安的好友,艾特安知道他们两人是极为挑剔的。

  如果不是真心喜爱,伊利斯安都不会请对方喝茶,而斯特也只会扔去一个轻飘飘的冷漠眼神。

  就像对待他们上一任共同的主人一般。

  这位身上到底有什么地方能让他的两位好友刮目相看呢?

  艾特安墨色的眼睛有些探究地看着对方,随后他就对上了新主人那双金色的眸子,透亮而纯粹如同朝阳带着一丝不灼人的暖意。

  这一瞬间,艾特安似乎明白了什么。

  “暂时就是这个样子。”

  乔星南的视线从三位长者的身上扫过,最后看向了艾特安,他表情温和道:“艾特安叔,我们能否顺利地呆在战场上的任务,就拜托你了。”

  艾特安——巫族主族长老。

  拥有技能【无视攻击】与【巫族毯】

  【无视攻击:在艾特安心情悠闲时,可消除己方的一切负面效果】

  【巫族毯:由艾特安自己特别炼制,在艾特安心情愉悦的时候,可使用的飞毯。】

  乔星南最为看中的就是艾特安的【无视攻击】技能,与伊利斯安和斯特搭配起来会十分的奇妙。

  当然,这个心情悠闲与心情愉悦的程度有些难以把握,但当这个技能与伊利斯安的“往生茶”搭配起来,乔星南就知道稳了。

  艾特安看着乔星南的眼睛,微微颔首,声音低沉带着一丝沙哑:“老夫会尽力的。”

  乔星南听到艾特安的回应,脸上露出了笑意:“三位都是德高望重的卡池长者,我肯定是一百个放心。”

  斯特蔚蓝色的眼睛闪过笑意:“当然主人,比起瑞尔特那个粗鲁又不着调的,我们最为稳妥。”

  这个时候的斯特依旧不忘记拉踩瑞尔特。

  乔星南笑了一下。

  就在这时,他们四个人的周身升起了一阵淡淡的白光,这是要进入赛场的预兆。

  乔星南深呼吸了一口气,等白光缓缓消失,眼前是一片黑暗,只能看见自己周围隐约有着人形的轮廓,冰冷的气息从四面八方传来,加深了内心的恐惧与紧张。

  这次的赛场随意投放初始点,根本不知道这里是哪里。

  乔星南冷静地轻声喊着三位长者的名字,得到了三人的回应之后,他内心稍稍松了口气。

  “伊利斯安叔,茶。”

  乔星南轻声地喊着。

  遇事不要慌,先把伊利斯安的三杯茶全喝了再说。

  之前系统并没有明说伊利斯安的茶需要喝几杯才能激活权杖,保护大家,但之前相处的时候,乔星南问了,得到的答案是,最起码每个人得喝三杯。

  捧着茶杯往嘴里灌茶,乔星南心里胡乱想着,也不知道伊利斯安叔的茶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是不是和铎乐一样有着空间口袋。

  但现在也不是想这个的时候,乔星南将一杯茶喝完了,又在黑夜里摸索到了伊利斯安赠送的第二杯,一口一口地喝着,然后顺手打开了自己的实时地图。

  在第二场比赛中,星域卡池系统出于为大家生存的考虑,特地给出的地图,上面可以看出五十名卡池主人及各种强大的异兽的位置。

  代表自己的是绿点,卡池主人是红点,而异兽们则是蓝点。

  乔星南看了眼自己的地图,瞬间捂住了自己的嘴,生怕自己把茶喷出来。

  “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

  乔星南在黑暗中看向自己三位优雅的叔叔们。

  “哦?”斯特一边喝茶一边很给面子地呼应。

  “好消息是,我们现在离那些卡池主人们很远。”几乎是在战场的最边际。

  “坏消息是,我们现在在一个最北边的异兽窟里。”

  这片地方放眼望去,密密麻麻的布满了小蓝点,而且逐渐在向他们跑过来。

  正巧这时,他们已经将三杯茶喝下了肚子,权杖上的灵石也在这时候亮起荧白色的光芒,照在了三位优雅而淡定的长者身上。

  权杖充当手电筒的办法get√

  乔星南深呼吸了一口气,他看向面前的三位,“我们现在需要出发了。”

  为了胜利,这次他挑选的卡牌都是辅助,苟命为上。

  自己必须要时刻谨记着,能不打就不打,专注于生存,贯彻落实生存保卫战的理念。

  “现在第一个行动,首先要离开这个恐怖的地方。”乔星南的视线落在自己胸前挂着的木牌上:“我们去找一个冤大头。”

  艾特安听到主人这么说,严肃的脸都缓和了不少,带着一丝笑意,随后直接将自己的【巫族毯】拿了出来。

  四个人一边喝茶一边坐在毯子上,直直地朝异兽窟内部飞去。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在最北边的异兽窟内生存的异兽为比犀兽,乔星南的视线落在了异兽窟内最大的那个蓝点上。

  他一边琢磨接下来的计划,一边继续喝着三杯茶,不断地为伊利斯安的权杖积累能量。

  也幸好喝了的茶只会涨肚子,一会就没事了,否则每次喝多了还得上厕所,万一赶上了逃跑或者打架,那就糟心了。

  正是看着连主人都这么努力地喝茶,斯特,伊利斯安乃至艾特安也一杯一杯的继续喝着。

  飞毯的速度不慢,离洞穴深处越近便能感觉到一种让人战栗的威压,乔星南看向地图,在他们的身后,还有不断朝他们飞速追赶而来的蓝色光点。

  但还有一些光点在快要追到他们时,察觉到了比犀兽的威压,速度逐渐慢了下来,似乎在犹豫要不要继续追。

  “快来了。”乔星南没理会它们,继续冲向一个大蓝点,而此时那个大蓝点似乎也察觉到了木牌上面诱惑的气息,不断朝他们逼近。

  地面都因为那只比犀兽而不断地颤动,很快,在他们四个人的眼中出现了那个巨大的异兽,粗壮而灵活的四肢飞速地奔跑,扬起一阵风沙。

  斯特扶了扶自己的眼镜,长链微微晃动,他按照乔星南制定好的计划,从飞毯上站起,下一秒,黑檀木手杖轻轻磕在上面。

  ——嘭

  比犀兽瞬间被压倒在地,一动都不能动。

  “干得好,斯特叔!”乔星南金色的眸子闪过一丝亮光。

  斯特叔的技能【为尊严而战(限sr)】在ssr级的时候已经升级成了完整版的【为尊严而战】

  范围扩大到了一百米,只要在这一百米之内的所有物体,触犯了斯特的“尊严”,就会被压制三十分钟,且无法使用任何技能。

  乔星南看向面前将近十米的巨兽,脸上勾出了一丝微笑。

  “我们走吧!”

  *****

  特斯诺是凑巧挤进第二轮比赛的卡池主人,作为有正常胜负心的宿主,特斯诺非常想赢得这场比赛。

  毕竟赢了之后,他就可以选择提升卡池资质的金泥,拥有更多优质的卡牌。

  但他也清楚,凭着自己弱小的卡牌们,很难赢得这场比赛,要知道自己这个赛场上还有两个夺冠热门,风月卡池和兽神卡池,这两个卡池的主人都是直接干掉对手的战斗狂,遇到就是死路一条。

  为了获胜,特斯诺决定开始寻找自己的金大腿,双方合作一起渡过难关!

  特斯诺缩在卡牌之一的树爷爷身上,与空中漂泊的蒲公英大哥链接了视线。

  链接蒲公英大哥的视线后,方圆百里发生的所有事情,他都能尽收眼底。

  远处砰砰砰的炽热火球从天空落下,直接燃烧了整片森林,结冰、毒气、烟雾在不同的地方同时出现,再远处丑陋而凶残的异兽们正在互相撕咬,张着血盆大口,一口一个血肉,特斯诺咽了口唾沫,两腿直哆嗦。

  不怕不怕。

  你不就是为了对付他们,才想找合作伙伴吗?这么想着,特斯诺再往远处望了过去。

  嗯?

  那是什么?

  特斯诺愣了一下,看着正坐在高大的比犀兽悠闲喝茶的四人。

  他们身下凶猛庞大的比犀兽好似被他们御使一般地,不断踩踏着脚下攻击的异兽。

  “难道这人也和眉颜一样可以御使异兽,要用异兽来过这关?!”

  特斯诺瞬间坐直了身子。

  不,不对!

  特斯诺专注地看过去,只见在异兽的眼睛附近,漂浮着一个叠得方方正正的小毯子。

  而异兽竟然在下意识地追逐这个小毯子!

  特斯诺一想,瞬间就明白了,对方居然把自己的小牌子放在了毯子里面。

  为了御使异兽,竟然无所不用其极!

  特斯诺震惊地看向围坐在一起的四个男人,他们一边喝茶,一边说着什么有趣的话题,脸上还带着笑意,看上去十分悠闲的样子。

  特斯诺:……???

  这不是在比赛吗?为什么这么恐怖的比赛还能表现得这么悠闲?!

  这就是强者的世界吗?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