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工具人卫辰_知否从蒙童开始
笔趣阁 > 知否从蒙童开始 > 第40章 工具人卫辰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0章 工具人卫辰

  用过午饭,换上崭新的湖蓝色直缀,卫辰便出了家门,往县学而去。

  县学,就是先前卫辰县试时的考场。所谓读书进学,这个进学其实指的就是县学,只有取得秀才功名,成为生员,才有资格进县学读书。

  冯知县之所以要在县学接见此次县试中榜的学子,大概也是想激励他们继续努力,在府试、院试中再创佳绩,为宥阳县争一口气。

  其实冯知县心里也有数,这些学子中最终能拿到秀才功名的人只是一小部分,但该做的姿态还是要做的。

  卫辰一路进到县学,才发现正堂的院子里已经站了几十名学子,应该都是县试中榜之人。

  卫辰四下搜寻,只看见了陈俊,却并没有看到盛长柏。

  以盛长柏的学识,怎么都不该过不了县试吧?

  难道是来晚了?

  正在卫辰为盛长柏担心时,只见盛长柏跌跌撞撞地跑了进来,嘴里还大口喘着粗气。

  盛长柏耷拉着脑袋,幽幽说道:“贤弟,你倒是来得比我快了一步,愚兄要是睡将过去,误了答谢县尊,回去可真要被家父罚跪祠堂了!”

  卫辰闻言哑然失笑,昨晚明明就是盛长柏拉着他不让他走,非要和他秉烛夜谈。

  二人从诸子百家聊到诗词歌赋,又从天文地理聊到兵法农学,聊到兴起时还要来几杯琥珀酒助兴,就这样一直聊到了天亮,卫辰才打着呵欠告辞离开。

  盛长柏大概是在卫辰走后睡了一个回笼觉,这才差点误了答谢县尊的时辰。

  看着盛长柏气喘吁吁的模样,卫辰心底不禁好笑,柏兰这狼狈的样子,可不是那么好见到的,恐怕日后都很难再见了。

  只恨此世没有照相机,不然卫辰非得留影纪念不可。

  刚想出言调戏盛长柏两句,却听县学中的一名教授朗声道:“都到齐了吗?”

  一名衙役恭敬地朝那教授一礼道:“回禀大人,上榜学子皆已在此。”

  教授点点头:“去请县尊吧!”

  衙役应了一声,领命而去。

  没过多久,身着便服的宥阳知县冯敬便迈着四方步来到了院内。

  他扫了一眼众人,沉声道:“尔等皆是本次县试上榜学子,当谨记圣人教诲,尊师重道,刻苦求学,竭力准备接下来的府试……”

  冯知县啰啰嗦嗦地说了一大串官话,劝学的效果有没有还不好说,但催眠的效果却是十分显著。

  卫辰本来就一宿没睡,只是一直强打着精神,被冯知县这一通催眠,整个人更是昏昏欲睡。

  “卫辰、王尧臣,你们随本县来。”

  恍惚间,卫辰忽然听到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直到盛长柏用力拍打他的肩膀,卫辰才反应过来,这是冯知县在叫自己!

  “学生……,学生遵命!”

  卫辰猛然间一个激灵清醒过来,顾不得去看盛长柏“你也有今天”的得意眼神,挪着碎步就随冯知县走进了县学正堂。

  进了正堂,冯知县轻咳了一声,看向卫辰道:“你的文章本县看过了,破题巧妙,立意高深,文章更是老辣得体,一针见血,此文不得案首,天理难容!”

  卫辰不知道冯知县这般夸耀自己是什么意思,只是谦逊地束手而立,聆听冯知县的教诲。

  冯知县见状赞许地点点头,目光移向一旁站着的王尧臣,问道:“此番我取了你作第二名,你心里可有不服?”

  王尧臣连道不敢,但从其神态来看,分明就是貌恭而心不服。

  冯知县摇摇头,将卫辰和王尧臣的两份卷子并排摆在桌上,一起翻开。

  “其实单就文采而言,你们二人并没有多大差距,但从这两篇文章之中,我分明看到一个不谙世事、恃才傲物的青年天才,以及另一个同样才华横溢,却严以自律、不骄不躁的栋梁之材!

  前者需要的是一盆冷水,而后者,即便我不给他这个案首,他将来也必然会金榜题名,一飞冲天!伯庸,你现在知道你为什么取不得案首了吗?”

  王尧臣听完冯知县这一番话,如梦初醒,浑身冷汗涔涔,当即跪下拜谢道:“县尊苦心,学生全明白了,谢县尊栽培之恩!”

  “孺子可教也。”

  冯知县将王尧臣扶起,而后抚着颔下三缕长须,满意地点了点头。

  要不是他老师山农先生与王尧臣的老师罗秉坤是知交好友,他才不会花费心思指点王尧臣这个愣头青!

  不过现在看来,状元公的眼光还是很毒辣的,王尧臣经此一遭,要是能磨去身上的傲气,日后倒不失为一个可造之材。

  一旁的卫辰看到这一幕,同样是目瞪口呆,他现在才知道,自己这个案首得来得是何等侥幸。

  若非是冯知县有意磨砺王尧臣的心性,这案首恐怕未必会这么容易落到自己头上。

  半柱香后,卫辰和王尧臣随着冯知县缓步走出正堂,院中的学子们纷纷向他们投来羡慕的目光。

  第一第二的待遇就是好,还能得到县尊的单独教诲。

  卫辰心中却是不由地苦笑:“有什么好羡慕的,我只是个工具人而已……”

  可他也没办法指责什么,毕竟人家都把案首之位让给你了,还有什么可说的?

  哎,罢了罢了,怎么说这也是卫辰参加科举后得到的第一个案首,尽管这个案首来得和卫辰想象的有很大的不同,但纪念意义还是很重大的。

  卫辰也只能在心中暗自警醒自己,定要戒骄戒躁,潜心冶学,莫要得了一个县试案首就把尾巴翘上了天。

  别的不说,就说那王尧臣,经此一遭,日后定是自己府试的劲敌。

  冯知县是宥阳的大忙人,身上公务繁多,他并未对一众学子多说什么,很快就离开了。

  冯知县一走,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卫辰身上。

  “恭祝卫案首,我宥阳必定又出一进士耳!”

  “什么进士,我看卫兄分明就有状元之才!”

  “那是那是,说不定卫案首就来个连中三元呢?”

  “这话说得在理……”

  众人对卫辰赞誉不绝,其中有不少都是当日在考场外夸耀王尧臣的,如今王尧臣名列卫辰之下,屈居第二,他们又纷纷倒向了卫辰。

  院子里,案首卫辰被众星捧月,而第二的王尧臣却倍受冷落,站在一边,无人理会。

  不过王尧臣此时心境大变,见到这一幕也只是叹了口气,感慨自己先前的不成熟,而后便甩甩袖子,径自走出了县学。

  卫辰也不想在这听这群人聒噪,礼节性地拱拱手,而后找到盛长柏陈俊二人,和他们一起赶紧逃离了这里。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