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学风如此,奈之若何?_知否从蒙童开始
笔趣阁 > 知否从蒙童开始 > 第63章 学风如此,奈之若何?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63章 学风如此,奈之若何?

  卫辰坚定道:“老师传道授业之恩,弟子永志不忘。若非老师,弟子焉能有今日?故而请老师为我冠字。”

  庄钧面上喜色一闪即逝,轻咳一声,淡淡道:“你有今日,都是你自己努力得来的,为师做的也只不过是锦上添花罢了。

  不过,弟子既有所请,我这做老师的倒是不好推辞,正好为师前几日偶有所得。”

  卫辰忍不住腹诽,什么偶有所得,我看是早就想好了吧?

  “日月合宿谓之辰,本来你的表字中有个明字是最好的,奈何,犯了汝父之讳,只能另取他字。”

  庄钧轻叹一声,继续说道:“辰者,龙属也。《管辂别传》有云,龙者阳精,以潜于阴,幽灵上通,和气感神,故能兴云。你的表字,就为兴云,如何?”

  “卫辰,卫兴云?”

  卫辰在心里默念了几遍,觉得十分合乎心意,一来好记,二来寓意深刻。

  当下略带兴奋地深深一躬道:“弟子谢老师赐字!”

  赐完字,庄钧又考察了一番卫辰近来的课业,看卫辰有没有因为考完院试而松懈。

  见卫辰对自己的问题对答如流,庄钧满意地点了点头,又嘱咐了几句之后,便赶卫辰回家去了。

  学问做到卫辰现在这个地步,已经不需要再时时刻刻在师长身边受耳提面命了,庄钧这个老师能做的,就是鞭策和提点,剩下的,还是要看卫辰自身的努力。

  卫辰回到盛宅,和盛长柏说了自己已经冠字的事,盛长柏高兴极了,成日追着卫辰“兴云”、“兴云贤弟”地叫个不停,卫辰自己都快听吐了。

  好在没过几日,就到了去府学报道的日子。

  去府学的第一日,自然首先要拜师,卫辰和盛长柏都拿了拜师的见面礼来到府学。

  所谓的见面礼,就是拜师六礼,芹菜、莲子、红豆、枣子、桂圆、干瘦肉条,无论是拜蒙师还是业师,都是这一套。

  两人的拜师礼都是陈管事代为准备的,自然是要多精致有多精致,仅仅是礼盒就价值不菲。

  除了这礼节性的拜师礼外,卫辰和盛长柏更是早早托人给府学的卢老教谕送去六十两银子红包,这才是真正的“拜师礼”。

  这还是卫辰那便宜师兄沈度的功劳,若非沈度派人传信提醒,卫辰还真看不出来那位一副儒者形象的卢老教谕居然也是个贪恋财货之人。

  此刻,明伦堂内,这位卢老教谕正大义凛然地给新入府学的五名生员训话。

  “尔等不要以为入了府学,就可以马放南山。古时考校弟子,一年离经辨志,三年敬业乐群,五年博习亲师,七年论学取友,九年知类通达,强立而不反,方谓之大成。

  尔等虽为生员,也曾经寒窗十年,但学问做到哪一步了?恐怕有人连离经辨志还达不到吧?而今你们入了府学,就好好读经,功课不可怠慢!”

  听了卢教谕这番话,王尧臣、翁定帆、唐鹤年三人心里都是凛然。

  这位老教谕不愧是江宁城有名的老儒,这是一上来就给了我们一个下马威啊!

  卫辰和盛长柏相视一眼,都在心底暗笑,看样子,是这三位同窗的拜师礼没有给够,或者说,是给得不得其法。

  那边王尧臣三人还在因为卢教谕的训话战战兢兢,这边卢教谕已是换了一副笑脸看向卫辰。

  “卫辰,你年纪轻轻就取了廪膳生员,很不错,你的文章我也看过,已是登堂入室。”

  和卫辰说话时,卢教谕的语气温和之极,与刚才的严厉简直判若两人,这前后的转变之大,令王尧臣等人都是目瞪口呆。

  “谢教谕夸奖。”卫辰躬身道:“教谕,学生有一不情之请。学生要准备乡试,故而想要多出门广学交游,望教谕通融。”

  卫辰来之前,早就将府学里读书的流程打听清楚了。

  大周建国初始,官学风气肃然,上自国子监,下到各地县学,都是从严治学。

  但到了如今,学风早就不似当初了,无论府学县学,都是松弛不堪,甚至听说那号称大周最高学府的国子监,如今也是一蟹不如一蟹。

  卫辰在府学读书,无非就是再将自己当初在盛氏义学里的流程重新走一遍,至于教谕和训导,都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很少把学生放在心上。

  如此风气,也难怪当初林延愤而辞官,宁愿去盛氏义学这么个小学堂当塾师了。

  因此,卫辰并不打算在府学浪费时间。

  平日里在家读书,偶尔出外交游,这才是卫辰成为秀才之后的打算。

  卢教谕听到卫辰的要求,捏须沉吟片刻,缓缓道:“你的文章已是出类拔萃,再闭门造车确实是不可取,广学交游、触类旁通才是治学之道。

  这样吧,每年提学道主持的岁试,你不可缺席,其余时间若要出游,则须与我事先告假,如何?”

  卫辰也知道,这是卢教谕能做到的极限了,当下没有二话,俯首称是。

  之后,盛长柏也依葫芦画瓢提出了游学的要求,卢教谕看在银子的面子上,自然也是如答应卫辰一般答应了下来。

  王尧臣三人能名列院试前五,自然不会是笨人,见卢教谕对卫辰和盛长柏如此宽容,立马就想到其中定有猫腻。

  不过他们也没有傻到当面揭穿,而是准备等卢教谕走后,再虚心向卫辰和盛长柏请教。

  接下来,五人随着卢教谕拜完孔子,又到明伦堂的石碑前跟着将生员条例念了一遍。

  碑上记载的条条框框很多,但如今士风松散,也没人将这些规矩当回事。

  后面几日,卫辰和盛长柏每日都到府学的明伦堂来点个卯,虽说两人都打定主意要长期旷课,但表面功夫还是要做一做的,否则卢教谕的面上也不好看。

  不过卫辰去了几日,却发现明伦堂里的人稀稀松松,从来都没有到全过。

  按照常制,府学廪膳生四十人,增广生四十人,附学生数目不定。

  但卫辰数了数,每次来听课的顶多也就三四十人,人数还不到定额的一半。

  而在上面讲课的卢教谕对此似乎是早就习以为常,一点都不觉得奇怪。

  卢教谕每日只上半个时辰课,然后就是生员们自习的时间。

  卫辰和盛长柏亲身感受了一下自习课的氛围,才知道什么是群魔乱舞。

  没来的那些就不说了,来上课的这三四十名生员中,有唠闲磕打发时间的,有围在一起打马吊的,有忙着接活替外头铺子看账本的,甚至还有人,堂而皇之地捧着活色生香的春宫图品鉴欣赏……

  盛长柏不由感叹:“学风败坏,一至于斯!”

  至此,二人也算是对这府学彻底失望了,当日下课就去找卢教谕告了长假,回家读书去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