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完结_野火
笔趣阁 > 野火 > 全文完结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文完结

  陈就那本贴满冬稚相关报道的本子,某一天被冬稚发现。

  她待在书房里,抱着本子看了很久。陈就进来,她挥手赶他出去,不许他打扰。

  后来,过了三四天,冬稚把本子拿给陈就看——

  每一则报道旁边,都贴着一张他的照片。她用不同颜色的笔,在空隙之处,写着那个时间段他正做的事。

  正在学校参加某项研究、正在专攻某个领域、收到邀请决定回国、研发的项目有了新的进展贴得照片虽然和这些对不上,但她写下的内容,就像是亲自作为旁观者,参与了这一切。

  那些她缺席的日子,只能用这种方式弥补。

  两个人独自前行的时间线,在这本本子上,有了另一种交合。

  “我问了彭柳和秦承宇,弄了好久才弄好。”她说。

  陈就什么都没说,只是抱住她。

  他知道他们再也不会错过彼此的人生。

  冬稚在阿沁那儿见过的学员——单茜——那个崇拜她喜爱她、听她的cd一听就是半天的小姑娘,高考后进入了曼哈顿音乐学院,成了冬稚的校友。

  只不过走得不是小提琴这条路。

  鼎鼎有名的指挥家单茜,英气、沉稳,深受艺术界喜爱,而她亮相国际的第一场演出,就是冬稚的巡演。

  后来,单茜因工作常驻奥地利,但只要冬稚巡演,她必定会亲自担任首场和末场的指挥。

  霍小勤去世之前,刚病那阵,和冬稚说起先走一年的许父:“你许叔在的那会儿,问我以后走了决定和谁葬在一起。你说我能怎么决定呢?你爸孤零零一个人,我舍不得。我同样也觉得对不起你许叔,他反倒体谅我,说我陪了他小半辈子够了,说我要是和他葬在一块,你爸和博衍她妈就太孤单了”

  “我欠他太多。”她叹气,感慨,“转眼他都走了一年多了”

  彼时冬稚陪在床边,握着她的手,一个字都说不出。

  后来,霍小勤真的辞世,那天冬稚哭了很久。冬稚是见她最后一面的人,在她咽气之前,冬稚握着那只苍老的手,贴着脸,告诉她——

  “做你的女儿很好,你,还有爸爸,这辈子做你们的女儿,真的特别好。”

  没有机会对冬豫说的话,所幸没有遗憾到底。

  后来,报纸为她写了特别报道。

  事业有成,夫妻幸福,儿孙满堂。

  他和她过完了非常圆满的一生。

  这篇文到这里彻底结束,不再继续更新番外。谢谢看完番外的各位,感谢。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